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二十八章 接二(求订阅~求月票~)

死的人是,比托斯。

这个刚刚还自作聪明想要把杰森拉入自己阵营的年轻人被吊死在了三层通往二层的楼梯处。

比托斯瞪着双眼,舌头伸出老长,一只皮鞋跌落在楼梯上,一根麻绳绕过了他的脖颈,拴在了三层楼梯靠近楼梯口位置的木质栏杆上,打了一个十分牢固的双单结。

足够的高度,令比托斯双脚悬空,头部几乎要触及到通往四层的楼梯底部。

侍者、随从阻拦着想要靠近的亲戚们。

几个侍卫保护着现场。

杰森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被吊死?”

杰森看着比托斯的尸体,没有随意插手,而是静静的等待着杰拉德的到来。

杰拉德不仅是这个府邸的主人,还是汉斯海港的掌管者,于情于理都理应交给对方来处理。

在这等待的时间中,杰森目光扫过那些不断聚集的亲戚们。

这些人的眼中有惊恐。

但,

更多的却是窃喜。

那种没有了竞争者后的窃喜。

就如同比托斯说的那样,他和这些亲戚们不同的,他应该有着相当的‘竞争力’。

只是……

这种竞争力现在消失了。

死亡总会带走一切。

也会带来些什么。

悲哀有。

欢乐也有。

而在此刻,后者明显更多。

踏、踏踏。

换了一身蓝色骑士服的杰拉德走了下来。

管家走在杰拉德的身边。

无疑,管家已经告知了杰拉德发生了什么事,这位汉斯海港的掌管者面色阴沉、散发的气息中满是压抑。

谁也不会喜欢自己的房屋发生凶杀案。

杰拉德也不例外。

甚至,更加的讨厌。

因为,他的身份不同。

“去封锁消息。”

“把尸体放下来。”

杰拉德吩咐着管家,然后,当侍卫们行动起来的适合,这位汉斯海港的掌管者走到了杰森的身边,与杰森肩并肩站立,一起看着侍卫们将尸体放下来。

“一起?”

杰拉德邀请着杰森。

杰森默不作声的向前走去。

他对比托斯的尸体不感兴趣。

可……

比托斯身上淡淡的香味,却让他十分在意。

那是食物的味道!

但是,很淡!

淡到了即使是杰森超出常人三倍多的感知,都只能在近距离的前提下,闻到些许。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在刚刚的比托斯身上,可没有这样的食物香气。

如果有的话,杰森绝不介意对方进入房间交谈一下。

“离开后遇到了‘食物’或是‘食物’相关的人。”

“然后被杀吗?”

杰森猜测着,目光看向了尸体。

绳索勒痕清晰可见。

喉骨完全断裂了,可见凶手的力气很大。

而且,勒痕不是半圈,是完整的一圈。

接着,杰森走上通完三楼的楼梯,他查看着之前拴着绳子的位置,没有任何的摩擦痕迹。

毫无疑问,谋杀是肯定的。

但却不是直接被吊死。

而是在楼梯间内被勒死,再悬挂上去。

不然的话,勒痕只应该有喉咙方向一侧,而不是全部,楼梯的栏杆上也应该有些许摩擦才对,要知道被吊起来后,人不会立刻死亡,至少会手舞足蹈一下。

楼梯上的鞋子,应该是对方迷惑众人视线的,让人认为比托斯就是被吊死的。

不过,对方为什么这么做?

杰森略感不解。

吊死、勒死都是死亡,本质是不会变的,凶手费这么大劲将勒死变为吊死……

“这座府邸有什么吊死传说吗?”

杰森问着杰拉德。

“没有。”

“它是最近十年才修建的,从动工开始,到现在为止,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

杰拉德很肯定的回答着。

同时,眼中闪过一抹赞赏。

要知道,他刚刚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而他的表弟已经有了怀疑的方向,这让杰拉德大感满意。

和小时候一样聪慧!

杰拉德脑海中浮现出小时候的画面,而这个时候杰森的目光则是看向了那些所谓的亲戚。

在杰森看来,这些亲戚有着相当的嫌疑。

事实上,不少人在杰森的目光扫来时,就开始躲闪了。

这一幕,杰拉德看到了。

他冲着管家摆了摆手,示意的值指了一下。

立刻,那位管家就带着数个侍卫走了过去。

“杰拉德大人!”

“不关我们的事!”

“是劳尔说要吊死比托斯的!”

没等那位管家说什么,这几个刚刚眼神闪烁的家伙就直接开口了。

劳尔?

好像是某个叔父的儿子。

曾经是联邦的士兵,但却因为犯错而离开军队。

在之前府邸门口见面时,对方站在人群的中间,是唯一一个直接对他显露出淡淡敌意的人。

算是一个鲁莽的家伙。

在一时冲动下,做出这样的事来,并不奇怪。

只是……

杰森并没有在人群中看到劳尔,他下意识耸动着鼻翼。

也没有发现食物的气味。

“劳尔呢?”

杰拉德沉声问道。

这些亲戚面面相觑后,纷纷摇了摇头。

杰拉德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管家。

“之前劳尔先生说是想去沙滩。”

管家回答道。

“去沙滩。”

杰拉德转身就向着沙滩走去。

杰森跟在后面。

一行人离得老远就听到了丹妮斯没心没肺的笑声。

这样的笑声,令气氛压抑的队伍,出现了丝丝缓和。

然后……

所有人就看到三个被埋在沙滩内的人,丹妮斯在每个人的头上都堆砌了一坨……粑粑形状的沙子。

那些亲戚的脸色一变。

他们中的不少人可是知道这三个人干什么来沙滩的。

可这结果?

和他们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啊。

杰拉德则是嘴角翘起,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的书房也能够看到这片沙滩,虽然没有注意这里,但大致发生了什么他能够猜得到,对此,杰拉德很是赞赏丹妮斯行为方式:即使有能力真正意义上的惩戒冒犯者,也会选择无伤大雅的做法。

很善良的姑娘。

至于那些粑粑形状的沙子?

那又怎么了?

小时候有人想要欺负他和杰森时,他俩还冲对方扔过牛粪的。

“杰森!”

“一起来玩!”

一群人的到来,丹妮斯一眼就看到了杰森,连连挥舞手臂。

杰森看都没看被埋在沙子里的人,径直问道:“你在这里还看到什么人了吗?”

而还没有等丹妮斯回答,杰森就鼻翼抽动,目光看向了海边。

看到杰森的动作,周围的人,下意识的跟随杰森的目光看去。

然后?

尖叫声此起彼伏!

“死了!”

“劳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