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十五章 心思愚钝咸鱼艾(求订阅~求月票~)

靠在沙发中的艾特德蒙,不自觉的下滑,令整个身躯呈现出一种松散的姿态。

如果说成为昂城的主管后,有什么是让艾特德蒙最开心的话,那一定是这个不仅宽大,还十分松软的沙发椅了。

即使是再忧愁,只要在这个宽大的沙发椅里一躺,那种忧愁就能够少一半。

至于剩下的一半?

艾特德蒙眯着眼,嘴里不停的哼唧着。

“劳伦斯的性格决定了他不会轻易放过我这个仇人,但是心中的谨慎,令他面对和‘九头蛇’‘夜枭法庭’的我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报仇,他一定会多方位的试探。”

“因此,他选择了与‘圣殿’合作。”

“‘圣殿’本就和杰森阁下有仇,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

“而且,失去了‘剑圣’的仇恨,令‘圣殿’必须要还击,继续显示着自己的强大!所以,‘收容所’三处特殊基地被‘圣殿’袭击,‘异常’被带走,而这些‘异常’一定会出现在昂城,一同出现的还有‘圣殿’的人马!”

“而劳伦斯一定会混在其中!”

“或者……”

“他会提前进入?”

艾特德蒙思考着。

然后,他揉了揉眉心,眯着的眼彻底的闭上了。

“还是不够保险!”

“虽然和‘圣殿’合作,但是劳伦斯又有什么办法保证自己的胜利呢?”

“要知道面对‘夜枭法庭’时,‘剑圣’都做不到。”

“因此……”

“他在昂城还有后手!”

想到这艾特德蒙睁开了双眼,他抬手就要去拿通讯器,不过,由于半躺着的姿势,他的手臂根本够不到办公桌上的通讯器。

但,他还不想坐起来拿。

此刻舒服的姿势,怎么能够破坏呢?

艾特德蒙抬起了脚,用脚勾着通讯器。

一点,一点的,将通讯器勾到了桌子边缘,然后,加大了点力道。

啪!

通讯器稳稳的落在了他出现了些许赘肉的肚子上,发出轻微的脆响。

艾特德蒙一笑,心满意足的拿起了通讯器后,另外一条腿,也顺势耽在了桌子上。

他的双脚翘得更高,这让他的身躯能够彻底的融入到沙发椅中,双手手肘撑在身躯两侧,通讯器放在眼前,匆匆编辑了一条信息后,艾特德蒙手一松,通讯器就跌落在一旁,而他整个人就闭上了双眼。

“好麻烦啊。”

带着这样的感叹,艾特德蒙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艾斯特来到艾特德蒙办公室的时候,艾特德蒙已经睡了半个多小时。

在艾斯特推门走进来的时候,艾特德蒙睁开了眼睛,但是姿势却没有怎么变。

“劳伦斯在昂城还有后手,大概率是某种‘异常’,足以引起极大的骚乱,或者是毁灭整座城市的‘异常’。”

“他有一顶能够改变自己外貌,占据他人身份,类似帽子的‘异常’。”

“这次他依靠着这项‘异常’逃脱。”

“同样的,昂城的隐藏的后手,也有极大可能是依靠这件‘异常’完成的。”

说到这,艾特德蒙深吸了口气。

他开始坐起来了。

放松是生活态度,但放纵可不是。

他会抓紧时间休息,但是面对正经事时,艾特德蒙还是会认真的。

即使……

不情不愿。

“我们需要彻底的搜查昂城。”

“单单是‘收容所’不可能完成这点,劳伦斯也太熟悉我们的行事风格,一定会做出针对,所以,我希望以‘圣蛇会’为主。”

“当然,直接请求‘圣蛇会’的话,会很困难。”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信息——昂城隐藏着一个智慧、类人形的‘异常’。”

艾特德蒙说道。

与‘收容所’、‘圣殿’不同。

‘圣蛇会’是对‘异常’最为宽容的组织。

特别是对类人形,拥有智慧能够交流的‘异常’时,更是爆发出极大的热情。

因为,他们认为与这样的‘异常’交流,才是真正的进化。

对此,艾特德蒙不置可否。

但他知道这是可以利用的。

利用‘圣蛇会’找到劳伦斯暗藏在昂城的后手。

“嗯,我会斟酌的写出一份报告。”

“对了!”

“我们可以让‘九头蛇’的人也加入其中。”

“或许他们无法直接面对劳伦斯,但是可以将‘圣殿’的那些暗子一个个的找出来,我相信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毕竟,他们都暴露了。”

艾斯特面容严肃的点了点头。

然后,艾斯特神色轻松了一点说道。

自己父亲的回来,不仅让他感到了安心,那些暴露出的‘圣殿’暗子更是意外的惊喜了。

“‘九头蛇’?”

“他们能够做到吗?”

艾特德蒙一愣。

那不是他们制作的‘套娃’组织吗?

什么时候有真正的行动力了。

“当然。”

“阿拉斯女士的父母、外祖父,为阿拉斯女士留下了‘庞大的遗产’!”

说着,艾斯特就解释起来。

艾特德蒙听着艾斯特的解释,眼中的惊讶逐渐消失,变成了恍然。

在他看来,这才是正常的。

阿拉斯的强大,他是知道的。

这样强大的阿拉斯,父母、外祖父又怎么会是简单的人物?

又怎么可能将阿拉斯一个人丢在昂城?

必然是有着诸多的安排。

这些人的出现,才是正常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做到更多。”

艾特德蒙沉吟的说道。

“您是说故布疑阵?”

艾斯特马上猜到了什么。

“对!”

“通过这些暗子,我们向‘圣殿’传递真真假假的消息,虽然最终的结果不会改变,但是却能够消耗他们更多的人力来确认,同样的也能够耽搁他们更多的时间,而这就能够为‘圣蛇会’寻找那个‘异常’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而且,你猜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一两个很重要的暗子,让他们将‘我们被劳伦斯出卖了’的消息送回‘圣殿’后,会发生什么?”

“如果再加上‘劳伦斯给予数个真消息,只是为了骗取‘圣殿’的信任’,那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要是再具体一些,描述‘劳伦斯是为了探究‘圣殿’‘无面人军团’的秘密之类’,又会发生什么呢?”

艾特德蒙说着,看向了艾斯特。

劳伦斯和‘圣殿’的合作,本就是仓促之间的无奈之举。

双方有多少信任,可想而知。

一次两次的假消息没有什么,但次数多了,自然而然就会引发质变。

甚至,退一步说,这些假消息都没有用。

‘圣殿’依旧选择相信劳伦斯。

可劳伦斯呢?

势单力孤,被‘收容所’执法队追捕的劳伦斯呢?

他会怎么做?

艾特德蒙猜到了大概。

通过艾特德蒙对劳伦斯详细描述的艾斯特,也猜到了一些。

下一刻,两人相视一笑。

艾斯特转身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给‘圣蛇会’的报告他需要好好的下一番心思,斟酌一下。

那些人可不是好糊弄的。

对了,还有我的报销!

车子,租房子之类的都是很大的开销,他必须要上报,虽然他之前已经从‘收容所’这里领取了一份,但是‘圣蛇会’的那份,也是必须要的。

不过,在拉开房门的刹那,艾斯特却想到了自己父亲给予自己的嘱咐。

“艾特德蒙前辈,我的父亲希望见您一面。”

艾斯特说道。

父亲?

艾特德蒙愣了一下,然后,仿佛是本能一般的说道:“你那位消失的父亲回来了?”

“他回来了。”

艾斯特脸上带着微笑回答着。

看到这抹微笑,艾特德蒙不由松了口气。

幸好没有发生什么令人叹息的事情。

“好的,我知道了”

“晚上我会准时到。”

艾特德蒙点头给了保证。

而就在艾特德蒙点头保证的前一刻,他问出那具话语的时候,已经睁开了双眼的艾玛突然再次一阵抽搐,就这么又一次的昏睡了过去。

“艾玛、艾玛。”

“你怎么了,艾玛?”

“医生,艾玛怎么样了?”

本来在艾玛睁开双眼的时候,丹弗斯和帕西是露出笑容的。

但是随着艾玛再次的昏迷,两人立刻惊呼道。

其实,那位医生就在床边。

刚刚一脸欣喜,认为自己没有判断错误,只是稍稍有些延迟的医生,心底再次惊慌失措起来。

为什么呢?

不应该啊?

一切指数都是正常的啊!

而且,刚刚意识已经苏醒了!

为什么又突然昏迷了?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出现在医生的心底,但是他却强作镇定的说道:“这是正常的应激反应,请两位女士保持冷静与安静。”

“不然这会影响到艾玛小姐。”

“如果可以的话,请您们到隔壁等待。”

面对医生的话语,丹弗斯、帕西是相信的,两人起身向外走去。

只是两人没有看到,就在房门关闭的刹那,那位医生就这么的跪在艾玛的床边低声祈祷起来。

这样的祈祷持续了许久,一直到奎托斯和罗根回来为止。

两个小孩一回来,就冲到了这里,查看艾玛的状况。

见到艾玛没有醒来,两人有些失望,但是却依旧选择陪伴艾玛。

尤其是罗根,就这么搬过了一个小凳子坐在了艾玛的床边。

“艾玛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啊?”

“要不……”

“我给你讲讲‘面具人’的故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