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章 复赛!

咚、咚咚。

敲门声又一次的打断了杰森的阅读。

杰森眉头微皱的看向了‘房门’处。

“是我,佩尔斯。”

那位‘接触者’彬彬有礼的说道。

杰森微微点头。

‘房门’上的颜色褪去,露出了那位‘接触者’佩尔斯。

与之前几次见面时不同,这位一直保持镇静、温和的‘接触者’佩尔斯,这个时候,脸上带着一丝异样,即使是想要掩饰,却依旧流露。

发生了什么?

杰森根据对方的表情猜测着。

而下一刻,这位‘接触者’就开门见山的说道。

“比尔德刚刚遭遇了车祸。”

“人陷入了昏迷状态。”

“医院检测,大概率会成为植物人。”

话音落下,佩尔斯的目光就看向了杰森。

不是凝视,更不是窥视。

而是一种奇怪。

或者说是莫名的感觉。

这感觉,令杰森有点不舒服。

他感觉佩尔斯看着他的目光,就好像是看着一个‘灾星’般。

森德9见了他,然后死了。

比尔德见了他,然后成了植物人。

可这关他杰森什么事?

都是别人在布局。

他,杰森,无辜的。

“咳、咳,杰森选手,无意冒犯。”

‘接触者’佩尔斯轻咳两声,开始调整情绪。

之前那种目光,佩尔斯保证自己不是故意的。

实在是太巧合了。

巧合到,他不得不多想的地步。

不过,现在冷静下来后,他也认为这两件事应该是有针对性的。

有人对‘森德家族’出手了。

杰森是无辜的。

是被卷入其中的。

可……

森德家族绝对不会这么想。

以那个家族的作风,他完全能够想到,接下来会怎么做。

他,绝对不要被殃及池鱼。

想到这,这位‘接触者’佩尔斯有些后悔自己直接来到这里了。

他应该再等等。

等到上面派人询问时,他再来的。

而不是因为好奇而直接前来。

该死的好奇心!

我明明警告过自己的,要保持平常心!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

他没有再懊恼的余地了。

能否补救?

佩尔斯心底想着,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了纠结。

“杰森选手,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请按呼叫器。”

“我24小时,都在。”

佩尔斯说着这样的话语,就转身离开。

至于和杰森多说什么?

之前的话语就是身为‘接触者’的极限了,再多说的话,他真的要被‘森德家族’清理了。

而且,就算是这样。

现在这位‘接触者’也早已是提心吊胆。

在佩尔斯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些‘冒险’的做法。

佩尔斯转身离去,‘房门’的颜色再次恢复了正常。

杰森注视着那扇‘房门’。

被面具遮掩着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玩味。

在森德9遇刺死亡时,杰森就有一种‘有人在布局’的直觉。

比尔德出现意外车祸,则让他对自己的直觉肯定了一分。

而现在?

佩尔斯的出现,则让他更加肯定了一分。

当然,佩尔斯和那个‘布局者’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位‘接触者’应该是和嘉伦一样的‘棋子’。

简单的说,佩尔斯、嘉伦应该都是这位‘布局者’精心挑选出来的。

嘉伦的善良、勤奋却不懦弱是对方在意的。

佩尔斯被对方看重的则是隐藏起来的好奇心和冲动。

按照杰森的推理,佩尔斯如果不是因为好奇心的话,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而是应该选择更加恰当的时候。

例如,有人陪同。

或者干脆就是,被下达了命令之类。

而在这个时候单独出现,佩尔斯就会陷入绝对的被动。

假如他是佩尔斯的话,这个时候会怎么做?

大概率的会删除来这里的录像。

可这么做的话,佩尔斯就会陷入到那位‘布局者’的另外一个陷阱中去。

接着,就是泥足深陷,不可自拔。

而这一切,都是那位‘布局者’所预料到的。

“你想要什么呢?”

“森德家族?”

“还是……更大的?”

杰森心底想着,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狂猎者。

被‘观众’和大部分时候称呼为‘狂猎者’,而在官方书籍中以‘狂虐者’称呼的凶徒。

同样的,那位‘布局者’策划了这么多,怎么可能遗忘的了他?

他,也是一个棋子。

和嘉伦、佩尔斯一样的棋子。

但又有些不同。

他这枚棋子的身份是‘随机’的,并不是固定的。

在最初,他并不是‘棋子’,‘棋子’这个身份,是随着他在初赛时成为‘胜利者’时既定的。

也就是说,之前的初赛,谁成为‘胜利者’,谁就是胜利者。

不论是那个‘大男孩’,还是‘轮椅集思者’,又或者是‘头颅收集者’都可以。

但,这种‘安排’方式有着相当多的不确定因素。

对方想要迅速的安排出佩尔斯这个‘接触者’并不容易。

所以——

“这个布局者,不仅在‘游戏’方不仅有着相当的地位,而且还早就布置好了一切,等待的就是我或者其它‘狂猎者’出现,然后启动这个计划。”

“现在想想,之前的比赛,‘狂猎者’的选择有些奇怪。”

“‘大男孩’是个脾气暴躁,智商不正常的狂猎者,‘头颅收集者’更宛如野兽一样,甚至,难以交流。”

“而‘轮椅集思者’,是个很聪明,但正面实力不足的家伙。”

“至于我?”

“资料上显示的我……也有点不正常。”

“以这样为前提,我、‘大男孩’和‘头颅收集者’有极大可能成为优胜者。”

“而这就是那个‘布局者’想要的。”

“对方需要一个不太聪明的‘棋子’来启动一切。”

杰森逐渐的理清了思路。

然后?

他继续的翻阅手中的书籍。

杰森很清楚,就算他想明白了这些事,也是没有用的。

告诉别人?

他就是一个‘狂猎者’,一个凶徒。

谁会听他说的?

更何况,眼前的事情,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伤害’到他。

相反的,杰森感觉如果事情发展下去,他说不定还会有着意外的好处。

当然了,一些必要的‘安全’手段也是要提前准备了。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

叮!

杰森又一次按下了‘营养餐(免费)’的按钮。

一看书,他就饿。

一思考,他就想吃。

幸好,这里的营养餐是免费的。

在营养餐送来之后,杰森一边拿着营养餐一边继续翻阅书籍。

吃,看书。

看书,吃。

时间就在这样的循环反复中度过了。

第三天晚上。

‘接触者’佩尔斯再次出现了。

“杰森选手,F区的复赛将会在一小时后开始,请您准备。”

佩尔斯这样的说着。

这位‘接触者’的面容上带着难以掩饰的疲惫。

很明显,这几天,对方过得并不好。

内心煎熬吗?

杰森想到。

至于准备?

杰森早就从电视直播中得到今天会参加复赛的消息,他早已经调整好了一切,根本不需要再多做什么准备。

“如果您没有什么准备,我将让您再次陷入睡眠。”

佩尔斯询问道。

杰森依旧沉默的点了点头。

接着,那个遥控器再次出现在了‘接触者’佩尔斯的手中。

佩尔斯按下了绿色的按钮。

困意再次来袭。

杰森顺势躺倒。

踏、踏踏。

咔!

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出现在了走廊中,如同第一次运输杰森时一样,这个时候,他们再次把杰森运输到了新的‘比赛场地’。

杰森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手脚、腰部再次被铁链束缚。

然后,那困意开始消失。

杰森把握着困意消失的时间,睁开了双眼。

又是一间牢房。

和他上次醒来的牢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唯一的不同,就是那台10寸的屏幕早已经出现,而短柄宽刃砍刀也直接就在他的手边。

“杰森选手,再次看到你,真是高兴!”

屏幕中的黑影一如既往的用电子合成音说道。

然后,这位‘介绍者’起身,做了一个欢迎的手势。

顿时,情景剧配音的‘欢呼’和‘鼓掌’声再次出现了。

“看来大家都很期待我们的‘杰森’。”

“毕竟,上一次,杰森选手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

“一穿三!”

“即使是在我的主持生涯中,也不多见。”

黑影满是惊叹的说道。

随后,屏幕上就开始出现了杰森上一场比赛的精彩剪辑。

尤其是在对‘大男孩’、‘轮椅集思者’、‘头颅收集者’的斩杀时刻,更是连续播放着。

啪、啪啪。

掌声再一次的出现。

而且,比之前更加的响亮。

杰森则是坐在原地不动。

热场吗?

连续三天的观看‘游戏’直播,杰森对于‘疯狂游戏’已经有了更多的了解。

类似眼前的热场,更是熟悉。

用上一场比赛的精彩瞬间,来吸引更多人的期待。

甚至,还会加上一些‘特殊’的后期制作。

总的来说,就是为了吸引流量。

对此,杰森并没有多少兴趣。

他感兴趣的是眼前的‘复赛’。

在‘介绍者’用极富鼓动的话语中,时间迅速的流逝着,当正上方出现了一个4:59的倒计时后,这位‘介绍者’才进入了正题。

“F去复赛马上开始!”

“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规则!”

“这一次我们选择了最为经典的地图‘疯狂小镇’——大家是不是有点失望?”

“不要失望!”

“地图虽然是老的!”

“但是规则却是新的!”

‘介绍者’说到这里后,故意停顿了一下。

当出现了满是期待的‘哦’声后,这才装模作样的继续说道。

“新规则中,4位‘狂虐者’不变,100位‘逃生者’不变,积分也不会改变,依旧是‘狂猎者’20分,‘逃生者’每位1分,20分获得胜利”

“但是!”

“‘绿色小门’有4个!”

“没错!你没有听错!”

“逃生者的小门多出了3个!”

“还有——”

“在游戏进入第二阶段时,会有意外惊喜。”

“什么是游戏第二阶段?”

“当在场的‘狂虐者’剩余2个。”

“或者‘逃生者’总数下降到60人时,就会进入游戏第二阶段。”

“至于惊喜是什么?”

“请大家拭目以待。”

满是拉足腔调的话语声中,黑影将复赛的规则介绍完毕了。

4个逃生门?

杰森通过对方的话语,感受到了一丝针对的恶意。

毫无疑问,4个逃生门会让‘狂虐者’的捕猎变得困难。

‘逃生者’逃脱的几率大大增加。

除非4个‘狂虐者’相互合作。

可这可能吗?

至少,杰森是不会选择这样的合作。

他信不过对方。

对方自然也不会相信他。

而第二阶段?

未知的。

没有任何信息。

这更加的让杰森在意。

会不会是更加准确的针对?

这样的前提,让杰森心底满是警惕。

至于‘介绍者’嘴里说的惊喜?

杰森可不会相信对方说的一切。

真要相信对方,那才是离死不远了。

“杰森选手,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或者说你有什么宣言吗?”

“做为上一次初赛的优胜者,大家都很想听听你说点什么。”

屏幕内的‘黑影’开始询问。

杰森依旧沉默。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大约3秒钟。

一直观看杰森的‘观众’们纷纷笑出了声。

“哈哈哈,第一次看到‘介绍者’这么尴尬。”

“我怀疑‘杰森’是哑巴!”

“我再次梭哈全部身家压杰森!”

“你上一次不就是压杰森赢,还买房了吗?”

“是啊,我上一次压杰森赢了,但是房价涨得太快,我以为的全款,只是首付!所以,这一次,我再孤注一掷了!”

“楼上赌.狗.不解释。”

“+1!”

……

一条条弹幕飘过。

代表着杰森的分数则是节节攀高。

杰森的倒计时开始增多。

上一场的比赛,所有‘观众’都对杰森印象深刻,而这直接影响到了这一次的比赛。

最后,在一片猩红中,杰森得到了一个58的分数。

“58的高分!”

“看起来大家真的看好杰森选手啊!”

“那么——”

“杰森选手你有了特殊的选择。”

‘介绍者’说着,10寸的小屏幕上就是一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