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十二章 是时候展现我的天赋了!(求订阅~求月票~)

剑带风雷,势如破竹。

呜!

杰森长剑剑刃未到,上面附着的风,已经让站在对面的艾文特双眼微眯,那花白长发更是直接向后不断舞动。

气势不错,已经初窥门径!

力量可以,远超常人!

技巧也有,显然下了功夫

只是……

这不是剑术啊!

艾文特不动声色的向旁边挪动一步,看着从自己眼前斩下的长剑,忍不住的默默想道。

但就在这个时候,杰森好似拼尽全力的斩出的一剑突然停在半空,手腕一翻,下劈的剑刃变成了横切,脚步内扣、腰部转动,立刻杰森的身躯就如同是陀螺般转动起来。

呜!

剑刃上破空声再次咆哮。

宛如旋风龙卷。

艾文特脸上带着诧异,但是反应极快的抽身后退。

杰森这一剑再次落空,但随后又一剑直追艾文特。

咚咚咚!

心脏宛如战鼓敲响!

冲锋之声下,好似千军万马出现在了杰森身后,随着杰森的冲锋而冲锋。

杀!

空气被剑刃震动,金戈铁马的嘶鸣中,杰森刺出了手中的剑。

嗖!

死亡的气息开始弥漫,远处的艾斯特睁大了双眼,他担心两人出事。

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他的好友,他不希望任何一个人有事。

阿拉斯则是兴致勃勃的看着。

她能够看得出,看似拼尽全力的杰森,还留有余力。

数次没日没夜的激战,早已经让她明白了杰森的风格。

虽然此刻杰森施展的是剑术,但是风格还是没有变。

在这一剑刺出后,艾文特脸上浮现了一抹笑意。

比他想象中的好。

虽然用的不是剑术。

想到这,艾文特身躯再次一闪,就好似是风中柳枝,轻舞飘曳间,就躲开了这样的一剑。

“不错。”

“不过衔接的秘术,还有所欠缺。”

“最后冲锋的秘术不错,但是出剑的技巧却是差了点。”

艾文特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指出了杰森‘剑术’的缺点。

对此,杰森没有反驳。

本来【旋风舞】的秘术他就没有真正意义上掌握,【冲锋】也只是娴熟,最后一刺更是凭借本能罢了。

这样的欠缺,是理所应当的。

杰森不会枉顾事实。

不然的话,他出现在这里的意义何在?

他是为了让自己的技巧更加纯熟,让自己更加强大而来,不是为了嘴硬。

“【旋风舞】的基础比【冲锋】要困难,需要更多的实战!”

杰森想着,满是战意的目光就看向了艾文特。

有着艾文特这样的陪练,不好好利用的话,杰森就不是杰森了。

而艾文特太熟悉这样的目光了。

他没有多说什么。

说得再多,也没有事实重要。

得需要让杰森明白自己的缺点才行。

想到这,‘剑圣’艾文特一笑。

“继续!”

嗖!

声音刚刚响起,杰森就发动了【冲锋】,疾速前行的身躯,手中的长剑直刺而出,再被闪避后,就是【旋风舞】带起的破空声,而当杰森站定时,手中的长剑又一次高高举起,重重劈下。

反复就是这三下。

一遍两遍三遍……

阿拉斯看得津津有味。

艾斯特除去刚开始紧张后,这个时候也彻底的放下了心。

“杰森大人,这不是剑术吧?”

艾斯特不擅长冷兵器,但是剑术、刀术还是分得清楚的。

“不是剑术吗?”

“用剑砍人不就是剑术吗?”

阿拉斯一脸诧异。

“当然不是!”

“剑,有着剑的技巧!”

“刀,有着刀的技巧!”

“而杰森大人,明明是在用剑使用刀的技巧!”

艾斯特说道。

听着艾斯特的话,阿拉斯挠了挠头,她还是认为用剑砍人就是剑术,用刀砍人就是刀术。

正在和杰森交手的艾文特则是点了点头。

他认可自己儿子的话语。

不愧是我儿子,虽然才刚刚接触真正意义上的剑术,但是已经有了‘剑’的种子。

艾文特听到了艾斯特的话语,杰森自然也听到了。

他可不会承认自己不会剑术。

杰森手中的剑不停,声音高亢的喊道:

“我手里握着剑,自然就是剑术!”

“剑术怎么能够拘泥于所谓的技巧?”

“心中有剑,万物皆可为剑,不论花草树木,还是刀枪棍棒,只要我认定它是剑,它就是剑!”

最后一个‘剑’字出口时,杰森身上那一丝锋锐气息顿时浓郁了一分。

当他再次斩下时,锋锐的气息附着剑刃上,而那股一往无前的气息也随之变得强烈。

顿时,空气立刻发出了嗤、嗤的响声。

似剑气,又似其它。

杰森一开始只是说说,后来却认为自己和阿拉斯说得对。

我用剑砍人,怎么能被说不是剑术?

用剑砍人,就是剑术!

那些说不是的……先吃他一剑再说!

念头通达的杰森手中的剑劈砍的越发畅快了,再没有了刚刚的滞涩感,也没有了什么纠结。

他由着自己的想法而来。

呜、呜呜!

剑风呼呼,周围的草皮都被刮起来了。

草芥乱舞间,艾斯特眨了眨眼,他觉得杰森说得有道理,但好像哪里又有些不对劲,想要反驳,却又找不到方向。

阿拉斯则是笑着一拍手。

“我就说嘛,用剑砍人,怎么能够不是剑术!”

艾文特却是面色凝重。

他是第一次正视这个后辈。

他已经不止一次高估着对方的实力了,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个后辈真的已经领悟到了‘剑’的第二境界了。

“好了。”

“停手吧。”

艾文特说道,杰森立刻收剑,面带不解的看着艾文特。

他此刻仿佛刚刚进入状态,正是需要一个陪练的时候。

“你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不再需要我的教导了,你只要坚持你的本心,你的……‘剑术’自然会增长。”

艾文特说出‘剑术’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自然。

但是既然杰森能够说出‘心中有剑、万物皆可为剑’的道理,那不论对方手里拿着是什么,都是‘剑’!

“爸爸,那真的是剑术?”

艾斯特还是有些迷惑。

“嗯。”

“在你看了剑需要剑的技巧,才是剑术。”

“但那是基础,由‘剑’的特点劈刺撩挑组成的基础。”

“当你基础扎实后,你会自然而然的追求更高的境界,也就是杰森所说的‘心中有剑,万物皆可为剑’的程度。”

“当你再掌握了这个境界后,你就可以探索下一个境界‘心中之剑,万物皆斩’。”

艾文特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捏住了一截草芥,随意向着身旁一挥。

接着,手指一松,草芥继续飞舞。

“杰森,跟我来。”

“虽然‘剑术’上我无法指点你更多,但是收敛气息的方法还是可以教导你。”

“当然,还有一些出剑的技巧。”

“阿拉斯你愿意学的话,也可以跟来。”

艾文特笑着说道。

他不打算在自己儿子面前教导这些。

不是偏心,而是他的儿子才刚刚打基础,不适合这些。

果然,还是有些耽搁了。

艾文特心底想着,走向了空地的一侧,杰森、阿拉斯跟了上去。

艾斯特则是根本没有在意。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这么做自然有着自己的打算。

而且,他更加关心的是,他父亲刚刚为什么拿着草芥对着身旁大树一挥。

他总觉得里面有着一些令他很在意的东西。

挣扎着站起来,艾斯特向着那棵大树走去。

从他的视角看去,这棵大树并没有任何的异样。

然后,他抬手推了推。

很坚固,也没有他猜测的事发生。

呼。

艾斯特长出了口气,然后,疲惫不堪的他再次靠着这棵大树做了下来。

“是我想多了,就算是父亲也不可能用草芥斩断需要一人合抱的大树……”

靠在这坚固的大树上,艾斯特忍不住的心底一笑,但是,就这这时,风轻轻的吹过。

轰隆隆!

除了艾斯特靠着的这棵树外,眼前这排树木纷纷拦腰而断,带着特有的轰鸣声,齐刷刷的倒下。

切口整齐、平滑,宛如是被神兵利器切割而过。

靠在树干上的艾斯嘴巴微张,他的身影被飞舞的泥土、草芥所遮挡。

当混杂着泥土的草芥进入嘴里,那苦涩感开始弥漫的时候,艾斯特才回过了神,他身体的疲惫一下子消失无踪,整个人蹦起来向着身后看去。

一块长百米,宽百米的空地出现在了他眼前。

除了他所依靠的大树外,一切都被拦腰斩断。

“这、这是剑术?”

艾斯特结巴自语着。

“真是厉害的剑术!”

阿拉斯赞叹着。

杰森则是扫了一眼艾文特,又看了一眼艾斯特。

很明显,这是艾文特在教导艾斯特。

并不是技巧、知识的教导。

而是……信念!

就如同之前的拔剑一般,锻炼的是艾斯特的‘精神’。

而此刻的‘剑术’,则应该是某种特殊的印记。

会让艾斯特牢记‘剑术’,只要记住了,稍加教导,就会形成自己的印记。

不过,这么做,并不轻松。

杰森能够清晰的听到艾文特的喘息。

要知道刚刚在他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艾文特都是气定神闲的。

“艾斯特耽搁了太多的时间,我需要为他追赶一点进度。”

“这是作为父亲的弥补。”

艾文特缓缓的说着。

杰森听着这样的话语,他能怎么办?

只能是微笑了。

下一刻,他就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的微笑。

“我知道,你又一次在鄙夷我了。”

“没事,我不会怪你。”

“毕竟,你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

面对着杰森好像是看傻子般的目光,艾文特立刻用怜悯的目光回应着。

双方注视良久后,一同收回了目光,进入了正题。

艾文特开始教导杰森、阿拉斯收敛气息的秘术。

“这也是一种通过呼吸来调整的秘术。”

“它源自一些刺客的流派,但是经过我的改良后,不仅能够让你们更好的隐藏自己,还能够完成一次短暂的蓄力爆发。”

“记住它的呼吸方式。”

艾文特一字一句的说着。

他并没有指望杰森、阿拉斯马上学会。

因为,他很清楚这门秘术是有着相当难度的。

只是才刚刚讲完,艾文特就看到阿拉斯挠了挠头,然后,呼吸方式一变。

明明眼睛能够看到阿拉斯,但是感知中的阿拉斯却是存在感越来越薄弱。

“你练成了?”

艾文特惊诧的看着阿拉斯。

“不太难。”

“稍微适应一下就学会了。”

阿拉斯实话实说。

天才!

真正的天才!

艾文特看着阿拉斯,心底满是震撼,而就在他想夸奖阿拉斯的时候,一旁杰森的气息突然消失了。

消失!

真正的消失!

就好像是死亡一般!

艾文特一惊,立刻扭头看去。

但在他的注视下,杰森却又活了过来。

可下一刻就又死亡了。

“这是?”

‘剑圣’艾文特一愣,他从没有想过会见到这么奇怪的现象。

“杰森每次都是这样!”

“和我不一样,杰森是真正的天赋异禀。”

“他不单单是要学习,还会根据自身调整秘术,让这项秘术真正意义上的融入到他的体系内。”

阿拉斯在一旁解释着。

这怎么可能?!

艾文特听着这样的解释,下意识的就是不相信。

但是随着杰森身上气息的变化,他却不得不承认杰森真有这样的天赋。

那种暗藏在生死之间,气息十分微弱,但却坚定不移的变化,告知着艾文特一切。

一切都是事实!

并不是虚妄!

但正是这样才令艾文特感到真正的震惊!

如果说阿拉斯的天赋是万中无一的天才,那眼前的杰森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了!

天赋异禀吗?

艾文特默默承认了这一点。

而在艾文特看不到的地方,在那日月轮转的世界中,拥有杰森面容的巨人气息开始迅速内敛,暗金色的狮鹫扇动翅膀时,也变得寂静无声。

很细微的变化,但是细微之处的变化,却足以令杰森再次强大。

【战纹呼吸术、狮鹫锻体术、普鲁斯锻体术、影匿呼吸术融合判定中……】

【判定成功!】

【获得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

【战纹.普鲁斯.狮鹫锻体术(专家):它们本来是独立的个体,但是随着你的融合,夜与黎明相连,日出随后而至,光芒万丈!而逐渐出现的内敛,让本就是独一无二的锻体秘术,再次变得超凡,做为掌握者的你,同样开始触碰超凡!效果:力量+1.2、敏捷+1.0,体质+1.2,精神+0.5,感知+0.5(基础、入门、娴熟、精通、专家+0.1以及力量、体质‘普鲁斯’额外+0.2,战纹全属性+0.5,影匿力量、敏捷+0.2、精神、感知+0.1),体力恢复速度+35%,精力恢复速度+35%,伤势恢复速度+35%,全身拥有炸药防御(不包括眼睛等脆弱位置,无法免除致命要害),在徒手战斗时,力量、敏捷、体质+0.3;在进行跳跃时,力量、敏捷判定+0.6;在水中时,呼吸时间额外增加80分钟,潜行、隐匿等级+4(即使是在光芒下,也将获得类似修正效果)】

(标注:特殊的修炼方式,让它注定不凡,也让它变得越发特殊,【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等级无法超过【防护邪恶】)

【判定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发生根本改变,固有天赋改变中……】

【判定通过!】

【影匿蓄力技巧,融入固有天赋‘白昼之狩’‘暗夜之拥’‘晨曦之剑’】

【白昼之狩:战纹呼吸术的特有天赋融入到了你的灵魂之中;当你身在白天、阳光等环境时,你将获得全属性+0.2的特效,且体力、精力、伤势恢复速度+5%,且你可以按比例消耗10%-100%体力进行一次敏捷判定+0.1-1的告诉攻击;当你在静止状态下完成一次3秒的蓄力时,力量、敏捷额外+0.1】

【暗夜之拥:守夜人与狮鹫锻体术结合后,特殊的天赋,它的出现是一个意外,而这样的意外正在你不断的变强下,变得超凡脱俗;当你也在夜晚、黑暗、阴影内时,你将获得潜行、隐匿等级+2的加持,且体力、精力、伤势恢复速度+5%,面对阴影、负能量侵蚀时,将会获得额外等级+2的防御,当你在静止状态下完成一次3秒的蓄力时,面对阴影、负能量额外等级+1】

【晨曦之剑:历史阴影之中的宝藏,你不仅把它又一次挖掘出来,还获得了一次意外体验的机会,你铭记了那次体验后,它变得更强了,而在你继续强大自身时,它再次获得了增强;当在黎明时分,你可以通过蓄力3秒,制造一柄20米长的晨曦之剑,进行一次战车级别之上的斩击,它将消耗你极大的体力;当你在静止状态下完成一次3秒的蓄力时,晨曦之剑长度+5米】

……

知识、技巧和身体的通调完成。

站在树荫下的杰森微微睁开眼。

然后,在艾文特、阿拉斯的注视下,他就这么的‘消失不见’。

不!

是融入了‘阴影’之中。

艾文特双眼一眯,下意识的一握剑柄。

因为,眼前的一幕让他回忆起了一些极为难缠的对手——

刺客大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