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二章 就这?

就在那个持枪的保镖冲进病房的刹那,躺在病床上的比尔德挣脱了束缚。

砰、砰砰!

那特制的‘束缚带’一根根的绷断。

比尔德翻身下床,抬手抓住床头,猛地一掀。

卡啦!

原本用铆钉打入地板,和地板完全相连的钢架子床,直接扯起一大块地皮,翻滚的砸在了那个保镖身上。

砰!

一声闷响中,夹杂着骨断筋折的响声。

被钢架子床顶到了胸口凹陷的保镖,嘴里吐着血沫子,眼神黯淡,显然是活不了。

比尔德抬手捡起了跌落地面的枪,直接冲了出去。

那位被惊呆的助理,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枪口就直指他的眉心。

“冷静点,比尔德。”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把枪收起来。”

被枪指着的助理在回过神后,就对着比尔德一顿斥责,仿佛这个时候被枪口指着的人不是他,而是比尔德一般。

这位助理神情平静中带着傲然。

并不是什么装模作样。

他有底气。

来自‘森德家族’的底气。

他相信,比尔德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即使他刚刚想要让人‘干掉对方’也一样。

事实上,也是这样。

这位助理话音落下,他就看到了比尔德眼中的犹豫。

这位助理笑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跪着,才能活着。”

“而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比尔德你应该把你的天真扔到一边,学会和世界妥协。”

这位助理一边说着,一边就抬起了手,准备把比尔德手中的枪拿过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

砰!

枪响了。

枪口火光冒出。

那位助理的眉心处出现了一个血窟窿,脸上的傲然开始凝固。

扑通。

尸体摔倒在地。

比尔德看着尸体,眼中浮现出莫名的情绪。

懊恼?

有一点。

这位曾经的安保顾问,后悔自己的冲动。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的,他现在心底却是一阵轻松痛快。

这,是许久未曾有过的感觉了。

平日里,他总觉得自己喘不上气来。

而现在?

他感受到了畅快的呼吸。

下意识的,比尔德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枪。

枪柄的触感,结实、冰冷。

“自由吗?”

比尔德轻声自语着,转过头看向了那位还处于震惊中,完全没有回过神的医生。

“别杀我!”

“我……”

“谢谢你救了我。”

比尔德打断了这位医生惊慌失措的话语,十分诚恳的说道。

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对于外界,比尔德可是知道的十分清楚。

这并不是什么觉醒了能力之类,而是在车祸后,有人向他注射了药剂。

什么药剂,比尔德不知道。

他只记得自己被撞后,有个人出现在他面前,然后,给他注射了一针药剂。

那个人影很模糊。

他记不太清楚对方的脸。

但是,他记得对方的声音。

‘上天给与你的,早已标注好了价码。’

声音有点低沉,但富有磁性。

比尔德可以保证,再次听到这个声音时,他一定能够记得。

至于那位老管家询问时,他为什么撒谎?

一切不都显而易见吗?

他在昏迷时,还能够感知到外界的一切。

老管家对他的无视。

主治医生为他争取最后一丝生机。

一切的一切,他都清楚。

“这就是那个家伙想要的?”

比尔德忍不住的想着那个模糊的身影。

对方想要干什么,比尔德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对方抱有相当的目的,才会那么做。

从森德9少爷的死开始,这一切似乎都在向着未知的方向前行。

一张无形的大网,好像要将他束缚其中。

躲藏在暗中的布局者,操控着这张大网和网上的人。

包括他,森德9,老管家,他身边的这位医生,还有……杰森。

想到杰森,比尔德脸色微微一变。

他很清楚那位老管家会怎么做,但是他改变不了。

现在的他……

“罗斯罗?”

比尔德看清楚了医生胸前的铭牌,叫出这个名字之后,比尔德马上继续说道:“现在马上通知你的家人,快点离开F区,去D区也行,E区也好,总之不要再停留在F区,记住不要走任何公共设施,自行驾车带着足够的食物、水从乡间公路离开。”

“哦、哦,我马上打电话。”

那位主治医生愣了愣,随后终于回过了神,马上拿出手机。

看着打电话的罗斯罗,比尔德看向了走廊外。

他听到了脚步声。

训练有素的那种。

很明显,那位老管家已经发现不对劲了。

“虽然改变不了更多的人,但是眼前的罗斯罗,我一定要救下!”

比尔德心底升起了这样的信念。

他深吸了口气,感知着自己身躯中从未有过的力量,体会着其中的强大,径直向着走廊尽头的大门冲了过去。

……

“什么?”

“负责收尾的保镖被比尔德干掉了?”

“全部?”

“后续的也都被干掉了?”

老管家坐在车子中,另外一位助理接起了电话后,惊呼声不断。

老管家冷酷的面容上多出了一分诧异。

随后,就是愤怒!

一种被脱离掌控的愤怒。

一种被冒犯的愤怒。

两者相加后,这位老管家直接开口道。

“让家族卫队把他清理掉。”

老管家冷冷的说道。

“是。”

那位助理立刻又拨出了一个号码。

听着助理和家族卫队的沟通,老管家调整了一下坐姿,他并没有靠在柔软的沙发椅中,而是身躯坐的笔直。

一些习惯早已烙印在了这位老管家的灵魂之中。

并不会因为环境的改变而改变。

包括日常习惯,以及……

处理事务的习惯。

“又有人想要对‘森德家族’伸手吗?”

“是‘德隆家族’?还是‘西塞’家族?”

“又或者是那些阴沟里的老鼠?”

“不过,不论哪一个!”

“你们伸出的手,都会被砍掉,然后再付出代价!”

“惨重的代价!”

这位老管家将家族在F区的敌人和可能的敌人过了一遍后,脸上浮现了一抹冷笑。

他在讥讽这些人的不自量力。

‘森德家族’在F区的力量,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即使是在‘游戏’中,也有着绝对的掌控力。

“就以那个杰森的死,拉开这次的序幕吧。”

这位老管家轻声说道。

……

咔。

锁链与囚笼的门,几乎是不分先后的打开。

杰森揉了揉手腕,将短柄宽刃砍刀拿在手中后,就这么的站了起来。

他是最后一个‘出门’的。

‘逃生者’早已离开了3小时。

而‘狂虐者’中,最后一个离开,也是5分钟前,最早的一个已经超过了20分钟。

很明显,初赛时,他给与‘游戏举办方’的印象太深刻了。

对方不希望再出现‘一穿三’的局面。

当然了,‘观众’们的努力也是一方面。

不过,相较于前者,杰森更加相信的是后者是‘重在参与’。

内幕?

潜规则?

不公平?

计较这些的,只会越发的难以生存。

无力反抗时,需要蛰伏。

有能力反抗时,则可以成为‘棋手’。

如果不给你成为‘棋手’的机会?

那就掀了他的棋盘,打碎他们的狗头!

这是杰森在‘不夜城’里学到的生活守则之一。

紧紧跟在‘不择手段活下去’这一条之后。

两者相加后,产生的美妙感,让杰森越发的讨厌‘不夜城’了。

也让他去到哪里,都觉得那里会是天堂。

人们和善,食物美味,床铺舒适,还有热水澡。

眼前的副本世界?

也不例外。

甚至,要更好一点,

因为,食物免费!

三天的免费营养餐,虽然没有什么滋味,但是却让一直处于进食状态的杰森感到了惬意,尤其是在连续增加了3点饱食度之后。

3点饱食度,对于现在的杰森来说,不算什么。

可如果深究的话,这也是一条命啊。

最重要的一点:免费!

没有什么比免费的食物更令杰森感到高兴了。

如果有,那一定是食物带来了饱食度。

因此,这个时候的杰森,有着相当不错的心情。

即使需要花费一点时间去狩猎‘狂虐者’也是一样。

没错!

狩猎‘狂虐者’!

娘炮‘狂虐者’才会去狩猎‘逃生者’。

真正的‘狂虐者’,是要去狩猎‘狂虐者’!

所以,自始至终,杰森都没有将目光放在那些‘逃生者’身上。

不论这些‘逃生者’是因为什么参与到了这场‘游戏’中,他们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弱者,杰森可没有向弱者挥刀的习惯。

当然,前提是,不要惹到他。

惹了他?

神,也吃给你看。

踏、踏踏。

杰森迈步向前。

这处牢房的设计与初赛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一侧是牢房一侧是坚固的墙壁,出口在尽头。

此刻,尽头的两扇金属制成的大门早已打开。

不同于初赛时的白天,这个时候是夜晚。

视线从门中穿过,能够清晰的看到夜空、星星和月亮。

而随着与大门的接近,美丽的夜空就越来越清晰。

杰森看着星空,继续大踏步的向前。

在杰森直播间中的‘观众’们则是焦急的打着弹幕。

“脚下!脚下!”

“杰森!看脚下!”

“陷阱!陷阱!”

……

成片的弹幕飘过屏幕,但是杰森根本看不到,他继续向前而行。

咔!

突然,杰森脚下似乎猜到了什么。

金属片一响。

两道带着利齿状的弧形钢圈直接向着杰森的右腿打来。

砰!

杰森仿佛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捕兽夹’锁住了右腿。

而这并不是结束。

嗖!

一阵破空声中,一道投索从黑暗中飞来,足有两米长的投索在触碰到杰森后,就自动回旋,将杰森缠绕了一个结结实实。

“嘎嘎嘎,被‘看好’的杰森?”

“就这?”

讥笑的声音中一个身材略显消瘦,竖着一个刺眼鸡冠头的男子走了出来。

战术靴,迷彩裤和背心,双手都带着战术手套,右手则是拿着一支‘弩’,两袋弩箭挂在战术腰带一侧。

对方打扮的很像是一个军人。

可是对方却完全没有军人那种特有的气质。

有着的只是一种油滑的戾气,特别是对方走路是,一摇三晃不说,嘴里更是嚼着口香糖。

对方大摇大摆的走到了被束缚的杰森面前。

右腿被‘捕兽夹’夹中,即使腿没有断,也是失去了行动力的,更不用说‘自动投索’带来的‘投索’束缚。

一旦被困住,就算是一些自称大力士的家伙也挣脱不了。

所以,这位‘狂虐者’很是放心。

“你的人头,我收下了。”

这位‘狂虐者’站在杰森面前,举起了手中的弩。

弩箭前端寒芒四射,夜晚的月光照耀其上,更是让其带着一丝寒意。

嚼着口香糖的‘狂虐者’脸上的兴奋达到了一个极致。

兴奋之中的对方唾液开始不由自主的流淌,即使是嚼着口香糖,也不能够阻止唾液从嘴角流出,沿着下巴滴落在地上。

对方毫无所觉,嘴里‘嗬嗬’的笑着。

手指就要扣动扳机。

“完了!完了!”

“杰森要完蛋了!”

“腿被‘捕兽夹’夹住,身躯被‘投索’束缚,这下死定了。”

“我一直很看好杰森的,怎么会这样?”

“这就是‘游戏’的魅力!”

“上一刻看似强大的‘狂虐者’,很有可能就会被一个小小的意外干掉,初赛时的杰森不也是这样吗?现在的复赛只不过是翻过来罢了。”

“楼上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梭哈了啊!我该怎么办?”

“我也梭哈了,同问怎么办?”

“楼上两人,一起上天台吧!”

“至少,不寂寞!”

“楼上残忍,这个时候,不应该祈祷奇迹吗?”

“只要祈祷!”

“奇迹一定会出现的!”

“奇迹?”

“谁信谁是傻子!”

……

在这个时候,杰森直播间的弹幕达到了一个鼎盛。

密密麻麻的弹幕,几乎将视频中的杰森遮挡住。

而言论更是五花八门。

有客观分析。

有不相信。

也有捣乱的。

自然是也有祈祷的。

只不过,祈祷者自己都不相信会发生奇迹。

他们的心态大致是,试一试万一成了呢?

然后——

‘奇迹’真的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