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五章 世界上,总有一些傻瓜

大胡子头颅微低,抬手抓住了没入咽喉的箭矢,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呵、呵。”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语到了喉咙时,声音不由自主的改变,成为了一种声嘶力竭的低笑,充斥着诡异而又满是狰狞。

大胡子感受着生命迅速的流逝,下意识的就想要扣动扳机,带着目标同归于尽,但是这个时候,他的手指早已僵硬,根本难以行动。

咕噜。

一连串黑色的血泡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

大胡子身躯一僵,彻底的没有了声息。

血泡汇聚成血流,沿着嘴巴而下。

漆黑如墨,令人看着就头皮发麻。

箭上有毒!

而且是某种剧毒!

沾血即死!

老管家直起了身躯,眼神复杂的看着车内的尸体。

“抱歉。”

“我还不想死。”

“至少,我现在还不能死。”

老管家这样的说着,将尸体从车子内拖了出来。

没有随意的丢弃,而是再将尸体脖颈上的箭矢拔出来后,用放在皮卡马槽内的铲子,在一旁松软的泥土上挖出了一个坑,将尸体拽了进去。

至于皮卡内为什么会有铲子?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被埋在坑里的大胡子就是最好的答案。

只不过,埋得人不一样罢了。

重新填土后,老管家拎着铲子返回了路边,将铲子放回皮卡马槽内,他拿出一瓶水洗手、擦拭,然后,重新戴起了白手套,坐进了车内。

没有远离樱桃城。

老管家驾驶着车子返回了樱桃城。

洋芋街222号,位于樱桃城南城区。

老管家驾车直奔这里。

相较于富人区,这里是有些资产却不是真正富裕人的最佳选择。

自然的,这里的环境很不错,成排的建筑,不仅整整齐齐,而且还有着各自的小花园。

222号则要显得更精致一点,不仅花坛更漂亮,还有一个小小的喷泉,不过,在深夜的时候,这个喷泉并没有开启。

而在大门两侧的石柱上,靠着右手边的那根顶端还有着一个蹲立着的、巴掌大小的石像鬼。

石像鬼十分小巧,但却栩栩如生。

当然,更重要的是,石像鬼微微张开的嘴巴里,有着一个探头能够看清楚周围的一切。

因此,在车子刚刚停在门口,老管家下车的时候,铁大门就‘咔’的一声自行开启了。

老管家进入小院,转身关好房门,熟门熟路的进入了房屋中。

在房屋内,早有人在等待他。

一个身材略显消瘦,面容阴鸷的男子就坐在走廊尽头。

对方一身居家服饰,显示着对方房间主人的真正身份。

看着走进来的老管家,这位主人表现出了十分的友好。

“芬迪尔特,晚上好。”

说着这样的话语,对方还配合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笑容尽量显得亲切了,只是常人看去,却宛如是豺狼咧开了嘴一般。

不仅狰狞,还满是贪婪,仿佛随时要择人而噬般。

“晚上好,托易斯。”

老管家回应对方后,脸上浮现出了犹豫与不自然。

这样的纠结令托易斯笑了。

他当然知道老管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神情。

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所以,这位房屋的主人走了活过来,他拍了一下老管家的肩膀,貌似关心的开口道:

“怎么了,芬迪尔特?”

“你可以告诉我。”

“我们是朋友。”

托易斯真诚的看着老管家。

“我被多德阁下发现了,刚刚庞尔派出了杀手。”

老管家一咬牙,坦白了自己刚刚的遭遇。

“是吗?”

“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激烈一些,不过,没事的,在此之前我们不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吗?”

托易斯安慰着老管家。

然后,他停顿了一下,问道:“东西你带来了吗?”

“带来了。”

“这里面有艾莫德先生的账本。”

老管家从贴身的衣物中拿出一个优盘,不过,却没有第一时间递给托易斯,他的脸上满是愧疚,足足迟疑了两秒钟,这才彻底的一伸手。

“托易斯先生,请您记得答应我的事情。”

老管家强调着。

“当然。”

托易斯拿着优盘走向了办公桌,再用电脑查看了优盘内的内容后,一抹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他抬起头看着老管家,道:“有关你前雇主‘爱德华’的下落,事实上,我已经有了一些线索。”

带着这样的话语,托易斯拉开了一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牛皮纸袋。

“这是我收集到的资料。”

托易斯说道。

“谢谢!真是太感谢您了!”

老管家激动到伸出的手都带着一丝颤抖,但是,他却毫不犹豫的一把就拿起了桌上的牛皮纸袋。

而这个时候,托易斯则重新从办公桌后站起来,绕到了老管家的身后,一心都放在牛皮纸袋上的老管家,并没有关注到托易斯的动作,直到一柄匕首从刺穿了他的腰际。

噗!

正在拆开牛皮纸袋的老管家全身一颤,牛皮纸袋直接落地。

老管家怔怔的扭过头看着托易斯,眼中满是不解。

“抱歉了,芬迪尔特。”

“我也不想的。”

“可是你的存在会影响到我们,所以,只好请你去死了——当然,我们不会让你白死的,你的死一定会很有价值的,就和艾莫德一样,毕竟,杀了你的可是庞尔派出的杀手,而庞尔又是多德的管家,嗯,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们自始至终的目标都是那位多德。”

托易斯满是歉意的说着,只是脸上没有丝毫的歉意,有着的只是一种得意。

不过,这个时候的老管家并没有在意托易斯说什么,他的嘴中不住的呢喃着。

“爱、爱德华……”

“你说爱德华?”

“我们当然不知道爱德华在哪了,他消失的那么诡异。”

“谁又能够知道他在哪?”

“这一切都是为了骗你,让你成为我们的棋子。”

托易斯解释着。

他并不介意向一个死人多解释一些。

或者说……他在炫耀着。

要知道,这可都是他的计划,在得知芬迪尔特这个明明已经解约了,却还在尽力寻找失踪的前雇主的傻子后,他布局的计划。

一个既能够除掉多德,又能够摆脱艾莫德的计划。

前者是他兄长‘托迪尼’的大敌。

后者?

一个街头出身的小混混也想要爬上高位?

实在是异想天开了。

本来还希望对方能够处理一些他们无法出面的事情,但是对方实在是不知好歹,自然是要被铲除的目标。

当然了,绝对不能够他们亲自动手。

他的兄长‘托迪尼’已经是议会的议员了,绝对不能够承担这样的坏名声。

而他?

也不行。

他马上也要成为议会的议员了——顶替艾莫德的名额,这是早已经订下的。

没有了多德的阻碍,这样的事情,十拿九稳。

为此,他真的是感激芬迪尔特这个傻子。

托易斯低下头,看着听到自己被欺骗而回光返照、不住挣扎的老管家,开始转动手腕,刺入老管家身躯的匕首,立刻割裂了老管家的肾脏。

然后,拔出,再次刺入。

这一次,是后心。

噗!

老管家身躯一颤,眼中的光彩开始消失。

扑通!

随着托易斯松手,老管家直接跪倒,一头砸在了厚厚的地毯上。

托易斯探了探鼻息、脉搏、心跳,确认老管家死亡后,还在前胸又补了一刀。

接着,就用地上厚厚的毯子将老管家直接裹了起来,抗出了房屋,直接将尸体扔进了皮卡内。

皮卡再次的启动。

又一次的返回了郊外。

在早已经挑选的位置,托易斯将老管家放在了驾驶座,调整了一下坐姿,套上安全带后,将老管家的脚放在了没有熄火的皮卡油门上。

嗡!

砰!

发动机的轰鸣中,皮卡直接冲破了护栏,向着山崖下坠落。

砰、砰砰!

连续的碰撞声后,皮卡跌落崖底。

托易斯探头看了一眼起火的皮卡后,转身就走。

这位阴鸷的男子,边走边拿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搞定了。”

在电话刚接通后,托易斯就直接说道。

“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吧?”

对面的声音问道。

“当然不会。”

“我很小心的处理了一切,特别是最大的破绽芬迪尔特——那家伙到死还在想着寻找自己的前雇主,那个叫做爱德华的家伙。”

“真不知道这家伙是蠢,还是傻。”

托易斯发出了不屑的轻笑。

“但这不正好让我们利用吗?”

对方的声音也笑了起来。

“是啊。”

“可惜这么好用的棋子就这一颗。”

“如果再多几颗,整个樱桃城都会是我们的。”

托易斯叹息了一声。

“快了!快了!”

“终究有一天,樱桃城会是我们的!”

对面的声音十分肯定的说道,而就在这个时候——

轰!

山崖下传来了一声爆炸。

“听到了吗?”

“这是对我们即将胜利的喝彩。”

托易斯嘴角一翘说道。

“听到了。”

“赶紧返回你的住处,别漏出破绽,那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

对面的声音提醒着。

“明白!”

托易斯回答着。

他从不会埋怨自己兄长的谨慎。

因为,他也一样。

甚至两人在通话时,都不会没有任何的称呼,而且,他兄长那边还会开着变声器。

托易斯加快了速度,在拐过一段转弯路段时,他径直钻入了一旁的树林。

片刻后,骑着一辆摩托车的托易斯出现了。

摩托车是在整个计划开始时,就提前放好的。

为的就是这一刻。

当骑着摩托车返回到市区,托易斯一脚就将手机踩碎,分开扔进了垃圾桶后,他最后一点担心都没了。

一个小时后,这些垃圾就会被垃圾车集中运到垃圾站,进行分类的回收、销毁。

完美!

一切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托易斯这样的想着,不自觉的又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而这位自得的中年人并没有发现,一双眼睛自始至终都在盯着他。

一扭油门,摩托车的轰鸣中,托易斯飞速的离去了。

阴影中,一道高大、健壮的身影走了出来,将垃圾桶内手机碎片捡了出来。

“有趣。”

带着这样的自语声,杰森的身影一闪而逝。

杰森没有再停留,而是直接返回了3A公寓-313。

在最初,他只是好奇那个在枪战中活下来的老管家,按照约翰、布莱恩的描述,尽管有着两人没有特意关照的缘故,但是对方能够安然无恙的等到警察的出现,就足以说明对方应该有着相当不错的身手,特别是意识方面,更是出色。

不然的话,那些手雷可是致命的。

只是杰森没有想到对方远比他猜测中的还要值得关注,更是牵扯出了樱桃城议长多德和议员托迪尼的暗斗。

毫无疑问,这样的暗斗称得上精彩。

死去的艾莫德恐怕到死都不知道,他身边的管家,竟然会是他一直资助的议员安排的,为的就是让他冲锋陷阵,让他吸引注意力。

无疑,艾莫德完成的相当出色。

现在的多德已经踏入了陷阱。

一切都如那位托易斯预料的那样。

只是……

那位老管家?

杰森坐在沙发椅中,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他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着初见对方时,彬彬有礼和对方低头,箭矢射出,鲜血变黑的一幕。

矛盾感不由自主的出现。

尽管旁观了一切的他,理应觉得一切都合情合理。

可这矛盾感就如同是徘徊不去的阴影般萦绕心头。

而且,越是回忆,杰森就越有一种熟悉感。

仿佛……

他回到了‘不夜城’,见到了那些狡诈狠毒家伙一般。

对于那些家伙,杰森一向是提防的。

因为,他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而刚刚的老管家,在刹那间给与他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甚至还要强烈一分。

所以,他自始至终都在旁观着,没有站出来。

但有一点不同,‘不夜城’的那些家伙绝对是贪生怕死的,不可能像老管家一样去死。

或者准确点说……

老管家真的死了吗?

“某种障眼法?”

杰森紧锁着眉头,轻轻敲击着沙发椅的扶手,随后摇了摇头。

再巧妙的遮眼法也不可能骗过刚刚托易斯的那种检查、补刀,而且他超越常人的感知,也确定芬迪尔特的心脏早已被刺穿。

还是两次。

人,无心可活吗?

更不用说最后的爆炸了。

他是亲眼看到芬迪尔特粉身碎骨的。

除非芬迪尔特拥有着和他一样的‘不死之身’,不然的话,死定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其它!

例如——

“某种类似我‘不死之身’的秘术吗?”

杰森皱眉猜测着。

眼前的世界,他才到来一天,没有更多的信息来源,但却不能否认会有‘秘术’的存在。

毕竟,‘食物’都有。

‘秘术’自然也是大概率存在着。

杰森的眉头略微舒展,他的注意力不由转向了另外一个问题。

芬迪尔特要干什么?

多德、托迪尼和死去的艾莫德,都有着各自的目的。

可芬迪尔特没有!

至少,到现在,杰森都没有看出来。

真的是寻找‘爱德华’吗?

杰森有些不信这个。

如果芬迪尔特真的和他熟知的那些家伙是一类人的话,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在乎其他人,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

不过,这并不妨碍杰森去调查这位‘爱德华’。

这样的调查自然是要花费诸多的人力物力,并不是单纯的强大就能够解决的。

或者说,杰森自认为还不够强大。

所幸的是,他有另外的办法。

拿起了客厅的电话,杰森拨给了约翰。

“约翰,能帮我查一个人吗?”

“艾莫德管家的前任雇主爱德华。”

“嗯,好的,等你消息。”

放下电话后,杰森重新坐回了沙发椅中。

他拉起窗帘,看向窗户外。

漆黑中一道耀眼的白线出现在了地平线上。

黎明已经到来。

今晚,这漫长的一夜结束了。

但杰森知道,日出后,才是最精彩的时候。

他会默默的关注着这一切。

必要的时候,他不介意插一手。

那什么时候是必要的时候?

杰森一笑。

他从沙发椅中站起来,他向着公寓外走去,他的鼻子已经闻到了街道上传来的早餐味道。

……

一夜没有合眼的戴维德正端着助手送来的热咖啡大口大口的喝着。

虽然芬迪尔特意外的被带走,令他最初的计划落空了,但是对于艾莫德的调查却没有停止。

在之前,他就在调查艾莫德。

只是,那个时候,阻碍重重。

而现在?

自然是没有一个人会为一个死人出面了。

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顺利起来。

砰!

“该死!”

“这个混蛋竟然和这么多失踪案有关!”

“他想要干什么?”

“贩..卖..人口吗?”

一旁的办公桌上,年轻的助手亨特重重的一锤桌子,十分气愤的说道。

“冷静点,亨特。”

“愤怒在这个时候没有用。”

“相反,你的冷静才能够让你找到这些可怜的女孩。”

戴维德提醒着助手,只是他的拳头早已经握紧了,声音更是带着一丝凌厉、冷酷。

他早知道艾莫德是个混蛋。

但是没有想到,对方混蛋到了这种程度。

该死一百遍!

下后下地狱的人渣!

戴维德继续翻看着审讯资料。

中年警长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审讯资料都来自艾莫德的手下,但是随着对方心腹的统统死亡,这些审讯资料,都是一些外围的手下提供的。

光凭这些,他很难找到实质性的东西。

“亨特,艾莫德的那些心腹手下还有谁活着?”

中年警长问道。

“没了,警长。”

“我们在艾莫德变成废墟的豪宅里找到了他的头号手下阿萨和诸多心腹。”

“剩下的心腹,都死在了豪宅外。”

“现在能够抓到的,只有这些小鱼了。”

年轻的助手显然知道自己的警长想要问什么,话语不由变得满是无奈。

“是这样吗?”

中年警长轻声自语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一个穿着制服的巡警走了进来。

对方的手中有着一个包裹。

“警长,您的包裹!”

“寄出包裹的是一个名叫芬迪尔特的人!”

还没有等巡警说完,中年警长就冲过来,一把拿过了这个四四方方的包裹。

看着上面清晰写着‘芬迪尔特’的寄件人,中年警长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预感到,转机来了。

不过,他没有着急。

“亨特,给我拿只刻刀来。”

说着这样的话语,中年警长细细的检查着整个包裹,再接过刻刀后,他小心翼翼的切开了外面的包装。

邮包炸弹,他接过不止一次了。

经验自然是相当的丰富。

很快的,整个包裹被切开,露出了内里的一个笔记本和一封信件。

“这次运气不错。”

中年警长这样说着,就打开了信封,取出了信纸。

戴维德警长,您好:

如果您收到了这封信件,证明我已经死了。

杀死我的人,大概率是庞尔。

但究竟是谁,我也无法确认。

毕竟,我是一个该死之人。

我只是为了挽回最初的一点错误,但是却犯了更多的错误。

我对不起爱德华先生。

也辜负了艾莫德先生,虽然后者诓骗我知道爱德华先生的下落,但是身为管家我是失职的。

而身为一个正常的人,我也是失职的。

我目睹了那么多黑暗,却没有在需要我的时候站出来,只是不停的自责、愧疚、懊悔。

我是一个没用的人。

到死,我都不愿意面对自己的过错。

希望……

那本笔记可以帮助您。

罪人:芬迪尔特

……

看完信上的内容,中年警长眼中浮现出了一抹疑惑。

有关‘爱德华’的事情,他在资料上是看过的,一起很正常的失踪案,根据他的经验,应该是爱德华自行离开了。

只是手中的信告知着他,爱德华的失踪,似乎并不简单。

而且,貌似和芬迪尔特有关。

不过,中年警长没有马上调查这件事,他的目光看向了包裹内的笔记本。

当他翻开笔记本后,看清楚上面的内容时,他脸上浮现了兴奋。

艾莫德的账本!

不仅有着艾莫德隐匿的产业,还有着一笔笔详细的记录!

更重要的是,这些记录中,包括着交易者的姓名。

其中不乏大人物!

“真是意外的收获!”

中年警长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之前有预感自己会发现什么大事件,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却是这么大。

看看上面的那些名字吧!

每一个拿出来都是大人物!

而聚合在一切,足以撼动整个樱桃城!

他在他们的面前,真的是微不足道,就这么出手的话,戴维德可以保证自己会悄无声息的消失,一场车祸?一次报复?

或者干脆就是一次被自杀?

至于他的上司?

昨天晚上的签字,以及之前种种,早已让他明白自己的上司是什么人了。

他无法依靠对方。

甚至,樱桃城内的人,他都无法依靠。

可以说是,在这一刻,他举目皆敌了。

想到这,中年警长笑了。

艰难。

宛如荆棘遍布前方。

他已经可以预见了。

他一定会被刺得鲜血淋漓。

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无视那一个个交易信息所代表的无助与绝望。

他可是记得自己成为警察时的誓言——

我将以公平、诚实、勤奋、公正的精神,维护、尊重所有人。

我将竭尽全力,保持和维护和平,阻止损害人身和财产的一切犯罪。

我将坚守……

正义!

现在到了他履行誓言的时候了。

中年警长将笔记本收好,装入了口袋中,这让正在等待翻阅的年轻助手一愣,他正准备看这个笔记本的内容。

“你还不到时候。”

“现在……有我一个就够了。”

“亨特,你有多长时间没有放假了?”

“去休息吧,我放你一天假!”

戴维德说完,就向外走去。

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这么做的后果,他也清楚。

之后,他根本无法在樱桃城再立足了。

甚至,死亡也会如影随形。

那就不要再拖累其他人。

他一个人就够了。

警局停车场,戴维德打开车门,刚坐进去,副驾驶的门就打开了,亨特做了进来,年轻的助手自顾自的系好了安全带。

“走吧,一起。”

年轻的助手说道。

“亨特?”

中年警长一愣。

随后,这位警长叹息了一声。

“你知不知道我准备做什么?”

“又会面对什么?”

中年警长问道。

“知道,我又不是傻子,你的表情告诉我一切了。”

“所以,我才不允许你一个人去逞英雄。”

“我们可是搭档。”

“如果成为英雄,当然是两个人了!”

年轻的助手扭过头,笑着说道。

晨光中,那年轻的容颜上还带着稚嫩,但却热忱、坚定。

“你可真是傻瓜!”

戴维德轻声说道。

“傻瓜?你不也一样吗?”

亨特轻笑着。

“是啊,我们都是傻瓜。”

中年警长深吸了口气,他向着助手伸出了手,犹如第一次见面般,自报家门。

“戴维德。”

“亨特。”

年轻的助手握住了这只手掌。

两只手掌紧紧的握在一起。

沐浴着太阳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