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六十六章 些许明白(求订阅~求月票~)

金属链子入手轻盈,即使是加上绿色宝石吊坠,入手也没有太多的分量。

但是,上面浓郁的香味却让杰森一直吞咽口水。

不过,即使是这样,杰森也没有忘记拿清水细细的清洗。

确认没有任何异物的适合,这才将绿色宝石吊坠摘下来,然后把金属链子放进了嘴里。

浓郁的奶味刹那间就爆发出来!

有点像奶片!

但却比奶片浓郁了不知道多少倍。

杰森一下子就惬意的眯起了双眼。

【吞食极少量复合食物精华】

【体力、精力中等幅度恢复】

【饱食度+4】

【饱食度:13】

……

食物就在手中,杰森没有理会眼前的文字,他将完全没有了‘味道’的项链吐了出来,然后,将绿色的宝石放在了嘴里。

微微的苦涩,却又带着淡淡的甜。

巧克力味?

抿着嘴,品尝味道的杰森下意识用舌头和上牙膛挤压了一下这颗宝石。

然后,

一股凉凉的甜味瞬间流了出来。38

酒心巧克力!

杰森双眼都放光了。

可这样的滋味仅仅持续了大约两三秒后,就消失了。

满是光泽的绿色宝石,早已没有了任何色彩。

就和普通的玻璃差不多。

而杰森却迎来了一次满满收获。

【吞食‘安魂之心(仿制)’!】

【体力、精力极大幅度恢复】

【饱食度+25】

【饱食度:38】

【食之兴奋+1】

【食之兴奋:2】

……

一条名为‘安魂之心’的项链,为杰森带来了29点饱食度和1点的食之兴奋。

不仅让之前的消耗全都回来了,还富裕出不少。

更重要的是,这条‘安魂之心’的项链仅仅是仿制品。

仿制品都这样了。

如果是真品会是什么样?

想着想着,杰森的口水就流了出来。

不过,下一刻,杰森猛地一吸。

吸溜。

口水被杰森吸了回去,他整个人也瞬间的清醒过来。

仿制品都被这样的敌人所持有。

真品会在谁手里?

或者准确点说,拥有真品的人,将会拥有什么样的实力。

这一次的战斗,如果不是他提前闻到了‘香味’,提前布局的话,战斗局势必然会极其复杂,甚至是直接颠倒。

“‘不死’的特性必须要尽可能的隐藏。”

“面对大部分的战斗,应该以常规手段解决。”

“所以……”

“还是要增加实力!”

杰森一边总结着,一边重新将13号弹装入了‘温彻斯特兄弟’的弹仓,然后,将两支MF92捡了回来。

当一切武器都返回了身上,安心的感觉再次出现后,杰森这才开始打扫战场。

眼前的密室并不大。

但是却有不少房间。

他所站的位置是入口的大厅,后边有一条笔直的走廊,走廊两侧则是房间,尽头则是一个门。

走廊两侧的房间早就没有了人,所有人全都在大厅。

而这就是杰森希望看到的。

他很清楚,他清理了‘磨蚀会’的那么多联络点后,这里一定会召集所有人。

这并不难猜。

因为,做为隐蔽到地下的‘密室’,除去秘密的集会地点外,杰森想不到其它。

大厅、走廊两侧的房间,杰森一一搜索。

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发现。

不单单是没有钱币之类。

甚至,他连一张写有文字的纸张都看不到。

下意识的,杰森看向了那个小门。

没有直接触碰。

他从大厅中,将那‘磨蚀会’海港圣堂掌管者的佩剑和那位圣堂主教的佩剑捡起来,先是将后者扔向了那扇门。

叮!

撞击中,火花四溅,长剑被磕飞,那扇门发出了金属特有的脆响,纹丝不动。

门上没有触发式的陷阱。

杰森确认着,但却没有大意,有关‘神秘侧’再谨慎十倍,杰森都是乐意的。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一扇看似普通的、别人能够随意进出的门,对你而言,会是多么的危险。

门后藏着巨龙?

也不是不可能的。

杰森拿着另外一柄长剑,以剑尖对准了门,微微用力。

吱呀!

门开了。

一个足有三块篮球场大小的房间出现在了杰森的面前。

房间中央是一个半人多高的,有着石质托底,上方呈现出硕大花朵盛开状,中间以石柱连接的特殊摆设。

再用剑尖试探了一下地面后,杰森迈步走入了这里。

他小心的靠近着那个摆设。

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靠近,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

杰森眉头微皱。

几乎是刹那,他就猜到了这是什么了。

容器!

或者准确的说是祭祀用的容器。

至于里面装什么?

以‘磨蚀会’的行事风格,里面会装什么?

所有人都能够猜得到。

杰森靠近了这个容器。

他细细的检查后,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

整个容器清洗的很干净,可以说是一尘不染。

可即使是这样,那刺鼻的血腥味,依旧是源源不断。

尤其是真正近距离后,以杰森的接近常人两倍的体质闻到后,都有一种淡淡的眩晕感,可以想象,这里曾经‘祭祀’了多少人。

那些被祭祀的人死前又面临着怎么样的绝望?

杰森下意识的想着。

耳边似乎出现了低低的哀求、哭泣声。

怒吼无用。

挣扎无用。

只有……

迟迟不肯到来的死亡。

痛苦与鲜血,包括他们无法掌控的生命,都成为了取悦的筹码。

筹码落地的脆响,会让那莫名的存在哈哈大笑。

可,

杰森笑不出来。

这并不好笑。

“值守夜晚,身在黑暗,心有光明……”

默默的,杰森低声念起了守夜人的誓词。

他在这个时候,突然对‘守夜人’有了更深的体会。

他似乎知道为什么会有人选择成为‘守夜人’了

体会不太多。

还十分浅薄。

但对此刻的杰森来说,

足够了。

“愿你们的灵魂……”

“安息。”

杰森轻声说道。

然后,转身。

杰森准备离开了。

他没有心思再待在这里。

可就在杰森转身时,他突然看到了墙角的一个‘钟’。

这个钟不大。

只有巴掌大小。

由一个木质的架子固定。

“这是……”

杰森还在猜测时。

铛、铛铛。

这个钟就突然响了起来。

而仅仅十几秒后,熟悉的脚步声出现了。

踏踏踏。

脚步声急促,带着一丝慌张。

然后,

杰拉德出现在了杰森的面前。

狂风吹乱的头发,四散劈开,凝重的面容直到看见杰森安然无恙后,这才缓和下来。

诸多的话语被杰拉德压在了心底。

他只是向杰森露出了一个笑容。

“需要夜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