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九十一章 逐渐成型的编制(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德伦街111号,监牢。

侍卫将刺客扔进了牢笼中。

以铁链束缚,嘴里还带上了嚼子。

再次检查一遍后,侍卫退出了牢笼,向着地面上走去。

一路上并没有更多的侍卫。

因为,德伦街111号的监牢设计很特殊,不仅是用秘术加固过,而且出口只有一个,就在头顶的狱卒房间中。

那个出口十分狭窄,仅能够通过一个人。

只要有两人守在那里,地下再多的人都出来。

当然……

那是针对大多数人而言。

对于善于挖洞的雷蒙德而言,只要有着一柄勺子,这些都是不存在的。

他不但是挖出了通道。

而且,在遵照女王命令返回,就将监牢挖了一个四通八达。

每一个的牢笼中,他都挖出了一个口,将关押的犯人‘劝说’加入到了女王的麾下。

没有太多的暴力。

最多就是用勺子敲击弱点罢了。

基本上两三次后,每个犯人都会在抽搐的疼痛中认识到人生应该进入新的篇章。

其中就包括多纳。

这位磨蚀会的间谍。

曾经对着丹妮斯下手,被椰子砸脸教育的、杰拉德曾经的随从。

一开始是宁死不从的。

但是,被连续敲击十次后,抽搐中的多纳准备暂时假意屈服。

可惜的是,当多纳发出誓言后,他就再也无法改变了。

他心中对于丹妮斯的愧疚无限的放大。

本就被杰拉德影响极深的多纳,在这一刻醒悟了。

‘虽然我已经放弃了一切。’

‘但这并不代表我的过错就不存在了。’

‘过错依旧存在!’

‘所以,我需要拼尽全力的去弥补丹妮斯!’

‘以一生的努力,来获得丹……不,女王陛下的谅解才可以!’

想到这,多纳翻身而起。

他单膝跪地。

朝着丹妮斯所在的方向,低声默念道:“我将穷尽一生,为女王陛下奉献一切,九死不悔!”

誓言虽然声音很低,但是铿锵有力。

而且,还引起了淡淡的共鸣。

监牢中所有的囚犯,在这一刻,全都单膝跪地。

他们中,

一部分是曾经针对杰拉德的刺客。

一部分是目无法纪的江洋大盗。

一部分是心怀叵测的雇佣兵、赏金猎人。

还有一部分是执迷不悟的邪教徒。

但在这个时候,他们早已摒弃过去,人生只剩下了一个目标——

为女王陛下奋斗!

他们是女王陛下手中最锋锐的剑!

他们是女王陛下身前最坚固的盾!

剑锋所指,所向睥睨。

盾之所在,坚不可摧。

监牢中的所有囚徒感知着彼此的心跳,感知着彼此的信仰,那是一种陌生而又让人沉浸其中不可自拔的感觉。

这一刻,他们视彼此为兄弟。

这一刻,他们是彼此的兄弟。

心跳在,信仰就不灭。

心不跳,信仰则为永恒。

身为生者,追随女王陛下。

化为亡者,也要为女王陛下冲锋。

在这狂热的氛围中,一个监牢内却毫无动静。

那里的异样,令所有囚徒侧目。

“我去看看。”

‘狙击手’雷蒙德拿着勺子站了起来,钻过了由他挖好的地道,来到了那间囚室。

平整的囚室角落,数块砖石升起。

雷蒙德钻了出来。

做为联邦曾经的精英,他马上就发现了这个囚徒的异样。

同时,他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因为,对方身上的气息,他太熟悉了。

新联邦的恶臭!

就和阴沟里的气味一样。

“暗子?”

“被人控制了吗?”

雷蒙德一皱眉。

他想到了在新联邦时听到的一些传言。

顿时,对新联邦,狙击手越发的厌恶了。

幸好有女王陛下!

不然整个世界都要污秽了!

然后,雷蒙德细细查看眼前的暗子。

被控制,有些麻烦了。

如果是以前,他几乎毫无办法。

而现在?

“埃洛特。”

“席梦思。”

雷蒙德在共鸣中呼喊着。

下一刻,一阵黑烟就从他钻出的洞口中飘了出来,当烟雾落地时,一个骨瘦如柴,衣衫褴褛的人,就出现在了雷蒙德面前。

随后,一个较为健壮的男子也跳了出来。

刚一出现在地面,这个男子就扭动了一下脖颈。

咔、咔。

骨节的脆响中环,这个男子身形膨胀了一倍,脑袋都要顶在了天花板上。

“大人。”

两人恭敬行礼。

“他坠入了深渊。”

“需要女王陛下的救赎。”

雷蒙德指着眼前的暗子。

“交给我吧。”

曾经身为邪教信徒的埃洛特嘿嘿的笑着,抬起那宛如骸骨的手掌,就放在了眼前暗子的头上。

名为席梦思的赏金猎人则是一声不吭,迅速结出几个法印,盯着眼前的暗子。

下一刻,暗子就全身抖动起来。

接着,苏醒了。

“我……”

刚一开口,席梦思的法印就拍在了暗子的脸上。

啪!

脆响中,刚刚苏醒的暗子就陷入了迷茫。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干什么?

迷茫中,一抹亲切的声音传来。

“我的兄弟。”

“你终于醒了。”

“太好了,你没有事。”

暗子茫然的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他看到了雷蒙德。

然后,他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

“你称呼我为兄弟?”

茫然的暗子问道。

“对啊,你是我们打入新联邦的暗子。”

“可惜你被发现了,遭受到了极刑,以至于记忆都混乱了。”

雷蒙德缓缓的说道。

暗子?

极刑?

好像是。

不过,我是谁?

暗子看着雷蒙德。

“你是女王陛下最忠诚的骑士。”

“虽然无法行走在光明之下。”

“但你发誓要为女王陛下阻挡来自黑暗中的利箭。”

雷蒙德继续说道。

埃洛特、席梦思两人的手印越发的快了。

低沉的图复语也开始变得高亢起来。

“我是女王陛下最忠诚的骑士,我无法行走在光明之下,但我发誓要为女王陛下阻挡来自黑暗中的利箭?”

“我是女王陛下最忠诚的骑士,我无法行走在光明之下,但我发誓要为女王陛下阻挡来自黑暗中的利箭!”

……

暗子不自觉的跟着念着。

第一遍是疑惑。

第二遍是肯定。

第三遍就是狂热了。

他已经记起来了。

他是女王陛下的骑士。

他发誓为女王陛下阻挡来自黑暗中的利箭!

他全都想起来了!

而这个时候,心底若有若无的联系,突然一下子清晰起来。

一抹冷酷的声音命令着他引爆自身的!

“你以为你还能控制我吗?”

“你这个邪魔!”

“我,莱斯利,誓死守护女王陛下!”

暗子疯狂的大吼起来。

这样的声音在共鸣中传播。

上百的囚徒,瞬间一同高呼:

“誓死守护女王陛下!”

本该冰冷的死亡力量在这一刻沸腾了。

那种不容侵犯的高贵,瞬间反击。

不仅击溃了那种控制,还开始漫延。

上百道极为坚韧的灵魂,在这一刻看到了那个人的面容,看到了对方喷血,看到了对方伤痕累累的灵魂,他们从中窥视着。

一切都在瞬间完成。

当这些女王的随从清醒过来时,他们一个个站了起来。

“兄弟们,有人要威胁女王所在之地,我们应该怎么办?”

雷蒙德第一个高呼道。

所有人齐齐一锤胸口,回应道——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