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六十九章 总有人实事求是!

听到波轮的要求后,那位私人管家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迟疑。

“波轮少爷,‘食酒亭’是非卖品。”

“那就出高价!”

“出到他们无法拒绝为止!”

波轮淡淡的说道。

他当然知道‘食酒亭’对外宣称是非卖品,但他更清楚的是,所谓的非卖品,也只是出价者的价格没有给到位罢了。

当价格到位,一切的‘非卖品’,只会变成正常的‘交易物’。

或者说,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没有价格的。

但,你需要知道该怎么出价。

这也是他先祖笔记上的记载。

波轮认为很有道理。

就如同此刻。

他站在托尼欧餐厅的门口,看着远处的暗黑,这位年轻人可以肯定,在黑暗的遮掩下,一定会有相当多的‘神秘侧人士’聚集在那。

为什么?

很简单,他在请杰森吃饭。

‘斩舰者’杰森就在他身后的餐馆里。

而他?

曾不止一次被他们拒绝,戏耍。

他这样一个小丑一般的‘小人物’和‘斩舰者’这样的‘大人物’坐到了一起,会发什么?

他们在担心他会做一些令人担忧的事情。

仇怨?

愤恨?

没有的。

波轮很清楚,他之前的遭遇,错并不在这些人。

是他自找的。

所以,他不会迁怒这些人。

当然了,他也没有资格迁怒这些人。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做。

站直了身躯,波轮抬起右手,从下颌处画着圈,抬到了头顶,然后,背着另外一只手,近乎90°的鞠躬。

这也是古老礼仪之一。

代表着邀请、感谢。

做完这一切后,波轮转身返回了托尼欧餐厅。

他知道,他不需要做太多。

做得越多,就错的越多。

只需要做一点儿,剩下的?

任由那些人发挥吧!

狐假虎威?

不!

他更愿意将这称之为‘人情世故’。

人情为盾,护他安全。

世故为剑,为他斩敌。

这也是他先祖笔记上留下的话语。

虽然不知道他的先祖做了什么,但是波轮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的先祖肯定是一个极为合格……不,是优秀之极的商人。

尽管最后发生了什么,让这位先祖不得不在这里隐居。

但这并不妨碍,这位先祖曾经的成功。

而他?

需要复制他先祖的成功。

同时,将他先祖的名号彻底的埋藏在心底。

他不知道他先祖的敌人在哪。

更不清楚对方的实力有多强大。

在他没有真正强大起来。

沉默与隐秘必将相伴。

至于成长起来之后?

隐秘依旧是终身必须遵守的。

沉默则需要略微改变。

但那是很远很远的事情了,远到波轮只是一个设想,根本不会考虑的程度。

叮铃铃!

耳边传来的风铃声,波轮走进了餐厅。

他再次看到了面对食物充满热爱的杰森和吃得太多,撑了后,瘫在椅子里的好友爱米莉。

“波轮,怎么样?”

爱米莉喘着气询问道。

虽然身为一个淑女应该控制食量,保持身材,但是托尼欧的饭菜实在是太可口了,她根本没有办法忍得住,尤其是看着杰森大口大口的吞咽食物时,一种前所未有的饥饿感充斥在她的胃中,一不留神,就成了现在这副吃撑的模样。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发现她现在好快乐啊!

这种胃部被食物填满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甚至,她已经开始期待之后的夜宵了。

会是什么?

不能太甜、太油的。

甜的的会发胖。

可不甜、不油的话,食物会不会变得不好吃?

爱米莉想着就蹙起了眉头。

“等等消息就好。”

波轮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摸了摸爱米莉的头顶。

毛茸茸的感觉,有点像是摸着雨后炸毛的小羊。

爱米莉在想什么,波轮大概能够猜得到。

爱米莉不是一个复杂的人。

也正因为这样,他和她才能够成为朋友。

朋友,互补就是最好的状态,不是吗?

拉开椅子,波轮坐下后,看着在向托尼欧示意继续上菜的杰森,面容上不由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杰森是他见到过所有人中最能吃的那个。

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坏消息。

至少这证明杰森大概率是真的喜欢吃。

即使是伪装的,有着这样的胃,恐怕也是身在其中,不可自拔了。

当波轮看着杰森又一次面对托尼欧端来的食物开动的时候,之前一直因为心底的计划,能够强忍着、克制住自己的波轮,也不由的唾液分泌。

下意识的,波轮看向了自己的餐盘。

里面摆放着一块牛排。

只有一块牛排。

饮料则是清水。

此刻的牛排早已凉透了,但是波轮却忍不住的拿起了刀叉。

在叉子的辅助下,刀子十分轻松的就划开了牛排的一角。

嗤!

一股热气突然从切开的位置冲了出来。

浓郁的肉香扑面而来,全都钻入了波轮的鼻中。

波轮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气。

好香!

他带着评价看向了餐盘中的牛排。

外表上看去和普通的牛排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却分为了内外两层。

外层的肉包裹着内里的肉,起到了保温的作用。

可当波轮将切下来的牛排放入嘴中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嘎吱!

清脆的响声在口腔中响起。

那不是属于牛肉应有的声音。

波轮一脸诧异,他能够感受到牛肉特有的厚重感出现在舌尖,但是波轮却更加关注的是那种酥脆。

是……

土豆!

细细的品尝过后,波轮下了判断。

“土豆泥经过煎炸后做成了类似肉的‘壳’,套在了真正的牛排上……嗯,真是厉害。”

波轮从不会吝啬自己的赞美。

因为,那是值得的。

既可以显得自己大度,也能够获得被赞美者一定的好感。

更何况,眼前的菜肴真的是值得称赞。

最起码,他无法想象该怎么把土豆泥做成牛肉的样子,且掩盖了自身的味道,不细细品尝的话,根本无法分辨的地步。

还有……

他再一次的被看穿了吗?

虽然没有想到能够瞒过这些‘神秘侧人士’,但是这种一眼就被看穿有心事的感觉,实在是让他有些挫败啊!

想着,波轮忍不住的摇头苦笑了一下。

接着,这位年轻人索性就干脆专心致志的投入到了食物的美味中。

既然被彻底看穿,那就不需要再伪装了。

这是对他,也是对周围人的侮辱。

放下掩饰的波轮一揪领口,撸起袖子,开始享受自己的晚餐。

“托尼欧,能够给我也来一份这份特制的牛排吗?”

杰森看着波轮的模样,忍不住的对着托尼欧说道。

“当然。”

托尼欧笑着回答道。

仅仅五分钟后,一份特制的牛排端了出来,放在了杰森的面前。

“我建议放凉了再食用,能够更好的体会其中的滋味。”

“土豆泥我是用牛肉汤煮了10小时以上,彻底的让牛肉的味道融入其中后,这才制作外‘壳’,这道菜肴的‘壳’远比内里更精彩。”

“土豆变成了牛肉。”

“牛肉还是牛肉。”

“而当两者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又是不分彼此的,是拥有相同味道的。”

托尼欧解释着。

但在话音落下的时候,托尼欧却是冲着波轮翘了翘嘴角。

那是善意的微笑。

而刚刚的话语?

自然是善意的提醒。

相当聪慧的波轮几乎是立刻明白了这位主厨的意思。

放凉,代表着冷静。

牛肉?

应该是代表着‘神秘侧’。

而土豆则是代表着并没有接触到‘神秘侧’的他。

最后的一句话,则是提示他,两者可以不分彼此的活在同一个世界,正式因为有着如同‘他’一样的平凡者的‘包容’。

‘神秘侧’是建立在普通人的基础上。

当然,也可能是指‘神秘侧’最终会接受他,让他不要着急,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至于托尼欧为什么会用这道菜肴来‘暗示’他?

除了外面的那些‘神秘侧人士’外,波轮想不到其它。

要知道,托尼欧的餐厅也是在‘回忆之街’上啊!

啪、啪啪。

“托尼欧主厨,您的厨艺远比我想象中的高明。”

波轮由衷的称赞着。

“我的厨艺也是经过了日复一日的磨砺,波轮当你拥有一个目标的时候,不需要着急放弃,你多坚持一下,就会有着不同的结果。”

这一次托尼欧的话语已经不是暗示了,而是很干脆的明示了。

波轮则以一个微笑做为回答。

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一个微笑。

托尼欧看着这样的微笑,心底微微叹息。

婉拒吗?

没有任何的话语,就是最为明确的答案了。

那些家伙恐怕惹到了一个大麻烦啊!

托尼欧的目光看向了杰森。

最终,他转身返回了厨房。

他就是一个厨师,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极致了。

再多?

食物恐怕都要变味了。

波轮看到了托尼欧最后的目光,他面容平静的端起了清水,抿了一口。

生气?

不会的。

他本来就没有什么让人‘在意’的身份。

有着这样的局面,不是正常吗?

波轮心底告知着自己。

可是,他端着水杯的手,依旧出现了一丝抖动。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

明明知道了这一切,但就是有些控制不住。

波轮还足够的年轻。

而年轻人特有的心性,让他明知不应该不甘,但就是控制不住。

瘫在椅子里的爱米莉做了起来,将手放在了波轮的另外一只手上,眼中带着担忧。

“没事的。”

波轮微笑的回答着。

“不会没事的。”

“当你被一群实力远远超出你的人忌惮的时候,你猜猜会发生什么?”

拿起那份特制的牛排,杰森一口吞下后,一边咀嚼着一边开口道。

对方请他吃了这么多的东西。

虽然还没有彻底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杰森根据那天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然后,刚刚托尼欧的话语则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眼前的波轮应该没有放弃学习‘神秘侧’知识的想法。

不过,却没有成功。

反而是在这段时间里处处碰壁。

然后,他出现了。

看着出现的他,波轮打算孤注一掷的一搏。

接着,就变成了现在的局面。

波轮想要做什么,杰森知道。

但是,杰森认为自己应该提醒对方一下。

不然的话,他不能够保证他‘真正离开’后,对方会遭遇什么。

‘神秘侧’中既有着老教官那样真正的战士,但更多的却是诡秘的人士。

那些人可不会心慈手软。

杰森突然的出声,立刻吸引了爱米莉的目光。

这个女孩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马上冲着波轮连连打着眼色。

可是波轮却是视而不见般,这位年轻人正视着面前高大的杰森,略微沉吟后,这样的说道:“我大致能够想到。”

然后,就是沉默。

波轮再次的沉默了。

没有要求帮助。

也没有要求请教。

这让爱米莉大为着急。

当下,这个女孩就忍不住的要开口,但是却被波轮拦住了。

“然后,你打算怎么做?”

杰森问道。

“两条路。”

“反抗,然后死亡。”

“顺从,然后死亡。”

波轮很诚实的回答道。

“你不恐惧?”

杰森好奇的看着波轮。

“恐惧有用吗?”

“如果恐惧能够有用,能够让我摆脱眼前的局面,我不介意恐惧。”

“但没有用。”

“还不如冷静的应对。”

波轮洒然一笑。

“你准备选哪条路?”

杰森继续问道。

“反抗!”

波轮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可能会很惨。”

杰森提醒着。

这一次,波轮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坐直了身躯。

年轻人看着杰森,目光中满是认真,话语更是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总比平庸的好!”

杰森注视着年轻人的目光。

那种坚定的目光,他经常的见到。

他在有了某种决定时,自己就是这副模样。

“有人说过,平淡是真,平凡是福。”

杰森笑了一下,说道。

“说过这句话的人,是见识过了真正的高山、大河,见识过了草原、天空,见识过了大海中浪潮翻滚时的狂风暴雨!”

“这样的人有着资格,说这样的话。”

“而我,没有!”

“我只是飘浮在一个小水洼里,却又看到了那‘瑰丽的海面’,我无法在这样的前提下,坦然的像其他人一样安慰着自己:平淡是真,平凡是福。”

波轮一字一句的说道。

“不甘心?”

杰森问道。

“嗯,不甘心。”

波轮点了点头。

“年轻真好。”

杰森叹息着,然后,杰森话语一顿,突然问道:“你们知道丑小鸭为什么能够变成天鹅吗?”

这样的问题令坐在一旁毫无参与感的爱米莉立刻直起了腰。

是‘你们’!

不是‘你’!

自然包括她了!

等待了许久的女孩,认为这是一个让杰森教导他们的机会。

只要回答正确,就能够有机会了!

因此,这个女孩抢在波轮之前开口了。

“是因为它足够的努力!”

女孩信心满满的说道。

波轮却摇了摇头。

“不,是因为,它本身就是天鹅啊!”

年轻人回答着。

“对啊,因为它本身就是天鹅!”

杰森说着,就这么将他翻译出的‘利维亚笔记’抛给了对方。

利维亚在寻找能够让‘银之荣耀’传承下去的人,也没有给出具体的要求,而他认为眼前的年轻人不错。

绝对不是因为对方请他吃饭的缘故。

就是单纯的感觉不错。

接住笔记本的波轮愣住了。

他略微翻看了一下笔记的内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这本笔记,就是他一直追求,却又求而不得的!

现在!

就这么的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不真实的感觉,令波轮有了一次完全的失态。

以至于他根本没有看到走向门口的杰森。

到了门口的杰森停下脚步,扭过头看向了波轮,径直开口道。

“不是说好了夜宵?”

“你要赖账?”

波轮迅速的回过了神,当即摇头,带着微笑站起来道——

“当然不。”

“即使是倾尽所有,我也会请您吃夜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