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六章 嘎吱(求推荐~求收藏~)

“身份!”

“那位福莱顿先生的身份!”

“不要忘记这个身份所带来的能力!”

杰森这样的说着,然后没有等霍尔再开口,就继续的说道:“假设,我们先假设一下,那位福莱顿先生遭遇的火灾真的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他为了报复那个家伙,制造了这一切,可他为什么选择让我们‘旁观’这一切呢?”

霍尔一愣,随后眉头也皱了起来。

“是啊!”

“以福莱顿先生的能力,他那凄惨的遭遇如果真的是人为,想要惩罚对方,根本不用亲自动手。”

“只需要透露出一丁点儿的信息,不论是市长阁下,还是我们的那些大人物,都会十分乐意帮忙。”

“而且,一旦这些大人物出手,这家伙只会死得更惨!”

说着,霍尔低头看了看那个被烧焦的尸体。

也许火刑是最为残酷的死亡惩罚。

但,那只是针对死亡而言。

而那些大人物有着太多让这家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法子了。

不用施展太多,只要一两种,就足以让对方明白活着是多么的不幸了,而死亡又是何等的幸运。

这样的死亡,对于你来说是一种恩赐?

突兀的,霍尔心底有了这样的想法。

但马上的,霍尔就摇了摇头,将这个不符合自己警探身份的想法甩出了脑海。

杰森看到了霍尔摇头的模样,他知道霍尔想到了什么。

因为,他也想到了类似的事情。

而这也让眼前的事情越发的矛盾了。

假如是福莱顿的话,对方为什么要做这么‘低效’的事情?

如果不是福莱顿的话,眼前的家伙又是谁呢?

疑惑不停的在杰森心底升起。

足足数秒钟后,他才将这些疑惑压了下去。

他看向了警探霍尔,提议道:

“现在的线索太少了,站在这里,我们也根本找不到有价值的信息。”

“既然最初开始的绑架案发生在福莱顿庄园。”

“那么,我们就去那位福莱顿先生的庄园看看。”

面对着杰森的提议,警探霍尔没有任何的反对。

“好的,阁下。”

说完,霍尔马上转身就向着马车走去。

焦尸做为重要的证据之一,不能够就这么的扔在这里,必须要处理一下。

可想要带走一具焦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要保证尸体最大程度的完好,又得保证焦尸不会吓到他人,引起慌乱。

最近的洛德已经够乱的了,霍尔可不想要再给自己的长官再添什么麻烦。

“有挡雨布之类的东西吗?”

霍尔询问着车夫。

“有、有的。”

车夫结结巴巴的说着,就从工具箱的另外一侧掏出了马车的挡雨布。

接过挡雨布的霍尔,径直将这挡雨布铺在了焦尸的一侧,接着,从口袋中掏出了手套戴上后,则向那位车夫示意。

一个人想要抬一具焦尸,在不破坏尸体的前提下,显然是困难重重的。

“警官,我……”

车夫面带惊慌、恐惧,连连摆手。

毫无疑问,这位车夫是万分不想要触碰这具焦尸的。

但在霍尔逐渐严肃的面容和锐利的目光下,这位本来只是平民出身的车夫选择了屈服。

他戴上了霍尔递来的手套,走到了霍尔的对面,开始帮助警探搬运尸体。

最终,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尸体放在了马车的顶棚上,用绳索固定。

在整个过程中,杰森就站在一侧,默默的看着车夫。

他不相信任何人。

更不用说是一个‘带着’他们经历了凶杀案的陌生人了。

而且,对方还是福莱顿的仆人。

假如这一切真的是福莱顿做的,对方是帮凶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即使对方表现的很正常。

因为,有太多的方法造成这样的‘正常’了。

数分钟后,马车再次的启动。

返回到车厢内的霍尔,压低声音问道:

“怎么样?”

一边问着,这位警探一边指了指身后隔着车厢,车夫所坐的位置。

无疑这位警探也在怀疑着对方。

而刚刚的那一幕,自然带着试探。

“暂时没有发现。”

杰森缓缓摇了摇头。

“如果他真的是帮手,一定会露出破绽的。”

“还有福莱顿庄园内的人。”

明显,这位警探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不仅要牢牢锁定车夫,还会认真查探福莱顿庄园内的每一个人。

对此,杰森没有反对。

这也是他想要做到的。

现在有人帮忙,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在接下来的路程中,杰森没有再开口,他靠在椅子中,柔软的垫子托着他的腰,让他能以一个更加惬意的姿势倾听着警探霍尔的的讲述。

这次的讲述自然都是关于福莱顿的。

通过这次讲述,杰森清晰的了解到了这位富豪在洛德市的地位。

或许对方没有再洛德市担任任何官职,但任何官员见到这位富豪,都需要以礼相待,即使是那位市长也不例外。

而且,对方还和某些帮派人士来往密切。

黑白通吃!

杰森不由的想到了这个词。

而很快的,当马车拐入了庄园辅路后,杰森就再次对这位富豪有了更深的了解。

细碎的鹅卵石铺成的道路,在午后的阳光下,散发着别样柔和的光辉,两旁的树木更是从灌木和杂树林,变为了笔挺高大的松柏林。

道路的尽头一道足有三米高的院墙,阻挡着人们的窥视,尖锐的铁栅大门,黝黑而锋锐,在马车靠近后,数个仆人打开了大门,一个水瓶造型的喷泉马上引入眼帘,水柱喷出,落在下面的水面上,滴滴答答的响成了一片。

马车绕过喷泉,一个由六根大理石柱支撑的花园走廊出现在那,马车就停在了走廊的门口。

车夫打开了车门,摘下帽子,微微鞠躬。

“两位警官,我们到了。”

对方这样的说着。

霍尔先从马车上一跃而下,他警惕的扫视周围,杰森紧随其后。

一个身穿管家服,戴着白手套的中年人正身形笔直的站在门口,静静等待着,当两人都走下马车时,这位管家快步的走了过来。

虽然步履很快,但是却有种有条不紊的感觉,就如同对方的话语。

“两位阁下,我们等候多时了。”

说完,对方露出了一个充斥着礼貌,却带着隔阂的笑容。

相较于那位车夫,这位管家要自然的多,显然出身不凡,应该是职业管家,或者是某些上流社会的人士。

接着,对方继续说道:

“两位,请跟我来。”

“老爷的房间我让人封锁了,一切都没有动……”

这位管家说着,就要转身带路,但就在这一刻,对方的话语戛然而止,脸上的从容更是刹那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了惊恐。

对方身体僵直的站在那,瞪大双眼看向了杰森、霍尔的身后,嘴巴不由的张大。

嘎吱、嘎吱!

一阵咀嚼声在两人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