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八十七章 晚宴开始(求订阅~求月票~)

德伦街111号,五层。

莉姆姑母站在一众亲戚前,声音清晰的讲述着曾经发生过的苦难。

看着那些亲戚脸上虚伪的悲切,和眼中的不耐烦,她微微叹息着。

“你们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我知道。”

老妇人缓缓的说道。

语气变得不带一丝感情。

那些亲戚一愣,几个善于言辞的马上就要开口解释。

但是,老妇人却没有给这些人开口的机会。

她摆了摆手,道:

“汉斯海港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财富。”

“杰拉德是第一继承人。”

“他将获得这些财富所有支配权。”

“杰森则是第二继承人。”

“他将获得我为他准备的一些东西。”

“而你们?”

说到这,老妇人特意的顿了顿。

在所有亲戚都翘首以盼的时候,这才继续说道:

“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这些亲戚愣了愣。

然后,有人忍不住的说道:

“不公平!”

“这不公平!”

“是啊!”

“为什么杰森可以有,我们就不能有?”

一人开口,众人纷纷附和。

如果不是畏惧老妇人的威严,这些人一定会将老妇人围起来,讨要‘公平’。

老妇人则是不急不慢的从身旁拉过了一张椅子。

当她稳稳的坐在椅子上之后,这才再次开口。

“因为,杰森帮助了杰拉德。”

“你们没有!”

老妇人的话,让一众亲戚一时语塞。

可他们并没有放弃。

“杰森是实力强大之人,自然能够帮助杰拉德大人。”

“可我们不同!”

“我们没有遇到力能所及的事情,不然的话,我们也可以的!”

“而且……”

“这和您承诺的不符。”

“您曾说过,会在我们之中挑选一人,辅佐杰拉德大人的。”

那位善于言辞的亲戚再次开口了。

很自然的,这样的话语再次得到了一众亲戚的符合。

老妇人的目光落在了这位善于言辞的亲戚身上。

“你是托尔德。”

“来自歌尔赛。”

“是汉斯远方表姑的儿子。”

老妇人说出了这位亲戚的身份。

“您慧眼如炬,记忆力更是让我佩服。”

立刻的,这位亲戚低头行礼。

而周围刚刚才附和对方的亲戚们,在这个时候,看向对方的时候,眼中却浮现了敌意。

这样的敌意是如此的突然而又突然。

这些亲戚的想法,更是‘朴实’:对方被莉姆姑母注意到了,他们的机会就少了一分。

要知道,当初这位老妇人的承诺的名额,可是只有一个的。

该死!

大意了!

不少人,懊悔不已。

老妇人目光环视。

它看着这些亲戚此刻眼中的敌意,脸上的懊悔,忍不住轻笑起来。

在笑声中,老妇人继续的说着。

“你表面的职业是一位贵族的私人顾问。”

“实际职业则是新贵族密探。”

“还曾经执行过三次成功的暗杀。”

说完,老妇人就看向了眼前的人。

名为托尔德的亲戚脸色一变,汗水出现在了额头。

“您、您真是会开玩笑。”

“我怎么会是新贵族的密探呢?”

“如果我是的话,我怎么会来到汉斯海港。”

托尔德话语有些结巴的说道。

“是啊,你是新贵族的密探,那你为什么要来汉斯海港呢?”

老妇人仿佛是反问一般的说着,目光看向了周围的亲戚们。

那些充斥敌意、懊悔的亲戚们愣了愣。

他们还不算傻到家。

其中一个直接高喊道:

“你这个新联邦的走狗!”

“混蛋,你竟然敢背叛家族的血脉!”

又是一阵重新的附和。

不同于之前,当这一次的目标转换后,所有的亲戚们越发的群情激愤了。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上前,一拳打在了托尔德的脸上。

砰!

鼻梁中拳的托尔德,直接眼冒金星的摔倒在地了。

托尔德不是不想躲闪,而是全身早已被无形的力量束缚。

如果能够躲闪的话,他早就反击了。

以他的身手,眼前这些酒囊饭袋,他一拳一个。

可他不能动。

只能任人宰割了。

但他没有放弃,依旧是高声喊道:

“莉姆姑母,我不是密探!”

“我不是……呜呜呜。”

托尔德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声音就彻底消失了,因为,其中一个亲戚将他的嘴给堵了起来。

然后,所有人围绕着托尔德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每个人都是拼尽全力的。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被老妇人看中。

但是,很快的,所有人都发现,这根本没有用。

因为……

大家都是一样的。

在一样的前提下,怎么可能被关注。

不行!

我要想办法!

我要让自己变得突出!

这样的想法从每一个人的心底冒出,然后,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让自己显得突出的方式。

一位亲戚拿起了角落中的餐刀,直接插入了托尔德的身躯。

噗!

刀刃切割血肉。

猩红一片。

呼!呼!呼!

看着眼前的腥红,每个人的双眼都红了起来,他们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就如同是夺食的鬣狗。

接着?

噗!

噗噗!

更多的餐刀插在了托尔德的身上。

一开始,托尔德还能发出呜咽声。

可仅仅是几秒钟后,托尔德就再也没有了声息。

密集的餐刀,耸立在尸体上。

让肥硕的托尔德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装在硕大盘子中,准备送入烤箱的‘烤猪’。

只不过……

酱汁太过鲜艳了。

也太过刺眼了。

老妇人似乎被这样的颜色所刺到,她忍不住的闭起了双眼。

而这越发的刺激到了那些想要显眼的亲戚们。

他们不再看着死去的托尔德。

死人是不会威胁到他们的。

但活着的人?

杀意滋生。

他们相互盯着彼此。

他们握紧了手中的餐刀。

然后……

他们冲向了彼此。

杀了你!

我就是唯一!

下一刻——

怒吼声、哀嚎声回荡在整个德伦街111号的大厅内。

这样的声音足足持续了十分钟。

当声音停止后,老妇人睁开了双眼。

她再次恢复了严肃与冷漠。

即使面对遍地的尸体,也没有改变分毫。

她迈步行走在猩红的液体内,犹如是走在自家的后花园。

笔直的通过整个大厅,她推开门,迈步而出。

不过,就在她即将关上门的时候,一张猩红的手掌突然抓住了门扉。

“莉姆姑母!”

“是我!”

“我是唯一一个!”

鲜血沾满了对方的脸,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面容。

但是,任谁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喜悦与疯狂。

老妇人转过身看着他。

没有出声,沉默了大约两秒钟,这才指了指对方身后。

对方下意识的回头。

狂喜的面容只剩下了惊骇。

那些被他杀死的,全都站了起来。

一个个的正向着他走来。

“别过来!”

对方狂吼着,就要逃离大厅。

可在这个时候——

砰!

大厅的门关上了。

“开门!”

“莉姆姑母,开门!”

“混蛋,你这个……啊啊啊啊!”

惨叫声代替了咒骂。

然后,迅速消逝。

只剩下了一阵阵咀嚼声。

晚餐?

早已准备好了。

但,不是合每个人的胃口,不是吗?

老妇人微微摇了摇头,迈步离去。

但就在她转身的刹那,却是身体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