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三十章 嘎吱脆!

低沉的图复语中,属于【防护邪恶】的特殊力场笼罩着面前飞来的血肉。

嗤!

犹如是牛油放置在了烧红的平底锅上。

几乎是在接触到【防护邪恶】的特殊力场时,那些血肉就纷纷融化了。

速度飞快!

且没有逆转!

“啊啊啊啊!”

凄惨的喊声自那些残余的血肉中传来。

气化的血色蒸汽开始聚拢。

它们包裹着残余的血肉。

它们攀附着残余的血肉。

下一刻,‘掏心者’以‘蒸汽’糅杂着血肉的模样出现在了杰森的面前。

五官早已是模糊一片,剩下的只是窟窿与鲜血淋漓。

四肢消失不见,躯干也是残缺不全。

内脏也已消失大半,唯一还算完整的就是那颗心脏。

丑陋。

恶心。

狰狞。

任何人看到这个时候的‘掏心者’都有着这样感觉。

杰森也不例外。

所以——

“Yi!”

又是一记【防护邪恶】。

在【防护邪恶】达到了大师级后,不单单是威力提高到了战车级别之上,由【精通咒印复刻】所带来的特效,更是令杰森能够存储两次【防护邪恶】。

两次不消耗体力,且近乎瞬发的【防护邪恶】,对于杰森的好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就如同此刻!

嗤!

“啊啊啊!”

那特有的蒸发响声继续响起了。

一同响起的还有惨叫声。

大约持续了两秒钟左右。

当血肉彻底融化后,惨叫声消失了。

不过,那血色的‘水蒸气’还在。

而且,它还逐渐的聚拢成了一个人影。

不是抽象的,而是实实在在的人影。

有些像是老式摄影机内的影像,飘忽且是黑白色的。

黑白色的‘掏心者’一脸的茫然。

“我是死了吗?”

‘掏心者’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的问道。

然后,他点了点头。

“是啊,我应该是死了。”

自我的回答后,‘掏心者’抬起了头看着杰森,这样的说道。

这个时候,‘掏心者’早已经没有了茫然,他那飘忽的脸上,有着的只是一种释然与解脱,看着杰森,‘掏心者’忍不住的说道:“谢谢你。”

‘掏心者’这样的说完,那飘忽的身躯就变成了一副画面——

“托德,你为什么想要成为格斗家?”

一个中年人询问着面前的小孩。

身材缩小,但是面容相似,令杰森可以肯定,这个小孩就是之后的‘掏心者’。

“我、我想变得大胆,然后、然后……”

“保护大家。”

年幼的托德远没有成年后属于‘掏心者’邪异的气质,这个时候不仅羞涩,而且还有些胆怯,说话的时候也是低着头,一脸通红。

完全就是一个普通小朋友的模样。

“保护大家吗?”

“很不错。”

“不过,格斗家更重要的目标是:突破!”

“打破现有,窥视极限之后!”

中年人没有否认,但却说着自己的想法。

然后,这个中年人低下头看着有些迷糊的幼年托德,不由一笑,抬起手摸着托德的头顶。

“当然,这对你来说,太遥远了。”

“你只需要记住就好。”

“记住你的目标,然后记住身为格斗家的目标。”

“它们是不冲突的。”

中年人说完,那飘忽的画面就是一转。

年幼的托德长大了不少,正在一处类似武馆的地方击打着木人桩,在他的身边还有不少人,每一个都是挥汗如雨。

一个长相俏皮的小姑娘则是拿着毛巾,远远的偷看着托德。

当托德停下来的时候,这个小姑娘马上就冲了上来。

“师兄,擦汗。”

小姑娘笑着说道。

“哦,好。”

少年托德傻愣愣的接过毛巾。

一旁年龄更大的师兄们则是微笑的看着这一幕。

年纪最大的那个还忍不住的摇头感叹着。

“年轻真好。”

“是啊,年轻真好。”

“有点羡慕了。”

大师兄开口,剩下的师兄们一起附和着。

顿时,少年托德的脸就红了,低着头拿着毛巾,手足无措,亦如幼年的时候。

反倒是那个女孩,叉起腰怒视着这些师兄。

“年轻肯定好!”

“因为那是青春!”

“但是单身狗没有青春!”

女孩清脆的声音中,一众师兄如遭雷击般的身躯摇晃着,仿佛灵魂都被击中了。

远处台阶上,皱纹多了一些的中年人乐呵呵的看着这一幕。

武馆里,每天都是这样。

嬉笑怒骂,追逐打趣。

托德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日子。

从幼年到少年,再到青年,即使成为了小有名气的格斗家也不例外。

他认为这样的日子可以继续下去。

一直到他老了。

再到他死去为止。

当然,他保护大家的理念,还有老师所说的‘打破现有,窥视极限之后’的目标都会传承下去——小师妹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

老师是证婚人。

一帮师兄们也在为这场婚礼忙碌了起来。

而他?

需要和另外一家武馆的继承人去比斗一场。

说是比斗,其实就是一次友好的切磋。

每年,他们这十二家武馆都会举行类似的切磋,都是私底下小范围的,不为外人所知的。

只有每五年的大比,十二家武馆才会变得隆重。

而上一次大比是由他的大师兄代表自家武馆参加的,拿了个第六名,不高不低的名次,老师对于这个名次很满意。

用老师的话说‘格斗家是为了磨砺自身,而不是争强斗狠’的。

他认为很对。

因为,大师兄明显是留手的。

不然就算拿不到第一,也应该是第二。

所以,他在切磋中也留了手。

没有输。

是平手。

老师一定会很高兴!

当时的他这样的想着,然后,快速的返回武馆。

他回去之后就要成婚了。

一想到小师妹穿上嫁衣的模样,他就越发的迫不及待了。

然后!

血色!

如嫁衣一般的腥红充斥在整个武馆中!

他未来的妻子,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小师妹被人剖开了胸膛。

那些嘻闹、玩耍的师兄们一个个头颅落地。

从小收养他,教导他武技、秘术的师父更是仿佛被千刀万剐一般。

死了!

都死了!

没有一个还活着!

托德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整个人就疯了、傻了。

他恍恍惚惚的站在武馆内一天之久。

直到第二天天亮时,有人把一个密封的牛皮纸袋交给他。

他记不清楚那个人的长相,只记得对方戴着口罩、帽子,露出的双眼带着善意与笑意。

他拆开了牛皮纸袋。

内里的资料,让他清醒了。

资料并不多,只有一段影像。

一段F区武馆联盟中剩余十一家的私下密会。

‘铁旗武馆的那门特殊秘术,我们必须要得到,那是能够窥破‘极限之后’的秘术。’

‘嗯,利用这次切磋,将托德调开,然后,下手。’

‘他比他的那个大师兄还要强。’

‘剩下的人?’

‘我们下毒、突袭,可以轻松搞定。’

……

影像继续着,但是托德已经没有再看下去了。

他眼角都已经瞪裂了,咬紧的牙关处,鲜血流出。

报仇!

这是托德唯一的想法!

但是,他很清楚,他虽然能够战胜年轻一辈的所有人,但是老一辈的格斗家,他没有完全的把握。

那门特殊的秘术!

托德很自然的注意到了这些。

然后,他前去寻找这门秘术。

并不困难。

因为,他的老师早已告诉他,这门秘术在哪。

‘它和我们所认知的秘术完全不同。’

‘虽然它也是我们铁旗的传承之一。’

‘但我不希望你能够用到它。’

托德清晰的记得老师的嘱咐,但在这个时候,他却顾不上那么多了。

将老师、师兄和师妹的尸体埋了之后,托德直接前往藏有这门秘术的‘密室’,并不在武馆内,而是在距离武馆足有一天路程的某个隐秘之地。

接着,他看到了新闻,他成为了杀害老师、师兄、师妹的凶手。

这让他越发的恨了!

恨到了灵魂深处!

他要杀!

杀光那些人!

心底想着,也是这么做的!

再将储存‘秘术’的水晶拿到手后,托德开始了杀戮。

武馆联盟的剩余十一家武馆没有一个逃掉。

而他面对‘特殊行动队’的围捕也是一样。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想逃。

然后,宛如行尸走肉般在‘游戏’中扮演着‘狂虐者’的角色。

所幸的是,一切都结束。

他,解脱了。

“谢谢。”

影像结束,血色的‘蒸气’又一次变成了托德的模样。

对方再一次的道谢。

杰森点了点头,然后——

sI oT Yn

i

又是一记【防护邪恶】!

不再是储存的,而是用先有体力发出的。

完整的图复语下,周围的力场再次发生了变化。

下一刻,就如同暴风雨中的狂浪一般向着血色蒸汽组成的‘掏心者’而去。

上一刻还一脸平和,一副释然模样的‘掏心者’脸色突变,转身就跑,但是,力场形成的浪潮瞬间就将其淹没了。

“不!”

一声大喊中,血色蒸汽组成的‘掏心者’,直接被冲散,压碎,分崩离析。

“你怎么知道我骗你的?”

消散之际,‘掏心者’大吼着。

刚刚的影像九成九都是真的。

从幼年托德开始,一直到报仇,都是真的。

除了‘秘术’那里有些‘改动’。

一切都是真的。

除非是亲眼目睹,不然的话,‘掏心者’不相信有人能够发现其中的猫腻。

可杰森毫不犹豫的出手,却让‘掏心者’不解。

难道杰森知道这件事?

‘掏心者’忍不住的想着。

杰森没有回答。

他紧盯着消散的‘掏心者’。

直到血色蒸汽彻底溢散,他的感知中没有出现任何危险时,这才缓缓的说了一句。

“习惯。”

是啊,习惯。

在‘不夜城’,杰森养成了‘补刀’的习惯。

面对敌人,不论死活,先补一刀再说。

至于‘掏心者’说的是真是假?

他不关注的。

但是,下一幕,却让杰森有些意外。

只见,溢散开来的血色蒸汽以远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快的速度聚拢着。

仅仅是两三秒后,一枚小指头大小的血色水晶就跌落地面。

叮!

清脆的响声,吸引了杰森的目光。

当然,更重要的是,上面竟然有着‘食物’的味道。

“这?”

杰森一愣。

他见识过不少‘食物’,更尝过不少‘食物’。

但是,这种方式的出现,还是第一次。

而在杰森将这枚血色水晶捡起来时,一抹声音更是在杰森的脑海中响起。

‘想要力量吗?’

‘放开你的心灵!’

‘让我们融为一体!’

‘以你为主,以我为辅!’

‘你将会变得无所不能!’

‘你将会超出一切存在!’

满是蛊惑的话语,回荡在杰森的脑海中。

杰森的嘴角一翘。

他似乎有些明白‘掏心者’那好似人格分裂的气息,和那诡异的力量从哪里来的了。

都源自这枚血色水晶。

而且,极大的可能,这枚血色水晶就是所谓的铁旗武馆的‘秘术’。

‘你还在顾虑什么?’

‘是因为托德吗?’

‘他只是不够强大,才会被力量影响了心灵!’

‘而你,不同!’

‘你的强大,一定可以操纵这份力量!’

‘让你变得更强!’

脑海中的声音为了打消杰森的疑虑,开始换一个方式开始蛊惑杰森。

杰森微微的推起了冰球面具。

血色水晶中马上传来了喜悦的声音。

‘对,就是这样。’

‘你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让我们超越……嗯?’

血色水晶蛊惑的声音突然一顿。

它见识过太多愚蠢的人类了。

只要用力量做为诱饵,再用言语进行说服,没有一个不会上钩。

就算短暂的拒绝后,最终还是投入它的怀抱,成为它的养分。

之前不例外。

杰森也不例外。

它是这样认为的。

十分坚定的那种。

可……

为什么杰森会伸出舌头?

这是放开心灵的前奏?

就在血色水晶疑惑的时候,杰森的舌头已经舔过了血色水晶。

微微发甜。

凉凉的。

有点像是冰棍。

忍不住的,杰森又舔了一口。

‘你在干什么?’

‘住口!’

‘你在侮辱伟大的……’

终于反应过来的血色水晶开始大声的吼着,但是,这根本无法阻止杰森。

一次完整的舔舐后,血色水晶看到杰森张开了嘴。

锋锐的牙齿,猩红的舌头。

还有那漆黑、不见底的食道。

‘等等!’

‘我们再谈谈!’

‘我知道上百种秘术!’

‘我们可以合作的!’

血色水晶慌了。

但,结果却不会改变。

当它的味道被杰森闻到的时候,一切就都注定了。

最终,血色水晶听到了它从诞生以来最为清脆的响声——

嘎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