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六章 妥善交代的席林

密集的枪火突出枪口数寸,将漆黑的下水道几乎照亮了。

叮叮当当!

黄橙橙的子弹壳蹦出后,纷纷跌落地面,不停作响。

这样的扫射,足足持续了30秒。

每一支枪内的子弹全都打完后,这才算是停火。

“停!”

领头的那位保镖一抬手,随后走到了‘污水河’边,此刻,早就做好准备的剩余伏击比尔德、罗斯罗的‘森德家族’保镖们已经架起了移动灯源。

五个探照灯直接打开,明亮的灯光将这一片范围照得宛如白昼。

一队6个身穿潜水服的保镖,更是直接跳到了污水河中。

但很快的,这些潜下水的保镖就一个个钻出了水面,向着自己的领头者比划了一个没有的手势。

同时,一张被撕破的‘渔网’也被这些保镖拉到了岸边——这是提前准备的陷阱。

原本是做为保险存在的。

“该死。”

看着‘渔网’上硕大的口子,领头的保镖面色顿时难看起来。

他不知道,比尔德怎么又跑了。

之前三次也是这样。

明明已经准备了足够的手段,但是总是被比尔德逃之夭夭。

特别是比尔德的实力,做为‘森德家族’的保镖,他对这个安保顾问的实力是有着相当了解的,虽然比尔德相当的优秀,但绝对做不到徒手干掉他一支6人小队的程度。

隐藏?

别有用心?

盯着‘渔网’口子的保镖心底再次忍不住的想道。

不过,这些暂时都不管他的事情了。

他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需要向那位老管家去汇报。

而这,注定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他已经连续失败了四次。

那位老管家的脾气,可不是那么仁慈。

想到这,这位领头者心中忍不住的叹息起来。

至于逃跑?

他却是完全没有想过。

选择逃跑的,都是没有真正领会到‘森德家族’可怕的雏儿。

在‘森德家族’可怕的势力范围下,根本就逃不掉。

就好似之前那位保护森德9少爷的家伙。

此刻已经后悔自己还活着了。

逃,会让死亡变成奢侈。

不逃,还有一线生机。

或许身体会少点什么,但是这位领头者很清楚,就算是一个残废,也比生不如死强。

从下水道爬出。

等候在那的‘森德家族’助理立刻为这位领头者消毒。

酒精喷雾好像是不要钱一般的为对方洗礼着。

然后是香水。

在确认这位领头者身上没有任何异味后,两位助理才让开了身躯。

当然,鞋子就在面前,是必须要换的。

这位领头者略带谦卑的向着两个助理一笑,换好鞋子,走进了马路边的车子内。

黑色的车子从外边上看,就只是长了一些,然后略带厚重感。

除此之外,看起来真的很普通。

但是到了里面,却是尽显奢华。

宽敞的真皮座椅。

樱桃木的地板。

手边的扶手都是由鹿角打磨而成的。

这位领头者没有敢把手放在上面,半躬着身,十分拘谨的坐在了对面,看着眼前头发早已经花白,却没有任何慈祥,相反面容带着冷酷的老人。

“又失败了?”

席林问道。

“抱歉,阁下。”

“是我的失误。”

拘谨的领头者在这位老管家开口问话的时候,直接就跪了下来,祈求着老人的原谅。

没有推辞,更没有寻找借口。

他知道这位老管家的习惯。

很干脆的,将一切责任都揽到了身上。

或者说,这本身就是他的错。

“废物!”

老管家冷冷的说了一句。

领头者的头低的更低了。

他开始想象自己会遭受什么样的惩罚。

但是——

“下车。”

老管家这样说道。

领头者一愣,随后他抬起了头,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没有惩罚?

不!

不可能的!

怎么可能会没有惩罚?

难道是……

想到了什么,这个领头者双眼中满是恐惧,全身颤抖起来。

“阁、阁下,饶、饶命。”

领头者结结巴巴的说道。

可是换来的是老管家更加冰冷的回答。

“下车。”

这个领头者还想要说什么,甚至是干脆磕头求饶,可是在看到老管家那双自始至终都满是冰冷的双眼时,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决定了。

颤颤巍巍的推开车门。

这个领头者走下了车子。

老管家看也没看,抬手就将一个打火机扔在了这个领头者的身上。

浑身沾满酒精的领头者,一下子就着了。

“啊啊啊啊!”

痛苦的嘶吼声不可抑制的响起。

火焰在这位领头者的身上跳动着。

而地上残余的酒精更是被引燃。

火苗蹭的一下窜起。

刹那间,只剩下了火焰的燃烧之声。

惨呼声被压住了。

可是燃着火苗的领头者还是在狂舞。

席林欣赏着这样的‘起舞’。

那一直冰冷的面容,竟然浮现了一丝笑容。

在常人看来的惨状,在他看来就是不错的‘舞蹈’,能够让他心神平静,缓和情绪的‘舞蹈’。

足足两分钟。

这样的舞蹈停止了。

“阁下,他死了。”

助理过来报告说。

“废物就是废物。”

“连十分钟都坚持不到。”

“把他的家人放入舞蹈室,剩下的分钟数,由他的家人补足,从最小的那个开始。”

席林冷冷的说道。

“是。”

虽然是惨无人道的话语,但是助理却是习以为常的点头应声。

很显然,这不止一次了。

站在焦黑的尸体边,助理的内心远不如表面上那么平静。

他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

但是一些事情,却是必须要说的。

“阁下,杰森逃过了围剿。”

“还……”

“还什么?”

刚刚才心情愉悦的席林面容再次冷了下来。

“还有,他将我们之前联系的三位‘狂虐者’全部斩杀了。”

助理悄悄咽了口唾沫后回答道。

“废物!”

老管家低声咒骂。

然后,他就看到了助理又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还有什么事?”

老管家盯着眼前的助理。

心底的恐惧,让助理微微颤抖。

但这位助理还是说道。

“还有‘金色小羊’没有被猎杀,反而是在‘猎杀’其他人,他通过杰森留下的‘狂虐者’道具,已经在复赛的第二阶段获得了优势。”

助理一说完。

就静静等待着老管家的惩罚。

可是片刻后,这样的惩罚根本没有出现。

他悄悄打量着老管家。

突然发现,这个时候的老管家脸色相当的难看。

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去F区‘游戏’总部。”

老管家对着司机吩咐道。

“是,阁下。”

司机马上点头。

老管家没有在理会待在车边的助理,而是从一旁的暗格中拿出了掌上电脑,他开始看起来还没有结束的‘复赛’。

越看,这位老管家的脸色越是阴沉。

不单单是杰森反杀了三位‘狂虐者’。

也不是因为嘉伦拿着杰森留下的道具大杀四方。

更不会是因为比尔德的逃脱。

这些统统都不是。

而是因为他自己!

他竟然没有发现这些事情是有联系的!

他进入没有发现自己踏入了别人的陷阱中!

“不可原谅!”

他轻声说道。

既是对自己,又是对那个布局了‘森德家族’的家伙。

坐在车内,略微思考了数分钟,这位老管家拿起了电话。

眼前的事情,他需要向那位大人禀告。

“大人,事情出现了意外,森德9少爷的死只是一个饵……还有,我怀疑我们家里有人参与其中。”

席林冷静、简明扼要的向那位大人转述了这一切。

在最后,更是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这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做为在‘森德家族’服侍家主超过五代人的席林家来说,本身早已融入到了‘森德家族’。

席林家早已是‘森德家族’的一份子了。

甚至,在某些时候,席林家可以代表‘森德家族’。

这是从席林祖父时期就获得的荣誉。

一直到他这一辈。

对此,席林是骄傲的。

但,他现在即将失去这份荣誉。

即使那位大人不追究,他也要将这份荣誉交出去。

这是他,身为‘森德家族’管家必须要做的。

也是他,身为‘森德家族’管家的荣誉。

“我知道了。”

“席林我会派专人去处理这件事……”

“大人,请交给我。”

“这是我的失职,请让我弥补过错。”

罕见的,席林打断了家主的话语。

听筒中的声音一顿。

大约过了两秒后,这才再次响起了声音。

“好。”

“不论你做什么,‘森德家族’都会站在你的身后。”

沉稳的声音说道。

“感谢大人您为我做的一切。”

即使是在车中,席林依旧弯腰表示自己的敬意。

之后,他挂断了电话。

此刻,车子已经停下了。

老管家走下了车,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楼门口等待着他的人。

这些人代表的是除去‘森德家族’外,在F区有着非凡影响力的百大家族。

‘吉普森家族’、‘赫拉家族’、‘爱美尔家族’和‘洛萨家族’。

当然,站在这里的并不是这四个家族的成员。

甚至,不是这四个家族在F区的代理。

仅仅只是一些保镖与助理。

老管家冷着脸,心底冷笑连连。

这四个家族打得什么主意,他早就猜到了。

百大家族虽然是一个联合体。

但却不是相安无事的。

私底下,有着利益纠葛。

暗地里,血流不止。

当一个家族出现了破绽时,一些敌对家族会毫不犹豫的跳出来撕咬那个家族,一些平日里关系不错的家族,也会跟着一起行动。

毕竟,利益诱人。

财帛动人心。

能够多分一块蛋糕,为什么不呢?

“席林管家,阁下们等候多时了。”

“请您跟我来。”

其中的一位助理走下台阶,做出了迎接的姿势。

这是和‘森德家族’关系还不错的‘洛萨家族’的人。

至于剩下的三个家族的人?

就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老管家,一动不动。

老管家冲着这位助理点了点头,大踏步的向着电梯走去。

接着,直奔顶层会议大厅。

在这里,‘吉普森家族’、‘赫拉家族’、‘爱美尔家族’和‘洛萨家族’的成员或是代理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席林阁下。”

一位年轻人站起来颔首致意。

对方身着西装,再站起来的时候,很自然的将扣子扣了起来,同时,身躯微微前倾,接着恢复正常。

半长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目光温和,行为有礼,看起来像是一位富有教养的艺术家。

‘洛萨家族’在F区的成员,洛萨11。

和森德9少爷是朋友。

一个不错的年轻人。

席林这样在心底评价后,十分恭敬的弯腰还礼。

“洛萨11少爷。”

双方客气的寒暄。

但是,一位同样上了年纪的老者却是忍不住了。

咚、咚咚。

对方敲了敲桌子。

“席林,你违反规矩了。”

这位老者声音洪亮,代表着‘吉普森家族’。

“百大家族规定了,任何家族都不能以任何场外手段来影响‘游戏’。”

“你却联系三位‘狂虐者’,还擅自加入‘金色小羊’……什么时候F区由‘森德家族’一家说了算了?”

带着一声娇笑,‘赫拉家族’的代表开口了。

这是一位带着黑色面纱却穿着一声大红色连衣裙的女士。

话语间,手中带有蕾丝的黑色小折扇不停的挥舞着。

“我们需要交代。”

最后发言的‘爱美尔家族’代理人是个中年人。

身躯健壮,将西服撑得紧绷绷的。

在开口说话的时候,就向着助理示意。

早已等候多时的助理抱着一个箱子走了过来。

里面既有着文件,也有着录影带。

席林扫了一眼,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

是他派人联系三个‘狂虐者’的视频和他最近三天的行动资料。

“你需要看一看吗?”

‘吉普森家族’的代理人又一次开口了。

“不需要。”

席林摇了摇头。

“那你就是承认了?”

‘赫拉家族’的那位女士笑着问道。

“这应该不是席林阁下所做,我相信这位阁下不会这么做,一定是他的下属越俎代庖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需要搞清楚之后再议论这件事。”

一直没有开口的洛萨11开口了。

一开口就是为席林申辩。

这样的话语,令‘吉普森家族’、‘赫拉家族’、‘爱美尔家族’的三位家族代表眼中闪过了不屑。

果然如同传闻中的一样愚蠢。

‘赫拉家族’的那位女士轻轻打开折扇,摇了两下后,目光看向了席林。

“你不要说,就如同洛萨11少爷说的那样,这些都是你的手下瞒着你去做的。”

这位女士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说道。

“当然不是。”

席林很干脆的再次摇头。

然后,这位老管家再次向着洛萨11鞠躬致谢。

“感谢洛萨11少爷您,但是,事情就是我做的。”

“我一人做事一人承担。”

老管家说着,手一抖。

一柄小巧的手枪出现了他的手中。

手枪高高举起,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老管家面带微笑的继续说着。

“是我因为一时的嗔怒做出了这种令自身‘管家之责’蒙羞的狂妄之举,和‘森德家族’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要交代?”

“我给你们!”

接着,扣动扳机——

砰!

血花四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