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十七章 祥和而又宁静的街区(求订阅~求月票~)

秃鹰,是伯格的外号。

自从成为了一名‘自由佣兵’,他就以这个外号示人。

因为,他很清楚,本名的泄露,会对他造成怎么样的影响,假如他还想攒够钱回到故乡,过上富裕、安全的生活,最好暂时忘记本名。

这是他的引路人,也是他的老师‘教导’他的。

他一直铭记于心。

因为,他的老师在退休的第二年,就被他带人干掉了。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钱!

他的老师永远丰厚的退休金,他早就垂涎已久。

可惜的是,几个人分这笔钱,令看似丰厚的退休金变得不那么多起来。

秃鹰想要干掉几个合伙人,但是这些合伙人却精明异常,分钱后,没有一个人肯和他喝一杯的,全都匆匆离去。

可惜了那一瓶放了毒药的美酒。

不过,他也没有浪费。

他将这瓶酒留给了那些他物色好,需要引路人的‘新人’。

佣兵是一个自由的、高危险行业,出现一个引路人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有着自己的老师做为模板,秃鹰伪装的很好。

他收割了一批又一批的‘新人’。

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一些消息泄露后,他不得不成为了‘自有佣兵’。

更重要的是,他存在‘佣兵银行’的钱完全被冻结了!

他一边诅咒着‘佣兵银行’的黑吃黑,一边听闻消息,来到了昂城。

‘面具人’的出现,让他闻到了金钱的味道。

在积蓄被清空后,他需要大笔的钱来完成既定的退休计划。

‘面具人’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但是命运总是捉弄他。

‘九头蛇’、‘夜枭法庭’的出现,让他彻底打消了对‘面具人’下手的想法。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活这么久,就是因为自己从来不惹那些看起来就极为麻烦、恐怖的人物、组织。

但是,心底对钱的渴望,让他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昂城。

他,还在寻找着机会。

机会,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秃鹰坚信这个道理。

事实上,也是如此。

在今天傍晚时分,一条悬赏出现在了地下世界的各个渠道内。

帕西,10万。

丹弗斯,10万。

奎托斯,5万。

罗根,5万。

两个女人,两个小孩,总价30万的悬赏,令秃鹰无比的心动,几乎是悬赏在出现的下一刻,他就开始动用备用金购买消息调查这四个人的身份。

悬赏虽好,但小命更重要。

然后,他彻底的放下了心。

四个人都是普通人。

也就是因为和‘收容所’有关,才会让人稍微在意,但也仅仅是稍微在意罢了,几个机动队的家属成员,又不是什么C+级以上的成员,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最多就是干完这一票,躲躲风头就好。

当即,秃鹰就打定主意,马上收拾装备出发了。

他盯上了这个目标,其他人自然也会盯上,如果去的晚了,恐怕什么都没有了。

而就如同秃鹰预料的一样,在他靠近这个独栋公寓的时候,他发现了数量不少的同行。

秃鹰发现了这些人。

这些人也发现了秃鹰。

不少人面露厌恶,然后,冲着地上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佣兵,被称之为鬣狗,战场秃鹫之类。

但大部分人还有着自己的规矩,像是秃鹰这种混蛋,简直是所有人厌恶的对象,要不是没有确定任何赏金,且确定了秃鹰的存款被‘佣兵银行’冻结的话,这些人不介意转移一下目标。

秃鹰却是毫不在意。

只是怀疑,又不是确认。

没有确认,就不是他做的。

而且,就算确认了又怎么样?

他还是不会承认。

这样的想着,秃鹰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是恶意的微笑。

毫无疑问,这样充斥恶意的微笑是狰狞的。

他吓到了一对牵着狗的中年夫妇。

这对夫妇应该是附近的居民,在晚餐前遛狗。

“滚开。”

秃鹰一声低喝。

这里的人太多了,如果是在人少的地方,他不介意用更直接的方法。

感谢自己的好运吧!

秃鹰心底冷笑着,与眼前的中年夫妇擦肩而过。

然后……

一条牵狗绳就这么的出现在了他的脖颈上,瞬间收紧!

“呃……哈……”

秃鹰的嘴里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音,他的双手下意识的就要去拿身上藏着的武器,但是,那对夫妇中的妻子却是更快。

嘎、嘎。

手掌掠过,两声脆响后,秃鹰的双手关节就被卸了下来。

秃鹰眼中随后的神采随之消失。

“欢迎来到‘昂城’!”

低低的声音从那对夫妻中丈夫的嘴中响起,然后,对方保持着这种勒住、发力的姿势,直接将窒息的秃鹰拖入了小巷。

不单单是秃鹰。

但凡是靠近着这栋公寓的佣兵、赏金猎人、杀手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遭到了袭击。

袭击者身份各有不同,性别有男有女,年龄有老有少。

他们看似都是周围的居民,但是一个个身手利落,出手狠辣无情。

野狐,也是在今天接到了这次任务,但是因为被游戏‘暗荣的野望’耽搁了半个多小时后,所以,他是最后来到附近的佣兵。

同样的,他也是目睹了这一切的人。

他看着那些与自己一样的佣兵们,在被擦肩而过的人勒死、割喉、刺穿心脏后,整个人就呆愣在了原地。

特别是当他看到那些人熟练的收拾尸体,然后,又面不改色的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时,他全身都颤抖起来。

眼前的街区,就好像是他见识过的其它街区一样。

晚餐前,孩子下学,老人们返家,年轻人下班。

全家人洗手后,坐在餐桌前,准备开饭。

并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他没有看到刚刚那一幕的话。

他亲眼看到那好似是孩子一样的人,掏出了匕首,直接捅在了一个同行的背心上,他也看到那个和善的老人一刀将另外一个同行割喉,他还看到那下班的年轻人笑嘻嘻的转身的刹那就抬手扭断了一个同行的脖颈。

咔吧。

那脆响到现在,还在他的耳边回荡着。

“这、这是什么街区?”

“地狱吗?”

野狐哆哆嗦嗦的想着,下意识的转身就要离开。

但是,在他的身后,一位穿着环卫工服饰,面容普通的男人正在那里,冲着他微微一笑。

扑通!

野狐跪倒在地。

“饶命!”

“别杀我!”

“我有用!”

野狐毫不犹豫的求饶。

然后,他被打昏了,打昏野狐的男人则是汇报着情况——

“街道入侵者全部清扫完成。”

“好,明白了。”

“第二队进入警戒。”

这个男人回答着,然后,拎起昏迷的野狐,将其装入了一旁垃圾桶内,推着走向了垃圾车。

此刻的垃圾车上,早已经装满了垃圾。

野狐也是其中之一。

不过,不同的是,他是活的。

其他的垃圾,已经死了。

当然,垃圾是总有遗漏的。

在那街角不起眼的角落中,霍克面色难看的看着这一切。

陷阱?

我就知道事情不会简单!

普通人怎么可能这么多的悬赏!

霍克忍不住的想着。

同时庆幸着自己是悄悄潜入,而不是光明正大的靠近。

他也知道,自己和那些傻瓜都成为了某些家伙探路的石子了。

但是到了现在,他别无选择。

整个街区已经被封锁了。

他只能继续前行。

只有抓住任意目标人物,他才能活着出去。

想到这,霍克一咬牙,就冲了出去,他准备以最快的速度靠近那栋独栋公寓。

然后——

砰!

隐约的枪声中,霍克倒地了。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脸上浮现着绝望。

狙击手!

这个街区里不单单是这些人,在远处还有狙击手!

很快的,霍克的尸体被清扫走了。

街区再次恢复了往日的祥和。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的。

奎托斯、罗根的警惕却没有减少。

两人的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他们不停的扫视着房间四周。

包括那位医生。

本就心惊胆战的医生,在这个时候被两人的目光扫过后,顿时感受到了浓浓的窒息感。

“我……”

“闭嘴。”

奎托斯冷冷的打断了。

这位医生立刻闭嘴,甚至,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声息,还捂住了嘴。

奎托斯则是瞪大了双眼,继续寻找着什么。

罗根却是干脆的闭上了双眼,他开始侧耳倾听。

然后,两人同时锁定了客厅的方向。

互视了一眼后,两人迈步向着客厅走去。

客厅内,此刻并没有人。

怀孕的帕西,此刻已经返回卧室休息了。

丹弗斯则是在厨房忙碌。

面对着空荡荡的客厅,奎托斯的小脸再次变得冰冷,罗根有些紧张,下意识的眼眶就发红,但是这丝毫不妨碍罗根掏出了小刀,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捅去。

然后,被一只手握住了手腕。

这是一个身材消瘦,面带恶意的男子。

他戏谑的看着眼前的小孩。

“真是可怕的感知。”

“可惜,你力量太小,速度太……”

砰!

男子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是还没有说完,就被奎托斯一脚踢断了。

男子看到了奎托斯出脚,可他不在意,一个小孩如果手持武器的话,会很危险,但是赤手空拳?

会有什么危险?

还能打死他不成?

他准备坦然接受奎托斯一脚,然后,好好戏耍一下目标。

就和猫戏弄老鼠一样。

然后?

自然是带着目标的头颅去领赏钱。

周围的防御很出色,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不存在的。

要知道,他可是‘影流’十年来最出色的刺客之一。

但是,当奎托斯踢在他小腿上的时候,男子却是脸色大变。

巨大的力量奔涌而来。

咔嚓!

男子的小腿断了!

然后,还没有等男子痛呼出声,就被奎托斯一记手刀打在了咽喉上。

啪!

清脆的响声中,男子的惊呼连带着呼吸都戛然而止了。

“奎托斯、罗根发生了什么?”

厨房里传来了丹弗斯的声音。

“没事的,丹弗斯婶婶。”

“奎托斯不小心掰断了一根铅笔。”

明明还挂着泪花,但是罗根却是声音甜甜的回答着。

奎托斯冷着脸,翻了个白眼,就拖着刺杀者的尸体进入到了艾玛的房间。

然后,他看向了那位目睹了全过程的医生。

医生这个时候已经不再颤抖了,不是不恐惧了,而是真正的吓傻了。

奎托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是不满医生的反应。

但他,依旧缓缓的说道——

“九头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