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九章 有些熟悉的感觉……(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爱德华看着一脸认真的杰森,胸中莫名的升起一股喷薄欲出的话语。

这位先是轻笑了一声。

“是啊,只是杰森。”

“但是我认识的杰森可不会一天见我三次。”

“而且,还都是在一个案发现场!”

说到这,这位的声音拔高了几个分贝。

接着,一直戴着眼镜,围着围巾,显得文质彬彬的对方,就如同是火山喷发般的喊了起来——

“三次啊!”

“一连三次啊!”

“我连警局的门都没有看到,就再次回来了!”

“你知道按照东方古国的话语,该怎么形容吗?”

“怎么又双叒是你?!”

呼哧、呼哧。

连续高声的话语,令爱德华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女糕点师看着这副模样的爱德华,忍不住的就想要缓和一下气氛。

“也许这就是……缘分?妙不可言?”

女糕点师轻声的说道。

顿时,爱德华的呼吸越发的粗重了。

甚至,眼前都一阵阵发黑。

看着爱德华的模样,即使女糕点师反应再迟钝,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她马上端来了两倍薄荷水。

一杯放在爱德华面前。

一杯递给了杰森。

“狗屎的缘分。”

爱德华拿起薄荷水,一饮而尽后,低声嘟囔着。

接着,这位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般,就这样陷入了沉默。

杰森则是端着水杯,静静的看着对方。

并没有任何的催促。

杰森一向很有耐心。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爱德华才再次开口。

“抱歉,失态了。”

这位说道。

杰森举了一下杯子,示意没事。

是真的没事。

杰森不会在意对方的失态。

在杰森看来,刚刚爱德华的失控,一部分真的是因为情绪所致,一部分则是为了拉近一下双方的关系。

下属接二连三的死亡,让这位负责人压力骤升,自然需要发泄情绪。

而拉近关系?

毫无疑问,对方的处境很不好。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是因为空降?

还是因为行事风格和桑代克那类警察的迥异。

又或者是两者都有?

杰森不知道。

杰森只知道,对方在向他释放交好的信号。

对方需要一个盟友!

而眼下,还有比他更合适的盟友吗?

没有!

对此,杰森并不反对。

初来乍到的他,也需要一个盟友。

当然,和爱德华仅限于盟友。

互利互惠的那种。

更多?

没有了。

毕竟,对方不是邦迪那样的人。

对方或许有着一些正义感,但绝对无法做到邦迪那种程度。

更不用提邦迪的无私了。

所以,只是一次合作。

因此,杰森没有拒绝爱德华的邀请——

“我认为我们需要谈谈。”

“找个安静的地方。”

“可以,去哪?”

杰森回答着,目光却看向了女糕点师。

在眼前这种情况下,杰森可不会将女糕点师一个人留下。

爱德华瞬间反应过来。

“吉榭尔女士当然可以一起来。”

“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餐厅。”

“刚好马上是午饭时间了。”

“我们可以一起。”

爱德华说着,杰森已经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

“我们还等什么呢?”

“速度。”

杰森催促着。

猎食者,对于食物,永远充满着热情。

就如同女人出门会磨蹭一下一样。

尽管女糕点师说只用三分钟,但是当坐进爱德华的车子内时,已经是五分钟之后了。

换下了店内特有的服饰。

女糕点师再次穿回了与杰森初见时一样款式的翻领套装。

唯一不同的是,颜色是白色的。

围巾则是粉红色。

鞋子也是类似。

背着的包则变成了那种单肩的挎包,包的体积很小,只有常人手掌大小。

女糕点师坐在杰森的身旁,看着杰森打量她的目光,有些羞涩。

不过,为了展现更好的一面,依旧保持着仪态,上半身坐得笔直。

“华而不实。”

杰森突然说了一句。

“啊?”

女糕点师一愣,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杰森话语的意思。

“太小了,连半只烧鸡都装不进去。”

杰森指了指包。

连半只烧鸡都装不进去?

女糕点师眨了眨眼,她根本没有理解杰森的逻辑。

包不应该是搭配吗?

和烧鸡有什么关系?

女孩子的包怎么可能用来装东西?

不过,女糕点师还是耐心的等待着杰森接下来的评价。

但是,杰森已经看向了开车的爱德华。

顿时,女糕点师无比的失落。

只是看到了包?

没有看到我?

女糕点师想着,越发的失落了。

杰森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心思早已经扑在了午餐上。

“距离远吗?”

杰森问道。

“不远,大概三个街区。”

“就在烤肠街的后半段”

爱德华回答着。

“烤肠街后半段?”

“是那间‘艾美达餐厅’吗?”

刚刚还略带失落的女糕点师突然的开口道。

“是。”

“你听过?”

爱德华诧异的看着女糕点师,他以为那间餐厅只有他知道才对,毕竟,那里才开了一个多月。

“当然听过。”

“传闻中那里是会带来‘幸福’的餐厅!”

“我和伊芙琳约好,准备月末去的。”

女糕点师提到自己的妹妹,情绪再次低落下去。

“带来‘幸福’?”

爱德华皱了皱眉。

他之前没有听过那样的传闻。

杰森同样的皱了皱眉。

他总觉得眼前的一幕有点熟悉。

“那里的招牌菜没有诸如‘仰望星空’之类的吧?”

忍不住的,杰森问道。

“没有。”

“那里的招牌菜是‘心痛的感觉’和‘情人泪’。”

“但这两道菜需要一男一女同时才能预约。”

“我一个人,只是吃了普通的骨头。”

爱德华回答着。

“男女同时在,才能预约?”

“‘心痛的感觉’、‘情人泪’?”

“这就是‘幸福’的由来吗?”

杰森通过菜名忍不住的浮想联翩起来。

他已经开始幻想着那些食物的味道了。

因此,在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杰森马上下车。

女糕点师很自然的跟在杰森身后。

一个流浪汉打扮,一个衣着得体,自然是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不过,附近的人们只是看着,却没有出声,更没有来挑衅。

能够从一辆汽车上走下来的人,即使是流浪汉,也不是一般人。

在大部分人只能拥有自行车时,汽车足以代表身份。

而周围的人并不是傻子。

被众人看着女糕点师有些含羞。

杰森却是根本不在乎,他只是耸动着鼻翼。

然后……

眉头不由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