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一百零八章 应对措施

门外的人是吉榭尔。

女糕点师抱着一袋子食物,夹着一份报纸,在看到杰森开门后,早已冻得发红的脸,马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早,杰森。”

“你的早餐。”

“还有报纸。”

女糕点师说着就将食物和报纸递给了杰森。

杰森接过,直接脱下了外套,以罩住头的方式,披在了女糕点师的身上,在系上了扣子后,女糕点师只露出一双眼睛和少半个鼻子,显得怪模怪样的。

但是,女糕点师却没有拒绝。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杰森,脸越发的红了,整个人怂得抓紧了杰森的外套,恨不得把脸都挡住。

咦?

这好像不是杰森的外套。

颜色款式类似,但是材质要好很多。

立刻的,女糕点师就猜到了什么。

心底再次怒意、杀意夹杂而起。

一抹声音告诉她,要干掉对方。

不过,却被女糕点师压了下来。

对此,她只认为是常态的嫉妒。

还有就是,自己是休息不好的缘故。

早知道就应该在这里等杰森的。

带着这样的懊恼,女糕点师恶狠狠的瞪视了汉尼拔一眼,后者则是微笑的回应着,然后,转身拿出了一件外套披在了杰森身上。

“天冷,穿我的。”

说着,汉尼拔冲着女糕点师再次一笑。

女糕点师直接气炸了。

杀了他!

杀了他!

竟然敢抢我的男人!

心底的声音再次怒吼起来!

女糕点师一开始也是被这沸腾的杀意所感染,但是当心底喊出‘我的男人’时,女糕点师又一次羞红了脸,整个人站在那就开始摇摆起来。

“怎么了?”

杰森诧异的问道。

“没、没事。”

“杰森你要去哪里?”

“我们一起吧。”

羞涩的女糕点师连连摇头,说话都不利索起来,她马上转移了话题。

杰森思考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没有其他的意思,仅仅是为了之前和现在手中的食物,做为感谢,他有必要保护女糕点师的安全。

冲着远处角落内的格里芬一挥手,杰森领着女糕点师登上了路旁的公共马车。

手中的食物让他暂时放缓了徒步巡视新德城的想法。

毕竟,迎风吃东西可是对肠胃不好的。

至于早餐已经吃过了?

嗯,吃了。

但从餐桌走到门口,已经消化了。

啪!

“驾!”

车夫一抖缰绳,马车缓缓的启动了。

格里芬目送着公共马车远去后,他径直向着‘汉尼拔诊所’走来,这个时候的汉尼拔并没有返回房间,而是同样目送杰森、女糕点师乘坐的马车离去。

在看到走来的格里芬时,汉尼拔露出了一个礼貌的笑容,但是脚步却没有移动。

他不习惯除去杰森之外的人进入他的房间。

病人是例外。

但也被限制在客厅。

眼前的格里芬是熟人,但绝对达不到杰森的程度。

毕竟,杰森只有一个。

而眼前的家伙?

街道上有无数个。

“能谈谈吗?”

格里芬压低声音道。

“1小时7块,超过45分钟,算第二个小时。”

汉尼拔微笑的说道。

格里芬眨了眨眼,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谈谈。”

格里芬强调道。

“对,谈谈。”

“1小时7块,超过45分钟,算第二个小时。”

“我是心理医生,这是公价。”

汉尼拔微笑不改。

格里芬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恨不得一拳打在这张微笑的脸上,但是想到心底的事情,他最终忍住了,咬着牙,他说道:“好,我们先谈5分钟的。”

说着,格里芬就要用力挤开汉尼拔,走进屋子。

但是……

没有挤开。

汉尼拔强壮的身形,站在那纹丝不动,相反,格里芬因为碰撞而向后踉跄。

面对着格里芬惊诧、不解的神情,汉尼拔继续保持着微笑。

“至少一小时起。”

这位心理医生说道。

“一小时?!”

“你个奸商!”

“我……等等,一小时就一小时!”

格里芬再也压抑不住,大声的嚷嚷起来,但是在看到汉尼拔准备关门的时候,马上就服软了。

汉尼拔将手从门缝中伸了出来。

“什么意思?”

格里芬一愣。

“先付钱。”

汉尼拔说道。

“你是不相信我,担心我赖账吗?”

格里芬仿佛是遭受了莫大的屈辱,大声的吼道。

“是。”

汉尼拔点了点头。

“你!”

格里芬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汉尼拔再次的准备关门了。

这令格里芬不得不从袜子里,掏出了最后的钱,递给了汉尼拔。

汉尼拔没有接,他皱着眉头,让开了通路。

“将你的钱,放在门口的水碗中。”

汉尼拔这样说道。

“它只是从袜子里拿出来的,不是经历了瘟疫!”

格里芬看着门旁柜子上的水碗,内里还有着数枚硬币,还算不错的记忆,令他想到了瘟疫时期,‘鱼骨街’商铺处理钱币的方式:摆一个装满了水的碗在柜台上。

人们认为这样能够有效的驱除瘟疫。

格里芬不知道有用没用。

但是,在他的记忆中死的人并没有减少多少。

同样的,碗里的钱,也经常丢失。

“一个道理。”

汉尼拔很淡然的说道。

格里芬没有再争辩了。

他将钱扔在了碗中,然后,在汉尼拔的示意下,坐在了大厅的那张椅子中。

汉尼拔看了一眼挂在一旁的钟表,明确的记下了时间后,道:“可以开始了。”

“你这里安全吗?”

“我是指较为特殊的袭击。”

格里芬抬起右手,五根手指来回滑动,仿佛是在比划了一个章鱼。

“比新德城大部分地方都安全。”

汉尼拔很肯定的说道。

这并不是妄言,而是真的。

他的房屋经过了特殊的改造,对于各种各样的袭击,都有着相当的抵抗能力,包括……‘神秘侧’。

呼!

在汉尼拔说出这句话后,格里芬长出了口气。

他似乎在这一刻彻底的放松下来一般。

整个人瘫在躺椅内,脸上浮现出了显而易见的疲惫。

“我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他或者她或者它,我无法确定是什么东西,总之,这个东西一直在吸食我的记忆。”

“我觉得我遗忘了很多东西。”

“但是,我的记忆却没有出现偏差。”

“我现在还记得我六岁时埋在‘鱼骨街’家中的罐子。”

“可我就是记不清,我忘了什么。”

“你懂我的感受吗?”

格里芬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

“不少人,有你这样的病症。”

“能够具体一点吗?”

汉尼拔有着一个合格心理医生应有的一切素质,他没有任何的耻笑,更没有表露出任何的不相信,相反的,他详细的记录着。

“具体一点?”

“大概是遇到杰森、吉榭尔之后吧。”

“在之前,一切都是正常的。”

“可自从我充当了一回说客后,一切就都变得不正常起来。”

格里芬凝神苦思了片刻后,这样的的回答着。

接着,格里芬详细的描述着经过。

汉尼拔则是详细的记录着。

投入的两人谁也没有发现,本该关闭的房门突然的开了。

女糕点师出现在了门口。

她缓步的走入。

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

眼中的冰冷,好似是看着两具尸体。

她抬了抬手。

黑色的浓雾再次涌现,充斥在了整个房间。

汉尼拔手中的笔记本上的字迹迅速的消逝,转而变为了其它记录,但是字迹却是一模一样。

两人的记忆也一同消逝,被其它记忆所替代。

做完这一切的女糕点师转身离去。

吱呀。

门关上了。

汉尼拔、格里芬仿佛是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一般。

“你说你最近记忆力下降?”

“我认为是焦虑和失眠导致的。”

汉尼拔如同以往一般翻看着自己的字迹,做着最终的总结。

“是吗?”

“估计是那些该死的家伙。”

“‘幽灵小队’真是烦人的家伙。”

格里芬坐了起来,嘴里嘀咕着。

然后,格里芬就直接向外走去。

汉尼拔将格里芬送到了门口。

一如往常他对待病人那样,双方挥手告别。

只是,当汉尼拔关上门,无意中扫过墙壁上的钟表时,整个人却是一愣。

接着,他转身走向了走廊柜子上的水碗,看着其中的钱币。

不对!

不对!

有问题!

汉尼拔再次拿起刚刚的笔记,他细致的查看着每一个字。

确实是他写的。

然后,他翻看下一页。

透过纸张的笔痕出现在了那。

他仅仅是一眼扫过,就想到了什么。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就冲击了浴室,他看着镜中的自己,以呢喃的声音说着:“你什么都没有发现!你什么都没有发现!你什么都没有发现!”

“当响指声响起时,你会忘记刚刚的发现。”

“当杰森说真是美味时,你会记起刚刚的发现。”

啪!

响指响起,站在镜子前的汉尼拔一愣,就恢复了正常。

“中午不知道,杰森会不会回来。”

“准备什么午餐好呢?”

汉尼拔转身向着浴室外走去。

他没有发现,在他的身后,在那面镜子中,随着他的转身,女糕点师的影子在上面一闪即逝。

“啊!”

马车上,女糕点师突然发出一声痛呼。

“怎么了?”

正在翻阅报纸的杰森扭头看去。

“不知道,刚刚头突然像针扎的一样。”

“很疼。”

“估计是我没有休息好吧。”

女糕点师勉强的笑着。

杰森一皱眉,思考是否要安排女糕点师休息时,一直匀速行驶的马车,突然的停了下来。

咚、咚咚!

“请问是杰森阁下吗?”

车厢门被敲响了,随即就是一声客气的问候。

杰森很干脆的回答道: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