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八十六章 巧了,我也是在拖延时间

消化?

老管家一愣。

随后,对方疯狂的面容上闪过了一丝恼怒。

他接触过‘使徒’的残骸。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不要说是消化了,正常人触碰都会有着致命的危险。

就算杰森很强大,有着‘斩舰者’的称号,能够暂时依靠强大的体魄将‘使徒的光环’吞下去,但也绝对不可能将其消化。

想要真正吸收、利用其中的力量必然是需要布置数个相互配合的仪式,然后,再挑选一个正确的时间才有可能完成。

没错。

只是有可能!

即使做出了种种布置,还是有着失败的可能性。

不用说是什么消化了!

‘使徒的光环’又不是食物!

怎么可能消化!

因此,老管家完全不相信杰森的话语。

相反的,他认为杰森这是在调侃他。

“你以为你提前将‘使徒的光环’取出来,就能够阻碍我吗?”

“天真!”

盯着杰森绑满了绷带的身躯,自认为已经明白了一切的老管家冷笑出声。

消化自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借助‘铜之不屈’医生的力量将其取出,然后隐藏起来,却是可以办到的。

“让我看看,我的东西在哪吧!”

老管家这样说着,完全没有理会面前的杰森,双手如花一般的翻过了头顶。

顿时,聚集在他脚下的‘图复语’瞬间扩散开来。

仅仅是半个呼吸后,这些神秘的文字就充斥在了整个‘铜之不屈’营地内。

精心谋划了这么多年,老管家对‘使徒’自然是了解到了一个极致。

对于‘使徒’、‘使徒的光环’,这位老管家有着特殊的搜寻、锁定技能。

只要‘使徒的光环’在这附近,他就有把握一定能够找到。

然后,他要狠狠嘲笑眼前的杰森一番。

嘲笑对方的无知。

以及……

不自量力!

‘斩舰者’虽然强大,但那也只是对普通人而言。

对他?

并不算什么。

一艘‘萨比星人’的战舰,只要给他充分的布置,他也能够轻而易举的‘斩落’。

而现在,在来到这座‘铜之不屈’的营地前。

他可是充分布置的。

所以,这位老管家是信心十足的。

可是,很快的,上一刻还信心十足的老管家,面容就再次的出现了呆滞。

没有!

哪里都没有!

在他的仪式范围中,不要说是‘使徒的光环’了,任何与‘使徒’沾边的东西都没有!

这是不可能的!

任何一个得到‘使徒的光环’的人,都不可能让这样的战利品远离自己!

他不会。

他相信其他人也不会。

只是眼前的事实却在告诉他:杰森真就这么做了。

立刻,老管家看向杰森的目光就变了。

“我小看你了。”

老管家这样的说道。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对方脸上疯狂的表情都变得平静起来,他再次的打量着杰森,仿佛是第一次看到杰森般。

“你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其他人。”

“你很信任他或者她吗?”

“看起来,你有点低估了‘使徒的光环’啊!”

“我期待着你的结果!”

老管家说着,脸上浮现了嘲弄。

特别是在说‘结果’的时候,这样的嘲弄达到了一种极致。

老管家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相信其他人的。

因此,他确认杰森这么做是没有好结果的。

最好的结果,也是鸡飞蛋打。

最坏的结果?

老管家轻笑了一声,嘲弄之后变为了淡淡的恶意。

他期待看到那一幕。

“我从没有低估‘使徒的光环’,相反的,我认为我是最了解它的。”

杰森站在原地回答着,语气不容置疑。

事实就是如此。

有谁吃过‘使徒的光环’吗?

其中的滋味谁又能够知道?

那可是一口100饱食度1点食之兴奋的‘食物’。

可惜,他才吃了两口。

第三口……

没有吃上。

这对杰森来说真的是太遗憾了。

假如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将‘使徒的光环’全部吃下去,当然了,‘使徒’本身也是能够吃的,那么大的身躯,足够他美美的吃上一餐了。

不过,这样的假设,杰森知道是不可能的了。

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使徒’是不可能降临了。

所以,他需要用其它的东西弥补一下。

杰森的目光看向了眼前的老管家,他不停的耸动着鼻翼。

淡!

很淡的味道!

和这里有着相当的距离!

只能判定一个大致的方向!

需要一些时间,进行更加准确的判定。

在确认对方身份的时候,杰森就不相信对方身上会没有类似‘魔法道具’的‘零食’。

一个密谋、布局许久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类似的道具。

更不用说,对方是擅长布置‘仪式’的了。

以他掌握的【神秘知识】,可是很清楚,一些‘仪式’的布置,都需要价值不菲的材料,而这些对于杰森来说,都是‘食物’。

最多就是分为‘正餐’或者‘零食’罢了。

因此,杰森可以推断眼前的老管家只是一个‘真实的替身’罢了。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分身。

对方应该掌握了类似分身的秘术。

这些分身与本体一般无二。

有血有肉。

会受伤会死亡。

这并不是什么无故的推测,而是有着真实证据的。

想一想‘爱德华’的秘密基地中的那些布置。

既然‘爱德华’会这种‘仪式’,做为‘教导者’的芬迪尔特不可能不会。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当时对方‘被杀’的真相。

而在有着分身的前提下,对方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也就可以理解了。

不过,杰森并不在意这些。

他在意的是‘食物’。

所以,在真正确定‘食物’的具体位置前,他不会‘打草惊蛇’,他要拖延时间。

“呵。”

老管家笑了一声。

笑声中满是轻蔑,他认为杰森只不过是‘强撑着’罢了。

他见识过太多类似的人了。

很自然的,他将杰森也归类到了这样的人中。

也正因为这样,他暂时改变了主意。

“我要你活着!”

“我要你亲眼看着你所谓的‘信任’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老管家满怀恶意的说道。

“让我活着?”

“你是否太过自大了?”

杰森嘴里说着,嗅觉却在抓紧时间锁定着‘食物’的位置。

“你真以为拥有了‘斩舰者’名头的你,就是真的强大吗?”

老管家嗤笑了一声。

“不然呢?”

“至少我有。”

“而你?”

“并没有!”

杰森反问道。

杰森可以轻易的看到,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前的老管家脸上再次浮现的愤怒。

与之前的恼怒不同。

眼前的愤怒要更加的纯粹一点。

“我改变主意了!”

“让你完整的活着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要削掉你的手脚,割掉你的舌头,将你腌在坛子里,让你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听到他们真实的话语,但让你不能反驳。”

说着这样的话语,老管家直接动手了。

刚刚被杰森撕开的‘图复语’组成的‘囚笼’,在这个时候再次的扭曲起来,被撕开的‘缺口’就如同是一个嘴巴,向着杰森咬来。

然后——

嘎吱!

仿佛是金属的扭曲声中,一溜火星子出现在了杰森被撕咬的手臂处。

那‘图复语’组成的‘牢笼’没有咬动杰森!

而且,仿佛是被崩了牙一般,‘图复语’组成的‘牢笼’扭曲的越发厉害了。

这一幕让老管家的眼中闪过了震惊。

他的‘力量’他自然清楚。

不要说是血肉之躯了,就算是钢铁之躯,他的‘力量’也能够扭断。

虽然在试验的时候,面对‘战车’有些束手束脚,但是一个人怎么可能拥有‘战车’级别的防御?

不相信眼前一幕的老管家再次操纵着‘图复语’组成的‘囚笼’攻击着杰森。

这一次的攻击,与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刺耳的响声中,火星四溅。

除了绷带被搅碎了部分外,杰森依旧毫发无损。

“不可能!”

这一次,老管家很干脆的惊呼出声了。

而杰森则是微微活动着身躯。

以往的战斗,他总是会遇到远超自己实力之上的存在,以至于他身躯的防御力完全的发挥不出来,只能是依靠‘天赋’来寻找机会。

而现在终于展示自己身躯的强大时,杰森一下子有点不习惯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杰森的反击。

早已完成了两次蓄力的【晨曦之剑】,径直斩出。

嗡!

30米长的光剑一斩而过。

芬迪尔特迅速的后撤,同时,聚拢着那些‘图复语’组成的‘囚笼’挡在身前。

可面对着【战机级别】的斩击,这样的阻挡的就是徒劳的。

那些‘图复语’组成的‘囚笼’直接破碎了。

而之前轻而易举躲闪了杰森斩击的芬迪尔特,这一次却是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就这么的被【晨曦之剑】掠过了身躯。

噗!

对方的身躯被一分为二。

鲜血飘散,残躯飞起。

“这一次的斩击为什么会快了这么多?”

“你刚刚是故意的?”

残躯跌落地面,芬迪尔特并没有死亡,即使是分身,但是特殊的力量,依旧让对方拥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可这个时候,芬迪尔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旺盛生命力而自豪。

疼痛如同潮水一般袭击着他的神经。

每一波的疼痛,都让他的双眼瞪大一圈。

芬迪尔特眼中的愤怒,在这个时候宛如实质。

刚刚的这一剑比之前的一剑快了何止一倍?

这让他的计算完全出现了错误。

甚至,是猝不及防,直接落败。

对于这样的询问,杰森没有否认。

他之前斩出的【晨曦之剑】就是故意放慢了。

为什么?

眼前的结果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你以为你赢了吗?”

“这一次只是我大意!”

“下一次不会了!”

“相信我,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见到杰森点头后,芬迪尔特大声的吼道。

无疑,这位布局者不会轻易接受自己的失败。

对于这样的吼声,杰森抬手一道锥形火焰喷出。

【查尔斯燃烧术】的烈焰之下,芬迪尔特的声音迅速的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属于对方的气息,而当火焰熄灭时,杰森也是消失不仅。

……

噗!

距离‘铜之不屈’营地2公里外的一处地下。

芬迪尔特一口鲜血喷出。

刺目的鲜红在眼前弥漫。

呼哧、呼哧。

粗重的喘息声中,芬迪尔特踉踉跄跄的站起来,走向了一旁的桌子。

桌子是黑色的胡桃木,桌面上摆满了各类的瓶瓶罐罐,芬迪尔特拿起其中的一瓶,直接拔开了瓶塞后,就灌入了嘴里。

分身之术虽然神奇,但却有着相当的制约与反噬。

当‘分身’行动时,虽然能够和本体共享视野,且遵从本体的意志,但在这个时候,本体却是无法行动的。

而且,当‘分身’死亡时,本体也会遭遇重创。

所幸的是,在数次的实验中,芬迪尔特已经将这样的‘重创’变得轻微了许多。

可这并不代表芬迪尔特会有什么好心情。

“杰森!”

芬迪尔特咬牙切齿的喊着这个名字。

然后,他转过身就走向了另外一张桌子。

虽然现在的他伤势未愈,不适合出面和杰森战斗,他本身也习惯的隐藏在幕后操纵一切了。

但是,心底对杰森的愤怒让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所幸的是,身为‘神秘侧人士’芬迪尔特不缺乏这样的手段。

例如:恶咒!

毒蛇的牙,女妖的头发,沼泽草的根……

一件一件的东西被芬迪尔特放在了面前的法阵中。

这是一个金属的法阵。

上圆,下为三角,用女妖的头发相连接的法阵。

在圆中,放着除去女妖头发之外的材料。

在三角中,芬迪尔特拿起了匕首,割过了自己的手腕。

鲜血直接喷散而出。

嘶、嘶!

宛如蛇嘶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听到这样的声音,芬迪尔特嘴角上翘。

蛇咒成功了!

“去吧去寻找那个家伙!”

“让他遭遇万蛇噬心的痛苦!”

芬迪尔特大声的喊着。

蛇嘶声在他的身后越发的响亮,且持续着。

芬迪尔特脸上出现了疑惑。

按照以往的经验,‘蛇咒’成功后,在蛇嘶达到第一个巅峰的时候,就应该快速的远去才对。

为什么越来越响亮了?

不解、疑惑中,一个芬迪尔特完全不想要面对的答案出现在了心底。

杰森就在他身后!

不可能的!

这怎么可能!

当这个猜测出现时,芬迪尔特第一时间是否认的。

不过,他的头颅还是不由自主的转向了身后。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冰球面具。

一张本该完全隐匿在阴影中,却因为寒芒闪过而显露出的冰球面具。

寒芒?

芬迪尔特一怔。

随后——

眼前一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