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十四章 一切……合情合理!(求订阅~求月票~)

回家吃饭?

蒙迪.凯特听到老管家的话语,有些发愣。

因为,今天并不是家族聚会的日子。

但是蒙迪.凯特也不会违抗,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父亲有多么的说一不二。

对于自己的父亲,蒙迪.凯特既尊敬,也害怕。

或许,他现在早已成为了昂城的市长。

但他可是清楚,他是如何成为昂城市长的。

是他父亲指派的。

就如同他的三个兄长进入了帝国的上议院一样,也都是他父亲的安排。

当然,他那位父亲的安排远远不止如此。

帝国上议院133个席位中,凯特家族占据了13位,下议院233个席位中占据了23个,简单的说,在帝国的核心位置,凯特家族拥有着十分之一的话语权。

这还没有计算由此延伸而出的商业、军事力量。

在军部,至少有两位实权将军也是出自凯特家族,不是直系和支系,而是化名。

这也都是他那位父亲的安排。

家族中需要有一任首相!

这是在上次家族聚会中,他的父亲说出的话语。

不过,蒙迪.凯特清楚,这个首相不会是他,而是他的大哥。

对此,蒙迪.凯特没有什么不满。

他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比不上大哥。

也很喜欢故乡,昂城。

没错,凯特家族是昂城人!

在旧世纪时,就搬来了昂城。

如果硬要说什么昂城有什么传承家族的话……一定是凯特家族。

所以,蒙迪.凯特对‘九头蛇’、‘夜枭法庭’嗤之以鼻。

什么昂城千年组织。

什么暗中操控昂城一切的组织。

在他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

即使是有,那也应该是他们凯特家族才对。

“回老宅。”

拿上外套的蒙迪.凯特直接坐进了车内,吩咐着司机。

“好的,少爷。”

司机也是来自于家族,按照家族习惯来称呼。

车子穿梭在昂城中,看着熟悉的城市,蒙迪.凯特惬意的眯起了双眼。

他没有太大的理想,只希望昂城更加的安定繁荣。

这就是他一直所想的,也是坚持的。

车子驶离了市区,进入到了凯特家族原有的领地上。

事实上,硬要说的话,现在的昂城也是凯特家族的领地。

拐入小道,蒙迪.凯特眯着的双眼陡然睁大。

他看到了尽头听着的几辆车。

那是昂城军营的车。

军车为什么会出现?

要知道,做为凯特家族的故乡昂城,军方的势力一直是不被掌握的。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他的父亲很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艾迪.蒙特也知道。

在帝国的军事体系内,暗中安插棋子是一回事。

但并不代表可以让昂城彻底的成为凯特家族的。

那位首相可不是傻瓜。

前者对方知道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后者?

一旦发生,就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争斗了。

这样想着,蒙迪.凯特的面容就严肃起来。

他第一次发现,事情不简单了。

而随着他跨越了那段只能步行的道路,进入到了家族发源地时,这样的感觉越发的浓重了。

不单单是多出的警卫,还有每个人脸上出现的那种淡淡的兴奋感。

他可是知道守卫在家族、父亲身边的人都是什么人。

这些人平时和机器没有任何的区别。

此刻却出现了表情。

究竟发生了什么?

带着这样的疑惑,蒙迪.凯特加快了步伐。

穿过长长的走廊,他看到了老管家。

“达尔管家。”

蒙迪.凯特恭敬的行礼。

对于一直跟在自己父亲身边的老关,蒙迪.凯特从来不会失礼,因为,他很清楚这个身形一僵佝偻的老人,为家族付出过什么。

“蒙迪少爷,您稍等。”

“老爷正在见几位主要的客人。”

老管家笑着说道。

看着这样的笑容,蒙迪.凯特先是一愣,然后,连连点头。

而在他的心底的疑惑更加的浓郁了。

是什么让老管家如此高兴?

不过,他没有询问,既然老管家说了稍等,他就等到一会儿好了。

这个等待的时间并不久,大约是十分钟左右。

门从里面打开了。

一个身穿军装的男子走了出来。

男子中年,身躯健壮,面容硬朗、粗糙,行走站立间带着一股军人特有的气息。

对方,蒙迪.凯特很熟悉。

凯尔,昂城军营的最高指挥官。

“你好,凯尔上校。”

蒙迪.凯特微笑的说道。

“你好,蒙迪。”

中年男子微笑的回应着。

这样的回应却吓到了蒙迪.凯特。

身为昂城军营的最高指挥官,凯尔存在的意义就是监视着昂城凯特家族的一举一动,简单的说,对方就是首相派来安插在这里的钉子。

双方的关系自然不可能好。

甚至,连基本的掩饰都做不到。

蒙迪.凯特的问候完全是出自礼仪,根本不奢望对方回应,更不用说是亲昵的用蒙迪这样的称呼了。

“达尔管家,这……”

蒙迪.凯特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了老管家。

老管家却是笑着点了点头,指了指里面,凯尔顺势让开,让蒙迪.凯特看清楚了里面的模样。

他的父亲坐在那里,笑容满面。

在对面坐着三个老人。

一个带着长剑,面容清瘦。

一个脸型圆润,身材胖大。

一个脸上带着伤疤,身材壮硕。

带着长剑的,脸型圆润的,蒙迪.凯特不认识,但是那个脸上带着伤疤的老者,蒙迪.凯特认识,还和对方合作过数次。

昂城赏金猎人协会的会长,迪巴拉。

对方脾气急躁,简直不可理喻,和对方强大的实力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一辆汽车被举过头顶,砸向敌人的画面,蒙迪.凯特到现在都认得。

父亲竟然认识对方?

看着对方平和,带笑的模样,蒙迪.凯特有些反应不过来。

“蒙迪,过来。”

艾欧.凯特说道。

“是,父亲。”

蒙迪.凯特应声道,然后,冲着三个客人行礼。

“迪巴拉,你见过。”

“这个是,席巴。”

“这个是,艾文特。”

“都是我的朋友。”

艾欧.凯特介绍着自己的朋友。

“您好。”

做为晚辈,蒙迪.凯特鞠躬行礼。

但是腰都躬下了,蒙迪.凯特却是僵直在半空中,他愣愣的抬起头,看向了那个脸型圆润、身材胖大的老人,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

“席巴?”

“昂城杀手工会会长席巴?”

蒙迪.凯特声音结巴的重复着。

然后,他又下意识的看向了迪巴拉。

赏金公会和杀手工会的领头人会这么平和的坐在一起?

不是说,双方是死敌吗?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

父亲已经不知不觉的一统昂城了?!

蒙迪.凯特本能的想着。

他是昂城的市长。

凯尔是昂城军营的最高指挥官。

迪巴拉是赏金猎人公会的会长。

席巴是杀手工会的会长。

只差一位商会会长,这里就集合了昂城近乎所有明面、暗地中的势力代表。

不对!

还有一位!

下意识的,蒙迪.凯特看向了艾文特。

“不用看我,我和商会没有什么关系。”

并不愚笨的艾文特,读懂了蒙迪.凯特目光中的意思,当即笑着说道。

呼!

莫名的,蒙迪.凯特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不是所有。

就在蒙迪.凯特心底庆幸的时候,一旁杀手工会的工会长笑眯眯的说道:“德昂那个后辈可没有资格和我们坐在一起。”

德昂,昂城商会会长。

听到这句话,蒙迪.凯特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

“您、您是准备让昂城独立吗?”

蒙迪.凯特结结巴巴的说道。

除了这个之外,蒙迪.凯特完全想不到其它了。

他很想劝说自己的父亲,要为整个昂城考虑。

这样不理智的做法,只会让整个昂城遭受战火。

但他没有开口。

因为,他很清楚,既然自己的父亲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就布置下了这么大一盘棋,显然是想好了一切。

他的劝说是无用的。

至于他的兄长吗?

更是没用!

甚至,还会配合自己的父亲。

对,配合!

也许……

父亲的目光早已不在昂城了,而是整个帝国!

想到这,蒙迪.凯特全身颤抖起来。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模样。

“父亲……”

“蒙迪,是时候和你说一些事了。”

蒙迪.凯特咬着牙准备劝说自己的父亲了,但是却被自己的父亲打断,那位站在一旁的老管家带着数位仆人走了过来。

每个人的手中都捧着黑色的,叠好的斗篷。

艾欧.凯特接过了斗篷,一抖。

啪!

布匹的脆响中,这位本该颤颤巍巍的老人,直接挺直了身躯,将斗篷披在了身上。

迪巴拉、席巴都是这样。

除去已经身穿斗篷的艾文特外,三个老人穿好斗篷,微微挪步站在了艾文特的身后。

然后……

四人的手中,纷纷出现了一张面具。

那面具十分的奇特,整体白色,眼睛处是深陷的黑色,鼻梁处凸起,宛如是一张略显抽象的夜枭之脸,让人一见难忘。

“没想到,我还能够戴上它。”

迪巴拉咧嘴一笑。

“当然,我坚信,我会有戴上它的一天。”

席巴笑着。

艾欧.凯特则是摸着属于自己的面具,身上的气息越发的凌厉,阵阵宛如冤魂的哀嚎开始出现在这位老人的身边。

他的脸上带着怀念。

更多的是期待。

“‘利爪’NO.2,回归‘法庭’。”

艾欧.凯特说着戴起了面具。

“‘利爪’NO.7,回归‘法庭’。”

迪巴拉戴上了面具。

“‘利爪’NO.9,回归‘法庭’。”

席巴同样戴起了面具。

接着,三人以一个古怪的礼仪向着艾文特一鞠躬,齐声呼喊——

“欢迎归来,‘利爪’NO.1!”

法庭?!

夜枭面具?!

蒙迪.凯特不是傻子,看着眼前的一幕,他直接瞪大了双眼。

“夜、夜枭法庭?!”

“你们竟然是夜枭法庭?”

“夜枭法庭竟然是真的?”

他的声音早已变得颤抖。

“夜枭法庭当然是真的,不然,为什么会有凯特家族呢?”

“我们的存在,本就是因为‘夜枭法庭’!”

“还有,记住!”

“不是你们,是我们!”

艾欧.凯特语气严肃的说道。

“是,父亲。”

蒙迪.凯特面对着父亲的严肃,立刻点头。

然后,他就看到身后的门开了。

老管家、凯尔都身披黑色的斗篷站在门口,通过那开启的门,他看到了外面的走廊,密密麻麻身披黑色斗篷的人,一声不响的聚集在门前。

那位老管家再次捧着一个黑色的斗篷走了过来。

蒙迪.凯特看了看父亲,看了看周围,抬手接过斗篷,披在了身上。

而就在斗篷披在身上的刹那,一种奇妙的感觉出现在了蒙迪.凯特的心底。

原来凯特家族就是‘夜枭法庭’的一份子。

而我……也是。

这样的想法一出现,蒙迪.凯特突然释然了。

也许,这样也不坏?

……

滴、滴滴!

独栋公寓内,艾玛周围的诸多机器突然发出了嗡鸣。

护士们迅速的冲了过来。

看着连续颤抖的艾玛,完全不知所措。

那位保证艾玛会在天亮时醒来的医生早已经满头大汗了。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艾玛小姐还不醒来?

不应该啊?

这位医生忐忑不安的看着各项数据。

越看越是恐惧!

因为,所有的参数都是不正常的。

他可是清楚组织的规矩,他已经向副首领夸下海口,如果艾玛小姐不仅没有醒来,还出了事……

想到这,这位医生打了个寒颤。

不过,很快的这些机器就再次恢复了正常。

艾玛也没有再颤抖,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

细细的检查一遍后,这位医生松了口气,然后——

“给我把这些机器的制造商全部的拉入黑名单!”

“现在,重新给我找一批更先进的机器来。”

医生说完,就走向了一旁打电话了。

他要以前报告,不是他医术不行,是机器不行。

“艾玛没事吧?”

丹弗斯担忧的问道。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毕竟,有艾特德蒙在。”

帕西安慰着丹弗斯。

听到艾特德蒙的名字,丹弗斯立刻放下了心。

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的艾特德蒙正愁眉苦脸的看着总部发来的消息。

一夜之间,‘收容所’三处特殊基地被‘圣殿’袭击。

‘圣殿’的袭击是有针对性的,轻而易举的攻破了基地。

显然‘圣殿’早已知道了本不该知道的信息。

是有人告知了‘圣殿’这一切。

这个人不用猜,艾特德蒙也知道是他曾经的上司劳伦斯。

至于对方为什么这么做?

艾特德蒙几乎是瞬间猜到了。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愁眉苦脸。

靠在沙发椅内,艾特德蒙低声呢喃着。

“这次麻烦是真的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