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五章 不忘初心

在搏击馆明亮的光线下,杰森打开了手中这本材质特殊的书。

之前他已经确认过了,书的封皮是青铜的。

纸张则是羊皮卷,细密的文字杂乱的书写在上面。

略微的阅读后,杰森就发现这些细密、杂乱的文字还是由通用语和图复语混杂而成的,其中还夹杂了一些杰森所不理解的俚语。

普通人看到这些文字,只会感到迷茫不解,然后就是深深的震撼。

但是杰森看去……却是故弄玄虚!

没错,就是故弄玄虚!

先抛开那些俚语和通用语的记载,单单是那些错误的图复语使用,还有那些记载详细的所谓的‘秘术’都在告知着杰森,这本书的书写者就是一个半吊子。

而在结合那些俚语和通用语后,这个半吊子则变得有些悲惨起来。

俚语不太容易理解,但是却比图复语简单的多,杰森有着学习图复语的经验,这个时候略微研究,就大致搞清楚了这些俚语的意思。

相互结合后,一个完整的故事出现了。

一位丈夫因为妻子亡故,无法承受悲伤,而迫切希望复活妻子,从而融合了炼金术、巫毒术、东方秘术后,制造了一场几率小到不能再小的‘奇迹’。

可惜的是,‘奇迹’没有带来希望。

相反的,未知的融合,带来最绝望的结果:死亡。

‘神秘’之所以莫测,就是因为它常常带来死亡。

任何随意触碰它的人,都会付出代价,以死亡为名。

杰森忽然想到了曾经听过的两句名言。

前者来自‘洛德’,是他那位‘老师’给与他的笔记上记录的。

后者来自‘汉斯海港’,是他那位表哥杰拉德在闲聊时提醒他的。

两者同样的强大,却同样对‘神秘侧’抱有敬畏。

而一些对‘神秘侧’一知半解的人,却是缺少这样的敬畏之心。

“这就是无知者无畏吗?”

杰森自语着。

然后,他低下头,看向了手中的书籍。

此刻在他翻开的地方,正绘画着一副花的团。

就是之前杰森曾看到过的腐败的花。

名为:缅栀花。

话语:孕育希望,复活和新生。

“可惜一切都向着糟糕的方向前进了。”

杰森合上了青铜书籍,直接将它扔到了搏击馆的角落中。

他短时间内不会去触碰这本书了,但是习惯性思考的他,在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个问题:如果他是那个丈夫的话,他会怎么做?

不过,对此他代入不深。

他没有喜欢的女孩。

也从未想到结婚。

所以,杰森换了一个代入。

假如死去的是杰拉德呢?

又或者说,已经死亡的……老爵士呢?

杰森的面容不自觉的多出了一分凝重。

他,不知道答案。

也许他会在最后关头悬崖勒马。

但也可能会一错再错。

也有可能会比那个丈夫还要凄惨,

思考着的杰森,转身看向了因为自己阅读而特意放轻了声音的阿拉斯。

“杰森,你看完了?”

“有收获吗?”

阿拉斯注意到杰森的目光后,立刻问道。

“一个愚蠢、称职丈夫为了拯救而彻底毁灭整个家庭的故事。”

杰森这样的描述着。

阿拉斯一愣。

她有点没回过神。

“称职的话,应该是好的吧?”

阿拉斯以自己的理解说道。

“嗯,但他带来了灾难。”

“不仅伤害了他自己,还连累到了他的两个孩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毁掉了一切。”

杰森没有反驳,但却客观描述。

“他一定没有锻炼肌肉!”

阿拉斯认真的回答着。

这一次换做杰森发愣了。

这和肌肉有什么关系?

而阿拉斯则是很干脆的曲臂展示着自己健壮的肱二头肌。

“肌肉就是力量!”

“我妈妈说过,强大的肌肉,会让自己的拳头有劲,会让自己无所畏惧。”

“没有什么是一拳不能解决的。”

“有?那就两拳。”

阿拉斯用自己的方式回答着杰森。

“那如果拳头都无法解决呢?”

“例如……爱人的死亡?”

杰森继续问道。

“拳头无法解决,只是挥舞出的拳头不够强大,只是你的肌肉不够强大,你需要更加强大的肌肉,才能够拥有打碎一切的拳头——我妈妈说的。”

“至于爱人的死亡?”

“如果是有人造成了这样的事情,我会提前发现,我直接去打碎他们。”

“如果是他本身身体弱,我会带着他一切锻炼。”

“如果是意外……我就让他的周围不出现意外。”

“至于时间?”

“妈妈说过,时间也是可以用拳头打破的!”

阿拉斯说着就冲杰森比划了一个大拇指,在灯光下,她洁白的牙齿都在发光。

看着这样的阿拉斯,杰森没有任何问题了。

阿拉斯已经向他解答了一切。

虽然是以阿拉斯的方式,但却依旧告诉了杰森应该怎么做了。

强大!

不停强大!

强大到令死亡都要退避三舍的时候,一切自然是迎刃而解了。

之前的思考?

他没有轻视,更不会讥讽。

只是多了一分从容。

“我之所以会本能的会去想这些,思考这些,无非就是开始自认为强大却并不是真正强大的我,差点忘记了我最初的目的!”

杰森回忆着自己刚刚来到‘不夜城’是的种种危险和他的迫不得已。

又想到了刚刚自己轻而易举的将艾特德蒙和艾斯特玩弄在股掌之上。

他忍不住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呼!

“我刚刚竟然有了那么一点儿得意?”

“真是不应该!”

“我差点忘记了我的初心!”

“现在!”

“我要牢记初心!”

杰森的双眼瞬间坚定起来。

他以前没得选。

现在?

他想自由选择。

杰森再次看向了阿拉斯。

“阿拉斯,现在能够陪我实战吗?”

“我认为我的徒手格斗能力还有着进步的空间。”

“当然!”

阿拉斯一点头,兴奋的将200Kg杠铃抬手一扔。

锵!

摩擦的金属声中,杠铃稳稳的落在了杠铃架上,没有一点的摇晃,而阿拉斯则是大踏步的向着水泥擂台走去。

杰森扫了一眼杠铃架,然后,默不作声的走上了擂台。

阿拉斯摸出了一枚硬币。

“硬币落地就开始。”

“喊停是结束?”

阿拉斯询问着。

杰森一点头,阿拉斯就探出了硬币。

叮!

硬币翻滚着向上,然后,落下。

当硬币落下的刹那,阿拉斯就冲向了杰森。

呜!

一拳直击。

杰森没有躲闪,也是一拳直击。

两个拳头毫无花俏的碰撞在一起。

砰!

沉默的响声中,杰森后退了两步。

然后,杰森看向阿拉斯的目光微微一变。

他知道阿拉斯力量很强,但是并不知道阿拉斯的力量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同样的,阿拉斯则是连续晃了数一下手掌。

“杰森,你的拳头好硬,我感觉像是打在了钢铁上一样。”

“我再试试!”

阿拉斯这样的说着,就再次一拳击出。

杰森也如之前一般,一拳还击。

砰!

又是一声闷响。

不过,这一次两人没有任何的迟疑,又是一拳。

砰、砰砰!

连绵不绝的碰撞声中,阿拉斯兴奋起来,她双眼放光的看着杰森。

她从未遇到一个和自己硬碰硬还能够坚持这么久的男人。

杰森一直淡然、冷静的目光,也微微改变。

他无法承认他的力量竟然还不如一个女人的事实。

所以,他需要从其他方面找回自尊。

例如……体力。

两人情绪的变化,几乎让这次实战陪练,在短短的十几秒钟后,就进入到了白热化的战斗。

阿拉斯不自觉的改变了呼吸方式。

她的拳头越来越快,空气中出现了道道拳头的残影。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特殊的呼吸声,带起了特殊的响动。

特有的豪迈打击如同狂风暴雨般笼罩杰森。

刚一接触,杰森就被打中了数拳。

仅仅是一疼,却没有更多的伤害。

【普鲁斯.狮鹫锻体术】带来的防御力,令杰森坚如磐石。

可是,杰森不习惯这样的被动挨打。

对于杰森来说,他喜欢、崇尚进攻,这样憋屈的‘挨打’,实在是太难受了,尤其是他每次要反击时,却被阿拉斯提前预判,封堵了进攻,还造成了数次突破式的攻击后,杰森就更难受了。

但是,他却告知着自己冷静。

冷静才是此刻唯一能够帮助他。

“观察她的拳路。”

“铭记她的节奏。”

专家级别的【徒手格斗】和娴熟级别的【狮鹫格斗术】所带来的经验,令保持冷静的杰森开始寻找应对阿拉斯的方式。

逐渐的,他开始适应了阿拉斯这种极快的节奏。

拳路也开始逐渐摸清楚了。

当阿拉斯又是一片拳影笼罩将杰森的时候,杰森却是上半身平躺,双脚蹬地的后退。

高大的杰森,在这个时候,显示出了一分灵巧。

然后……

就是凶猛!

后退中的,杰森单手拍地,顿时,后退的态势停止。

下一刻,杰森整个人凌空旋转的踢向了阿拉斯。

这是【狮鹫格斗术】内的技巧,全神贯注战斗的杰森不自觉的施展出来。

啼!

一声鹰啼随着这样的踢击响起。

阿拉斯面对这样的攻击,听到这样的声音后,越发的兴奋了。

她瞪大的双眼中满是闪光。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这才是我期盼的战斗!

呼、吸!

呼、吸!

感受血液!

感受氧气!

感受细胞!

感受那石子落下时带起的波纹!

感受着波纹掠过细胞,达到身躯的质变!

力量从全身各处涌现,它们活跃、它们欢腾、它们……汇聚。

“杰森这是得到你提醒后,我模拟的招式。”

“它还不完整。”

“但是……”

“我忍不住了!”

阿拉斯面色带着一抹潮红,她大声的喊道——

“霰弹枪.喷击!”

砰!

一拳击出,宛如霰弹枪的枪声。

汇集无数气流的拳头,随着拳头的击打,而喷发。

呼!

一道仿佛是霰弹枪射击后的弹幕与飞踹而来的杰森所碰撞。

轰!

一道宛如爆破的响声中。

杰森抱着腿连连跳跃。

阿拉斯捂着拳头后退后,连连甩动手臂。

两人呲牙咧嘴的感受疼痛。

但两人的神情却是带着喜悦。

他们都在刚刚的一战中感受到了进步。

不论是杰森,还是阿拉斯都是这样。

因此,下一刻,杰森就再次站稳,阿拉斯又抬起双拳摆好格斗警戒姿势时。

没有任何的言语。

两人眼神一对,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再一次的,两人向着对方冲去。

砰砰砰!

连绵不断的击打、碰撞声再次响起了。

这一次?

无疑会持续更长的时间。

实战无疑是最好的练习方式。

但也不能够缺少教导。

至少,艾斯特自认为从艾特德蒙那里学到了更多。

仿佛是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

“原来面对‘异常’还能够这样做。”

“我以前只知道强硬的做法。”

艾斯特忍不住的喃喃自语着。

“缓和才是正确的选择!”

“只有正确的接触,才能够产生润滑的效果,让我们在最后一刻获得突破性进展时,变得顺利。”

“而强硬?”

“只会伤害、弄疼彼此!”

艾特德蒙以过来人的身份拍了拍年轻的艾斯特的肩膀。

然后,这位资深C级人员推开车门下车了。

他必须要返回他还有29年11个月的房屋。

既然已经开始还贷了,那就必须要睡在里面,不然的话,还贷款的意义何在?

即使只能睡两个小时,他也要回家睡。

这是艾特德蒙这位还贷人的坚持。

“明早……不,天亮后见。”

艾特德蒙向着艾斯特挥了挥手。

“天亮见!”

艾斯特回应着对方。

这一次不再是客套,而是多了一分真诚。

不单单是,艾特德蒙对他的教导,还有他发现艾特德蒙是充满智慧的。

虽然这样的智慧,大部分人都不理解。

“愚蠢的凡人们。”

艾斯特这样的评价着那些人。

然后,在看到艾特德蒙离开后,这才发动车子返回自己的公寓。

他需要去写报告。

两份。

一份是‘收容所’。

一份是给与他的‘组织’——

‘圣蛇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