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二十五章 正确的寻找方式!(求月票~)

杰森的目光在奎托斯、罗根两个孩童身上略微停顿,刚刚两个孩童的配合可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人吸引注意力,一人突袭。

如果不是知道两人根本没有训练过的话,杰森都会认为两人是经常配合的。

“不错。”

说着这样的话语,杰森看向了艾斯特。

“他是‘圣殿’的人?”

杰森很干脆的问道。

“是。”

“‘圣殿’骑士,‘无面人’军团的成员之一。”

艾斯特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军团?”

杰森一皱眉。

他已经尽量高估‘圣殿’骑士了,但是看起来还是低估了许多。

要知道,能够被称之为军团的武装力量,必然是有着相当数量做为基础的,而对方表现出的实力……早已超越一般人。

不单单是身体素质,还掌握了至少两种秘术,类似他之前干掉的那个‘圣殿’骑士,但要比那个更强,至少,那个可不会变换他人的模样。

“‘无面人’军团成员有多少人,一直是个迷。”

“不仅是因为他们行踪隐秘,还因为他们在成为‘无面人’的时候,会毁掉自身的容貌,再加上那种几乎完美的伪装,让他们根本难以辨认。”

“这也是‘圣殿’一直被人们忌惮的缘故。”

艾斯特在一旁补充着。

不过,听到这样的话语后,杰森却是眉头舒展开来。

他有了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想到这,杰森转身就走。

“杰森大人?”

还想要说些啥的艾斯特下意识的喊道。

可是杰森脚步并没有停留,而奎托斯很干脆的跟了上去,罗根看了看艾斯特,又看了看走出一段距离的杰森和追赶的奎托斯,犹豫了一下后,也迈开了脚步。

很快的,这里就剩下了艾斯特一个人。

夜晚的风,徐徐吹过。

艾斯特抬起的手,就这么僵直在半空中。

喂、喂,我是被两个小鬼嫌弃了?

果然,儿子什么的最讨厌了。

还是女儿好。

艾斯特心底默默的想着。

然后,他就看到杰森推开了那沉重的门。

吱、吱吱。

杠铃片和地板摩擦着,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艾斯特顿时想到了什么,他脸色随即一变。

“杰森大人,别关门,等等我!”

艾斯特当即冲了过去。

500Kg的门,他可推不开。

他也不想在外面吹风。

至于让杰森特意开门?

他……不敢。

艾斯特是从门缝里挤进来的,他舔着脸,冲杰森一笑,就要走进搏击馆。

“艾斯特,机动队的人马上就来,你去处理一下。”

艾特德蒙看着走进来的艾斯特,立刻说道。

同时,他指了指奎托斯、罗根,意思自己必须要看孩子。

“好、好的。”

刚刚踏上搏击馆地板的艾斯特不得不再次扭身走出去。

还是那个门缝。

杰森并没有关上。

他走在小巷子时,门缝还在。

这让艾斯特松了口气。

“杰森大人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就是不会表达。”

带着这样的想法,艾斯特走向了巷子口,然后,他的脑海中,突然的冒出了一个想法。

“艾特德蒙前辈是不是故意不想要处理这些繁琐的事情?”

“不会的。”

“艾特德蒙前辈的正直不会让他这么做。”

“必然有着什么原因。”

“只是我现在还没有想到。”

站在巷子口的艾斯特眉头紧锁。

片刻后,机动队的人到了。

不过,在看到带队的人时,艾斯特却是一眯眼。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两个显眼的高大壮汉。

两人都是短发,一个即使是在夜晚都戴着黑色墨镜,另外一个则是全副武装的样子。

昂城机动队队长:克拉克。

昂城机动队副队长:力特斯。

机动队虽然有着不同的小队,但那是临时行动编组,真正的队长、副队长只有两人。

同样的,两人大多数的时候,只会在指挥部居中调动。

而两人出现的话……

则代表有大麻烦了。

“是因为‘圣殿’的缘故。”

“‘无面人’军团还造成了其它的破坏?”

艾斯特想到这,面容一肃。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克拉克和力特斯走过后,直接向着艾斯特敬了一个礼。

艾斯特一愣。

昂城机动队的队长是只比昂城‘收容所’主管低半级的存在,力特斯也是和他平级的,两人根本不用这么做。

“克拉克、力特斯队长?”

艾斯特不解的看着两人。

“谢谢。”

“我和力特斯前往了瓦伦、奎克、克莱夫、爱迪文、琼斯、罗德尼的家中,得知了你和艾特德蒙的所作所为。”

“我替他们谢谢你们。”

克拉克一板一眼的说道。

即使是感谢,也显得很坚硬。

然后,不等艾斯特说话,这位队长继续说道:“我想加入‘兄弟会’。”

艾斯特再次一愣。

他看着眼前面容严肃的机动队队长和副队长,突然有些明白艾特德蒙前辈让他出来的意思了。

艾特德蒙和眼前两人有着相当不错的私交,所以,有些话语是无法和两人直接说明的,但是他不一样,他可以直接的说。

“原来是这样。”

自认为明白了一切的艾斯特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兄弟会’的中坚力量有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艾斯特才返回了搏击馆。

并不是和两位队长的商谈有什么分歧,事实上当他说明了‘兄弟会’的宗旨是‘入会者皆为兄弟,入会者皆为家人,我们团结一心,共抗危难!’时,两人就毫不犹豫的加入了。

是因为处理‘圣殿’骑士的尸体而耽搁。

当然了,艾斯特没有说明九头蛇,也没有提起饕餮会。

机动队隶属‘收容所’这一点,他可没有忘记。

“至少,暂时是属于‘收容所’的。”

“至于之后?”

时间是最为可怕的。

它,会改变一切。

也会让一切变得坚固。

艾斯特脸上带着信心十足的笑容,钻过了那道门缝,他有把握改变一切,也有把握让机动队对‘兄弟会’的忠诚变得坚固……

什么鬼?!

信心满满的艾斯特在钻过门缝的刹那,整个人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

他看到了什么?

阿拉斯那位肌肉发达的女士,正在挥舞着一根杠铃杆,杠铃杆两边没有任何的杠铃片,而是……奎托斯、罗根。

“停下!”

“赶紧停下!”

艾斯特大声的喝止着。

但是阿拉斯根本没有理会,奎托斯和罗根两人更是笑得欢乐、畅快。

就在艾斯特准备上前阻止时,艾特德蒙却向他招了招手。

“艾特德蒙前辈……”

“放心吧,阿拉斯女士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收小孩子欢迎。”

艾特德蒙这样的打断了艾斯特。

他一开始也很担心,但在阿拉斯数次的绝对表现后,就彻底的放心了。

艾特德蒙的态度,立刻影响到了艾斯特。

艾斯特马上坐了下来,虽然眼角的余光还在看着两个孩子那边,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他向艾特德蒙的汇报。

“克拉克队长、力特斯副队长表示愿意加入‘兄弟会’,艾特德蒙前辈您一定是早有预料才让我去的吧?”

“我只是告知了他们有关‘兄弟会’的一切。”

“九头蛇、饕餮会我全都隐瞒下来。”

看着艾斯特敬佩的模样,艾特德蒙脸不红心不跳的点了点头。

他就是想要偷懒,咸鱼一会儿。

但是面对着艾斯特敬佩的目光,这样的话,他可说不出口。

该死,我也有偶像包袱了吗?

艾特德蒙心底鄙夷着自己,但是大脑却是不由自主的急速转动着。

为了给与艾斯特一个满意的答案,他开始整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将之分类、串联。

然后,一些东西很自然的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面对着这些得出信息,艾特德蒙的内心充斥着苦笑。

这就是他为什么习惯咸鱼了。

因为……

人心和太阳都是那样的不可直视。

“克拉克、力特斯吗?”

“他们算是不错的家伙。”

“但必要的小心却是应有的。”

艾特德蒙这样说道。

艾斯特立刻听出了艾特德蒙话语的不同。

“您是说……”

“他们两个没事,但是我担心的是那位签署了对我释放和升迁命令的大人物。”

艾特德蒙说到这,看了一眼杰森。

虽然杰森面无表情的坐在那,但是艾特德蒙却是开始回忆这几天遇到的种种,他略微沉吟了几秒钟后,开始说道:“还记得有关杰森大人的接触命令吗?”

“记得,是从总部发出……”

“嗯!”

“您是说?!”

艾斯特下意识的一点头后,瞬间反应了过来,他抬头凝视着艾特德蒙。

“就如同你猜测的那样。”

“这一切都应该是总部的那位大人物在试探。”

“不然的话,为什么会让我一个C级人员出面?”

“以杰森大人的能力,至少是B级人员才符合标准。”

艾特德蒙叹息了一声。

“所以,那位大人物一开始就发现了昂城的不对劲,他只是借着这次事件,将查克除掉?”

艾斯特猜测着。

“不单单是这样。”

“以那位大人物的性格,他可不会图谋这么小的事情。”

“他必然有着更大的图谋。”

艾特德蒙摇了摇头,目光再次看向了杰森。

这样显而易见的提示下,艾斯特立刻想到了答案。

“杰森大人的面具!”

“他的目的是杰森大人的面具!”

艾斯特脱口而出。

“这只是其中的一点,还有一点……昂城!”

“‘圣殿’对昂城一直没有任何的好感!”

“而被杰森大人的面具吸引而来的‘圣殿’骑士接二连三的死在了杰森大人的手中,你说‘圣殿’会怎么做?”

艾特德蒙继续问道。

嘶!

艾斯特当即倒吸了口凉气。

“‘圣殿’大举进攻昂城,和杰森大人一战。”

“不论输赢,那位大人物都会出了收拾残局。”

艾斯特喃喃自语着。

“而且,还能够抓到‘圣殿’的蛛丝马迹,如果能够再次找到‘圣殿’的老巢,那就是一举多得了。”

艾特德蒙又一次补充道。

听着艾特德蒙的补充,艾斯特整个人全身一颤。

他从未想到过这些。

就如同他刚刚忽略了一点。

“那……昂城怎么办?”

艾斯特问道。

“你认为那样的大人物会在乎吗?”

艾特德蒙说着,长长叹息了一声。

艾斯特猛地握紧了双拳,因为,在这一刻,他又一次想到了瓦伦、奎克、克莱夫、爱迪文、琼斯、罗德尼,想到了他一一拜访他们家人时的一幕幕。

一股气就这么堵在了他胸口。

不论他呼吸再怎么急促,都无法将这个气吐出去,或者是咽下去。

只能是卡在那。

难受!

憋屈!

痛苦!

“混蛋!”

艾斯特怒吼出声,但是突然想到一旁的奎托斯和罗根后,马上压低了声音:“这些混蛋,我一定要让他们好看。”

“我们该怎么做?”

艾斯特看向了艾特德蒙。

艾特德蒙面对着艾斯特愤怒、灼热的目光,下意识的把‘收拾值钱的东西,我们马上离开昂城,放心,我有七条‘安全路线’,故布疑阵下,他们一定会全部盯在这上面,然后,我们改头换面走第八条‘安全路线’。’咽了回去。

该死的偶像包袱啊!

艾特德蒙好想给自己一耳光。

他可是好不容易,利用下午的时间才多布置了一条‘逃跑路线’的。

现在?

恐怕是用不上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艾特德蒙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不是不想说得更详细。

而是,他也没有想好该怎么办。

一直坐在旁边保持着沉默的杰森,这个时候却突然开口了。

“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进攻?”

“进攻?”

“不可能的,‘收容所’的力量远比大人您想象的可怕!”

“您千万不要拿昂城与总部比较,昂城只是一个连收容室都没有的站点,总部那里……有着至少上百收容室。”

艾斯特被杰森的话语吓了一跳,立刻连连解释着。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艾斯特发现在他说出‘上百收容室’时,杰森大人的双眼好像亮了一下。

“我不是说‘收容所’。”

“我是说‘圣殿’。”

杰森重申道。

“这更难了……我们连谁是‘圣殿’的人都不知道啊?”

“以前也有人专门尝试寻找,但都以失败告终。”

“不要说是‘圣殿’在哪了,甚至还在‘无面人’军团的刺杀下,损兵折将。”

艾斯特苦笑着。

就连艾特德蒙也是一脸无奈。

如果真的能够辨认谁是‘圣殿’的人,一切就会变得不同。

至少眼前的局面,会大为好转。

看着愁眉不展的艾斯特、艾特德蒙,杰森缓缓的说道——

“失败?那只是方法不对。”

“眼睛是会被迷惑的。”

“但‘味道’可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