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十六章 任性的延续

门后,光线明亮。

天花板上精致的吊灯正散发着光芒与午后的阳光融合在一切,让整个小酒馆显得很是明媚且温暖,而一个个爬在桌子上睡着的人,更是让这份明媚、温暖中,多出了些许慵懒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不自觉的泛起困意。

并不是自然的影响。

而是,人为的!

杰森的经验、感知都在告知着他这一点。

然后,很自然的,杰森的目光看向了就管内唯一清醒的人。

这是一个白发的男子,对方目光锐利,在灯光与阳光下都丝毫无法遮掩,左眼处有一道明显伤疤,从额前到脸颊,这让对方显得气势迫人。

此刻,对方坐在吧台外,端着的酒杯摇晃着,正打量着走进来的杰森。

虽然对方衣着普通,也没有带武器,但气息……强大!

超出常人七倍的感知,令杰森可以清晰的分辨出这样的强大。

对方没有任何敌意的举动,仅仅是坐在那里,就让杰森有了一丝压力。

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人。

而是……

一只狼。

一只独行在森林,穿过沼泽,奔驰在狂野,最终踏在了峭壁上对月狂啸的独狼。

下意识的,杰森的肌肉开始收紧了。

虽然他刚刚收到了‘邀请’。

但应有的警惕,杰森可不会丢掉。

然后,杰森迈步向着对方走去。

白发男子就坐在那,等待着杰森靠近,当杰森和自己的距离缩小到不足2米时,这位白发男子率先的开口了:“杰森?”

对方仿佛是确认一般的问道,在杰森点头承认后,马上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坐。”

对方邀请着。

杰森没有犹豫,就这么走过去,坐在了对方的旁边。

这样的干脆,让白发男子嘴角翘了起来。

“喝点什么?”

“我请客。”

白发男子说道。

“谢谢,不用。”

杰森拒绝道。

就如同酒精的高效消毒作用一样,它也能让人快速的失去冷静的思考能力。

杰森不介意用烈酒消毒,但他在意自己冷静的思考能力。

“真是可惜。”

“不喝酒,将会是你人生的一大损失。”

白发男子摇头叹息着。

“人总要失去点什么,才会明白得到的宝贵。”

杰森半靠在高腿椅子内,以一副悠闲的姿态说道,然后,他直视着对方。

没有开口,但意思再明显不过。

对方为什么‘邀请’他来。

在刚刚他准备推门的刹那,整个酒馆就陷入了‘安静’,杰森可不相信这会是巧合,特别是当他走进来的时候,对方叫出了他的名字。

虽然是疑惑的语气,但是对方的目光却是没有丝毫动摇。

显然,对方肯定他就是杰森。

而对方出现在这里,自然也是在等他。

至于为什么?

除去之前的‘萨比星人入侵’,他成为‘斩舰者’外,杰森完全想不到其它。

在从德尔邦嘴里了解到‘斩舰者’代表的意义后,杰森就知道一定会有更多‘神秘侧人士’来接触他,既有着试探,也有着拉拢。

当然,也不会缺少敌意。

眼前的白发男子应该是前者。

至少到现在位置,对方都没有表现出敌意。

“我很好奇。”

“好奇杰森你。”

“还有……”

“守夜人。”

白发男子看着杰森,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他有些自顾自的说道:“值守夜晚,身在黑暗,心有光明——这句誓言吸引我来到了这里。”

守夜人的誓言?

杰森一怔。

眼前白发男子的回答有点出乎他的预料,但是杰森表面上却是保持着平静。

“它怎么了?”

杰森问道。

“它很好。”

“毕竟,我们的理念不谋而合。”

说到这,白发男子话语一顿,然后,对方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

“认识一下,‘银之荣耀’,猎人导师。”

白发男子说着做着自我介绍,但对方没有介绍自己的姓名。

银之荣耀的导师?

杰森略带狐疑的看着对方。

在德尔邦对‘银之荣耀’的讲述中,‘银之荣耀’中并没有符合眼前白发男子容貌的人。

与‘铜之不屈’、‘黄金之风’和‘不灭钻石’不同。

自称为‘猎手’的‘银之荣耀’早已没落了,除去仅存的几位大师外,就再没有了有生力量。

因此,对于那仅存的几位大师,杰森是相当相信的询问过的。

其中并没有一个满头白发、眼角有着伤疤的男子。

看出了杰森眼中没有掩饰的疑惑,白发男子立刻解释道:

“退休的。”

“身为一个退休的老家伙,我没有了名字,也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被任何人记得,更不希望自己出现在大部分人的视野中。”

说完,白发男子指了指周围昏睡的客人们。

“当然了。”

“杰森你是例外。”

白发男子说着,解释起来——

“可达曾向我询问过‘守夜人’这一组织,因为,它在某些方面和‘银之荣耀’实在是太像了,特别是‘守夜人’师徒相传,隐匿在平民之中,当人们需要我们时,我们就会站出来的行事作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我们‘银之荣耀’如出一辙。所以,在听到了可达的讲述后,我就开始翻阅资料搜寻‘守夜人’想要确认‘守夜人’是否就是我们的延伸,要知道‘银之荣耀’里的一些家伙实在是太任性了,他们难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结果呢?”

杰森问道。

他没有埋怨老教官的多嘴。

因为,在他说出‘守夜人’时,他就知道会发生类似的情况。

只是……

和‘银之荣耀’的相似,却出乎他的预料。

“我很想说‘守夜人’就是‘银之荣耀’的某个前辈创造出的分支组织,毕竟,有一位‘斩舰者’的‘银之荣耀’一定能够吸引到更多的有生力量加入其中,这会让‘银之荣耀’延续下去,但是……我无法欺骗一个和我拥有相同信念的人。”

“所以,结果是很遗憾,是没有。”

白发男子摊开双手,无奈的笑了一下。

“然后,你还是因为好奇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杰森试探着。

好奇?

不可能的。

像这样一个隐姓埋名的退休者,绝对不会因为好奇而出现。

甚至,他们会故意逃避任何暴露身份的事情,远离可能出现意外的地方。

绝对不会像对方一样,大摇大摆的出现。

“我一个退休的老家伙,早已经没有了好奇心。”

“而我出现在这里,也只不过是想要做点一个‘徘徊之外’者应该做的事情。”

对方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将一个边角都磨破的笔记本扔到了杰森面前的吧台上。

“我了解那几个家伙。”

“那几个家伙也了解我。”

“我们都知道彼此不是合格的‘导师’。”

“所以,我们选择用更为合适的办法延续着‘银之荣耀’。”

白发男子这样的说道。

一个笔记本和所谓的延续会产生什么?

记录着‘银之荣耀’秘术的载物?

杰森下意识的想到,脸上则是浮现出了惊讶。

白发男子却不以为意。

“嗯,就是你想的这样。”

“你学习也好,交给他人学习也罢,或者扔了也可以。”

“它是你的了。”

白发男子说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接着,转身就向外走去。

脚步没有任何的停留,在酒馆门的闭合声后,对方消失的无影无踪。

仅留下了坐在吧台外的杰森,和杰森面前的笔记本。

杰森眉头紧紧皱起,没有去触碰那本笔记。

对方这么简单的将‘银之荣耀’的传承给他,仅仅只是因为‘理念’相似?

这对于已经在‘不夜城’生活了相当长时间的杰森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

‘不夜城’内,充斥着尔虞我诈。

利益总是伴随着鲜血。

简单的说,类似‘银之荣耀’这样的传承出现的话,在‘不夜城’内,一定是血流成河的。

习惯,是可怕的。

它改变的不光是一个人的节奏,还有对事物的认知。

就如此刻的杰森。

足足思考了十几秒,又确认了眼前的笔记本上没有被动手脚,然后在周围的人逐渐开始苏醒的时候,这才将笔记本收了起来。

“客、客人您好。”

“很抱歉,我刚刚睡着了。”

“您需要什么?”

吧台内的酒保醒过来后,在看到了杰森后,马上说道。

“你这的一些小食,不要酒。”

杰森说道。

“好的,马上来。”

虽然有些奇怪在酒馆内不要酒的客人,但是这并不妨碍酒保为杰森下单。

小食,也是消费。

只要消费了,那就是客人。

有着这样淳朴理念的酒保很快就注意到了杰森旁边座位上的空酒杯。

在他的记忆中,这里应该是有个人才对,还向他点了一杯啤酒。

可那个人长什么样子,酒保却是有些记不清楚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对方没有买单!

“您好,您认识这位客人吗?”

酒保扫视着酒馆,寻找着记忆中模糊的身影,在一无所获后,不得已寻求杰森的帮助。

“不认识。”

杰森十分干脆的回答道。

酒保看着坚定的杰森,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尽管记忆模糊了,但是他还记得那个客人是一个人来到这的。

“抱歉。”

“您知道的,有些人在喝多后,总是酒品不好。”

酒保又一次的抱歉。

杰森则是仿佛赞同的点了点头。

大约五分钟后,杰森从对方的手中接过了酒馆的佐酒小食:猪油渣、酱牛肉和火腿片。

“总共32。”

“谢谢惠顾。”

在酒保报出价格的时候,杰森就如实付钱了。

对于刚刚才收下了‘赔礼’的杰森来说,并不缺钱。

他拎着食物走出了小酒馆。

没有选择找特定的地方,杰森边走边吃。

温暖的阳光下,酥脆的猪油渣在齿间发出阵阵脆响,每一声都是油脂在舌尖漫延的协奏曲,润滑中特有的触感,令杰森忍不住又抓了一把塞入了嘴里。

嘎吱、嘎吱。

虽然不是刚出锅的,但是真的美味。

酱牛肉也是凉的,但是其中的滋味在阳光下却有了一种独特的温暖。

源自于胃部的温暖。

而火腿有些一般了。

除了咸味,杰森并没有尝到更多的肉味,虽然它的确应该是肉组成的,但更多的却是粉面。

“6分,5分,1分。”

杰森默默的给出了分数。

同时,他的目光则是不停的扫视着。

相较于上午,午后的‘回忆之街’上人更多了。

不正常的多。

有年轻人,也有中年人,还有老人。

大部分是独行者,少数三五成群。

男女各半的人们,衣着不同,有的做工考究,有的则是平平无奇,但是他们的神情是一样的,都是那么的好奇、谨慎。

他们行走在‘回忆之街’上,每路过一个街道上的铺面时,都会投去探究的目光,但是却没有行动。

而是进行着……比较!

不是哪个店铺更好看的比较。

是哪个更神秘!

无疑,世界上的聪明人总是不少。

波轮家族的次子和爱米莉并不是唯一。

还有更多的人在那位老将军正式宣布‘萨比星人的入侵’、‘神秘侧’前,就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

“先知先觉者,总是能够获得最丰厚的汇报。”

杰森不由想道。

接着,他又在心底补充了一句——

“与危险成正比!”

他已经看到几个家伙如同他一样在注视着这些人。

与他不同的是,这几个家伙的目光专注在那些衣着不凡的人身上。

对此,杰森耸了耸肩。

他没有多管闲事。

既然决定要寻找机会,那自然是要承担风险了。

不劳而获的事情?

世上怎么可能会有!

杰森如此坚定的想着,但是他马上想到了那个白发男子给与他的笔记。

顿时,杰森再次皱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不劳而获了。

这样的感觉,令杰森有些不舒服。

他不习惯这样。

因此,他走向了公共电话亭。

电话是拨给老教官的。

在两声后,电话接通了。

“白头发?脸上有刀疤?”

“哈哈哈,放心吧!”

“那家伙是利维亚,是个好人。”

在老教官扯了大概三分钟后,杰森终于瞅准机会放下了电话。

延续‘银之荣耀’吗?

杰森思考着,突然他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