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八十八章 心之所向

朝阳下,樱桃城再次变得生机勃勃。

最近的樱桃城居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昨晚的‘使徒降临’固然是让人惊讶的事情,但是有了之前的‘动荡之夜’、‘萨比星人入侵’等等事件后,他们仿佛是被打了预防针一样,只是观察了一下街上,当看到依旧有着巡逻的警员,并没有发生预料之外的事时,就开始坦然的走上了街头。

今天是‘麒麟主舰’升空的日子。

也是新兵远征的日子。

整个‘地面’都放了假。

人们在不需要上班、上学时,‘节日的意义’就变得尤为突出了。

即使本身不是节日,也会变得成为了节日。

走在街头的人们兴奋却又多少带点忐忑的交谈着昨天的事情。

尤其是那位‘斩舰者’杰森,更是成为了人们的谈资。

他们在讨论着身为一个‘斩舰者’的生活。

他们在讨论着身为一个‘斩舰者’的实力。

究竟有多强大?

一个人能够媲美一支军队吗?

这么强大的人,为什么要成为作家?

难道是采风吸引人吗?

日常又是怎么样的?

吃饭也是常人的好几倍吗?

种种的事情,让人们不自觉的看向了《杰森疑案》的发布。

那么多的海报、条幅,实在是太显眼了,想不注意都不行。

还有那排队的人群。

这些人中,很少很少一部分是杰森原本的书迷,大部分都是被杰森的事迹,经由波轮‘传播’‘营销’后才吸引来的。

看着那诸多的人。

这些原本没有什么想法的人也动摇了。

是不是买一本看看?

也不太贵。

万一真的如同传言一样呢?

如果我能够成为‘神秘侧人士’,会不会和那位‘斩舰者’一样强大?

抱着这样的想法,几个年轻人快速的走到了队伍的后面。

人,总是从众的。

当有人带头时,原本犹豫的人变得坚定起来。

一瞬间就有上百人加入了队伍的后面。

而这,仅仅是街道一角。

反正‘麒麟主舰’的升空仪式要10点半才开始。

书店9点就开门了,排个队买本书再去,也来得及。

人们这样的想着,井然有序的排着队。

人们的视线都看向了书店的方向。

完全没有发现身后小巷子中,阴影内,那道穿梭的身影。

“哼!”

芬迪尔特看着这些人,十分不屑的冷笑着。

即使讥讽这些人的无知,也是嘲笑杰森的哗众取宠。

一个真正的‘神秘侧人士’怎么可能会出书?

出书的人会是真正‘神秘侧人士’吗?

“一个半吊子!”

“这就注定了你的失败!”

“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的!”

芬迪尔特呢喃着。

他的速度更快了。

因为,他的信心更足了。

他真的是认为自己赢定了。

毕竟,那可是‘蛇咒’!

任何一个人中了‘蛇咒’,都会在那疼痛的折磨下变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变得软弱,变得卑躬屈膝,变得放弃荣誉。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而是他亲手的试验。

而且,不止一次。

以坚韧著称的战士,在他脚下痛哭流涕,只为了让他杀了自己。

视荣誉为生命的骑士,拿起自己的剑,砍向了自己。

那有着‘睿智’称呼的巫师,更是疯狂的失去了理智。

他见识了太多太多。

这一次也不例外!

杰森,凭什么例外?

即使杰森是‘斩舰者’也一样!

更不用说,杰森中的是加强版的‘蛇咒了’。

以他一具‘分身’做为‘养料’,恐怕杰森现在已经疼得全身抽搐了吧?

对此,芬迪尔特得意的一笑。

他庆幸自己之前醒来后的所作所为。

愤怒的驱使?

不!

是幸运的驱使!

是运气让他下了‘蛇咒’!

也是运气让他翻盘的!

“果然,我是命运垂青之人!”

芬迪尔特想着自己从一个平凡无奇的普通人,机缘巧合下发现一具尸体,从中得到一本通用语和图复语共存的笔记,学习了上面的‘神秘侧知识’后,又无意在一个‘神秘侧聚会’上发现了一份被众人互视的宝藏图,从而获得了诸多神秘侧的药剂、材料。

且依靠着这样的药剂、材料,一举变得强大。

然后,他根据‘使徒’计划了眼前的一切。

虽然有着波澜,但是芬迪尔特相信。

最终,他还是会赢!

带着这样的信念,芬迪尔特返回了之前的密室。

他马上就发现了房门上的【可雅法印】,耳中则是传来阵阵蛇嘶上。

芬迪尔特笑了。

一切如同他预料的那样。

杰森在疼痛之下,根本没有力量行动了。

只能用【可雅法印】做为阻挡、警示。

杰森这么做,无非是想要在他出现的时候,争取一点时间。

可杰森恐怕没有想到,这会给了他更多的提示。

没有触碰房门。

芬迪尔特捡起了路边的石子扔了过去。

猎手们的法印自然是好用的。

特别是【可雅法印】,真的是居家旅行必备的法印,但对于提前发现者来说,【可雅法印】的破绽也是极大的。

不需要亲手触碰。

有着一个‘介质’在。

【可雅法印】的触发就会变得‘安全’。

因此,猎手们在使用【可雅法印】时,都是极为小心的。

他们会让【可雅法印】变得隐蔽。

而不会像这样‘光明正大’的印在门板上。

芬迪尔特相信,杰森在正常情况下也不会,但是在‘蛇咒’的状态下,对方显然顾不了那么多了。

啪!

石子触碰到了【可雅法印】。

立刻,法印的力量被激发了。

异常的力量在空气中足足维持了一秒钟,这才开始缓缓消散。

芬迪尔特倾听着蛇嘶声,确认并没有发生任何高低、距离的变化后,这才缓缓的推开了密室的门。

一进门,芬迪尔特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中,被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蛇形虚影缠绕、撕咬的杰森。

看到这一幕,芬迪尔特彻底的放下了心。

“杰森,我们又见面了。”

“是不是有些惊喜?”

芬迪尔特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杰森。

这位幕后者看着坐在那一动不动,戴着面具,将那柄怪模怪样的砍刀放在膝盖上的杰森,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他可以确认杰森现在的境遇一定很糟糕。

疼痛早已从身躯内弥漫到了头皮。

颤抖才是本能。

而杰森为了克制这样的疼痛,强忍着。

芬迪尔特不止见过一个这样的人。

因此,并不意外。

但是,这位幕后者却是罕见的兴奋起来。

“很疼吧?”

“想要大喊大叫吗?”

“想要满地打滚吗?”

芬迪尔特这样的询问着。

一刀杀了仇敌?

实在是仁慈。

羞辱对方的灵魂,折磨对方的身躯,才是现在芬迪尔特想要的。

当然,还有‘使徒的关环’。

芬迪尔特从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

可是令芬迪尔特意外的是,随着他的询问,杰森不仅没有回答,而且就连那双闭着的眼都没有任何睁开的打算。

“担心目光暴露出自己的痛苦,从而会让自己‘蒙羞’吗?”

“你不必如此的。”

“在这里,除了我之外,没有谁会看到的。”

芬迪尔特貌似好心的宽慰着。

他之前折磨那个骑士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实话。

在这里,真的没有除他之外的任何人。

但,可以提前准备录像机。

录下来。

然后,一人一份。

独享怎么能够快乐?

雨露均沾才是快乐的源泉。

就像雨打芭蕉,也绝对不是对准了单独的芭蕉叶打着,而是对准了成片的芭蕉叶,才能够奏响那啪啪啪的声音。

至于录像机?

他这里是有着的。

芬迪尔特这么想着,就熟门熟路的将放在一侧高处的录像机拿了下来。

打开,放在桌子上。

做完这一切,他满是期待的看着杰森。

可惜的是杰森还是保持原样,还是一动不动,还是没有睁眼。

这让芬迪尔特感到了不舒服。

他感到自己的耐心快要被消耗完了。

“我原本希望给你保留最后的体面。”

“可你没有把握。”

“真是让我感到恼怒啊!”

芬迪尔特这样的说着,就走到了杰森的面前。

那些聚拢在杰森身躯上,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形成了宛如蛹一般虚影的蛇纷纷让了开来。

不过,让开的只是身躯。

蛇形虚影的嘴,还是死死的咬在杰森的身躯上。

芬迪尔特是‘蛇咒’的施展者。

这种程度的控制,简直是轻而易举。

嘶、嘶嘶。

异样的蛇嘶中,芬迪尔特抬起手抓向了杰森的面具。

触及冰凉,坚硬。

手感不太好,但是心底却有着丝丝别样的感觉。

似惶恐。

似不安。

感受着这样的感觉,芬迪尔特一笑。

“魔法道具?”

“意外收获。”

他这样说着。

他从没有想过放过杰森,当把杰森干掉后,杰森所拥有的,自然就是他的了。

有了意外收获的芬迪尔特没有再停留,径直手指用力,将杰森的面具推了起来,露出了杰森平静、闭着双眼的面容。

“还需要坚持下去吗?”

“没用的。”

认为杰森是强撑着的芬迪尔特继续说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杰森突然睁开了双眼。

与面容一般无二平静的双眼,灯光下熠熠生辉。

有着一种专注的感觉。

还有丝丝期待。

期待?

看着这双眼睛,芬迪尔特一愣。

然后,熟悉的刀光再次闪过。

熟悉的金属刀刃切割声再次回荡。

这位幕后者还看到了熟悉的身躯。

那是他的身躯。

就那么呆愣的站在那里。

没有了头颅。

他的头颅?

又一次的飞了起来。

我再次被斩首了?

心底浮现出这个念头后,芬迪尔特眼前一黑。

不同于之前的迅速苏醒。

这一次,是永久的黑暗。

嘶、嘶。

蛇嘶声迅速的消失了。

密室中,陷入了安静,只剩下了杰森微微吐气声。

呼!

杰森低头看着芬迪尔特的尸体,脸上的神情中有了一抹放松。

不单单是因为芬迪尔特真正的死亡了。

还因为他终于不用再忍了。

在刚刚芬迪尔特又一次出现的时候,杰森真的是差点没绷住,笑出声来。

因为,他感知着芬迪尔特的出现,就好像是耳边回荡起了‘您有新的美团订单’。

接着?

自然是骑手已经到达取餐点,正在派送中。

他脑海中回想着这些,自然是忍得好辛苦。

而现在?

自身取餐。

给与好评。

虽然可能收不到了。

杰森从对方的怀中又摸出了一片龙鳞。

与之前得到的龙鳞一样大小。

颜色则是黑绿色。

触摸时阴凉,也坚韧。

入口脆脆的,还有点上头,好像是原味薯片沾了芥末酱。

【吞食德蒙艾特特鳞片(部分)】

【体力、精力、伤势超额程度恢复!】

【获得特殊力量!】

【特殊力量判定中……】

【判定通过!】

【雾隐等级提高、优化!】

【雾隐(精通):这是一个不需要手势,但却需要达到一定级别图复语做为基础的秘术,它最初流传在多个隐秘势力中,但最终成为了‘守墓人’传承的秘术之一,而利用特殊食物,将其达到精通级别的你,让它变得彻底不同了;效果:制造一片半径60米的迷雾,你在其中将会获得潜行判定+1,敏捷判定+0.5的加持,其它生物进入‘雾之范围’时,将会遭受刀刃级别的毒素伤害,随着时间的流逝,毒素伤害将会进行积累,当超过10分钟后,毒素伤害提高为子弹级别,且开始出现刀刃级别的酸液腐蚀;当离开迷雾范围后,自我加持与对敌加持效果消失;制造迷雾时,你会消耗部分体力,持续维持迷雾时,体力将会持续消耗】

(标注1:学习‘雾隐’不需要精通级别的图复语,但是当你从卷轴上学习时,你却需要精通级别的图复语帮你了解其中的‘结构’。)

(标注2:迷雾的外形没有因为毒雾而改变,依旧是普通迷雾的模样。)

……

【雾隐达到精通级别,因德蒙艾特特鳞片,精通选项永久改变!】

【获得精通选项:毒雾弥漫】

【毒雾弥漫:你释放的毒雾将会获得半径+10米,且初始毒素、酸液腐蚀等级+1,持续毒素等级+2的特效,同样的,这也需要消耗你更多的体力。】

……

“普通的迷雾变为了毒雾,拥有了杀伤力?”

“持续后还有腐蚀伤害?”

杰森惊喜的看着文字解释。

然后,他看向了那个名字。

“德蒙艾特特?”

“和那个艾德阿拉贡……巨龙吗?”

杰森想着,口水再次开始分泌了。

很明显,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的更广阔。

他的探索实在是太浅薄了。

可是主线任务【992000/100000】却在提醒着他,他没有时间了。

“希望下次还有机会。”

杰森这样想着,直接离开了密室,向着地面走去。

这个时候,朝阳依旧。

照射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隐藏了面具、砍刀的杰森,忍不住的伸了个懒腰。

“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杰森这样的说着。

“是啊,美好的一天。”

一旁突然有人插了一句,杰森没有扭头,显然是早就发现了对方,而突然出声者,也没有什么故作神秘的意思,就这么走到了杰森的身边。

银色的长发,在阳光下分外显眼。

桀骜的目光则比阳光还要夺目。

利维亚看着杰森,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我欠你个人情。”

这位猎手大师说着。

他说的是波轮,约翰、布莱恩、麦考尔四人。

甚至,爱米莉、凯米、泰莉也加了进去。

几人学习了‘银之荣耀’的技巧,虽然没有任何的明示,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打上了‘银之荣耀’的烙印。

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凋零的‘银之荣耀’再次有了传承。

而且,天赋都很不错。

尤其是那个年轻人。

暗自观察了那个年轻人后,即使是利维亚都是无比的震惊。

那种天赋,早已不是卓越了。

而是……

传说!

只有传说中的那些‘黄金种族’才有的天赋。

他最初只是随意的一扔。

没想到却获得了这样的收获。

这让利维亚有些寝食难安了。

他不喜欢欠人人情。

尤其是退休后,就更不喜欢了。

所以,这位猎手大师看着杰森,希望杰森提出一个条件,让他还了人情。

“请我吃顿饭就好。”

在这位猎手大师的注视下,杰森笑着说道。

“不了。”

“穷。”

“没钱。”

这位猎手大师脸上满是为难,他一边说着一边掏了掏自己的口袋。

那口袋中空无一物,比脸都干净。

不是装穷。

是,真穷。

“那就欠着吧!”

杰森这样说着,脚步迈开,向前走去。

上午的风,嘘嘘吹动着。

阳光更加的灿烂了。

杰森的身影在阳光下变的虚幻、不真实起来,他抬起手臂挥了挥,既是对那位猎手大师告别,也是对这个世界的朋友们告别。

逃避?

不是的。

他只是不习惯亲口告别。

这样告别,挺好的。

“你准备去哪?”

猎手大师突然问了一句。

向前走去的杰森,脚步不停,头也不回的回答着——

“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