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六十八章 天上?(求订阅~求月票~)

特工?

艾文特低下头看着摔倒在地的霍索恩,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不是厌恶特工。

而是单纯的厌恶霍索恩。

艾文特很清楚,霍索恩想要成为的可不单单是所谓的特工。

而是……

筹码!

在那个地方能够让对方活下去,且活得更好的筹码。

因为,那里和这里断绝的太久了,需要一个知道这里事情的……‘人’。

面对着艾文特眼中的厌恶,霍索恩笑了。

“放心,我把这里的情况告知那里的时候,一定会有所保留,然后,找机会再告诉你一些那里的事情,当然了,为了安全,我也会保留一些的。”

“你看,是不是很公平?”

霍索恩说着就盘膝做起,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

“公平?”

“如果不是现在杀了你都已经没用,你现在早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艾文特冷冷的说道。

“当然、当然!”

“我相信你恨不得杀了我。”

“但我们现在合作才是最好的。”

霍索恩摆了摆手,就是这种简单的动作都让他变得气喘吁吁。

然后,这位刚刚献祭了大半‘圣殿’的当代大教宗,扭过头看向了昂城的方向。

“你说‘那位’现在在哪?”

“探索世界……我已经将能够探索的地方都探索了。”

“他,会在哪呢?”

霍索恩自问自答着。

接着,霍索恩再次的笑了。

“为了表示诚意,我先告诉你一个消息。”

“劳伦斯在昂城埋藏了‘炸弹’!”

说完,霍索恩特意停顿了一下看着艾文特。

在看到艾文特平静,没有任何波澜的双眼时,霍索恩微微一愣。

然后,这位当代大教宗立刻反应了过来。

“艾特德蒙?”

“那个被劳伦斯视作最大敌人的艾特德蒙?”

“真是优秀的人。”

“可惜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带着这样的话语,霍索恩没有再去看艾文特,他看向了夜空,然后,又一次的看向了昂城,他双眼紧紧盯着这座在夜晚中闪烁着灯光、火光的城市,在嘴中呢喃自语着:

“有地方驱逐我,就有地方欢迎我。”

“艾文特,我们……”

“天上见!”

话音落下,这位当代大教宗气息全无,尸体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灰烬。

艾文特看着这抹灰烬,沉默了片刻后,这才抬头扫视了一眼夜空。

或者说,比夜空更远的地方。

只是,他没有一丁点儿的羡慕、探究和好奇。

他现在就希望自己的儿子赶紧结婚,然后和那位珍妮弗女士生下十一、二个健康的宝宝,他带着他们在城外建一处农庄,种地、放牧、钓鱼,如果有哪个能够继承他的剑术,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至于天上?

狗屁!

那里在他的眼中一文不值。

不过,该覆灭还是要覆灭。

不然……

他寝食难安。

艾文特再次扫了一眼夜空,眼中泛起了丝丝冷意。

真当他的剑意是那么好抵挡的吗?

一撩斗篷,在深夜的郊外,那布匹特有的都懂声中,艾文特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天上的事,他记下了。

之后,他会一一处理。

而现在?

昂城的事,更重要。

尤其是在他儿子担任着至关紧要的任务时。

……

艾特德蒙看着屏幕上因为阿拉斯、迪巴拉、席巴和艾欧.凯特加入后,而占据上风的战斗后,他微微松了口气。

“给我来一杯热可可。”

艾特德蒙说道。

立刻,一位留守的机动队员端着早就准备好的热可可送到了艾特德蒙面前。

浓稠,加入了大量蛋白粉的热可可,令常人难以下咽。

但是对于艾特德蒙来说,却是远远不够。

“再来一杯。”

连续喝了三杯后,艾特德蒙才感到大脑的刺痛好了一些。

他揉着太阳穴,继续缓解着这种疼痛。

大约两分钟后,他脑海中的‘他们’暂时休息了。

但有一个没有。

一个完全模拟着‘劳伦斯’的‘他’。

‘到极限了吗?’

‘真是让我失望。’

‘枉我将你当成大敌,层层布置。’

那个‘劳伦斯’讥讽的看着他。

‘谢谢。’

‘我就是希望咸鱼一生。’

‘躺在那里,什么都不做,挺好的!’

‘我已经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你为什么还要逼迫我?’

他反问着对方。

‘因为……’

‘你只要活着,我就寝食难安!’

那个‘劳伦斯’说着,满是恶意的盯着他。

‘你没有成为我的人。’

‘还三番四次的拒绝了我的邀请。’

‘而你又表现出了极佳的天赋,和那可笑的正义感。’

‘这样的你,我怎么可能不毁掉?’

‘可惜,你不仅天赋过人,还运气极佳,连续两次都逃脱了我的布局,肖恩的暗杀更是可笑,反而让你警觉,逃到了昂城。’

‘实在是可惜。’

‘劳伦斯’冷冷的说着,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感叹。

他保持着沉默。

此刻,绝对理智的他,没有身为‘人’的感情,仅仅是不停的分析、总结。

那之前得出的结论又一次的出现了。

而且,相较于之前的模糊,这一次是更加的清晰。

‘并不是我逃到了昂城。’

‘是你将我安排到了昂城。’

‘因为在这里,你有着绝地翻盘的机会!’

‘因为……’

‘昂城本身就是你最先的布局。’

他说着,抬起头看向了‘劳伦斯’。

‘劳伦斯’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不错。’

‘这里就是我最初的布局。’

‘那你猜猜,我将翻盘的机会,放在了哪里?’

说着,‘劳伦斯’的脸上就浮现出了那种惯有的恶意。

‘在……‘收容所’内!’

他回答着。

‘劳伦斯’脸上的恶意有些僵硬了。

‘这并不难猜。’

‘你曾是‘收容所’的高层!’

‘想要在昂城布局,自然离不开‘收容所’!’

‘那,还有什么是比‘昂城收容所’这个据点更合适的呢?’

‘本就在地下的‘昂城收容所’,在向下挖个几层,或者暗中留有密道、一部电梯通往那里,对你来说才是最合适的。’

他看着‘劳伦斯’脸上的那一抹僵硬缓缓的说道。

在说到这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

‘你是不是想要听我这样说?’

他突然反问道。

‘劳伦斯’保持着脸上的僵硬,眼中更是充斥着震惊,似乎根本不明白他再说什么。

而他则继续的说着。

‘你一定会在‘昂城收容所’的据点内布置翻盘的机会。’

‘但是,这个翻盘的机会一定不止一个。’

‘依你的性格你一定会在最后的机会上加上一道保险!’

他十分肯定的说道。

‘劳伦斯’脸上的僵硬、眼中的震惊消失了。

接着,‘劳伦斯’嗤笑出声。

‘你知道了又怎么样?’

‘那是一次绝杀!’

‘即使你知道了,你也无法改变什么!’

‘就如同是之前的两次一样!’

‘劳伦斯’加重了话语中‘两次’的发音,然后,‘劳伦斯’紧紧盯着他,希望看到了他脸上流露出的痛苦与悲伤。

可惜的是,这个时候的他,根本没有这些情绪。

相反的,‘劳伦斯’的话语,暴露了更多。

‘果然……’

‘那里的出现就是一个巧合。’

‘你也仅仅是在借用这个巧合。’

‘很符合你的风格。’

他说着,然后,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那里会是一个让我选择牺牲战友,又或者是毁灭整个昂城的难题吗?”

‘你猜!’

‘劳伦斯’脸上再次浮现出了那种恶意的笑容。

然后,‘劳伦斯’消失了。

他返回到了正常的状态。

艾特德蒙揉着太阳穴,下意识的擦了擦鼻血后,就拿起了通讯器。

“艾斯特?”

“是我,前辈。”

“密道已经找到了。”

通讯器内,传来了艾斯特的声音。

“很好,等我,我马上就……”

‘到’字还没有出口,艾特德蒙就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间,艾特德蒙整个人摔倒在地。

“主管!”

“医生!医生!”

留守的机动队成员连忙搀扶起艾特德蒙,向着一侧大声吼道。

“士兵,报告艾特德蒙前辈的情况。”

艾斯特的声音在通讯器内向着。

“报告,艾特德蒙主管昏迷!”

听着那位机动队成员的话语,此刻身处在昂城‘收容所’据点下方的艾斯特一皱眉,他的眼中满是担心,直接对站在身旁的克拉克、力特斯说道:“两位,拜托你们返回上面,帮忙照看一些艾特德蒙前辈,同时接管整个基地。”

“战斗并没有结束。”

“那里需要经验丰富的人做为指挥!”

看着机动队队长、副队长还想要说些什么,艾斯特马上说道。

然后,他指了指眼前刚刚搜索出的一道密门道:“身为调查人员的我,有更丰富的调查经验,这里更适合我。”

克拉克、力特斯看着艾斯特,最终,点了点头。

“小心!”

两人叮嘱着。

然后,两人冲一旁的一队十人的机动队下达了命令。

“你们暂时由艾斯特先生指挥,明白?”

“明白!”

这支机动队成员纷纷敬礼回应。

艾斯特目送着克拉克、力特斯进入电梯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的心底十分的忐忑。

此刻脸上的平静,不过是故作镇静罢了。

通过艾特德蒙前辈的描述,他可是十分清楚那位‘劳伦斯’是什么人。

一个聪明却性格恶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

这样的混蛋,留下的‘后手’可能会简单吗?

事实上,从艾特德蒙前辈嘴中确认他们所在的昂城‘收容所’内有着对方的后手开始,他就开始了调查。

大量的人员投入,几乎将‘收容所’翻过来了,才在刚刚发现了对方留下的‘密道’。

一条隐匿在‘收容所’内紧急疏散通道内的‘密道’。

紧急疏散通道,是每个城市的‘收容所’都会拥有的特殊的、为了以防万一而制造的通道,是‘收容所’为成员们,准备的最后一条退路。

因此,这里平时是不会有人出现的。

至于开启?

更是不可能。

因为,一旦开启,就代表着发生了无法抵御的事情。

这里的一切都会上传总部。

然后,启动收容失效预案。

艾斯特一开始也没有想到会是紧急疏散通道,是在将整个基地都快要翻过来了,还没有发现,却仍然坚信着艾特德蒙的前提下,他直接打开了这条通道,然后,再在这条通道内发现了‘密道’。

饵总部问责?

到了这个时候,艾斯特根本不在乎了。

更何况,他有着正当的说辞:大量‘异常’进攻昂城,他们需要撤离。

‘密道’长约百米,直直的向下,有着电梯设施,也有着备用电源。

咔!

电机发动声在‘密道’下方回荡。

这是克拉克、力特斯乘坐电梯离去的声音。

艾斯特再次看了一眼‘密道’前方的黑暗之处。

不同于刚刚每隔5米都会有着一盏壁灯,到了这里,前方一片黑暗。

似乎是在告知着所有进入到这里的人,前方的不同之处。

未知与危险。

仿佛都隐藏在了那黑暗之中。

艾斯特微微吸了口气,他转身看向了身后的人。

“各位,现在需要我们同心协力了。”

说着,艾斯特的目光就看向了此行额外的成员:鲍勃、何西阿。

这是曾经出现在‘异常’附近,且劣迹斑斑,又活下来的两位。

很自然的,这样的人不可能离开‘收容所’成员。

所以,两人光荣的成为了‘收容所’D-级成员。

不是D级。

D-,可消耗成员的代指。

“D-1667,D-1668。”

“现在开始探索前方。”

艾斯特直接下达了命令。

鲍勃编号D-1667。

何西阿编号D-1668。

两人此刻也是全副武装,穿戴着防护服,头灯、随身的摄像仪器、通讯器、氧气管等等。

不过,没有武器。

D-级人员不需要武器。

也不允许拥有武器。

“是。”

鲍勃、何西阿没有反驳艾斯特的话语,更不会反抗,被十个冲锋枪指着,只要不想被打成筛子,两人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带着万般的不情愿,鲍勃走在前面、何西阿走在后面,两人额头上的灯光,驱散着周围的黑暗,让艾斯特看到了前面大致的模样。

和之前走过的道路相差不大。

当继续前行了大约三十米后,一个平台出现了,这是一个连接着楼梯的平台,这里越发的黑暗了。

几乎是同时的,鲍勃、何西阿停下了脚步。

“D-1667,继续前行!”

“D-1668,检查周围!”

艾斯特再次下达了命令。

“为什么总是我?”

瘦弱的、戴着眼镜,面容略显阴郁的鲍勃嘟囔着。

头发花白的何西阿则是笑了一下。

“下一个不会更好。”

何西阿这样的说着。

“愿你不得好死!”

鲍勃冲着何西阿竖了个中指后,开始向着楼梯走去。

两人可不是什么友好的关系,只是不同‘囚室’的,等待完成这次任务后,被释放的‘囚犯’罢了。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算得上是竞争关系。

因为,这次任务,被赦免的人,只能有1个。

如果可以的话,鲍勃希望何西阿死掉。

何西阿?

也是一样。

所以,何西阿看着鲍勃的背影,冲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

这一切,艾斯特没有看到,但是声音却足以让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没有阻拦。

D-级人员,只要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他都可以谅解。

毕竟,可消耗品嘛。

接下来的时间,艾斯特通过屏幕查看着两个D-级人员的行动。

何西阿那里中规中矩的搜查,而鲍勃那里却出现了值得关注的事情。

在鲍勃踏入那个继续向下的楼梯时,那足够明亮的头灯不仅黯淡了不少,光照的范围更是少了许多,只有眼前狭窄的范围。

而且,更重的是,眼前的楼梯似乎都一样。

每一层13阶,有一个3米的半圆形平台,在平台上旋转180°后,可以继续向下。

已经走下了十层,每一层都一样。

艾斯特发现了。

走在其中的鲍勃自然也发现了。

他吞咽着口水,但他依旧继续向下。

而就在鲍勃经过了这一次的半圆形平台的时候,他的脚步突然一顿。

“D-1667,继续前行。”

艾斯特吩咐道。

“长官您没有听到吗?”

“这有孩子的哭声!”

鲍勃如实反映着。

孩子的哭声?

艾斯特一皱眉,他并没有听到鲍勃所说的声音,调节了仪器后,没有听到。

“你确定?”

“他现在还在吗?”

艾斯特问道,同时,将频道切换到了一位机动队成员的耳麦中。

“在的!”

“很清晰!”

鲍勃回答着。

那位机动队成员却是摇了摇头,确认自己没有听到。

“D-1667,继续前行。”

艾斯特说道。

鲍勃继续向前,在他又经过了一个平台时,艾斯特听到了模糊的声音‘请’‘救我’‘下来’。

旁边的机动队成员,也确认了这一点。

“D-1667,你还能够听到这个声音吗?”

艾斯特问道。

“是的,长官!”

鲍勃给与了肯定的回答。

“继续前行,如果遇到异常请停下来。”

艾斯特说道,屏幕上以鲍勃的第一视角继续前行。

耳麦中那个孩子的声音依旧模糊,似乎根本没有因为鲍勃的前行而变得更近一点,而周围的黑暗却似乎越发的浓郁了。

鲍勃的呼吸开始急促。

这样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艾斯特耳中。

“长官,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长官,我请求返回。”

“长官……”

鲍勃语速极快的说着,但是,没有等到鲍勃说完,这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D-1667?”

“D-1667?”

“请回答!”

“情况怎么?”

艾斯特连连问话,可完全没有回答。

从屏幕上看,鲍勃依旧是处于站立的第一角度,就没有变高变低,也没有任何的左右偏移,鲍勃应该还是站着的。

只是,这样的站立,宛如雕像,一动不动。

而就在艾斯特继续呼叫鲍勃的时候,一张脸突然贴在了鲍勃随身携带的摄像头上,将整个画面完全的呈现在了那屏幕上。

那是一张类似人的脸,但是‘他’没有嘴、鼻孔和瞳孔,就是一张脸带着呆滞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屏幕外的艾斯特。

艾斯特心底一紧。

呼吸都慢了一分。

周围机动队的成员们更是下意识的端起了枪。

但下一刻,这张脸消失了。

一同消耗的还有摄像头。

屏幕变得漆黑。

艾斯特眉头紧皱,他盯着漆黑的屏幕,停顿了一秒钟后,说道:“D-1667,名单抹除。”

“长官!长官!”

“我有发现!”

就在D-1667名单被抹除的时候,身为D-1668的何西阿突然开口道,这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看向了另外的一块屏幕。

在那里,原本是结实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向下的走廊。

“D-1668,汇报情况。”

艾斯特说道。

“这里还有一个暗门,这应该是我们想要找的,而刚刚的楼梯应该是陷阱。”

何西阿如实的汇报着自己如何找到了暗门。

同时,表达了对鲍勃的怜悯,希望鲍勃平安——不同的频道,令何西阿不知道鲍勃的遭遇。

当然了,就算是知道了,何西阿也不会在意。

他只会庆幸自己活了下来,且重获自由。

“很好,D-1668请探索眼前的走廊。”

艾斯特下达了新的命令。

“是,长官。”

何西阿说着,还似模似样的敬了个礼。

他心情很不错。

因为,他知道,这一次和鲍勃的竞赛中,赢得依旧是他。

他就是这样,一直会赢。

既有运气,也有经验。

就如同眼前,经验告诉他,既然眼前是真正要寻找的东西,那这里应该是很安全的。

不过,必要的警惕,何西阿还是有的。

他缓缓的向下。

走进了大约20米后,突然一侧的墙壁内,响起了齿轮转动的响声。

咔、咔。

两侧漆黑、光滑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排两指粗细的管子,带着特有气味的液体正在从中喷涌而出。

“盐酸!”

何西阿瞬间判断出这些液体是什么,他身形灵活的向后扯了数步,躲开了这样的喷射,但是,盐酸的喷射并没有停下。

似乎不是陷阱,而是……在抽取?

何西阿初步判断着。

“D-1668汇报。”

“长官,这里有一排管子,似乎是在抽取盐酸,我没有探测到走廊的尽头,我应该是身处一个中部的位置,内里有什么,暂时无法确定。”

何西阿详细的汇报着。

而就在他汇报的时候,被不知道从哪里抽出的盐酸越来越大了。

即使是身穿防护服的何西阿也不得不退到了入口处。

他没有远离,因为,就在他来到入口处的时候,那积累了诸多,好像是给池塘蓄水的盐酸,就这么的消失了。

“应该是地面有我不知道的排水装置!”

何西阿猜测着。

接着,他就准备继续进入走廊。

但就在这个时候,强光头灯无法照耀到的地方,一阵低低的咆哮声传来——

吼!

何西阿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撞飞了。

巨大的力量碾压了何西阿的身躯。

也摧毁了一切装备,看着漆黑的屏幕艾斯特毫不犹豫的喊道:“警戒!”

虽然他没有看到什么,但是何西阿的遭遇足以告知他有什么东西从那个走廊内‘逃’出来了!

而他的直觉则告诉他,那是很可怕的东西!

因为,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不自觉的艾斯特握紧了枪。

不单单是艾斯特有着这样的感觉。

机动队的成员们也是一样。

他们在艾斯特喊话后,就立刻分散开来,一个个紧张的盯着漆黑的走廊,其中的一位成员,在接到了队长的命令,直接向着眼前漆黑的走廊,投掷了一枚照明弹。

砰!

照明弹的光辉下,黑暗被驱散。

逃出的怪物,终于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

那是……

一只大蜥蜴!

PS 二合一章节~肥龙表示打扫家……好累,整整收拾了一天半,腰酸腿疼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