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三章 言传身教

杰森找到的东西是一个盒子。

当然,他找的并不是盒子,而是盒子内的东西。

没有在原地打开。

杰森几个闪身,就再次从窗户内翻入了搏击馆内。

搏击馆的大灯没有全部开启,只开启了边角的小灯,但是这并不影响杰森的视线。

他径直的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放着一个橙色的陶瓷盘子,尺寸和一个标准餐盘差不多,边缘用白色印着“最后机会餐馆”,普通的印刷体,除去“餐”字的边缘崩掉了一小块外,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盘底也没有任何生产商标及生产日期。

不过,盘子本身散发着足够的香味。

这对杰森来说,就足够了。

“咦,杰森,你已经准备好了盘子吗?”

为杰森收拾了新房间,从冰箱内拿出全部二十个三明治的阿拉斯走了下来。

看着杰森手中的盘子,阿拉斯下意识的就将二十个三明治递了过去。

这二十个三明治原本是她的今天的晚餐。

不过,她并不介意将其让给杰森。

为了感谢他们的相遇。

她妈妈说,人一定要心怀感激。

下意识接过三明治的杰森,并没有立刻将三明治放在餐盘上,虽然餐盘的作用本身就是这样。

但眼前带着‘食物’气息的餐盘?

自然是需要谨慎的。

他小心的掰下了一块三明治。

大约有小指头大小,放在了餐盘中。

顿时,一股浓郁的香味出现了。

杰森的鼻翼抽动,他闻着这几乎要类似‘食物’的味道,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了脑海中,特别是当他捏起这一小块三明治,确认里面没有任何毒素后,这样的想法几乎是变得迫不及待了。

而阿拉斯则是盯着这一小块三明治直接流起了口水。

但是她没有动。

说好分享了!

自然要言而有信!

阿拉斯秉承着信念。

杰森则是直接将拿起这一小块三明治,直接扔到了嘴里。

完全超出三明治应有的超自然香味弥漫在口腔中,杰森忍不住的眯起了双眼。

然后,他把所有的三明治都垒起来,放在了餐盘中。

下一刻,所有的三明治都开始散发出了浓郁的香味。

杰森深深吸了口气。

他有些陶醉。

阿拉斯也是一样。

“原来还有这样好用的‘异常’!”

这位高大、强壮的女士低声自语着。

杰森却没有多说任何的话语,他直接将还有60000多旧钞的背包递给了阿拉斯。

“买更多的食物回来!”

杰森说道。

“好!”

阿拉斯瞬间反应过来,不仅拿起了装有60000多旧钞的背包,还将刚刚的20000旧钞也拿了出来。

她很清楚杰森的食量。

60000多能够购买的食物必然很多,但是必然不够杰森吃的。

下午那些被吞食的能量棒就是最好的证据。

普通人吃2-3根后,就会有明显的涨腹感。

而杰森呢?

吃了何止2、300根。

所以,她想吃晚餐的话,只能是自己掏钱购买更多。

当然了,也能够让杰森吃得更多。

阿拉斯背着背包穿窗而出。

等到她回来的时候,三辆大型卡车跟在后面。

鼻青脸肿的司机一言不发的就向搏击馆内卸货。

卸货完成后,就对着杰森、阿拉斯鞠躬行礼离开。

看着充斥整个搏击馆的食物,杰森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美味的晚餐开始了。”

杰森说着一指餐盘上,摞着整整齐齐的三明治。

他没有在阿拉斯离去时去吃。

虽然饥饿感一直再催促着他,但他可没有忘记这是阿拉斯给与他的食物。

别人给与食物。

那,理应等待。

这也是他的餐桌礼仪。

阿拉斯意外的看着杰森,眼中泛着感动,她已经听到了杰森胃部的轰鸣,和不停吞咽口水的声音,但是这样的杰森依旧在等着她。

感谢这次相遇!

阿拉斯默默的说道。

然后,发出了一声欢呼。

“开吃!”

声音落下,杰森就迫不及待的一张嘴。

十个三明治瞬间入肚。

阿拉斯则是拿起了剩下的。

接着,杰森则端起餐盘,开始从周围的食物中,挑选看起来最可口的放在这个橙色的餐盘中。

只是在饥饿的杰森的眼中,可口的食物实在是太多了。

一不小心,就会将食物摞到极高的程度。

但吃起来……爽极了!

嘴一张,无数食物入嘴,一种莫名的爽快的感觉开始从杰森心底升起。

阿拉斯虽然没有杰森吃得快,但是异于常人的她也是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吃着。

充斥整个搏击馆的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而橙色的餐盘在搏击馆内足有数吨的食物消失了一半后,就开始微微的抖动。

随着搏击馆内越来越多的食物放在餐盘中,餐盘的抖动就越激烈。

当杰森又拿起上百公斤的烤肠准备放在上面的时候——

嗡!

好像是金属的击打声,橙色的盘子直接飞了起来,准备跃窗而出。

但下一刻,就被杰森抓在了手中。

杰森冷冷的盯着橙色的陶瓷盘子。

一道巨大的黑色身影,隐约浮现在了杰森身后,那猩红的双眼与杰森一样,紧盯着橙色的陶瓷盘子,血盆大口中,传来如同打雷般的轰鸣。

“你想被吃掉吗?”

杰森淡淡的问道。

顿时,抖动的盘子恢复了平静。

它静悄悄的被杰森拿捏在手中,任由杰森将上百公斤的香肠放在了自己身上。

“继续。”

杰森冲着有些发愣的阿拉斯说道。

“哦、哦哦。”

阿拉斯点了点头,马上将一只烤全羊拎了过来。

而脑海中恍惚间看到的那巨大黑影,则是瞬间被食物的香味冲散了。

“不行了、不行了,吃不下了!”

“但是我还想要吃!”

吃下烤全羊的阿拉斯揉着已经明显涨起来的肚子。

然后,她站了起来。

走向了杠铃,一面配重100Kg后,就这么扛着杠铃在搏击馆内奔跑起来。

运动有利于消化。

阿拉斯的选择自然没错。

至于杰森?

他的胃是无底洞,任何的食物进入胃中,只会被瞬间消化,即使是超额的脂肪酸和胆固醇含量也对杰森无用。

这些只会转变成他的能量储存在体内。

直到质变——

【吞食大量被转化食物!】

【体力、精力小幅度恢复!】

【饱食度+1】

【饱食度:89】

……

杰森一怔。

“大量的普通食物也能够变为饱食度?”

“不对,普通食物不是重点!”

杰森马上做出猜测,但随即就否定了。

因为,他想到了下午的能量棒。

如果大量的普通食物能够转化成饱食度的话,拥有更高热量的能量棒,显然比眼前这些食物,更早的成为饱食度。

所以,此刻大量食物不是重点。

“重点应该是……转化!”

而马上的,他的猜测就被证实了。

那个橙色餐盘的‘香味’变淡了!

这个变淡很微弱,如果不是杰森对‘食物’的敏感,绝对不会发现。

“餐盘消耗了一小部分力量!”

“这就是转化吗?”

杰森想着,手中却是不停。

更多的食物被他放在了橙色的餐盘中。

餐盘再次抖动了数下,似乎是在抗议。

但是当杰森冰冷、饥饿的目光扫来后,这样的抖动就又一次的消失了,它……认命了。

而这就如同打开了最后的闸门一般。

之后的食物越发的美味了。

而每一次吞食,都让杰森或多或少的获得1-2点饱食度。

连续二十次后!

啪!

橙色的陶瓷盘子碎裂了。

想要再次往上放食物的杰森一愣。

随即一股怒火出现。

“废物!”

“和那个厨房一样的废物!”

带着这样的怒吼,杰森拿起盘子碎片就向外走去。

“杰森,你干什么去?”

正在跑圈消化的阿拉斯问道。

“去找那个‘奸商’!”

丢下这句话,杰森翻窗而出,消失不见。

……

如果问,什么样的力量是最强的。

艾斯特想不出来。

其他人的答案也会是千奇百怪。

有的会说火焰,有的会说闪电,还有的会说是时间、重力等等。

答案不一而足。

但总结起来则是:碾压、绝对强的。

但如果问,什么样的力量是最好的。

答案就简单多。

艾斯特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适合的,就是最好的。

艾斯特做为新晋三个月的C级人员,他自认为没有最强的力量,但他认为自己有着最好的力量:细心与分析。

因此,他才能够从艾特德蒙的报告中,从那电视台维修员鲍勃和伪装流浪汉何西阿的审讯报告中找到蛛丝马迹。

针对‘面具男’的蛛丝马迹。

‘食’!

或者说是吃!

在电台维修员的审问中,‘面具男’带着五个汉堡。

而在伪装流浪汉何西阿的审问中,‘面具男’更是说出了‘我还没吃饱呢?’‘食物!’‘我还要食物!’‘给我变更多的食物出来!’类似的话语。

很明显,‘面具男’是强大的。

但也是贪吃的。

他为此准备着。

也为此行动着。

从‘组织’内申请了特殊异常做为关键。

以异常对付异常,不单单是‘收容所’认定的,也是他们组织所认定的。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是从‘收容所’内分裂出去的,但是他们拥有着‘收容所’所不具备的信念,因此,他以自己是‘组织’成员为荣。

而这一次的行动,也是他自告奋勇。

他需要向‘组织’证明,他能够承担更多。

不过……

“有些鲁莽了。”

“‘面具男’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返回车上的艾斯特坐在驾驶座上,冷汗还没有散去,他通过深呼吸来平复心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

砰!

车窗突然传来一声响。

本来情绪已经快要平稳的艾斯特,心脏马上一紧。

然后,咚、咚咚的剧烈跳动起来。

他脖颈僵硬的扭过头。

然后……他看到了艾特德蒙。

正一脸担心看着他的艾特德蒙。

“怎么了?”

克制着骂人的冲动,艾斯特摇下车窗,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询问道。

“我就是担心你。”

“毕竟,你是第一次直接遇到这样等级的异常。”

“记住!”

“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

这位资深C级人员向着艾斯特比划了一个握拳加油的手势。

艾斯特一愣。

他总觉得是不是少了一句话?

但是,随即艾斯特脑海中就浮现出了这位资深C级人员匍匐在地痛哭流涕的模样。

这就是面对恐惧的方式?

怂过头了吧?

身为‘组织’的精英,我怎么可能和你一样!

心底一阵阵鄙夷,但是表面上艾斯特还是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谢谢。”

他这样的说道。

心底则是则催促艾特德蒙赶紧离开。

然而,艾特德蒙却是从后面绕过了车子,直接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上来。

“胆怯并不可耻。”

“任何一个正常人面对异常,都会胆怯。”

“就好似我。”

似乎是担心艾斯特是因为胆怯而羞耻,艾特德蒙开始以自己为例子讲述面对异常时的经验。

从最基本的小心谨慎,到面对危险时该如何迅速而不失优雅的跪地求饶,艾特德蒙教导着自己身为资深C级人员的经验。

越是听,艾斯特越是不耻。

‘收容所’理应覆灭,我们的‘组织’才是希望所在!

这样的信念在艾斯特心底越发的坚韧了。

然后,他看到了大型卡车出现在远处‘热可可街’的后巷。

不自觉的,艾斯特嘴角上翘。

成功了!

吃吧!

吃吧!

吃下去,就是你的死期了!

艾斯特心底狂喜。

再强大的异常又怎么了?

只要有所针对,那就一定会变得脆弱不堪。

目睹着远处大型卡车的离去,又等了片刻的艾斯特再也安耐不住了。

“艾特德蒙?”

艾斯特开口了。

“怎么了?”

“是对跪着求饶时,发出正确的哭腔音调有所不解?”

“还是对如何自然流出眼泪不解?”

资深C级人员看着后辈。

“不是,是……”

“那是什么?”

艾斯特突然看向了艾特德蒙一侧。

几乎是下意识的,艾特德蒙扭头看去。

就在艾特德蒙扭头的刹那,艾斯特抬手一击敲打在了艾特德蒙的脖颈一侧。

啪!

脆响中,艾特德蒙瞬间昏迷。

看着昏迷的艾特德蒙,艾斯特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他要去收获战利品了。

不老不死的‘面具男’!

即使是尸体,对组织而言,也很有价值!

想到这,他就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但是他刚刚才加快的脚步,在这一刻突然戛然而止了。

因为……

杰森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手里还拿着橙色盘子的碎片。

碎片?!

这个异常碎裂了?!

脑海中还在转动着这样的想法,艾斯特在接触到杰森愤怒的眼神时,身体不由自主的行动起来。

扑通!

他以极为标注的姿势跪倒在地,眼泪直接夺眶而出,声音带着哭腔道——

“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