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一百一十九章 曾经,我有点不甘心……

心脏急速的跳动下,杰森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娴熟级别的【冲锋】不仅比基础级别的【冲锋】的距离更远,速度也更快。

但是,极限30米的距离,还不足以真正意义上的靠近那远处而来的战车团。

所以,在【冲锋】效果即将消失的时候,杰森再次发动了【冲锋】。

大量的血液又一次的涌入心脏。

再由心脏送到全身各部位。

几乎是瞬间,杰森的体温就升高了两度。

然后,杰森刚刚放缓的速度,再次提高。

没有停歇的【冲锋】,令体力的消耗开始增加,但是杰森这个时候根本管不了这么多。

要知道,战车可不单单是碾压!

它,还有炮塔。

它,还有机枪。

一旦停下,就会成为靶子。

之前迈卡明显被秘术仪式所影响,突如其来的力量,让对方忘乎所以,想要以最为原始的手段杀死他,这才没有开炮。

但是眼前的战车团可不会。

杰森已经看到那些炮口正在不住的调转了。

机枪后,射手也准备就绪了。

因此,他只能冲锋!

他要用冲锋所带来的加持速度,让这些战车暂时无法命中。

至于长时间的?

杰森没有把握躲开密集的火力覆盖。

他只希望战车团的指挥官,有一定的耐心。

杰森的敏捷已经有2.5,【冲锋】加持0.5后,达到3敏捷的杰森,而拥有着2.7的体质,这样的体质令他比之一般的短跑运动员还要强装的多,在身体素质的相互加持下,这个时候的杰森,就如同是一头追逐羚羊的猎豹,不仅飞快,而且持久。

哒哒哒!

轰轰轰!

子弹在杰森的身后追逐。

炮弹不停的落在两边。

凭借着近乎常人四倍的感知,杰森准确的判断着枪口、炮口,从而提前躲避子弹、炮弹。

在这一刻,枪林弹雨中的杰森将感知和身体的配合达到了极致。

战车团的士兵,军营中的爱德华等人,都清晰的看到了一道不断在硝烟中冲锋、穿梭、来回游走的人影。

“这就是单人参战的实力吗?”

小班西更是忍不住呢喃着。

“快!”

“加快将这些武器弹药搬出来。”

“一部分运回新德城。”

“剩下的人,和我构建防御工事!”

“我们不能让杰森白白牺牲!”

爱德华迅速的反应了过来,他高声的喊道。

在爱德华看来,杰森真的是发动着誓死冲锋,是没有可能活下来的,虽然一开始或许能够抗衡一二,但是之后呢?

随着体力的下降。

注意力下降就是必然的。

而在枪林弹雨中,这就是必死之局。

可同样的,拥有着短暂躲闪枪林弹雨能力,杰森本不必这么做。

杰森完全有条件安全撤走。

可杰森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在这里啊!

他们是朋友啊!

他不会丢下朋友而逃。

杰森又怎么会丢下他?

想到这,爱德华早已泪流满面。

小班西反应稍慢,但是并不傻的小班西,下一刻也明白了杰森的用意。

从最开始他向杰森求救时,杰森就不曾犹豫,带着冷静分析着一切,布置着局面,用格里芬充当俘虏,探清楚了那位‘钦差大臣’的位置,然后,迅速行动。

而现在?

杰森再次行动了。

一如之前般不曾犹豫。

刚刚的挥手……是告别吗?

小班西突然眼泪夺眶而出。

他默默的扛起来自己的迫击炮。

他要找到一个适合开炮的位置。

哪怕只有一发炮弹,他也要给杰森增援。

“友情?”

格里芬看着扛起迫击炮走向一旁的班西,看着从军木箱中,拿出了一枚枚地雷的爱德华,他忍不住的低声念叨着。

竟然有这样的傻瓜?

活着不好吗?

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活着,才能够有希望。

才能够绝地翻盘。

“格里芬,走了,我们该撤退了!”

扛着武器弹药的‘鱼骨街’居民们招呼着格里芬。

“来了。”

格里芬转身就走。

说是一部分带着武器弹药返回新德城,组成新的防线。

事实上,整个军营中,就留下了爱德华、小班西两人。

‘鱼骨街’的居民是不敢违抗女王陛下的命令,但是安排撤退的又不是他们,他们自然是不会留下真的拼命的。

“那两个傻瓜,真以为能够抵挡整个战车团?”

“不对,是三个!”

“最先冲出去的那个最傻!”

返回的队伍走得很快,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低声的交谈。

符合‘鱼骨街’的调侃声在队伍里响起。

伴随着一阵阵说不上是自嘲还是讥讽的笑声。

而在这群人中,突然一抹声音响起。

“是啊,真是傻子。”

“虽然看起来像个英雄。”

“英雄都是不长命的!”

“我们都是‘阴沟’里的老鼠,当不了英雄!”

这是格里芬说的。

他用了更加高的声音,不再是窃窃私语,似乎高亢的声音,就能够给与自己莫大的决心。

只是……

随着这样的声音,原本快速前进的队伍,脚步却是一顿。

虽然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但是返回的途中,却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寂静的让人心慌。

至少,格里芬是心慌的,而且,他还有了一种内心空荡荡的感觉。

杰森死定了。

爱德华死定了。

小班西死定了。

我还活着,难道不好吗?

我们就是萍水相逢,虽然有点交情,但也就是情势所迫下的一点交情,大不了他们死后,我背负着他们的愿望活着。

杰森不用说了,肯定是想要吃更多的美食。

爱德华?

emmmm,应该是交女朋友……吧?

小班西?

他一直想囤个几门重炮,这个花点心思,多点钱就能够办到。

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吃着美食,交着各种女朋友,积攒各种重火力,这样的日子,难道不好吗?

格里芬脑海中不停幻想着这样的日子。

可这在他看来本该美好的日子,却没有色彩。

有着的只是一片黑白。

有着的只是一片无声。

没有颜色、没有声音的世界中,一个个图像,就好似是木偶一般,毫无生命可言。

相反的,那些和小班西在一起斗嘴,被爱德华按在地上摩擦,在杰森眼神下簌簌发抖的日子,却是色彩斑斓,声音悦耳。

他向往的是这样的日子。

而不是缩回‘阴沟’里,继续坑蒙拐骗的的混日子。

踏!

混在‘鱼骨街’队伍中的格里芬,突然停下了脚步。

然后,他转身往回跑。

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

“格里芬!”

“格里芬!”

人群中传来了喊声,但是格里芬根本没有回头,他的朋友在军营中,他怎么能够回头?慢一步,都让他感到难受。

男人嘛。

总是这样冲动的生物。

一时热血上头,总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格里芬嘴角忍不住的上翘,他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容。

在这一刻,他是畅快的,他是高兴的。

事后或许会后悔。

但现在?

他,就想回到军营去。

然后?

同生共死。

踏、踏踏。

急促的脚步声中,正开始在军营内埋地雷的爱德华突然感到眼前一暗,他一抬头,就看到了因为急速运动而大口喘气的格里芬。

爱德华眼中闪过了惊讶、愕然。

然后,变成了笑意。

“我们可是新德城f4,当然不能只剩下三个。”

格里芬这样说道。

“是,惩罚者!”

爱德华纠正着。

格里芬则是已经跑向了武器仓库。

百人的队伍,当然不可能将这座军营的武器仓库搬光,他直奔放着迫击炮的地方走去,这种火炮受到了‘鱼骨街’居民的热爱,几乎被一扫而空。

但还留着两门。

弹药箱也有两箱。

格里芬全部扛起,直接向外跑去。

“给我留一门。”

爱德华在格里芬经过身边的时候说道。

“嗯。”

格里芬一点头,留下了一门迫击炮和一个弹药箱。

然后,继续前冲。

爱德华则是再次挖坑,埋地雷。

军营是战车团必然要进入的地方,这些地雷将会大大拖延对方的时间,为新德城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他能够做到的就是这么多了。

剩下的?

他想不到了。

也不想去想了。

他的朋友、伙伴已经上了战场。

接下来,该他了。

扛起迫击炮和弹药箱,爱德华转身冲向了战场。

轰!

炮弹在身后又一次爆炸。

杰森毫发无伤,但是他的心脏又一次破裂了。

这是第三次破裂了!

体力大量的流逝,心脏不堪重负后,令杰森的【冲锋】变成了真正的亡命冲锋。

不过,幸好的是,他距离战车团已经近在咫尺了。

同样的,危险也直线上升。

战车团的炮弹或许有些迟缓

但是机枪组成的火力网,却是一层又一层。

量变会引起质变。

杰森知道这个道理。

可他是第一次体会到这个。

在他的正面,超过5挺机枪在扫射着,不仅彻底的堵死了他前进的道路,而且还让他的闪避越发的困难起来,更加糟糕的是战车团正在变换阵型,到时候更多的机枪必然加入其中。

这种时候,自然不需要犹豫。

杰森准备再次冲锋,突破这层火力网。

而就在这个时候

吱!

轰!

一声炮弹落下的声音响起。

一辆战车的炮塔被准准的击中。

轰隆!

这辆战车直接被炸毁。

正在疯狂扫射的机枪手们让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而就在他们愣神时,吱、吱又是两声炮弹落下的声音。

轰!

轰隆!

一颗炮弹落空。

一颗炮弹准确命中。

“动起来!”

“都动起来!”

被炮弹擦肩而过的机枪手,冲着驾驶员,大声吼着。

密不透风的火力网,顿时停滞,一个口子出现了。

杰森抓住机会,直接冲了进去。

而在心底,他默默的感谢着小班西、爱德华和格里芬(虽然你没有打中)!

这一次机会,杰森牢牢的把握住了。

在进入到战车阵地的时候,他挂在身上的手雷就如同是天女散花般的扔了出去,每一颗手雷都是又快又疾,而且精准无比。

不是战车的散热窗,就是战车的履带轮轴处。

源自【狮鹫射击术】的抛掷手法。

或许还有算欠缺,但在这个时候,却是恰到好处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杰森周围的三辆战车就停在了原地。

而这仅仅是开始。

不停游走,不停抛掷。

随着爆炸声,更多的战车停止了。

而这无法移动的战车,成了远处爱德华、小班西和格里芬的固定靶。

吱!

轰隆!

一枚枚的迫击炮弹落了下来。

摧毁着一辆又一辆的战车。

但是这样的摧毁和战车团的总数相比,只是刚刚超过了十分之一。

仅仅是半分钟不到,做为‘白银联邦’精锐的战车团就反应了过来,他们径直散开,有效的拉开了和杰森的距离后,炮塔开始转动,寻找着远处的三个迫击炮发射位置。

砰、砰砰!

密集的炮弹覆盖,令爱德华三人直接哑火。

而失去了支援的杰森,再一次被机枪组成的火力网所阻挡。

杰森再次陷入了困境。

而且,这一次比之前要危险的多。

不仅是没有了支援,还因为这些战车团的精锐收起了轻视之心,开始了真正对待。

顿时,杰森压力倍增。

他现在恨不得转身就走。

但是……

他的主线任务是:【获得新德城的认可】。

虽然此刻认可度已经达到了500%,但是主线任务并没有结束。

可一旦新德城毁灭了,那主线任务就是彻底的失败了。

因此,他不能够退!

呼!呼!

调整着呼吸,杰森闪避着火力网的覆盖。

躲闪的地方越来越小,但是杰森的眼神却是越来越冷静。

他计算着距离。

然后

一剑斩出!

十米长的光剑一闪而逝!

他面前的一辆战车直接被一分为二。

同时,大量体力耗尽的他,再次心脏破碎。

不仅如此。

略微停顿的他,还被机枪的火力网捕捉到了。

终于捕捉到杰森的机枪手们,一个个狠狠的扣动着扳机。

哒哒哒!

两秒不到的工夫,杰森就被打成了一滩烂肉。

黎明时分的夜幕下,翻滚的烟尘中,变成一滩烂肉的杰森被遮掩着。

机枪手们停止了射击。

远处的爱德华、小班西、格里芬绝望的看着这一幕。

然后,他们一咬牙,再次支起了迫击炮。

他们要用炮声为朋友送行。

也为他们送行。

但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明亮、璀璨的剑光再次斩破漆黑黑暗。

晨曦之剑!

无所畏惧!

又一辆战车被斩裂,火力网又一次把杰森打烂。

但下一刻,晨曦之剑再次斩出!

轰隆!

又是一辆战车被斩裂。

“射击!”

“不要停!”

“不要让他有喘息的机会!”

哒哒哒!

砰砰砰!

源自战车团指挥官的命令,令杰森所在彻底变为了焦土。

即使可以复活。

但这样的复活依旧需要时间。

身躯被彻底的打烂了。

需要重组。

可还没有重组,就再次被打烂。

杰森直接陷入到了恶性循环中。

饱食度开始直线下降。

看着这一幕,那位隐藏在某辆战车上的指挥官轻蔑的发出了冷笑。

“呵,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选择骑士冲锋的那套?”

“不愧是练习了晨曦秘术的人。”

“真是愚蠢!傻子!”

“难道你不知道,早在三百年前,晨曦教会灭亡的时候,就说明了,骑士那套早就落伍了!”

他的声音不自觉的变高。

通过车载电台,这样的声音传遍了所有战车。

人们纷纷点头,认可着这一点。

骑士?

骑兵?

冷兵器的辉煌?

早已不在了。

机枪布下的火力网,早已撕碎了所谓‘辉煌’最后的骄傲。

剩下的?

就是跌在烂泥中的颜面。

被反复踩踏。

三百年前,这一幕上演过。

三百年后,这一幕再次上演。

但……

有一些不同。

三百年前,没有任何的机会。

可三百年后,却又一丝机会。

身躯重组被打烂。

疼痛如同是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的袭来。

杰森一开始是清醒着。

但随后,意识就在一**的疼痛下,变得略带模糊。

他眼前的炮火、硝烟,似乎都消失了。

只剩下了……

一条林荫小道。

还有剁、剁的伐木声。

周围的树木十分的茂盛,杰森看不到那位伐木工,他不由自主的踏上了这条小道,向着发出声音的位置走去。

在他穿过了一小片树林后,一座小木屋出现在那。

一个须发皆白,身材高大的老人正在木屋前挥舞着斧子,劈砍着眼前的木桩。

老人一身简单的麻布衣衫,光着双脚,赤膊着双臂,双臂上壮硕的肌肉没有丝毫苍老之感,给予人的只有一种爆炸般的力量感。

剁!

一斧而下,大腿粗细的木桩犹如豆腐一般被一分为二。

然后,这个老人扭过了头,看向了杰森。

“不甘心吗?”

老人问道。

恍惚中的杰森强忍着不去回答,但身体却是不由自主的动了。

他点了点头。

老人一笑。

“和我的弟子很像。”

“都是这么的倔强。”

“没有什么好不甘心的,这本身就是时代。”

“新旧交替的时代。”

“旧的终究被淘汰,新的则是会成为当下的主宰。”

“即使你再不甘心也一样。”

老人缓缓的说道。

“你、你也不甘心?”

杰森迷迷糊糊的问道。

“当然!”

“不然,我为什么出现在了这里?”

“不然,我为什么会见你?”

“其它已经发生的事情,我无法改变,但是这里……我想试试。”

“你愿意帮我吗?”

老人点了点头后,神情凝重的看着杰森。

“帮你?”

杰森一怔。

先不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帮。

单单是他遇到的情况,早已是爱莫能助了。

他的死亡,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你同意了?”

“谢谢。”

老人欣喜的看着杰森。

我没答应啊?!

杰森迷茫的看着老人。

老人却是用力拍着杰森的肩膀,连拍了三下。

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果然是和我弟子一样的好孩子。”

“你们都天赋异禀。”

“你们都骄傲前行。”

“你们都经历荣誉、死亡、暴食。”

“虽然你可能记不住,但是现在,你可以称呼我为晨曦最后的骑士,贡兰森!”

视线再次模糊了。

声音更是模糊不清。

杰森听不到之后的声音了。

炮火、硝烟覆盖着他的一切。

然后,他发现他能动了。

他站了起来。

子弹、炮弹,在这一刻对他似乎失去了作用。

然后,晨曦之剑的力量开始在他身体内凝聚。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晨曦之剑力量,要比他之前应用时,强十倍……不,是百倍!

下一刻

剑,出!

长……

千米!

无物不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