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十七章 前奏之鸣

当你劳累了一天,准备好好吃一顿丰盛的晚餐,犒劳自己时,突然有人出现,直接把你的餐桌掀了。

你会怎么办?

1,笑一笑,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2,怒气勃发,和对方硬干一场。

3,认真检讨,向对方赔情道歉。

有的人会选1,他们可以称之为心胸宽大。

有的人会选2,这是发自本心,性情中人。

至于选3的?

emmmm……

一样米,养百样人。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人,更是多种多样的。

既有刚正不阿,也有谄媚小人。

既有铁骨铮铮,也有脊梁都断了的。

还有许许多多根本无法用言语描述清楚的人。

因为,人是善变的。

会根据环境改变而改变。

会因为某个人而改变。

杰森也不会例外。

但有一点,杰森是不会改变的。

动了他食物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

不!

这早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份食物了。

而是把他长期的饭票给撕了!

不可原谅!

上一刻,带着丝丝对晚餐的期待,满是喜悦感的杰森看着眼前被烈焰吞噬的‘食酒亭’,眼角直跳,一抹腥红出现在了那双眼中。

最为原始的暴怒,仿佛是眼前的烈焰一般,焚烧着他的心。

杰森现在就想干一件事!

那就是撕碎那个炸了‘食酒亭’的人。

事实上,不单单是杰森有着这样的想法。

德尔邦也是!

之前故作踉跄,迫不及待冲进‘食酒亭’的德尔邦,心底早已充斥着对美味食物的幻想了。

可结果呢?

饭没有吃到,反而是在爆炸中,直接被爆炸带起的冲击波击飞了十几米远。

如果不是有着数个‘力场护盾’做为防护,这个时候的德尔邦早已经粉身碎骨了。

但就算是这样,德尔邦也是狼狈不堪。

衣衫褴褛不说,还在摔击下,让德尔邦本来还算英俊的面容,变得青肿一片。

尤其是嘴角和双眼。

嘴角破了个口子,淌着血。

青肿的双眼,更是宛如两颗桃子。

疼痛从全身上下传来,让德尔邦忍不住的呲牙咧嘴,但是他青肿的双眼却是一直盯着燃起了大火的‘食酒亭’。

晚餐,没了!

不!

是,‘食酒亭’没了!

德尔邦在‘食酒亭’用过餐。

但正因为用过餐,他才知道‘食酒亭’的饭菜有多好吃。

现在‘食酒亭’被烈焰吞噬,以刚刚的爆炸,里面的人不可能存活。

简单的说,就算是‘食酒亭’重建,没有了厨师,那还是‘食酒亭’吗?

“谁?”

“是谁?”

想到以后再也无法吃到‘食酒亭’的饭菜,德尔邦怒吼着,瞪着青肿的双眼四处巡视。

他在寻找凶手。

周围的约翰三人、凯米、泰莉也在寻找凶手。

但波轮却没有。

面对着属于自己唯一的产业‘食酒亭’被炸毁,这位年轻人依旧保持着微笑,淡淡的那种,可是在这位年轻人的眼中,却是冰冷、锋锐。

对于‘食酒亭’,波轮是真的没有太多的感情。

你能够指望一个才接触‘食酒亭’几天的人,有多大的感情吗?

那是不现实的。

可现实的是,买下‘食酒亭’花费了波轮巨额的金钱。

在花费了这样的金钱后,波轮也变得捉襟见肘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钱是他放弃了波轮家族继承人的身份换来的。

他,早已没有了后路。

在这位年轻人的想法中,他会以‘食酒亭’做为纽带,拉近与杰森的关系,同时利用‘食酒亭’的名气,来挖出第一桶金。

当然了,‘食酒亭’也会在将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为他和爱米莉的落脚处。

可现在?

没了!

与杰森阁下的‘纽带’被斩断。

第一桶金的计划被破坏。

就连落脚处,也被摧毁。

嘎吱、嘎吱。

牙根摩擦的声音中,波轮双眼越来越冷

爱米莉一把拉住了波轮。

她第一次看到波轮这样。

“波轮?”

爱米莉担心的问道。

波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是真的没事。

虽然计划被打断,让他感到愤怒,但是他却没有被愤怒冲昏头,相反的,越是这个时候,波轮越是冷静。

而在这样的冷静下,波轮迅速明白了眼前的局势。

“大家赶紧离开!”

波轮这样说道。

离开?

愤怒中的德尔邦一愣。

但马上就回过神了。

炸掉‘食酒亭’绝对不是凶手的目的。

对方是……为了‘杰森’!

有人想要对身为‘斩舰者’的杰森出手!

而对付一个‘斩舰者’仅仅是这样的爆炸可不够。

约翰一手松开了黛西的绳索,一手摸出了枪。

布莱恩抓起了凯米的手掌,另一只手则是从外套下抽出了一支微冲。

麦考尔则是把泰莉推上了车,手里出现了一个遥控器。

下一刻,两架无人机飞了起来。

对于危险的应对,没有谁比三人更丰富了。

他们在保护亲人的安全时,武装着自己,然后,再选择撤离。

他们绝对不会一窝蜂的散去。

因为,那只会让他们成为靶子。

在正常情况下,这样足够了。

可这一次——

呜!呜!呜!

特殊的刺耳声突然在高空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的约翰三人脸色都是一变。

当他们抬起头时,就看到,在夜空下,三架漆黑的身影从云层中显现出来,数颗肉眼可见的锥形物体被抛了下来。

“空袭!”

“快跑!”

布莱恩大声的喊着。

这位中年父亲,一把扔掉了手中的微冲,扛起自己的女儿就向着远处跑去。

轰炸机!

还是重型轰炸机!

里面的炸弹,自然也是重量级的!

一枚炸弹,足以碾平一个足球场!

该死!

汗水出现在了这位父亲的额头。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些混蛋竟然丧心病狂的使用轰炸机来对付杰森。

同样的,约翰、麦考尔也没有想到。

“你去驾车!”

麦考尔头也不回的对着泰莉喊着。

他控制着两架无人机冲向了天空。

他要为大家争取时间。

麦考尔瞪大了双眼,即使是汗液流过,都没有任何的眨动,他盯着夜空,双手快速而稳定的操纵着。

两架无人机,一前一后,飞向了那坠落的黑点。

两者的距离迅速的拉近。

窜上车的德尔邦抬头看着天空。

他当然知道,麦考尔要干什么。

因此,在这个时候,他默默的祈祷着。

“撞中!”

“一定要撞中!”

这样的炸弹,一旦落地。

除去死亡之外,德尔邦想不到其它。

所以,只有在空中引爆,才能让大家活下来。

不光是德尔邦,车内的人都在这样默默的祈祷着。

但任何时候,事情的发展都不会随着人们的意愿而改变。

砰!砰!

枪声中。

两架无人机,直接被击毁了。

看着散架的无人机,德尔邦脸就是一白。

“快开车!”

“快开车!”

求生的意识,让他本能的喊了起来。

“杰森!”

“杰森不在车上!”

驾车的泰莉焦急的喊着。

所有人一愣。

刚刚发生的一切太过突然了,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杰森上没有上车。

“会不会是在另外那辆车……”

德尔邦下意识的回答着。

可是话语,还没有说完,德尔邦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他看到了杰森。

不光是德尔邦。

剩下的人也看到了杰森。

还站在‘食酒亭’之前,脚步都没有挪动过,唯一的变化,就是抬起头看着那些落下的炸弹。

他要干什么?

德尔邦心底升起了这样的疑惑。

然后,就在他还在想着的时候,就看到杰森抬起了右手。

呼!

一缕火焰自掌心中诞生,凝聚成团,迅速变大。

呼吸间,火球就从拳头大小,变成了篮球大小。

接着,随着杰森的摔臂而飞出。

呜!

火球逆空而行,直直的撞向那些下坠的重型炸弹。

德尔邦马上再次祈祷起来。

“撞中!”

“这次肯定能撞中!”

祈祷声在车厢内回荡着,所有人的心再次被攥紧了。

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这枚距离那些重型炸弹越来越近的火球突然熄灭了!

十分的突然!

上一刻明明还燃烧旺盛!

这一刻就如同是狂风中蜡烛的火苗,噗的一下就熄灭了!

“有人布置了仪式!”

德尔邦脸色难看的说道。

能够布置‘仪式’自然是代表着有‘神秘侧人士’加入其中了。

而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那个‘叛徒’,还拉拢了‘神秘侧人士’?

而且,既然布置了针对杰森的‘仪式’,就绝对不可能是单单是针对火焰的,必然有着针对其他方面的。

同车的麦考尔的脸色也在这个时候变得异常难看。

接着,这位侦探想到了什么。

“泰莉,发动车子。”

坐在驾驶位的泰莉听到后,马上转动钥匙,但是之前还好好的车子,却是怎么也发动不着了,发动机间断的吸气声,就如同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仿佛随时要断气一般。

“车子被动了手脚?”

德尔邦问道。

“嗯。”

“泰莉,待在车上。”

麦考尔点了点头,对着泰莉说了一句后,就这么跳下了车子。

坐以待毙可不是麦考尔的风格。

既然有人布局了。

那,他就破局。

抬头与一同跳下车的布莱恩对视了一眼后,两人迅速的消失在了夜幕中。

虽然没有看到约翰,但是他们相信约翰已经行动起来。

这样的信任,是并肩作战的伙伴才有的。

就如同他们信任杰森一样。

燃烧的‘食酒亭’前,杰森双手抬起,两颗火球迅速成型后,就被甩出。

一颗火球被‘仪式’阻止?

那就两颗!

两颗不行?

那就四颗!

拥有这样十分朴素观念的杰森在这个时候,仿佛是化身成为了炮塔,火球一颗接着一颗抛出,密集的火球就好像是一群在夜空中展翅飞翔的火鸟。

它们成群结队的出现,却又成群结队的消失。

在德尔邦的视野中,一颗接着一颗的火球熄灭了。

但更多的火球蜂拥而至。

量变会引起质变。

当第一颗火球不是无声无息的熄灭,而是仿佛撞在某个看不见的帷幕上时,德尔邦脸色多出了一分喜色。

这个不知名的‘仪式’到极限了!

看着一颗颗火球在撞击中变成璀璨的火星,德尔邦毫不犹豫的再次祈祷着。

“撞中!”

“这次肯定没问题!”

“一定可……”

啪!

被泰莉一记耳光抽在了脸上的德尔邦,话语戛然而止了。

这位‘时钟塔’驻‘地面侦查局’的成员不解的看着泰莉。

“闭嘴!”

“你这个乌鸦嘴!”

泰莉怒斥着德尔邦。

“刚刚是意外!”

“这一次一定可……”

德尔邦的‘以’字还没有出口,场上再次出现了变化。

一个身穿斗篷,遮掩着面容的人突然出现在了场上。

不论是德尔邦,还是泰莉都没有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出现的。

但有一点,手持利刃走向杰森的对方绝对不怀好意。

看着这一幕,泰莉愤怒的盯着德尔邦。

啪、啪啪!

德尔邦狠狠的抽了自己嘴巴数下后,直接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现在车上就他和泰莉。

他身为一个男人,难道要泰莉去挡住对方?

假如泰莉真的能够挡住的话,他其实也是不介意的,可问题是,泰莉挡不住。

约翰、布莱恩、麦考尔都不在。

现在只能靠他了!

他,‘时钟塔’的正式成员。

他,‘地面侦查局’的正式成员。

将在这关键时刻帮助‘斩舰者’杰森阁下力勉狂澜!

“哎呀!”

扑通!

以相当潇洒的姿势跳下车的德尔邦,完全没有留意到地面上的石子,脚掌踩在上面,整个人摔倒在了地面上。

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是不想调整姿势,重新掌握平衡。

但是,刚刚爆炸残余的疼痛,令他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只能是直挺挺的摔倒在地,还是脸着地。

“废物!”

泰莉哼了一声,掏出藏在驾驶座下的手枪,径直对着那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手枪的子弹连连激发。

可是没用。

身披斗篷的闯入者只是脚步微晃,就躲开了泰莉的射击。

泰莉的枪法十分一般。

或许比没用接触枪械的普通人强一点,但是面对这样的对手,却是根本不够看了。

但是泰莉没有放弃,直到打完了弹匣,这个女孩推开车门跳下车,手里拎着一根卸车棒就冲了上去。

“呵。”

“可笑。”

低低的,满是嘲讽的声音响起。

同时,一支细长的剑,出现在对方的手中。

对方朝着冲来的泰莉一剑刺出。

他的目的是干掉‘斩舰者’杰森。

有人组织的话,自然是要一起干掉。

因此,这一剑又快又狠。

但,没有刺中。

细剑擦着泰莉的脖颈而过。

“嗯?”

闯入者疑惑出声,然后,那隐藏在帽兜下的双眼,看向了泰莉的身后。

“做为一个男人,向女士出手,是不是太过分了?”

鼻青脸肿,还躺着鼻血的德尔邦一边说着一边将泰莉拉到了身后。

“在‘斩舰者’被针对后,你以为你一个人能够阻止我?”

闯入者冷笑了一声。

“一个人?”

“怎么会。”

“我们是两个。”

德尔邦嘴里说着,指了指闯入者的身后。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讠”

噗!

PS 抱歉,肥龙心脏有点不舒服,这章更得有点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