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三章 模仿?重现!

狗?

杰森一怔,他下意识的想到了刚刚看过的《十字街跟踪者》的开头。

在那个开头里,主角正是因为寻找房东丢失的狗而一步一步的进入到了那个杀手的陷阱之中。

想到这,杰森似半开玩笑般的说道。

“你不会是我的房东吧?”

“嗯。”

“我就是你的房东。”

听筒那边传来了肯定的答案,令杰森一皱眉。

这么巧?

不!

不是巧合,而是安排!

极有可能是我在入住这里的时候,就安排好了一切!

而安排了这一切的家伙?

自然是那个按照书中描述,制造了凶案的家伙!

对方想要做的,不单单是制造凶案!

而是……

重现《十字街跟踪者》的内容!

杰森心念电转间,就有了一个大致的推测,但是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因为,他根本没有关于如何租住在这里的记忆。

他一出现就在这里。

之前的记忆?

根本没有!

就连‘他’养的猫、狗,他现在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而当杰森思考的时候,话筒那边的声音则是继续着。

“我想见面谈,可以吗?”

对方询问道。

“可以。”

杰森给与了肯定的回答。

他想要了解更多,因此,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而名为‘约翰’的房东来的速度比想象中的还要快。

就在杰森放下听筒的五分钟后,门敲响了——

咚、咚咚!

“是我,约翰。”

敲门者自报家门。

杰森习惯性的做了检查后,这才开门。

这是一个身材看似消瘦,但却充满力量的男人,面容相当俊朗,只是胡子拉碴,头发很长,长到了披散在脸颊两侧和肩膀上,让对方看起来有一种颓废感,而身上的衣物更是简单,一条牛仔裤一个灰白色的长袖,上面还有一些污渍,让本就颓废的对方看起来多了一种落寞。

“抱歉,为了不让人看到,我不得已做了一些多余的事。”

对方直接走了进来,在杰森把门关上后,指了指衣服上的污渍道。

杰森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不过,双眼依旧盯着对方。

杰森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眼前这个看似颓废、落寞,全身上下充斥着‘丧气’的男人带有的危险气息。

在‘不夜城’里,这样的人,杰森见过不少。

每一个都是鼎鼎大名的独行侠。

当然,他和这些人没有什么交往,就是送货的时候见过。

但是这并不妨碍杰森牢记‘老头’,给他的忠告:别惹这样的人,你惹不起,如果你不想自己,包括你身边的亲人、朋友、下属都被干掉的话,那就老老实实的远离。

会有人偷这种人的狗?

杰森心底为对方默哀了。

很明显,这条狗对眼前的约翰很重要。

简单地说,这已经不是惹没惹到的关系了。

而是……不死不休了。

在杰森打量约翰的时候,这位约翰也在打量着杰森。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杰森。

之前,杰森入住的时候,公寓的管理员和他报备过,但是当时的他根本没有心情理会这些。

他从没有见过一个作家是这副模样。

身高接近两米,肌肉结实,胳膊比常人大腿都粗一圈,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摔跤手,而不是作家。

作家拿着笔,应该是温文尔雅的。

眼前的杰森拿着笔?

只会让人紧张、担忧!

因为,他们害怕杰森会把笔戳进自己的身躯里!

笔,就是作家的武器吗?

约翰忍不住的想起了一句名言。

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这句名言相当的有道理。

然后,他默默的后退了一步。

不单单是担心杰森暴起伤人,还因为他在杰森的身上敏锐的发现了致命的危险感。

这是他曾经的职业赋予他的直觉。

绝对不会出错的直觉!

杰森、约翰,两人就这么站在门厅的走廊内互视着。

足足十几秒后,两人一同动了。

两个人脚步开始横挪,一步、一步的挪动到了沙发旁,在这个过程中,两人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彼此,既相互盯着对方的双眼,又警觉的看着对方的手臂、腿脚,即使是站到了沙发旁后,两人这一动作都没有改变,甚至,都不自觉的用手捏住了沙发背。

沙发不单单可以用来坐,还能够用来抡。

当然,也可以当做一面盾牌。

吱、吱吱!

沙发腿和地板的摩擦声中,杰森、约翰各自拖拽着沙发后退。

一直到触碰到了各自身后的墙壁时,两人这才停下。

然后,同时坐到了沙发里。

约翰身躯微躬,就如同一头蓄力的豹子,稍有风吹草动就能够暴起。

杰森则要正常的多,身躯坐得笔直,双腿微微分开,但是双脚却在拖鞋内微微后移,用拖鞋的鞋面遮挡住了弯曲、扣在内的脚趾。

杰森保证,脚趾用力,他就可以第一时间弹起,

在意外发生的时候,他不仅能够第一时间反应,还能够完成一次有效的反击。

两人再次沉默下来。

只剩下了电视中传来的声音——

“据报道,这一次凶案发生在偏僻的小巷中,那位可怜的女士被斩断了双臂,倒吊在了那,尸体上还被写上了:无趣、无趣、不好玩。”

“有看过《十字街跟踪者》的朋友,一定很熟悉这一幕。”

“不过,这一次不再是书中,而是现实里。”

“有人在模仿《十字街跟踪者》内的杀手,进行着凶杀。”

“有幸的,我们采访到了本书的作者……”

电视机内播发着打着马赛克的画面,但是这似乎更让人有了窥视的欲望。

而后一张张解析的图片出现,配合着主持人的讲解,这让人突然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刺激、恐惧。

两者结合后,所诞生的好奇,足以吸引人的目光。

尤其是最后插入了杰森的采访。

杰森的声音没有传出,只有一个画面。

而就是这一个画面还不停的上下晃动着。

仿佛是遭遇了什么

接着,画面一转,就返回了演播室。

“我们见到了《十字街跟踪者》的作家,不过信号似乎不太好……”

主持人继续说着。

而杰森则是没有兴趣在听下去了。

他径直关了电视。

一群为了收视率的家伙,什么东西编造不出来?

就算对方说是他杀了人,杰森都不奇怪。

毕竟,一个过气作者,为了博取关注度,铤而走险,也是说得过去的。

“我看过你的书。”

在杰森关了电视后,约翰突然开口了。

“感觉怎么样?”

杰森顺口问道。

他希望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

不然的话,他根本问不出什么,更不用说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了。

“尸体描述,很不错。”

“专业级别的!”

“之前我还怀疑你怎么能够写出这么专业的东西,而现在?”

约翰说着又看了一眼杰森,没有再说下去了。

虽然没有说,但是那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我是个作家。”

杰森强调着。

然后,在心底补充了一句:至少身份是这个。

“我也只是一个房东。”

“一个刚刚失去妻子,然后,又把妻子留给我最宝贵的东西搞掉的家伙。”

约翰同样做出了强调。

“你的妻子?”

杰森恰到好处的问道。

“疾病夺走了她的生命。”

约翰黯然的说道。

“抱歉。”

杰森诚恳的说着。

他看得出眼前的男人应该很爱自己的妻子。

自然的,也会爱着自己妻子留下的宠物。

听着杰森诚恳的抱歉,约翰似乎打开了话匣子。

“在遇到我的妻子后,我就选择了退休,我希望和妻子简简单单、平平安安的生活,但是意外总是发生。”

“之前疾病夺走了她。”

“我无能为力。”

“因为我不是医生。”

“但现在有人夺走了她留给我最宝贵的东西,我认为我需要做点什么。”

约翰缓缓的说道。

“我相信你能够做到。”

杰森点了点头道。

“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将那个偷我狗的混蛋找出来——我担心黛西受到伤害,我不希望她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即使是一丁点儿。”

约翰说着,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他继续的说道:“他既然模仿着你书中的一切,那他自然会给你打电话。”

“嗯。”

杰森没有反驳。

然后,他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是怎么搞丢……她的?”

杰森原本想说它。

但是话语到了嘴边,他将它改成了她。

杰森并不介意尊重宠物主人的说法,只要对方没有恶意。

“今天早晨,我在去看我妻子的时候,黛西待在车上,当我返回的时候,黛西不见了,我的车被撬了,手法很专业。”

“没有留下指纹,也没有留下脚印等一切痕迹。”

“然后,广播中传来了《十字街跟踪者》模仿杀人案,我很自然的想到了身为作者的你,而且,我还是你的房东。”

约翰解释着,目光看向了房间中唯一的电话。

他在等待那个模仿犯打来电话。

然后?

他会送对方去忏悔。

“模仿?”

“我不认为是模仿。”

杰森略微调整了一下坐姿后,这样的说道。

立刻,约翰的注意力被吸引了。

“从我住进这里,而你恰好又有一条狗后,这就不再是模仿了。”

“而是……”

“重现!”

杰森加重了语气,他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约翰。

“对方想要重现《十字街跟踪者》内发生的事情,而里面发生的事情是同步的,主角被杀手一步一步的引诱到陷阱中,而杀手也在同一时间的杀死了无辜者,而现在?”

“你的狗就应该在刚刚那个凶案附近!”

杰森话音刚落下,约翰就直接站起来,准备向外走去。

约翰已经迫不及待的接回自己的黛西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

叮铃铃!

电话响了。

约翰的脚步一顿,他看向了那个电话。

杰森则是直接拿起了听筒。

“喂。”

“重新获得关注的感觉怎么样?”

一个特意变声的嗓音出现了。

对方压抑着那种恶作剧的笑容。

既得意,又满是讥讽。

“不怎么样?”

杰森淡淡的回答着,语气十分的平静。

而这样的平静,则让对面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对方似乎没有想到杰森会这么的平静,对方预料中杰森即使没有表现出不安,也会感到愤怒。

可现在?

平静。

“有趣!有趣!太有趣了!”

“这才是我期待的‘作家’!”

“来来来,游戏开始了!”

对方发出了夹杂着兴奋喘息的笑声,声嘶力竭却又无比亢奋的那种。

足足四五秒钟后,这样的笑声才停下。

对方那特意改变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已经猜到了狗在哪了吧?”

“那……”

“我们继续。”

话音落下,那边就挂断了。

杰森保持着最初的平静,将电话挂断。

至于听筒对面之人那种变态的举动?

杰森并不意外。

如果不变态的话,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只是……

这样的‘变态’,为什么会盯上他?

或者准确的说,明明有那么多优秀的,为什么要选择他这个即将过气的作者的?

只为了让他再次受到关注?

这个念头出现在杰森的心底,但随即就被杰森摇头否定了。

他看向了约翰。

“一起?”

杰森问道。

他需要去现场看看。

虽然警方已经去过了,大部分有价值的线索都应当被收集了,但是杰森仍然希望去那里看看。

毕竟,他有着不同寻常的搜索方式。

他,曾经也是一个不合格的‘侦探’来着。

一想到曾经的‘侦探’生涯,他顿时有些想吃刚刚烘焙出的糕点了。

“可以。”

约翰没有拒绝。

杰森的表现,令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而且,这件事也是因为杰森而起的。

“我做了一些准备,那些盯着这里的警察应该被引开了注意力。”

再出门的时候,约翰叮嘱着杰森。

并且,在一出门的时候,就直接弯下了腰。

公寓外是单面式的走廊,视线穿过一侧的水泥围栏,就可以直接看到下面的街道。

此刻约翰正贴着这面围栏而行。

然后,他回过头去看杰森时,才发现杰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一侧。

悄无声息!

约翰心底一凛。

他已经尽量将杰森高估,但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似乎还是低估了杰森。

杰森一看就是那种身强力壮,适合正面突击的人选,但是此刻却灵巧的像一只猫……不,不对,不是猫,是一头强壮的豹子。

或许是犀牛?

约翰看了看杰森强壮的身材,快速的更改了形容词。

然后,又看了看杰森大裤衩、睡衣、拖鞋的模样。

约翰想要提醒杰森,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这个时候,找回黛西才是最重要的。

杰森、约翰齐头并进。

两人很轻松的来到了公寓后的停车场。

这里停放着一辆不符合年代的老式车。

不是老爷车。

而是有着三色彩条喷装的轿车,但是看起来更像是肌肉类的跑车。

“车不错。”

杰森评价着。

他是一个合格的‘邮差’,对于车的了解相当的多。

虽然他叫不出眼前车子的牌子,但是他看得出眼前的车子不仅保养的相当好,而且不少的地方还进行了改装。

为了速度更快的改装。

在杰森拉开副驾的门坐进去后,更是确认了这一点。

前排照旧,而后排不必要的东西,则是全部的拆掉了。

包括,座椅。

这是为了减重。

不过,就在杰森坐进去后,这辆车子却是略微倾斜。

杰森比表现出的体重还要大。

约翰略带心痛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车子,然一脚油门踩下。

嗡!

顿时,整辆车子爆发出了那特有的轰鸣声,就如同是一头陆地上的野兽,带着咆哮直直冲了出去。

不需要更多的询问,早已调查清楚的约翰驾着车直奔凶杀案的现场:橄榄街。

橄榄街,位于樱桃城的北区,是老城区的一条街道。

曾经这里也辉煌过。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富人的迁徙,南区代替了北区,橄榄街更是变得破落了不少,那些原本在当时看起来相当时尚的店铺,此刻代表着落后。

而一栋栋的廉价公寓却为诸多平民、打工者,提供着廉价的住所。

尸体就是在公寓与公寓之间的巷子中发现的。

就如同书中描写的那样,这里是一条狭窄、阴暗的小巷。

甚至,更差。

阳光完全被两侧的公寓挡住,没有一丁点儿的光芒照射进来,让这里不仅阴暗,还有一点阴冷,而残余的血腥味则是不停钻入靠近者的鼻子里。

杰森看到了远处警察拉起的警戒线。

数个警员正站在那,看守现场,阻拦着靠近的记者。

这些记者就像是闻到了鲜血味的苍蝇,在周围嗡嗡作响。

而那些居住在这里的人则是一脸的担忧与惶恐。

杰森相信更多的警员正在排查、询问口供,同时也在安抚着本地居民。

他看了一眼约翰。

“黛西?黛西?”

约翰则是迫不及待的喊起来。

可惜没有听到回应。

约翰冲着杰森眼神示意后,马上就向着周围搜寻而去。

他也看过《十字街跟踪者》这本书,按照书中的描述,他的狗就应该在靠近凶杀案现场附近的地方。

而杰森?

则是缓步的靠近了凶案现场。

当然了,并没有跨过警戒线。

杰森站在人群后,视野越过警戒线,向内看去,就如同周围挤满的记者一样。

不过,和那些将上半身探进去,恨不得让自己更近距离观察凶案现场的记者相比较,杰森却是身躯站的笔直。

他个子高,不拥挤,也能够看到里面是什么。

一张蓝色的塑料布。

这张宽大蓝色的塑料布不仅将尽头围了起来,还阻挡着所有人的视线,只能让人猜测里面的情形。

杰森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两侧的公寓。

眼前被挡住了。

那高处呢?

接着,杰森就看到了几个在公寓上探头探脑的人,从这些人的装扮来看,也应该是记者,而他们的脸上则是挂着懊恼。

很显然,这个蓝色的塑料布应该是完整的封锁了所有视线。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的。

除去警察外,至少有两个人不会被阻挡。

最先发现案发现场的人不会。

还有……

自然是布置这个案发现场的凶手不会。

前者这个时候应该还在警局内录口供,而后者?

杰森直接开启了死气感知!

他的目光在周围扫视。

一些凶手会极大几率返回到自己犯案的现场。

特别是那种自负的人,更是这么做。

他们乐意看到警察徒劳无功的忙碌,更喜欢看到周围人惊恐的一幕。

甚至,还会制造一些线索迷惑办案者。

而在刚刚的电话中,从对方的话语来看,十分像这样的人。

只是,杰森环视一周,除了警察外,没有看到一个沾染了和尽头死气类似的人,但是死气的残留却是十分清晰的。

无疑,巷子尽头并不是第一案发地点。

对方只是将那里当做了自我展示的舞台,真正的案发地点另有他处。

而现在的残留?

应该是安置约翰狗的位置。

杰森沿着死气的残留迈步前行。

很快的,他就从那个凶案现场走到了隔壁的巷子里。

不同于刚刚的巷子,这一处巷子两侧的公寓,一高一低,阳光从低的一面,恰好照射过来,映照在了一侧公寓墙壁、玻璃上。

反射而来的阳光令同样狭窄的这里变得亮堂。

光明之下,阴暗顿时散去。

仅仅是一楼之隔,但是却仿佛置身两个世界般。

刚刚的巷子内充斥惶恐不安。

这里却满是午后的安逸。

行走在这里的杰森并没有隐藏行踪,他光明正大的行走在众人的视线里。

午后,一个身材高大、壮硕,即使是睡衣都无法彻底遮掩肌肉的男子,穿着大裤衩、拖鞋,行走在密集的公寓区,无疑是显眼的、惹人注目的。

不少人盯着杰森,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去。

杰森高大强壮的身材足以吓退大多数人。

因此,杰森相当顺利的走到了死气残留的终点:一个纸箱子。

眼前的纸箱子上沾染着之前的残留,而在纸箱子内则是有着更浓郁的死气。

杰森双眼一眯,他瞬间猜到了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搜寻完另外一边的约翰赶来了,他在看到纸箱子时,立刻越过了杰森,冲向了纸箱子。

站在纸箱前,这个颓丧的男人,双手略微颤抖的伸出,缓缓的将纸箱子打开。

纸箱内,一只小狗蜷缩在里面。

早已没有了任何气息。

“黛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