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十章 赫尔克(求收藏~求推荐~)

尽管心中急躁,但是塔尼尔可不敢随意的推开305的房门。

毫无疑问,上一次与杰森的见面,让这位鹿学院的年轻教师记忆犹新。

甚至,昨晚上睡梦中,还不停的出现那支大口径的猎枪……好似毒蛇一样,一直对着自己。

因此,在这个时候,随着敲门,他就自报身份:

“是我,塔尼尔。”

然后,塔尼尔就静静站在门前等候。

而在他的脑海中,还不停的转动着,刚刚得到的消息——

‘守墓人’桑特尔死了!

伏击‘守夜人’杰森不成,被反杀!

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塔尼尔是完全不敢相信的。

因为,‘守墓人’桑特尔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对方在洛德是有着相当名气的。

那都是在一次次战斗中积累出来的。

而杰森呢?

一个初来乍到的年轻人,即使是‘守夜人’,也让塔尼尔有种不真实感。

不过,随后塔尼尔就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药剂!

配方!

传闻中桑特尔曾经获得了一位‘魔药专家’遗产的,也正是因为这次经历,才让对方的实力非同一般的。

尽管是一个传闻,但塔尼尔却是不得不小心、谨慎对待。

毕竟,一位‘魔药专家’可能存在的遗产,对于他这个药剂师(草药学徒)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也因此,他才急匆匆的赶来。

呼、呼呼。

塔尼尔调整着呼吸。

他在思考着该如何与杰森商谈。

要知道,上一次的见面,除了那让人记忆深刻的大口径猎枪外,就是对方的冷漠与寡言少语。

塔尼尔很明白,和这样的人商谈,除非真的开出了一个让对方满意的价码,不然什么样的话语都是无用的。

而他最近的经济实在是不太好。

“那些药剂的熬制必须要加快了!”

“最好是在今晚的集会上,就能推出几种效益高的!”

“不过……”

“我和杰森也算是有交情了,应该、可能、或许、差不多会变得好说话一点?”

塔尼尔心底浮现着一丝丝的侥幸。

而这个时候,

门,开了。

并不是全开启,仅仅是开启了一半,而且,杰森大半身躯还隐藏在门后,双眼打量着访客。

当看到那冷漠的双眼时,塔尼尔心中的侥幸,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位鹿学院的年轻教师马上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中午好,杰森。”

“我们能进去谈吗?”

坦尼尔问道。

“嗯。”

杰森点了点头,然后,将房门彻底开启。

塔尼尔迈步走入,下意识回头看了一下杰森后,嘴角就是一阵抽搐。

他再次看到了那支大口径的猎枪,就握在杰森的手中,再加上刚刚杰森那种古怪的站姿,塔尼尔很容易的联想到枪口隔着房门对准他的模样。

而现在?

不用隔着房门了。

枪口就这么直直的对着他。

塔尼尔习惯性的举起双手。

“我是因为‘守墓人’桑特尔而来。”

“传闻中桑特尔曾经获得了一位‘魔药专家’遗产,并获得了大量的好处。”

“我是‘药剂师’,如果那份遗产还存在,那对我很重要。”

“所以,我接到消息就来了。”

“而我能够快速的接到消息,是因为鹿学院和洛德官方有着很好的合作关系。”

没有丝毫的隐瞒。

在枪口下,总是无比诚实的塔尼尔一五一十的说出了一切。

“遗产?”

杰森问道。

“没错,遗产!”

“可能是一本魔药学书籍或者是一两张配方。”

“甚至可能是……成品的药剂。”

塔尼尔一点头。

“桑特尔?”

杰森继续问道。

“他曾是洛德公墓的墓园看守,且兼职一些见不得光的职业。”

“然后,某次挖掘中,他找到了成为‘守墓人’的契机。”

“而他初次进入人们的视野是因为,他把想要争夺公墓的加尔迪、西泽几个‘守墓人’干掉。”

塔尼尔说着自己知道的一切。

然后,他就看到杰森的枪口微微下垂。

这让塔尼尔松了口气。

他知道他安全了。

至少是暂时的。

在杰森的示意下,塔尼尔乖乖的坐在了椅子中,等待着杰森之后的问话。

至于主动开口?

塔尼尔表示面对枪口的他,实在是不擅长这个。

对于塔尼尔的‘配合’,杰森感到满意。

他认为自己找到了和眼前这位‘药剂师’最实用的谈话方式。

所以……

下一刻,霰弹枪的枪口,再次抬起。

顿时,塔尼尔就脸色发白了。

我说错了什么了吗?

我没有撒谎啊?

他为什么又用枪指着我?

难道是我的坐姿不对?

不自觉的,塔尼尔开始检讨人生。

“知道【赫尔克治疗药】吗?”

杰森突然开口。

“【赫尔克治疗药】,是传闻中的魔药大师赫尔克在年轻的时候,发明出的一种治疗药剂,不仅能够有效的治疗使用者的伤势,还能够在一定意义上驱除疾病,传闻中,这是赫尔克大师在西部特斯林目睹一场瘟疫后,特意研制的药剂,也是这位大师在自己人生中创造出的第一支药剂,虽然无法和【赫尔克黑铁药】【赫尔克青铜药】【赫尔克白银药】【赫尔克黄金药】四种伟大的药剂相比较,但却被神秘学者们认为,那是大师赫尔克的开端与基础。”

犹如是背课文般,塔尼尔坐直了身躯,语言清晰、咬字清楚的道。

“【赫尔克黑铁药】【赫尔克青铜药】【赫尔克白银药】【赫尔克黄金药】?”

对被称之为‘伟大’的药剂,杰森有着明显的兴趣。

“【赫尔克黑铁药】能够让服用者的某一项能力变强。”

“【赫尔克青铜药】能够让服用者直接就职与自己相性符合的职业。”

“【赫尔克白银药】能够让服用者获得一个类似魔法的天赋。”

“【赫尔克黄金药】传闻中可以让人获得类似长生种的寿命。”

塔尼尔在描述四种药剂的时候,即使是面对着枪口,都仍然带着一种向往。

既有着对四种药剂药效的向往。

更是的还是一种身为‘药剂师’对能够炼制这样药剂的向往。

而杰森却是皱起了眉头。

他觉得他似乎找到了什么关键点。

但又不太肯定。

因此,他马上问道:

“‘魔药专家’是什么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