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十五章 食物就在眼前晃(求订阅~求月票~)

海水波涛,翻滚不休。

小船刹那被吞没。

‘吹笛人’一跃而起。

宛如飞行,落在了港口的寨桥上。

那突变的脸色,在落地的刹那,已经恢复了正常。

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无视着周围的护卫,直接迈步向着‘八爪酒馆’而去。

‘八爪酒馆’前没有任何护卫。

门也是开着的。

里面的桌椅被清理的只剩下一张桌子,两把椅子。

桌上摆放着豌豆汤、烤香肠、薄饼、培根。

分成四碟,放在杰森的面前。

但是,杰森的目光并没有被眼前的食物所吸引。

他注视着酒馆门口的人。

或者说……

对方手中的‘笛子’!

翠绿的笛子,在阳光的照射下,绽放着梦幻般的色彩。

一股前所未有的香味扑面而来,杰森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气。

下一刻——

咕、咕咕。

腹中蠕动的饥饿感犹如炸药,直接爆炸,胃不自觉的叫了起来。

唾液更是如同扭开的水管般,开始急速分泌。

他咽了口唾沫,为了掩饰,拿起一根烤香肠放入了嘴里。

大口大口的咀嚼。

一开始还是掩饰,但是到了后面,饥饿感让杰森不自觉的又拿起了一根,接着又一根。

一根接着一根。

整整一盘烤香肠,几个呼吸间就被横扫一空。

然后喝了口豌豆汤,杰森又用薄饼将培根一卷,就放入了嘴里。

当桌上的食物全部一扫而空后,杰森这才回过神。

这个时候的,‘吹笛者’已经坐在了他的面前,用一种夹杂着新奇的目光,审视着杰森。

这是杰森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到‘吹笛者’。

对方脸颊狭长,面容端正,墨绿色的长发披肩而下,双眼深邃如深渊,与其对视就仿佛要被拽入深渊一般。

恐惧。

可怖。

这是常人第一次看到‘吹笛人’的印象。

甚至,不自觉的就会颤抖。

而杰森?

好吃!

入口是什么感觉?

是脆的?

还是绵的?

甜口咸口?

油炸好?还是煮着好?

不自觉的,杰森双眼中再次浮现出了期待。

胃中的饥饿感,又一次出现了。

刚刚的食物就好像是没有吃过一般。

这样的目光,令‘吹笛人’好奇,以及……

莫名的战栗。

一闪而逝的战栗。

很淡。

宛如错觉。

但是身体内泛起的疼痛感,却告知着他。

这是真实的。

他一定是被‘糖’再次影响到了。

他告知着‘他’。

他使用了诸多方法,但是‘糖’却如跗骨之蛆般,挥之不去。

他扫视着周围。

但,毫无发现。

这让‘他’越发的焦躁。

眯起双眼‘他’,掩饰着这种焦躁。

脸上的神情变得和蔼。

“胃口不错。”

对方这样的说道。

“早上吃得少。”

杰森回答着。

“这是被那个‘诡异’影响的后果吗?”

‘吹笛人’继续问道。

“嗯。”

杰森点了点头。

“比其它那些被‘诡异’影响到的人要幸运很多。”

‘吹笛人’笑着说道。

“嗯。”

杰森再次点了点头。

两人一问一答,就像是朋友一般。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吹笛人’的脸色却突然一沉。

庞大的气息,如山峰一般压向了杰森。

“它是谁?”

‘吹笛人’问道。

面对着好似山压般的压迫感,杰森却是面无表情。

他早已经习惯将情绪隐藏了。

抬起头,双眼直视‘吹笛人’。

杰森淡淡的说道:

“你猜。”

‘吹笛人’眼中杀意崩现。

但‘他’忍住了。

‘他’铭记着自己的目的。

“告诉我它的信息。”

“我会放弃和联邦的联盟。”

‘他’说道。

杰森保持着沉默。

他确实是不知道那个‘诡异’的信息。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说。

在来之前,杰拉德已经告诉过他,不要相信对方的任何话语。

虽然‘吹笛人’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标志,但是对方的言而无信,却是更让人记忆深刻。

“不够?”

“如果我再和杰拉德结盟呢?”

‘吹笛人’继续说道。

杰森摇了摇头。

“怎么,不信?”

‘吹笛人’笑问道。

“不。”

“是杰拉德不会和你结盟。”

杰森十分肯定的说道。

虽然接触的时间还不长,但是杰拉德的性格,杰森却是有了足够的了解。

杰拉德绝对不会和‘吹笛人’这样的人结盟。

就如同,杰拉德和对方老友的分道扬镳一样。

理念!

不同的理念,接近后……

只有碰撞!

只有爆炸!

只有吞噬!

只能,剩下一个!

没有所谓的包容!

“呵。”

‘吹笛人’轻笑了一声,‘他’开始摆弄自己的‘笛子’。

这根令‘联邦’内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寒意四冒的‘笛子’,吸引着杰森的目光。

‘吹笛人’明显对于这样的吸引有了丝丝的误会。

‘他’没有看到杰森目光中的渴望、压制。

或者说,‘他’把这样的渴望、压制,当成了忌惮、胆怯。

所以,‘他’下一刻缓缓的说道。

“杰拉德是杰拉德。”

“你呢?”

‘吹笛人’这样的问道。

“我?”

“我自然站在杰拉德一边。”

“毕竟,他是我的表兄。”

杰森缓缓的说道。

“那……”

“真的是太可惜了。”

“我原本以为我们会有一次很好的交谈。”

“并且,会达成一些共识。”

“可惜的是……”

“你有些太不珍惜了!”

话音落下,更加强大的杀意从‘吹笛人’身上迸发而出。

这样的杀意直接影响到了现实。

整座‘八爪酒馆’变得摇摇欲坠。

然后,‘吹笛人’坐在那里不动,将手中的‘笛子’直指杰森。

这是最直接的威胁。

但对杰森来说,只是香味越发的浓郁了。

威胁?

不存在的!

有着的,就是食物!

而且……

食物就在眼前!

杰森舔了舔嘴唇,他警告着自己,要以大局为重,不能冲动。

但是他又忍不住幻想着,这个时候如果突然上去咬一口……会发生什么?

不,

我不能这样做!

我要顾全大局!

他想着。

想着。

想着。

然后……

一张嘴就咬住了那近在咫尺的‘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