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三章 谁是最大的得利者?

巧合?

约翰一皱眉,他不相信巧合。

布莱恩也不相信。

而麦考尔?

同样也不相信。

三个男人目光交错后,再一次的看向了杰森。

而杰森则是起身走向了书房兼卧室,将三人写给他的信拿了出来,放在了那张小圆茶几上,手指分别推向了靠近三人的位置。

“可以确定,这是你们写的吗?”

杰森问道。

约翰、布莱恩、麦考尔三人拿起信,开始检查、翻阅。

动作因为习惯而不同,但每个人都带着应有的谨慎与小心。

“嗯。”

“没问题。”

“是我的写的。”

最终,三人一起点头,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接着,三人全都一愣。

这一次,不需要杰森在说什么,三人就发现了不对。

他们三个竟然同时给杰森写了信?

不对!

准确点说,是他们三个竟然都‘注意’到了杰森。

“你们也是看到了告示栏里的告示?”

布莱恩看着约翰、麦考尔。

“嗯。”

约翰点了点头。

麦考尔则是拿出了随身的记事本,翻看后,放在了茶几的中央位置。

在翻看的记事本内,夹着一张照片,照片的内容是一张告示——

各位:

我需要一些奇特的故事来激发灵感。

你们有吗?

有的话,请告诉我。

我在3A公寓313房间。

电话:0054444944

杰森

99.7.10

……

照片拍摄的角度相当的好,画面清十分的晰。

杰森细细查看着这张照片。

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这张照片的存在。

但是,这张照片却是一切的起始。

杰森的目光看向了约翰、布兰恩,两人肯定的神情,在告知杰森,他们看到的也是这张告示。

“那你们能够告诉我,你们在看到这个告示的时候,为什么决定给我写信吗?”

杰森继续问道。

他的目光扫过三个男人。

毫无疑问,眼前的三个男人都不是一般人。

随意出现一个,都能够惹起一阵腥风血雨。

如果三个凑到了一起?

只要有着足够的准备,毁灭一座城市也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

但正因为这样,杰森才越发的好奇了。

他这个平平无奇的告示,为什么能够吸引三人。

“我的妻子刚刚过世,我希望找一个人倾述。”

“恰好,杰森你出现了,还租住在我的公寓内。”

“我调查过你,一个信守承诺的作家,很适合成为倾诉者。”

约翰第一个开口道。

之前的事,足以让他对杰森有着深刻的了解,让他愿意相信杰森。

更何况,他欠杰森一个人情。

“我是因为凯米的事情而焦虑、烦躁。”

“所以,我也希望找个人倾诉。”

“而当我看到这个告示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产生了,想和你谈谈的想法。”

布莱恩随后说道。

与约翰一样,布莱恩也乐意相信杰森。

要知道,杰森可是救了他女儿的。

麦考尔与约翰、布莱恩不同。

他虽然和杰森只是一面之缘,但是内心的正义感却让麦考尔直言不讳。

“我不希望杰森你出事。”

“我看过《十字街跟踪者》,你是一个不错的作家,虽然文笔不是一流,故事内容也有所欠缺,逻辑也有着不通顺的地方,但是你真的努力了。”

麦考尔说着,向杰森露出了一个加油笑容。

杰森微笑应对。

除了微笑外,他真的不知道该露出一个什么表情了。

难道解释说,那个不是现在的‘我’写的,是之前的‘我’写的?而且,现在的‘我’,还不如之前的‘我’?

先不说这样的解释,眼前的三人是否会相信,单单是这样的话,杰森就说不出口。

绝对不是因为要承认现在的他不如之前的‘他’感到丢人!

就是有点不好意思罢了。

“麦考尔,我真是谢谢你了。”

杰森很郑重的说道。

“不客气。”

麦考尔回应着。

然后,杰森的目光看向了约翰。

“你之前调查过我,得出了对我信守承诺的看法……这样的调查困难吗?”

杰森问道。

“并不困难。”

“实际上,在你的书友圈都在传闻,你曾经接触过一些特别的人,才能够写出那样的故事,但是后来的你似乎是狂妄自大了,想要真正意义上的写出自己的故事,但可惜的是,你的天赋、能力并不足以让你写出这样的故事来,所以,你沉寂了。”

约翰如实的说道。

“是这样吗?”

杰森低声自语着,然后停顿了一下后,突然问道:“你们是在什么时候看我的书?是在见到那张告示前,还是在告示后?”

“告示前。”

约翰还是第一个回答道。

“嗯,我是在之前。”

布莱恩跟着点了点头。

“一样。”

“我大约是在一年多前看到的,当时我刚刚‘退休’,成为了一名私家侦探,很自然的,我就对类似的有了兴趣,而你的恰好在当时热推,我就在书店里买了一本。”

麦考尔的答案要具体一点,他给与了肯定的回答后,马上描述道。

“我的热推?”

杰森一皱眉。

热推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这种十年内仅仅写出过一部还算畅销的书,近年来备受质疑的作家,开始被热推。

商人逐利!

这是天性!

简单的说,无利不起早。

推销一个过气作家的书,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除非是……

有人给了他们好处。

想到这,杰森站起来走向了电话。

他的电话虽然是座机,但是有着来电保存的功能,很快的,他就找到了那位编辑的电话记录,没有拿起话筒,开着免提,回拨了过去。

嘟、嘟。

仅仅是两声后,那位编辑就接起了电话。

“杰森,你写好了?”

“如果写好了,就传真过来。”

“邮局太慢了。”

“马上就月底了,你答应过我的,不要忘记。”

刚刚接通电话,那位编辑就宛如连珠炮般的说道。

“还没,我……”

“你不会想请假吧?”

“告诉你,不可能的!”

“你的假期已经用完了!”

“不要找任何的借口!”

“给我老老实实的去写稿!”

最后一句,编辑几乎是吼出来的,开着免提的电话,都被震得嗡嗡作响。

约翰、布莱恩、麦考尔目光交错,眼中都浮现了一丝有趣。

三个男人是第一次见到编辑催稿的情形。

一直待在书房兼卧室内的凯米、泰莉也探头探脑的查看。

杰森被众多目光关注,却是坦然自若。

他,杰森,美食家……兼职作家。

美食家在前。

作家在后。

虽然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作品都没有写出来,但是他吃得多啊!

而且,有了作家的身份,是不是可以正常的去采风了?

采风的时候,吃吃喝喝,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灵感枯竭。”

“需要采(chi)风(he)。”

“而且,我最近睡眠不好。”

杰森这样的回答着。

“不允许!”

“你要记住,你是一个无情的码字机器!”

“不需要采风,只需要码字!”

“至于睡觉?”

“记住!”

“死人才需要睡觉!”

“只要不睡觉,你一天就有24小时写稿!”

编辑继续怒吼着。

“哦。”

“一年多前,樱桃城为什么会热推我的书?”

杰森随口敷衍着。

“樱桃城热推你的书?”

“杰森你是真的没睡醒?”

“不要幻想这些没用的事情,赶紧努力写稿才是王道!”

“记住月底!”

“我现在还要去催更几个家伙!”

说完编辑就挂了电话。

免提灯也随之消失。

杰森转身看向了约翰、布莱恩、麦考尔。

这个时候的三个男人面容都带着些许严肃。

没有联系出版社编辑的热推?

那就只可能是樱桃城私底下的行为了。

而这样的行为?

是冲他们来的!

三个男人几乎是本能的肯定了这一点。

从杰森来到樱桃城开始,再到‘模仿犯’的出现,都只是对方计划的一部分,为的就是把他们都引出来!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

他们心底已经有了一个猜测。

当下麦考尔就坐直了身躯,当即就要开口。

但在这个时候,布莱恩却是摆手阻止。

布莱恩站起来朝着卧室兼书房的门口走去。

“凯米,你和泰莉回房间去。”

布莱恩说着,阻挡着凯米好奇的视线。

如果是在之前,凯米一定会反抗自己父亲的‘暴政’,但是经历了之前的绑架,凯米却是懂事了许多,点了点头,就拉着泰莉返回了房间,并且,很乖巧的关上了门。

当然了,在门后,凯米直接把耳朵贴在了门上。

她很好奇。

泰莉也是一样的好奇。

这样的举动并没有瞒过布莱恩,他向着剩余三个男人比划了一个放低声音的手势。

“你是个好父亲。”

当布莱恩重新坐下后,麦考尔赞叹着。

“只是弥补。”

布莱恩叹息了一声。

然后,他的声音变得低沉。

“你知道的,我曾经太过专注我的职业,从而忽略了家人。”

“当我退休后,我就只剩下了弥补。”

“所以,我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我的家人!”

这样的话音或多或少的引起了约翰、麦考尔的共鸣。

“嗯。”

“现在有个家伙正在设计我们。”

“而且,已经危害到了我们的家人或者最重要的东西。”

“更重要的是,我可以肯定,他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麦考尔点了点头,

约翰则是攥紧了拳头。

他想到了黛西。

布莱恩的女儿救回来了,但是他的黛西呢?

他的黛西死了!

他发誓要为黛西报仇。

既然出现了新的目标……那就干掉对方!

丝丝杀意开始出现在约翰的身上,房间中的另外三个男人立刻感知到了这样的杀意。

“冷静点,约翰。”

“那个家伙不会跑远的。”

麦考尔劝慰着约翰。

布莱恩则是保持着沉默。

他的女儿救回来了,约翰的黛西没有救回来。

这个时候,他开口并不合适。

约翰气息略微收敛。

布莱恩、麦考尔微微松了口气,他们这个时候,最担心的就是约翰的不冷静,会打草惊蛇。

毕竟,目标实在是太过清晰了。

他们的出现的原因各自不同,但是归根到底,仍然是只做了一件事:干掉艾莫德。

艾莫德的敌人很多。

想要让艾莫德死的人更多。

但是!

能够一年多前就开始布局,且无声无息将杰森引诱到这里来的家伙绝对不简单。

不单单是耐心,能力也必须相当的出众。

而且,还会因为艾莫德的死获得好处。

既得利益者,即使不是凶手,也和凶手有关!

三人心底都有着这样朴素的观念。

而恰好的,在艾莫德的敌人中,真有这么一个人。

布莱恩、麦考尔互视了一眼。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出了这个名字——

“多德!”

杰森一皱眉。

他来到这里的时间太短了,才一天不到。

对于樱桃城,他并不了解。

“能给我讲讲这位多德吗?”

杰森问道。

“当然。”

布莱恩和麦考尔对视一眼后,后者马上说道。

“多德,樱桃城的议长,属于真正的大人物,是令艾莫德真正的敌人。”

“也是艾莫德恨之入骨的人。”

“多德曾不止一次阻拦艾莫德进入议会。”

“不过,你不要指望多德是什么好人,他阻拦艾莫德只是单纯的政见不合罢了。”

麦考尔说着就站了起来。

在这里待下去也是猜测。

既然出现了‘多德’这个目标,他想去试试运气。

约翰、布莱恩也站起来了。

他们也是一样的想法。

“等等。”

就在这时,沉默了片刻的杰森突然出声了。

顿时,杰森再次吸引了三个男人的目光。

“多德应该是艾莫德的敌人。”

“但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为了除掉一个艾莫德,他布局将你们三个吸引而来,是不是太过大材小用了?”

“而且,艾莫德和多德交锋,应该是处于下风吧?”

“他真的有必要布置这么大的局面,来除掉一个本就不如他的人吗?”

杰森坐在沙发椅中反问道。

约翰、布莱恩、麦考尔一皱眉,三人同时停下了脚步。

他们没有反驳杰森的话语。

因为,这就是事实。

可这样一来……

究竟是谁布局的?

下意识的,三人看向了坐在那里的杰森。

杰森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们不妨想想,假如你们三个前去调查多德,然后又大打出手,把多德干掉,那……谁会是这场争斗的最大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