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一百一十六章 弑王者

爱德华苏醒的一刻,就感受到了疼痛不已的脖颈。

逐渐清醒的意识,令爱德华开始回忆刚刚发生的一切。

‘钦差大臣’到了警局。

然后,以协助调查的名义,让他前往军营。

爱德华并不感到意外。

之前就传闻出了这位‘钦差大臣’对自己‘办事不利’的不满。

所以,协助调查什么的,自然是假的。

要拿他背锅才是真的!

对此,爱德华心知肚明。

而他也做好了准备。

大不了脱制服,回家继承父亲的工厂。

但与爱德华想象不同的是,就在他入那位‘钦差大臣’的车子时,他直接被电晕了。

军用的电击枪,击打在脖颈上的感受,那绝对不是常人乐意尝试的。

不仅疼痛,而且稍有不慎就是死亡。

就算真正熟悉的人,也很难控制这一点。

而这也代表了那位‘钦差大臣’真正的态度!

毫不顾忌他的死活!

对他有着杀意!

几乎是在瞬间,意识苏醒的爱德华,理清楚了这一切。

然后,他微微活动着手脚。

他要试探自己是否被束缚。

出乎预料的是,爱德华发现自己的手脚并没有被束缚,身体上也没有任何的绳索。

“醒了吗?”

耳熟的声音响起。

那个‘钦差大臣’!

被识破的爱德华没有在伪装,他睁开了双眼,然后,活动着疼痛的脖颈,他在快速的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但是眼前的情形却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这是一顶帐篷。

准确的说是行军帐篷。

军队出身的爱德华,对这一切太熟悉了。

但是,相较于爱德华所认知的行军帐篷,这顶帐篷却要豪华的多。

不仅地面有着厚厚的地毯,周围也摆放着实木雕纹的家具,在一张圆桌上,还摆放着冬季很难见到的水果和一个盖着黑色绸布,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而那位‘钦差大臣’就坐在圆桌旁,就在他的对面。

对方手中端着一杯咖啡,汤勺缓慢搅拌,咖啡的氤氲之气升起时,笼罩着对方的面容。

模糊不清,却又仿佛带着某种扭曲之感。

呼!

这位‘钦差大臣’吹了口气,咖啡升腾的热气顿时被吹散,露出了穿着一身红色的西装的对方,金色的长发顺着对方脸颊披肩而下,狭长的蓝色双眸中带着丝丝笑意看向他,白色的风衣就挂在一旁,连鞘的、带护手的细刺剑就就立在衣架下。

“很不错的身体素质。”

“如果经过真正的训练,恐怕可以成为‘幽灵小队’的正式成员之一。”

“我现在有些后悔挑选你了。”

对方笑吟吟的说道。

挑选我?

什么意思?

爱德华一皱眉。

这位‘钦差大臣’却是继续保持微笑的向爱德华解释起来。

“你认为你为什么会成为新德城特殊行动小组的组长?”

“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其他人?”

“就因为迈卡是你曾经的教官?”

“难道不是?”

爱德华梗着脖颈反问道。

这样的动作,让他刚刚遭受点击的脖颈,越发的疼痛起来,但是爱德华强忍着,没有出声。

“当然不是。”

“我需要一个和迈卡有关的人不假。”

“但我更需要一个平时表现出了正直、公正的人。”

对方嘴角上噙着的笑容突然的灿烂起来。

不同于之前的习惯。

这一次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但正因为这样,却令爱德华汗毛直竖。

恶意!

毫不掩饰的恶意!

就如同是灌木丛内蹿出的毒蛇,不仅狰狞毕露,而且极为致命。

看着爱德华僵硬的面容,这位‘钦差大臣’笑得越发灿烂了。

他继续说道:

“人们,总是这样。”

“他们既崇拜高尚之人,却又喜欢高尚之人变得低劣,变得不如自己。”

“这是人的本性。”

“而我,只是顺从了他们的本性,让他们看到乐意看到的——一位正直、公证的人,是如何一步步堕落,蒙蔽英雄一般的‘幽灵小队’,让他们犯下了累累罪行。”

说到这,这位‘钦差大臣’抿了一口咖啡。

“胡说!”

“你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没有人会相信的。”

爱德华再也忍不住,愤怒的吼着。

“嘘!”

这位钦差大臣左手端着咖啡,右手的大拇指、中指捏着小汤勺,竖起了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这样的事情,不需要你来评判。”

“而是,留给其他人,留给那些愚民的。”

“他们会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公正’。”

说着,这位钦差大臣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小汤勺没有放入杯中,而是倒扣在了碟子内,勺子凸起的面朝上。

他略微整理了红色的西装,好整以暇的再次开口。

“我之前还有些后悔选择了你。”

“现在?”

“我不后悔了。”

“因为你太愚蠢了。”

“我告诉你足够多了,但是你却纠结在一些旁枝末节上,难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有能力让你成为特别行动组的组长吗?”

对方戏谑的看着爱德华。

那眼神就像是某些猫科动物,在戏弄猎物一般。

既兴奋,又……残忍。

“为什么?”

爱德华捏着拳头问道。

“因为我是莫托乌斯啊!”

“准将莫托乌斯!”

“‘幽灵小队’曾经直属的长官!”

这位‘钦差大臣’终于说出了答案。

而在听到莫托乌斯这个名字时,爱德华彻底的呆愣住了。

因为,在他所知道的信息中,‘幽灵小队’之所以被认为是背叛,就是因为击杀了他们的直属长官莫托乌斯。

可眼前的人却自称是莫托乌斯。

那背叛自然是不存在的。

如果背叛不存在的话,之后‘幽灵小队’的一切行动也都是听命行事。

骗局!

天大的骗局!

对方布置了这么大的一个局!

就是为了、为了……

晨曦.普鲁斯家族!

虽然具体的情况,爱德华不知道。

但是,他有六成的把握,眼前的莫托乌斯就是为了晨曦.普鲁斯家族!

同样的,‘幽灵小队’这样好用的工具,自然是不能够放弃的!

自然的,需要一个背锅之人。

而他就是那个背锅之人!

一开始就被选中的背锅之人!

呼!

想通了大致情况的爱德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然后——

直扑莫托乌斯!

爱德华虽然大部分的时候很固执,但绝对不是一个迂腐的人。

别人已经千方百计的算计他了。

他可不会再被动挨打。

劫持对方,离开这里,再做打算!

心底抱着这样想法的爱德华,前扑的姿势不变,抬起右手就抓向莫托乌斯的喉咙。

对于自己的这一击,爱德华有着相当的信心。

他除去射击外,格斗水平也是相当高超的。

即使是来到新德城时,也没有落下,每天都会训练。

只是……

这样的一击却落空了。

明明就在他眼前的莫托乌斯,就这么的消失在他的视野中,然后,他的膝盖窝突然一痛。

啪!

脆响中,莫托乌斯收回了脚尖。

而爱德华早已单膝跪地。

“感激我吧。”

“为了让‘祭品’完整。”

“我没有踢碎你的膝盖。”

这位‘钦差大臣’这样说着,却是抬起一脚抽打在了爱德华的脸上。

爱德华翻滚着到了帐篷的角落中,这位钦差大臣重新落座。

他看着在帐篷角落中挣扎想要站起,却是怎么也起不来的爱德华,忍不住的再次笑出了声。

“你真以为我任由你‘自由行动’是大意吗?”

“真是无知的莽夫。”

“这也是我们的区别,为什么我是准将,操控着一切,而你只是一个随意被放弃的棋子。”

爱德华想要反斥对方的话语。

可是刚刚的一脚,不仅让他头晕目眩,更重要的是让他的整个嘴巴都发麻,好像是失去了知觉般,不要说是开口说话了,爱德华深知认为自己脸颊的下半部分都消失了。

而那位钦差大臣却没有在理会爱德华,对方略微转身,抬手将圆桌上,果盘旁遮盖着的黑色绸布扯下。

悄无声息的滑落,绸布下的东西,终于显露在了爱德华的视野中。

水晶球?!

爱德华一愣。

他从未想过,在军帐中见到水晶球这样的东西。

“你真是不聪明。”

“你佩戴的眼镜,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显得聪明一点,显得有气质一点吗?”

这位钦差大臣摇着头,脸上浮现了无奈。

爱德华的表现,让他很没有成就感。

他更希望看到的是,对方了解了一切后的骇然。

而不是像现在一般的呆滞、不知所措。

“‘祭品’!”

“晨曦.普鲁斯家族,是‘祭品’!”

“历史悠久、血脉悠远的‘祭品’可是不好找的,晨曦.普鲁斯家族可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他们符合‘那位’的一切要求。”

“只可惜,数量太少了。”

“我不得不布局,将他们聚集起来。”

“所幸,我做得不错。”

这位‘钦差大臣’仿佛是松了口气般。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你也是‘祭品’。”

“不过,和献祭与‘那位’相比,你这个献祭与那些愚民的家伙,只是‘祭品’中的‘祭品’。”

“‘那位’是谁?”

终于略微恢复知觉的爱德华,直接开口问道。

而这样的问话,则让这位‘钦差大臣’忍不住的摇头叹息。

“我喜欢和聪明的人谈话。”

“你实在是太愚笨了。”

“还是说,你是瞎子聋子?竟然不知道最近5年来出现的怪事?”

对方没有给出答案,只是略作提醒,就期待着看着爱德华。

而这一次,爱德华终于回过了神。

他想到了传闻中,五年前,在PY81年10月,‘兰桥阻击战’上空出现巨大的虚影,据说那道虚影巨大到横跨了整个战场,双方目睹者接连在一周内死亡。

然后,爱德华想到了什么,脸色突变。

“你背叛了人类!”

爱德华低吼着。

“背叛?”

“不、不不。”

“这只是一次迂回的拯救。”

“我只是用我的方式来拯救这个世界,你们这样目光狭隘的人,是不会懂的,所以……你还是成为‘祭品’的‘祭品’吧。”

这位‘钦差大臣’笑了,脸上带着一丝错的不是我,而是你们的神情。

“你以为你会成功吗?”

爱德华喝问着。

“当然会!”

“还是说你认为你的那个下属,离开是我的粗心大意?”

“你一个人成为‘祭品’的‘祭品’自然是不够的,还应该有其他人。”

“例如:那位杰森?”

这位‘钦差大臣’话音刚落下,愤怒的爱德华就再次扑了过来。

可下一刻,就再次被踢飞了。

看着又一次滚落到帐篷角落中的爱德华,莫托乌斯没有再理会。

因为,这个时候,一声冬雷炸响天空。

轰隆隆!

陡然而来的冬雷,令莫托乌斯抬起了头。

“听到了吗?”

“连上天都在为我奏响礼炮。”

“我注定是要创造‘新世界’的人。”

“而你们?”

“注定是要被写进史书,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

莫托乌斯高举着双手,高声的喊道,他的双眼微微眯起,似乎是在享受着这一刻般,脸上的笑容则是趋于病态。

足足十几秒后,莫托乌斯才放下了双手。

他再次看向了从帐篷角落内挣扎而起,却又再次踉跄倒地的爱德华。

呸!

说不出话的爱德华,冲着莫托乌斯吐了口吐沫,表示自己的怒意。

但却被莫托乌斯轻松的躲开了。

而在这个时候,桌上的水晶球亮了起来。

在水晶球内,出现了晨曦.普鲁斯家族的族长老泰笛。

这位中年人正带着足有30人布置着一个繁复的秘术。

看到这一幕,莫托乌斯再也忍不住,他哈哈大笑。

一切都如同他预料的那样。

就在他准备耐心等待的时候,突然——

砰砰砰!

轰轰轰!

激烈的枪声、爆炸声传来。

“怎么回事?”

莫托乌斯一皱眉问道。

“报告准将阁下,有人袭击军营!”

“不过,已经被打退了!”

“我们还抓到了一个俘虏!”

传令兵回答着。

然后,五花大绑的格里芬被推了进来。

在听到枪炮声的时候,爱德华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他下意识的想到了小班西。

以小班西的冲动,肯定能够干出以卵击石的事情。

而且,小班西平时的收藏,也让他有胆子这样做。

因此,当看到格里芬时,爱德华是有点意外的,但随即就是感动和气恼。

他感动的是,格里芬竟然会来救他。

他气恼的是,格里芬竟然会来救他。

“你这家伙干什么?”

爱德华吼着格里芬,但是眼圈却是红了。

他知道,被俘虏的格里芬会是什么下场。

“撤退的时候,崴了脚。”

格里芬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神情,依旧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的模样。

“你、你……”

“算我欠你的。”

爱德华瞪视着格里芬,最终,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声抱歉。

他是真的抱歉。

他不认为自己能够报答格里芬以命相救的恩情。

这让爱德华越发的懊悔。

而看着这一幕,莫托乌斯却是再次忍不住的放声大笑。

“哈哈哈!”

“愚蠢的爱德华。”

“愚蠢果然是会传染的。”

“你是个傻瓜,你的朋友也是!”

这样的笑声,令格里芬一挑眉。

“是啊,傻瓜的朋友是傻瓜。”

“那傻瓜的敌人呢?”

“是不是傻瓜?”

“一定是的!”

“而且,你这个新入门的傻瓜,一定会被我们拉到同一起跑线,然后,再被我们凭借着丰富的经验打败!”

格里芬连连点头,语带挑衅的说道。

“打败我?”

莫托乌斯冷着脸,走向了格里芬,一脚就将格里芬踹倒在地。

然后,他踩着格里芬的脸颊,一字一句的问道。

“现在的你,还怎么打败我?”

“放开他!”

爱德华看着被踩着脸颊的格里芬,当即就埋头冲向了莫托乌斯。

可惜这样的撞击,毫无用处。

莫托乌斯一个闪身就躲开了这样的撞击,同时,再次一脚踢倒了爱德华。

而且,用的是巧劲。

他故意让爱德华跌落在了格里芬的身上。

然后?

他一脚踩着两人。

爱德华被踩着背部,窒息感让他眼前发黑。

同样的力道也在格里芬的身上弥漫着。

但是,爱德华却发现,格里芬竟然在笑。

是的。

格里芬在笑。

那笑容中带着轻松。

莫托乌斯看不到这样的笑容。

他只看到了两个被自己猜到脚下的可怜虫。

他只看到了自己的胜利。

他只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轰隆隆!

又是一声冬雷。

在这声冬雷中,意气勃发的莫托乌斯抬头大吼。

“我,是世界之王!”

高亢、兴奋的声音在帐篷内回荡着。

冬雷却是一声接着一声。

轰隆隆!

轰隆隆!

这让莫托乌斯越发的兴奋了。

他沉浸在上天给与他的礼炮声中。

他根本没有发现身前的帐篷出现了一个凸起。

下一刻——

凸起破裂!

手握宽刃短柄砍刀的高大身影已经突入帐篷之中。

手中的利刃直接没入莫托乌斯的胸膛。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