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五章 火刑之人(求推荐~求收藏~)

火焰!

火焰冲天而起!

浓烟翻滚不休!

就在道路一侧的前方不远处的空地上,一个燃烧的柴火堆上,一道被束缚的人影正在烈焰中剧烈挣扎着,哀嚎声也是从对方的嘴里传来的。

只是,声音正在极速的消逝着。

下一刻,就没有了声息。

剩下的只有火焰、木柴与油脂碰撞时的噼啪声。

“停车!”

霍尔高声的呼喊惊醒了不知所措的车夫,车夫一拽缰绳,将马车牢牢停住,而还没有等马车停稳,杰森、霍尔就跳下了马车。

与此同时,MF92手枪出现在了杰森的手里。

毫无疑问,这是一起凶杀案。

被特意清理出的灌木丛,木柴、束缚的人,都在告知着杰森这一切。

而制造了这一起凶杀案的凶手,很有可能还在附近!

不需要杰森提醒,霍尔警探就拔出了左轮,一边向前走去,一边警惕的看向四周。

可直到两人走到早已被烧死的人面前,什么都没有发生。

既没有看到凶手,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身为警探的霍尔一脚踢开了那些还在燃烧的木柴,然后,冲着车夫喊道:“有铲子之类的工具吗?”

“有、有的。”

车夫结结巴巴的回答着,从专属于车夫的座位下打开了工具箱的锁,里面有着类短柄的铲子、扳手等为了应付马车损坏、土石拦路等意外事件准备的工具。

车夫拿起其中的一柄短铲,踉踉跄跄的就跑了过来,期间还摔了一跤。

显然,对方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再也无法保持一位豪商车夫的角色。

事实上,不用说这些刚刚被雇佣,还没有融入到上层社会的人,即使是那些真正的上层社会人士看到眼前的一幕,也绝对无法保持镇定。

眼前的车夫将铲子交给了霍尔后,没有任何帮忙的意思,一转身就跑到路边,弯腰呕吐起来。

这个时候的对方,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想要马上逃离这里。

杰森扫了一眼呕吐的车夫后就没有再理会了,也没有理会灭火的霍尔,他皱着眉头看着周围。

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们所处的城郊这段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路,道路两旁全是灌木丛和树林,按照常理,对方既然能够有时间清理出一片空地,那么,对方为什么不更加的深入进去,选择一个更为隐蔽,不为人知的地方?反而是选择了这段很容易暴露的城郊道路一侧?

或者说,为什么不用其它方法?

非得用‘火刑’这种最为残忍也最显眼的方法?

还恰巧是在我们经过的时候!

炫耀吗?

想到了什么的杰森,皱起的眉头越发的紧了,他快步走到了还在呕吐的车夫身边。

“你好,请问这条路经过的人多吗?”

杰森语气温和的问道。

“不多。”

“因为这里只通往福莱顿庄园。”

“如果不是去庄园拜访的话,根本不会走这里,但是主人早已经谢绝了大部分客人,尤其是再驱逐了一部分曾经的好友后,已经没有什么人来这里了。”

第一次遭遇这样惨烈尸体的车夫,根本不敢隐瞒,擦了擦嘴,胆战心惊的回答着杰森的问题,甚至,还说了一些身为仆人绝对不应该说的事情。

“嗯,谢谢。”

杰森点了点头,在心底他已经有了些猜测。

对方这样的布置,很可能就是冲他们来的。

按照警探霍尔的说法,离群索居的福莱顿,基本上不会有人来拜访。

而刚刚福莱顿又被绑架了!

所以,经过这里的的只有可能是警探。

大费周折下,对方为的就是想要让警探看到眼前的这一幕!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

几乎是下意识的杰森想到了那位被绑架的富豪福莱顿也遭遇了火灾。

报复吗?

思考中的杰森下意识的走向了空地的边缘。

之前被砍伐的灌木和树木都整齐的堆砌在这里,断口整齐,不论是枝干细小的灌木,还是海碗口粗细的树干都是这样。

杰森蹲在那里,细细的查看着树干断口上的残留痕迹。

每一棵树干上,斧子都是左侧的落点上,对方的惯用手是左手。

基本上两三下,对方就能够砍倒一棵树,显然,对方十分的强壮。

以残留的树桩高度来看,对方虽然强壮,但是身形并不高,应该和常人类似。

得出这些结论的杰森,转过身继续沿着空地边缘行走。

他希望找到类似脚印等痕迹,可一无所获。

又寻找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线索后,杰森向着霍尔走去。

这个时候,火已经被扑灭了,露出了里面早已被烧焦、面目全非的尸体。

警探霍尔皱着眉头蹲在尸体前,想要从尸体上找到些许线索,但是,即使是经验再丰富的警探,面对被烧成了这种程度的尸体,霍尔也根本无从下手。

“该死!”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霍尔气恼着凶手的凶残,又在思考着该如何解决。

想要找到凶案的凶手,自然是要从眼前被烧焦的尸体入手,按照他的经验,只要查清楚了尸体的身份,这件凶案就相当于破了一半。

而这需要大量的人手!

但是,此刻治安官邦迪正带领着绝大部分人手去寻找那些‘怪物’的下落,剩下的人想要完成排查工作实在是太难了。

犯难中的霍尔正好看到了走过来的杰森,想到刚刚杰森巡视现场的模样,这位警探不禁问道:

“杰森阁下,您有什么发现吗?”

“福莱顿是左撇子吗?”

“身高和常人差不多,但很强壮?”

杰森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着霍尔。

“是的。”

警探霍尔点了点头,然后,这位警探下意识的看向了远处被砍伐的树木,接着,又看了看脚边的焦尸,并不是笨蛋,且经营丰富的警探迅速的想到了什么。

“您是说……”

霍尔试探的问道。

“就像你想的那样。”

“现场的一切都是这样告诉我的。”

“只是有一点,想不通。”

说着,杰森就再次紧皱起了眉头。

而霍尔则是急忙追问道:

“哪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