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九章 合情合理

贝拉,已经被解散的‘哲学’社的社长、创建人。

本该退学的她,此刻正躺在泥土中,尸体早已腐朽。

而人们能够认出她,则是因为她身上的校徽。

‘圣芒戈学院’有着统一的校服、校徽,校徽上有着每个学生的名字。

“还、还有尸体!”

一个眼尖的学生会成员突然指着贝拉身下喊道。

“等等,都别动。”

泰笛说着,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好友吉榭尔,用眼神询问该接下来该怎么做。

女糕点师则是看向了杰森。

“报警。”

杰森淡淡的说完,目光就看向了马场一侧。

“嗯。”

“泰笛,这附近有电话吗?”

女糕点师问道。

“有的。”

“2号旧教学楼内就有。”

“我带你去。”

女学生会长说着就跳出了坑洞,带着好友向着2号旧教学楼走去。

有着学生会长出面,借用电话是很简单的事情。

“喂,您好,我……”

“怎么又双叒叕是你?”

艾达在听到那抹熟悉的女声后,立刻忍不住心中的惊讶了。

做为接线员,报案的人,她自然是常见的。

但,一天内连续报案这么多次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且!

每一次都是恶性案件!

似乎整个新德城的恶性案件都向着对方涌去一般。

你是死神吗?

艾达在心底忍不住的说道。

不过,做为一位合格的接线员,她迅速的调整了情绪。

“发生了什么?”

“请你转告爱德华,我们在圣芒戈学院发现了贝拉的尸体和其它未知尸体。”

女糕点师回答道。

“好的,我马上转告。”

接线员的声音马上严肃起来。

当挂断电话后,更是直奔‘特别行动组’的办公室。

刚一进门就看到了面色惨淡的班西和一脸严肃的爱德华。

班西似乎挨训了?

接线员小姐猜测着,然后,她耸动了一下鼻翼。

一股浓浓的洗洁精味正从两人身上飘散出来。

但是,接线员小姐很明智的没有开口询问,而是公事公办。

“爱德华局长,刚刚有人报案说在圣芒戈学院发现了贝拉的尸体和其它未知尸体。”

“是那个今天报了好几次案的女士。”

不用接线员小姐说明,爱德华就已经猜到是杰森和吉榭尔了。

而对于两人前往圣芒戈学院,爱德华更不会意外。

只是他没有想到两人竟然会有所发现。

我和他们两人……不对,我和杰森的差距这么大的吗?

带着一丝丝自我怀疑的情绪,爱德华却没有任何的怠慢,一边站起来拿上外套就向外跑去,一边喊道:“班西、一班的人和我走。”

“是,长官。”

班西和数个警员同时说道。

“班西你身上的洗洁精味是……”

“别问,问就是扎心。”

带着莫名的语言,班西快步的离开。

接线员小姐看着班西略感沉重的背影,不禁抿了抿嘴。

一定是没钱,吃霸王餐,被抓住刷盘子了!

带着心底的猜测,接线员小姐返回了工作岗位。

爱德华带着下属开足马力飞奔到了圣芒戈学院。

这个时候的学院马场并没有更多的人围观,事实上,在学生会出面后,一般学生就算是好奇,也根本不能够靠近。

至于老师?

在看到学生会后,也选择了避让。

圣芒戈学院的特殊制度,注定了学生会成员有着种种特殊的权利。

自制,就是其中的一种。

所以,爱德华带人来时,整个现场不仅没有人围观,而且保持着刚挖出来时的模样。

“杰森、吉榭尔。”

爱德华向着两个熟人打了招呼后,就看向了坑洞。

尸体保持着基本完整。

但是指骨却丢失了数根。

小臂的骨头也断裂了。

外面包着的是……床单?

一眼看清楚大致情况后,爱德华向着班西招了招手。

班西立刻带着同事开始将贝拉的尸体抬出来,放在了一旁铺好的黑色塑料布上。

随着贝拉的尸体被抬出,两具尸体显露出来。

同样的床单包裹。

根据骨骼分辨是一男一女。

爱德华心底一沉。

他已经猜到了什么。

之后的一些身份证明更是证实了爱德华的猜测。

“是贝拉的父母。”

班西拿着破损严重,但依旧能够辨别的身份证,语气低沉。

周围的人也听到了这样的话语。

学生会成员一个个不可置信、悲痛的看着地上的尸体,他们无法想象,本该转学的贝拉一家三口竟然会被埋在了马场附近。

如果不是被杰森发现的话,恐怕不知道要埋藏多久。

几乎是下意识的,学生会成员看向了站在马场一侧的杰森。

他们的心中有着太多的不解。

泰笛也是一样。

做为学生会会长,她平时处理了足够多的事情,但这是第一次接触和凶杀相关的事情,以至于她平时灵敏的思维在这个时候有些僵硬。

“贝拉和她的父母,为什么会被埋在这里?”

这位女学生会会长忍不住的低声自语道。

“方便!”

女糕点师主动出声道。

一脸认真的吉榭尔,指着一旁的尸体,开口道:

“在这里埋藏贝拉和她父母的尸体很方便——贝拉生前应该是被拷问过,她的手指被切下不止一根,手臂也被敲断了,然后,凶手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后,直接将贝拉杀害,并且为了斩草除根,连贝拉的父母也一起杀害。”

“对方应该是在杀害贝拉后,用了贝拉的名义将贝拉的父母诱骗过来,进行杀害的。”

女学生会长听得连连点头。

爱德华则是眉头微皱。

他心中还有疑虑。

“你刚刚说这根断指是在泥土中发现的。”

爱德华问道。

“嗯。”

“埋葬贝拉的人,太过匆忙或者慌张了,他用床单将贝拉、贝拉的父母包裹后,就选择这里埋葬,并没有发现从床单内跌落的断指混杂在了一旁的泥土中,以至于这根断指处在距离地面很近的位置,才会让萝卜踩到、受惊。”

“你想问为什么能够拷问贝拉的凶手会这么匆忙或者慌张?”

女糕点师转身看向了爱德华。

“没错!”

“一个能够进行断指拷问的人,心理承受能力不应该这么弱。”

“而且,有了拷问计划,自然会提前安排,理应不会这么慌张。”

爱德华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女糕点师一笑,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自然是凶手和埋尸的人是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