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七章 自我拯救佩尔斯

席林死了。

‘森德家族’的管家就死在了顶楼的会议厅中。

虽然被禁止,但是消息还是穿了出来。

正在给‘小仙’浇水的佩尔斯在看到这条私下传播的消息时,握着水壶的手,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壶嘴处流出的水洒在了桌子上。

‘接触者’佩尔斯立刻放下水壶,拿起抹布擦拭着水渍。

动作一如既往的干脆。

只是,脸色苍白。

“果然发生了吗?”

佩尔斯心底默念着。

在他答应那个‘纸条书写者’删减、添加录像时,佩尔斯就明白一定会有事情发生,但是等到事情真正意义上的出现了,佩尔斯依旧是胆战心惊。

席林!

那可是‘森德家族’的大人物!

虽然没有被冠以‘森德’这一姓氏。

但是席林的存在对于‘森德家族’来说,却是必不可少的。

简单的说,‘森德家族’在F区能够有着今天如日中天的局面,席林功不可没。

现在席林死了。

‘森德家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做为‘帮凶’之一。

他一定不会被放过的。

尽管到了现在,佩尔斯都不知道‘纸条书写者’是谁,但是他很清楚那些删减、添加的录像是造成席林死亡的重要环节之一。

虽然对方保证,这样的删减、添加在‘对方的技术’之下不会被发现。

但那只是对方的保证。

真正的结果呢?

谁又能知道。

“我是不是该跑?”

佩尔斯问着自己

可是,又能够跑到哪里去?

以‘森德家族’的势力,他就算是跑到了A区,也难逃一死。

或者说,只要确认了他和席林的死有关,他就跑不掉。

“怎么办?”

“怎么办?”

佩尔斯询问着自己。

但却毫无办法。

最直接的就是推出一个人当‘替罪羊’。

但是,‘纸条书写者’会放过他吗?

他被利用了一次。

自然就要被利用第二次。

直到他……死亡为止。

任何的反抗、挣扎,在‘纸条书写者’存在的前提下都是无用的,只要对方存在一天,他就要受压迫、剥削一天。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

佩尔斯又一次蹲在了空空的猫窝前,幻想自己正在抚摸猫咪的头部。

惬意、舒适的感觉弥漫在佩尔斯的心头。

也让佩尔斯的大脑逐渐的冷静下来。

所以,必须要找到对方吗?

对方能够进入到我的房间,必然是‘游戏’大厦内的内部人员,而且,级别不低。

对我也很了解。

不!

应该是时刻关注着‘游戏’。

算准了我离去、回来的时间。

同时,对方也在利用自己的‘技术’删除着录像。

假设对方的技术真的如同对方说的那样,那对方完全可以如入无人之境般在大厦内来回游走。

可这不太可能!

如果对方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根本不需要‘我’。

再删除、修改录像后,然后干掉‘我’才是最合适的。

而不是留下一个可能暴露的‘活口’。

所以,大概率的,对方的‘技术’并不如同对方说的那样‘优秀’,瞒过一般人可以,但是无法瞒过真正的技术人员。

只要进行调查,就能够查明白是怎么回事。

因此,只需要调动我这个区域外的‘监控录像’,按照时间对比,就能够知道那个‘纸条书写者’。

想到这,佩尔斯马上站了起来。

但马上的,他又蹲了下来。

他以什么理由去调监控?

难道说我被威胁了,从而成为了席林死亡的帮凶之一?

不可能的!

他是为了活命,不是为了‘自首’啊!

正在想着的佩尔斯突然一怔。

他有点反应过来了。

那个家伙很清楚他想到了这些。

但是,那个家伙更清楚,他不可能这么干。

因为,这会将他暴露出来。

“提前做好了准备吗?”

佩尔斯脸色有点难看了。

他发现这位‘纸条书写者’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缠。

对方早已经想到了一切。

而这也代表着,他落入了对方的‘网’中。

“就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佩尔斯思考着。

叮!

桌面上电脑邮件的声音响起。

佩尔斯马上走向了桌子。

对于邮件他是有过设置的,除去‘工作邮件’会有声音提示外,其余的都是静音。

点开邮件,佩尔斯目光扫去,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

赢了!

活下来了!

‘金色小羊’嘉伦平躺在一片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1vs100的战斗。

哪怕只需要战胜其中的20人,也是无比困难的。

即使他从少年起就从事伐木工作,锻炼了一副好体魄,在这个时候也是力有未逮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杰森阁下留下的那一皮壶药汁,他早就扛不住了。

还有那些武器!

想到这,嘉伦勉力翻身坐起。

皮壶内的药汁早已经一滴不剩,尽管他在一次受伤时,意外发现了这壶药汁有着快速回复体力的作用后,就发誓省着点喝,但是最终还是喝完了。

而武器?

也是破损严重。

弩箭不仅没有了箭矢,更是在最后一战中被他当成了近战武器,砸碎了。

捕兽夹还能够使用。

投索也早就耗尽了。

倒是那把小刀,还光亮如新,虽然上面的毒液早已在鲜血的冲刷下没有了。

感谢杰森阁下!

看着手边的这些道具,嘉伦默默的想着,同时思考着该如何好好报答杰森。

嗡隆隆!

螺旋桨的旋转声令嘉伦抬起了头。

接着,他看到了一个略微熟悉的人。

之前带走杰森阁下的‘接触者’。

那高耸的颧骨和灰色的眼眸、头发,让嘉伦记忆犹新。

“嘉伦,恭喜你。”

“你活了下来。”

“所以,你从‘金色小羊’成为了‘狂虐者’。”

佩尔斯以平静的语气说道。

不过,却和嘉伦保持着一个相当的距离,且让自己尽量靠近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兵。

他在担心嘉伦暴起伤人。

这实在是太正常了。

本来成为‘金色小羊’就不是什么好事。

而在成为了‘金色小羊’后,好不容易获得了胜利,却又要面对‘游戏对抗’,这放在一般人身上,早就崩溃了。

崩溃的状态下,迁怒他人,实在是太正常了。

佩尔斯在成为‘接触者’前,就不止一次在课堂上学习这样的经验,而在成为了‘接触者’后,更是从自己的同僚身上学习这样的‘经验’。

但出乎佩尔斯预料的是,嘉伦没有一点发怒或者失常的样子,以十分平静的姿态点了点头后,就径直问道:“我现在能够挑选自己的房间了吗?”

“当然。”

佩尔斯心底诧异,但是履行起‘接触者’的职责来说,却是一丝不苟。

虽然这份职责本该是‘介绍者’的,但‘金色小羊’是特殊的,只能怪特事特办。

“我选择公寓。”

嘉伦挑选完成后,佩尔斯按照规矩宣读了一遍他说了不下一百次的‘狂虐者’规章制度。

然后,对嘉伦进行了休眠。

双眼陷入了黑暗。

嘉伦在困意袭来的时候,直接就睡着了。

他实在是太累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嘉伦苏醒了过来。

看着陌生的房间,嘉伦目光锁定在了佩尔斯身上。

“嘉伦选手,你将在这里休息到F区决赛开始时,你可以用掌上电脑呼叫我,我将24小时为您服务。”

按照规矩,佩尔斯说道。

“请问‘杰森阁下’也在这里吗?”

嘉伦试探的问道。

“嗯。”

佩尔斯点了点头。

回答这种显而易见的答案是不违反‘接触者’规则的。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游戏’的策划者鼓励‘接触者’多和‘狂虐者’拉近关系。

至于做什么?

那是显而易见的了。

至于怎么做?

那自然是由‘接触者’自己决定。

“我能够见见他吗?”

嘉伦包含期待的看向了佩尔斯。

这一次,佩尔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这不符合规矩。”

“你无法在这里见到杰森选手。”

“同样的,也无法以任何形式和杰森选手对话。”

佩尔斯说着规矩。

接着,在话音落下后,就再次重复了之前的话语。

“您有其他需要可以呼叫我。”

“如果您饿了,可以点击‘营养餐’。”

说完,佩尔斯转身就走。

看着‘门’恢复了木色后,嘉伦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他真的是很想当面和杰森阁下道谢啊。

可惜……嗯?

就在嘉伦想着的时候,木色的‘门’再次变为了透明。

‘接触者’佩尔斯又一次出现在了门口。

只不过,这一次出现的佩尔斯和刚刚有点不同。

脸上带着一抹紧张,眼神更是不停的瞟向身后。

“你想和杰森选手说什么?”

“我可以转达。”

“速度快点,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

佩尔斯语速极快的说道。

嘉伦一愣。

这位伐木工出身的‘金色小羊’有点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刚刚明明说了这不符合规矩。

可现在为什么又出现了?

“快点。”

佩尔斯再次催促道。

“我想向杰森阁下道谢,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一切报答杰森阁下,包括我的生命。”

虽然不知道佩尔斯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嘉伦还是如实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他就是这么想的,也会这么做。

并且,他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

“好的,我会如实转达。”

说着,佩尔斯就关上了‘门’。

在‘门’又一次变为‘木色’的时候,佩尔斯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呼哧、呼哧。

紧张的情绪,让他的面容涨红,似乎是缺氧一般。

只有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能够缓解这样的情绪。

他为什么这么做?

认真的说,佩尔斯也无法说清楚。

大致就是,落水之人想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他身为‘接触者’,被‘纸条书写者’捏得死死的。

他想要求救,但是周围的人都不行。

因为,他违反了‘规矩’。

一旦暴露的话,他就得死。

所以,他只能够寻找‘规矩之外’的人。

例如:‘狂虐者’。

当然,不是什么样的‘狂虐者’都行。

而是类似杰森、嘉伦这样,富有理智的‘狂虐者’才行。

尤其是嘉伦这样的。

出身清白,明显只是被诬陷。

帮助这样的人,如果他遇到了麻烦,对方应该会大概率的还他一份恩情。

比如:他需要逃跑时,有人帮忙制造机会。

带着这样的想法,佩尔斯快速的返回自己的房间,查看着那位‘纸条书写者’留下的优盘。

内里有着对监控录像修改、添加、删除的程序,比他自己制作的要好上很多,也是他现在联系杰森、嘉伦的底气。

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佩尔斯走向了杰森坐在的公寓。

‘游戏’的历史上并不是没有一位‘接触者’带多位‘狂虐者’的事情。

在‘游戏’的最初期,一位‘接触者’带2-3个‘狂虐者’是极为常见的。

只不过随着‘游戏’越发的‘正规’,这样的事情才变得少见起来,但还是有。

因此,‘游戏’中心为‘接触者’、‘狂虐者’安排的房间是一个H型。

‘接触者’住在中间的一横上,剩余的‘狂虐者’住在两边。

所以,拐了个弯,佩尔斯就站在了杰森的公寓‘门’前。

咚、咚咚!

记得杰森习惯的佩尔斯先是敲了敲门,确认里面的杰森听到后,这才打开了门。

然后,他就看到了又一个空着的餐盘正在被收走,新的装满了十人份的‘营养餐’正在被送进来。

看了一边显示器上的记录。

11。

这是杰森从之前返回到房间后,所吃下的食物数量。

虽然‘狂虐者’很难当做正常人来看待,可这是不是吃得太多了?

而且,吃了这么多,杰森的肚子一点都没有变化。

还没有去厕所。

对了,之前三天吃了那么多也没有去。

只进不出?

带着这样的疑惑,佩尔斯以劝告的口吻开口了。

“杰森选手,暴饮暴食不好。”

杰森抬起头,扫了自己的‘接触者’一眼。

神情中的焦虑还有,但是眼神却平静了许多。

事情出现了转机?

不!

应该是做出了某些决定。

杰森心底想着,目光就收了回来,开始注意营养餐。

虽然没有味道,但是有食物就是幸福的。

佩尔斯早已习惯了杰森的态度。

他开始径直的说道:“嘉伦选手摆脱了‘金色小羊’的身份,成为了新的‘狂虐者’,他十分感激你的帮助,想要报答你,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包括生命——这是他的原话,我只是转述,你有什么想要告诉他的吗?”

嗯?

杰森讶异的看向了佩尔斯。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但是杰森可以肯定,这个时候的佩尔斯已经违反了规则。

“我只是在自救。”

“席林死了。”

“和我有点关系。”

“我很害怕,所以,我打算找点帮手。”

佩尔斯如实的说道。

他不希望坦诚,但是不坦诚的话,他根本无法达到目的。

他很清楚,眼前的杰森和一般的‘狂虐者’完全不同。

当然了,他承认他有赌的成分。

可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能怎么办?

值得庆幸的是,他貌似赌对了。

只见杰森微微抬起头,看向了佩尔斯,嘴里更是第一次的发出了完整的话语——

“哦,有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