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章 有求必应……厨房?

略显刺耳的开门声中,杰森向内看去。

一片漆黑,以他的视力竟然看不清楚内里有什么。

但是,这并没有阻碍他向前的步伐。

看不到,可不代表闻不到!

‘食物’的味道,已经扑面而来了。

踏!

杰森又向前踏出一步。

这个时候,杰森已经完全站立在了房间之中,身后的门正在缓缓的关闭。

砰!

最终,门彻底的关上了。

而就在门彻底关上的刹那,房间中的灯亮了起来。

柔和的灯光下,一间硕大的厨房出现在了杰森面前。

厨房内的每一个长条桌上都摆满了食物。

外皮金黄酥脆、涂抹了盐和胡椒粉的烤鸡,鸡爪部分取下,用铝箔纸细细包成了一个圆。

大块大块的牛肉放在脸盆大小的白色瓷盘中,一柄餐刀切开了其中的一块,汤汁瞬间的就流了出来。

切片脆皮猪肉与白色的糖放在另一侧,脆皮猪肉明显是刚从油锅中捞出来,油脂还在滋滋作响,令杰森的唾液分泌加速。

厚实的面包块紧靠着这些脆皮猪肉,它们大都是圆和椭圆,棕色的面包皮在底部的位置,微微发黑,麦香四溢。

苹果、哈密瓜、西瓜、梨、橘子、葡萄整齐的码在了另外一侧。

最后的亮点则是蛋糕、冰激凌!

奶油、起司、巧克力和草莓蛋糕、冰激凌,五颜六色的组成了一个小城堡般,堆放在距离杰森最近的位置。

与之相对的则是成桶成桶的黑色的带气饮料。

杰森上前一步,直接撕扯下一只烤鸡的腿,张嘴扔进其中,嘎吱、嘎吱的咀嚼后,他双眼一亮。

美味!

堪比汉尼拔厨艺的美味!

没有任何的犹豫,杰森再次张嘴。

硕大的烤鸡直接塞进了嘴里,然后是牛肉、脆皮猪肉。

嘎吱、嘎吱。

咀嚼声就像是搅拌机一般,令食物快速的粉碎,进入到了杰森的胃中。

然后,他抬手拎起一桶饮料,扭开后就喝。

咕咚、咕咚。

嗝~

一个气嗝后,杰森抬手抓向了蛋糕和冰激凌。

而在他吃完这些后,之前长条桌上的食物再次出现了。

这一次出现的是整只的烤鸭、烧鹅与烤全羊。

呜!

杰森嘴巴一张,凭空带起一阵风声后,烤鸭、烧鹅、烤全羊就不见了。

只剩下,嘎吱、嘎吱的咀嚼声。

与此同时,更多的食物开始出现了。

一开始还是常见烤鸡、烤鸭、烤鹅和烤羊之类。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烤牛、烤骆驼之类的食物也开始出现了。

等到杰森两口吞下一只骆驼后,烤大象开始出现了。

杰森双眼的光芒亮得宛如实质。

他扑上去,三下五除二就将一头烤大象连皮带骨的全都吃了。

而就在他咽下去的刹那,刚刚吞食了大量食物的胃,竟然再次发出了饥饿的嘶鸣。

咕!

咕咕!

肠胃蠕动,消化完成,空空的胃袋告知杰森,要吃更多。

可杰森面前的长条桌却没有再如同之前一般出现食物,它……仿佛有些犹豫?

下一刻——

吱呀!

那关闭的房间门,再次打开了。

杰森一皱眉,转身就把开启的房门重重的关上了。

砰!

沉重的关门声中,杰森一脸冷笑。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无限供应的厨房,他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不吃饱,绝不离开!

带着这样的想法,杰森饥饿的目光开始盯着厨房内的长条桌了。

钢铁他都吃了。

木头也应该可以吧?

杰森的脑海中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似乎是感受到了杰森可怕的目光,长条桌开始扭曲了。

从杰森盯着的那张长条桌开始,所有的长条桌都开始了扭曲,接着就是整间厨房。

这样的扭曲持续了大概两秒钟。

等到一切停止的时候,眼前的厨房变得更大、更宽阔了。

自然的,长条桌也变得更大了。

每一个长条桌上都摆放着一只烤大象。

杰森吸了口气,嘴角泛起了笑容。

“不错!”

“就是这样!”

“让我愉悦吧!”

带着满心的怀喜,杰森又一次的扑了上去。

十头烤大象不可能满足杰森的胃。

长颈鹿、斑马、鳄鱼等食材一一出现。

到了之后们更是有了烤大王乌贼、烤大王酸浆鱿,烤鲸鱼等海鲜料理。

而厨房的门一次又一次的打开,希望杰森离去。

但是杰森一次又一次的把门重重的关上。

逼不得已下,厨房一次又一次的扩建。

终于在连续扩张了300次后,这样的扩张似乎达到了某种的极致。

食物出现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慢’!

而是出现的速度跟不上杰森‘吃’的速度。

杰森的胃,就好像是无底洞一般。

无论多少食物都填不满。

更恐怖的是,杰森越吃越快。

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眼前的厨房摇摇欲坠了。

同样的,因为间歇性不停出现饥饿,杰森的怒气也不停的提升。

终于,在食物出现速度,又一次没有跟上杰森时,杰森彻底的恼怒了。

“不够!不够!”

“再来点!”

“我还要!”

杰森大声咆哮着。

随着这样的咆哮声,一道巨大的漆黑之影出现在了杰森的背后,它猩红的双眼开始扫视四周,血盆大口发出了阵阵咆哮。

饿!

好饿!

明明吃了诸多食物,但是却越发饥饿难耐的杰森没有再犹豫了。

咔嚓!

他一把掰下面前餐桌的桌腿,放进嘴里一吸。

食物甘甜的味道在味蕾上弥漫,让饥饿的杰森,毫不犹豫的把另外一个桌子腿,也掰了下来。

接着是桌子面。

然后?

是下一张桌子。

桌子吃完了,还有餐盘。

餐盘吃完了,还有立柱。

立柱吃完了,还有墙壁。

整间厨房,都是他捕食的范畴。

咔嚓!

咔嚓!

掰扯声不断,吸吮声不止,咀嚼声连绵。

整个房间开始了抖动。

似乎是惊恐不已。

在……簌簌发抖。

它连连变幻,变成了卧室、教室、保健室、陈列室、游泳池等等,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生物,但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

杰森面对一切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只有一个处理方式——

用他的胃袋去拘束这些怪异。

用他的胃液去洗涤这些怪异。

然后,完美的收容!

……

废弃的地下通道,地址偏僻,没有什么人会注意,更不会有人通行。

它的出现只会吸引了一些特定的人群。

例如:流浪汉。

何西阿就是其中之一。

做为一个不太合格的流浪汉,何西阿没有太多能力去和那些年轻强壮的流浪汉去抢地盘,他也不想要去。

毕竟,他只是需要流浪汉的身份,并不是真正的流浪汉。

但是,为了保证自己的扮演逼真,他不得不让自己过得和流浪汉一样。

这让年纪不小的何西阿,可是吃足了苦头。

因此,一条废弃的、其它流浪汉没有注意到的地下通道,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棒了。

他需要利用这里休养生息,并且,准备下一步的计划。

“做完这一单,我就收手,返回家乡养老。”

何西阿一边佝偻的身躯,一边揉着早已花白的头发,缓缓的向着地下通道走去。

刚进入这条废弃的地下通道,何西阿就发现了不对劲。

整条地下通道有些干净的过分了。

那白色的墙壁,即使是市区中心的地下通道都做不到,更不用说这明显是废弃的地下通道了,即使不是布满污迹,也应该是脏乱不堪。

可眼前的地面,却是干干净净。

完全不像是地下通道。

倒有点像是……走廊!

而且……

这里实在是安静的过分。

虽然岁月让何西阿不再健壮,但是却让他拥有了年轻时不曾拥有的经验。

下意识的,何西阿就要离开这里。

要知道休整的地方多得是。

可犯不着在这种诡异的地方冒险。

有了这样的想法,何西阿的脚步更快了。

但,就在下一刻——

咔!

撕裂与绷断的响声中,白色的墙壁出现了一个硕大的裂纹。

它贯穿整个走廊。

这样的响动,令何西阿忍不住的停下了脚步。

因为,在他面前的楼梯上,也出现了这样的裂纹。

足有两米多宽,他根本不可能迈得过去。

前路不通。

何西阿当即扭身看去。

之前印象中的白色墙壁,在这个时候早已充斥了狰狞、宽大的裂纹,而且,更多的裂纹还不断的出现在走廊中。

咔嚓!咔嚓!

类似的墙壁、地面破碎的响声连成了一片。

何西阿连滚带爬的靠近着一块较大的、看似平稳的地面。

“这、这是地震吗?”

何西阿惊恐的看着周围。

然后……

他的耳中出现了犹如是抽泣的声音。

但是细细的听去,却更像是求饶。

只是还没有等何西阿彻底的听清楚,走廊内的裂纹就越发的密集了,当龟裂的纹路漫延、不断的重叠后,最终……

轰隆隆!

整个地下走廊坍塌了。

以不堪重负的模样,十分彻底的的坍塌了。

没有任何的滞涩,就好像是被抽干了最后一丝生命般。

何西阿看着眼前坍塌的走廊。

他所站的位置刚好是坍塌的边缘,只需要上前两步,他就会被埋在其中。

而就在何西阿心有余悸的长出了一口气时,一声愤怒的咆哮冲坍塌的走廊废墟中传来——

“就这样?!”

“我还没吃饱呢?!”

“食物!”

“我还要食物!”

“给我变更多的食物出来!”

随着这样愤怒的咆哮,何西阿看到了坍塌的废墟中一道高大健壮的身影站了起来,对方显得极为愤怒,对着残垣断壁的走廊,抬起就是一脚。

砰!

轰隆隆!

这一脚的力量极大,本来就刚刚坍塌、还不稳定的走廊,再次开始塌陷。

而那道高大的身影却是根本没有理会。

在何西阿的注视下,对方咒骂了数声后,背着背包离去了。

“那是谁?”

“他干了什么?”

“难道是他将整个走廊弄塌的?”

一个接着一个疑问出现在何西阿的心底。

不过,在最后一个疑问出现的时候,何西阿却是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

正常人没有雷管、炸药怎么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难不成还能用牙咬?

带着略显自嘲的答案,何西阿站起来,准备离开了。

这样的塌方,很快就会引起注意。

但是,他可不希望被人注意。

可惜的是,当何西阿刚刚爬起来走出不到10米时,数辆黑色的肌肉车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从车上跳下的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何西阿明智的停住了脚步,当这些士兵的枪口指向他的时候,何西阿马上高举起了双手。

“我就是个路人!”

“这里不关我的事!”

“请相信我!”

何西阿用自己精湛的演技表现出了刚刚遭遇意外的无辜人应有的一切。

然后……

被艾特德蒙打晕了。

一枪托敲在何西阿后脖颈上,看着昏迷的何西阿,艾特德蒙并没有大意。

“彻底检查后,带回基地审问。”

艾特德蒙吩咐道。

“是。”

一位行动队员上来就将何西阿束缚,扔上了车。

接着,所有人开始搜查现场。

而艾特德蒙却是神情凝重。

做为资深的C级成员,他从未在一天之内遇到连续的‘异常现象’。

事实上,不要说是一天。

一周都没有过。

一个月内出现两次‘异常现象’就是让人在意的。

而一天三次……

“灾厄吗?”

艾特德蒙低声自语着。

然后,他将这份直观的感受,进行了录音。

这不是习惯,而是身为C级人员必须要做的。

“也许那些研究员、专家,能够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艾特德蒙这样的想着。

开始加入到了搜查的队伍中。

而在C级人员带领行动队开始清理走廊废墟的时候,杰森早已跑出了搜索范围。

何西阿知道事情不对。

和‘冰箱’打过交道的杰森更知道这个组织的反应迅速。

因此,他尽量挑选偏僻的小路而行。

杰森是在躲避探头。

同样的,某些人也在躲避探头。

当杰森穿过一个不知名的小巷时,就看到了两伙人正面对面站立,他们中各自的代表正拎着黑色的箱子做着交换。

面对杰森的出现,两伙人一愣。

两伙人的代表却是反应极快的,确认了杰森不是己方和对方的人后,立刻,抬手一挥——

“干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