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十二章 来意(求订阅~求月票~)

“休姆!”

彼得斯冲了过去。

‘猫洞’剑士的脸上充斥着焦急,当看到全身被绷带包扎的师弟后,眼中更是泛起了赤红。

对于‘猫洞’剑士来说,这个世上很少有让他在乎的人或者事了。

但是,休姆绝对是其中之一。

因为,在彼得斯看来,休姆才是那个应该继承‘猫洞’的人。

而不是他?

甚至,他一直在想,他之所以能够继承‘猫洞’,应该是老师临死之前神志不清的缘故。

如果休姆继承了‘猫洞’,‘猫洞’也不会像现在一般糟糕了。

毕竟,他就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怎么继承‘猫洞’?

“咳、咳。”

轻声的咳嗽从担架上传来。

‘猫洞’剑士一低头,就看到了要挣扎起来的师弟。

“你躺好……”

“混蛋,你压住我伤口了。”

休姆低吼着。

‘猫洞’剑士马上站起来,高举着双手,脸上带着讪笑。

“抱歉!”

“抱歉,我没有注意到。”

休姆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看着这副模样的‘猫洞’剑士,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你还是这样。”

“也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把继承者的位置给你。”

休姆最终冷哼了一声。

“也许是临死前神志不清……”

啪!

‘猫洞’剑士下意识的解释着,可是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自己师弟用剑鞘抽到在地。

“不要用这样幼稚的借口逃避责任!”

休姆低吼着。

‘猫洞’剑士爬在那很干脆的装死。

既然跌倒了,那就爬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好。

咦!

地上有小鱼干?

那是我掉的!

瞬间反应过来的‘猫洞’剑士手脚并用的跑过去,捡起小鱼干,吹了吹就放在了嘴里。

“落地没超过三秒!”

“肯定没事!”

‘猫洞’剑士一边吃着,一边自语着。

“混蛋!”

“已经过去三十秒了!”

休姆怒吼着。

‘猫洞’剑士愣了愣,犹豫了一下后,依旧没有将小鱼干吐出来。

不过,他有着自己解决的办法。

“落地没超过三十一秒,肯定没事!”

‘猫洞’剑士再次自语着。

呼哧、呼哧!

休姆大口大口的喘气。

那被‘猫洞’剑士压过的伤口,鲜血直接崩散开来,整个人更是昏倒在地。

“不好了!”

“人昏过去了。”

“伤口也再次崩裂了!”

“快去叫医生。”

两个将休姆抬来的侍卫高呼着。

顿时,度假小屋内一片手忙脚乱。

彼得斯悄悄的站到了墙角。

他看着被抬到房间中的师弟,脸上带着浓浓的歉意。

原本的他,只想随便在‘猫洞’混个职位,赚一点钱,开一个小鱼干店,混到一定年纪了,就找个普通的女人结婚生子,到老了再把小鱼干店传给自己的儿子,然后,干脆一点的死去,千万不要受到病痛的折磨。

这就是他之前的愿望。

而且,还是毕生的愿望。

可,‘猫洞’消失在了炮火下。

他的愿望注定无法完成了。

因为,他继承了‘猫洞’。

但猫洞已经没有了,这样的继承有用吗?

或许有用。

或许没用。

但不论怎样,他造到了一波又一波的追杀。

他不喜欢暴力。

但也不想被杀,只能是反抗。

而这样的反抗,让情形越来越糟糕。

所以,他去了杰丹伦,成了一个车夫。

虽然贫穷,就连小鱼干也要省着吃,但是远离了一切的他,感到很安心。

直到……

杰森的出现。

他再次的回归了旋涡。

他再次的看到了自己的师弟。

然后,他一边怀念着普通的日子,一边跟在杰森的身后,与那记忆中的平静渐行渐远。

对于现在的日子。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就如同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猫洞’还活着的其他人一样。

他一直认为不去想,就不会有问题。

他以前就是这么做的。

可,

这样的日子还能继续下去吗?

又或者说,还要继续下去吗?

犹豫不定的‘猫洞’剑士靠在一颗椰子树下,他十分的想要逃走,就和以前一样。

但是,他又想到了杰森的救命之恩。

在没有报答完杰森的救命之恩前,他不能离开。

这是一直逃避的他,仅有不多的底线。

可笑吗?

‘猫洞’剑士问着自己。

真可笑。

‘猫洞’剑士回答着自己。

然后,就是一声叹息。

“我就想当个普通人啊。”

他轻轻的自语着。

然后,猛地一回头。

就看到丹妮斯正一脸好奇的盯着他。

“怎么了?”

‘猫洞’剑士被那目光盯着十分的不自在,忍不住的问道。

“你刚刚在隐藏什么?”

丹妮斯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

“我没有隐藏啊!”

“我刚刚只是去捡小鱼干了。”

‘猫洞’剑士干笑着解释道。

“不!”

“你在隐藏着……”

“小鱼干!”

“我刚刚看到你把剩下的小鱼干都藏在了身后,现在它们去哪了?”

丹妮斯一边说着一边嗅动着鼻子,似乎想要找到小鱼干的下落。

但平时很灵的鼻子在这个时候,却根本闻不到一点小鱼干的味道。

丹妮斯疑惑的看着‘猫洞’剑士。

后者干笑了一声,快步的向着房间中走去。

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时候应该远离丹妮斯。

不然……

他的秘密就要被发现了。

房间中,休姆醒来了。

看着走进来的彼得斯,这位同样‘猫洞’出身的剑士,阴沉着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你还不算丢人。”

“没有再次的逃走。”

说完这些,就不管要解释的彼得斯,将目光看向了杰森和杰拉德,并且,不停的在两人身上扫视。

足足数秒钟后,休姆才叹息道。

“我早就应该想到的。”

“每个流派都有着自己的后手。”

“狮鹫是这样。”

“熊也是这样。”

“唯有……猫儿不同!”

“它真正的死了!”

似乎只是注视着杰森和杰拉德,就明白一切的休姆满脸的悲哀,接着,以更加凶恶的目光盯着彼得斯,就好像是炸毛儿的小猫崽般。

他知道了什么?

杰拉德不解的用眼神询问杰森。

‘猫洞’出身的人,都善于了解一切。

杰森用眼神回答着。

在彼得斯很怂的退到一边后,休姆扭过头,正视着杰森。

小猫崽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代表‘复兴会’而来。”

“吹笛人,想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