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三十二章 坚韧无双佩尔斯!

洛萨11的声音微微发颤。

不是装的。

虽然他在开口前,就告诉自己,要尽量让自己伪装出犹豫、担忧、恐惧之类的情绪,但是在出声后,洛萨11发现完全没有必要。

他是真的在害怕。

面对着这样一个层层布局,环环相扣的‘幕后布局者’,洛萨11本能的觉得他是在面对自己的父亲、长兄,那种刻在骨子里的惧怕,一瞬间就浮上了心头。

他为什么甘愿来到F区?

来到这个‘洛萨家族’势力最弱的地方?

来到这里当个有名无实的‘游戏’负责人?

不就是怕嘛。

从小洛萨11接受的就是‘洛萨家族’的‘精英教育’:适者生存。

而在见识到自己十五岁的长兄面不改色的算计了百大家族中的两家,且将其所有族人、成员,足足四千人都扔进炼钢炉后,洛萨11就立志当一个废柴、咸鱼。

被家族当猪养,有什么不好?

我还能传宗接代的!

洛萨11对于自己身为一个健康的男性,是十分骄傲的。

并且,身体力行的坚持着这样的理念。

只是……

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和父亲、长兄相似的人?

难道‘残暴的成功者’都是一样的?

不自觉的,洛萨11心底浮现了这样的想法。

“洛萨11小少爷,你在害怕?”

电子合成音在耳边响起。

随即,这没有情绪的电子合成音就爆发出了一阵笑声。

笑声中满是嘲讽。

以及……

开心!

对方为什么会打电话来?

洛萨11心知肚明。

因此,面对着这样的笑声,洛萨11没有任何的愤怒。

对方想要的就是让他从希望面对绝望。

他任何的愤怒,都只会让对方更开心。

所以,他要心平气和的达到自己的目的:拖延时间。

为罗斯罗、佩尔斯拖延时间。

“你、你是谁?”

洛萨11问道。

尽管告诉自己要平静了,但是颤抖的声音还是说明了洛萨11的紧张。

面对一个这样的‘幕后布局者’,紧张一点怎么了?

身为一个废柴,咸鱼,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洛萨11安慰着自己。

不过,对面爆发出的更大声的笑声,依旧让洛萨11感到不舒服。

没事的!

我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多笑一点时间!

洛萨11开始给自己找理由。

就如同以往一般。

生活在父亲、长兄的阴影之下,他如果再学不会‘安慰’自己的话,他早就阴郁致死了。

而就在洛萨11期待对方再多笑一点儿时间的时候,那电子合成音的笑声,却是戛然而止了。

“洛萨11小少爷,你认为你的小把戏有用吗?”

对方的话语令洛萨11心底一紧。

被发现了?

对方发现罗斯罗和佩尔斯了?

汗水瞬间从额头上溢出。

被发现的罗斯罗、佩尔斯一定死了。

而接下来,就该是他和其他人了。

顿时,洛萨11就脸色发白,嘴唇开始颤抖。

甚至,牙关都在不停撞击着。

笑声!

又是一阵笑声!

洛萨11的发出的响声,激发了这样的笑声。

显然,对方从声音上推断出了洛萨11的模样。

“你的家族卫队救不了你!”

“任何人都救不了你!”

“你的下场只有死亡!”

电子合成音说道。

洛萨11心底一松。

不是发现了罗斯罗和佩尔斯,而是对方原本计划中的‘家族卫队’。

几乎是下意识的,洛萨11在心底一松的时候,就要随之松口气。

他实在是太紧张了!

做为一根废柴、一条咸鱼,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阵仗。

但是,在松这口气的刹那,洛萨11就知道不好。

对方只要听到了,就一定会注意到他的异常。

因此——

“为什么?!咳咳、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并没有得罪过你!”

“你为什么要杀我?”

强行将那口气变成了嘶吼,顿时引得洛萨11一阵咳嗽,但是他根本顾不上这些,完全是以声嘶力竭的姿态质问着对方。

当最后一个字喊出来的时候,洛萨11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呼哧、呼哧。

声音,清晰的通过电波传到了那位‘幕后布局者’的耳中。

对方又一次的笑了。

不再是之前的放声大笑。

而是一种轻笑。

充斥着快乐与轻蔑的轻笑。

“你问我为什么?”

“那你怎么不问问你们曾做过什么?”

对方反问道。

“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从不参与家族的决策,更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洛萨11再次质问着。

他说这些话时,没有任何的心虚。

因为,他说的就是事实。

显然,那位‘幕后布局者’也知道这一点。

对方罕见的沉默了。

这个过程大约是两三秒钟。

之后,对方才再次开口。

“谁让你是‘洛萨’呢?”

说完,对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没有再有任何的纠缠。

对方的目的达到了。

对方感受到了洛萨11的绝望。

接下来?

自然是迎接第一阶段的‘小惊喜’了。

洛萨11自然知道这一切。

在对方挂断电话的刹那,这位洛萨家族第十一顺位继承人就这么的跪倒在地,开始祈祷起来。

他在祈祷着罗斯罗、佩尔斯的成功。

一定要成功啊!

只要成功了,我就不吃肉一年,我就不吃鱼一年,我就不吃甜食一年……

洛萨11开始许愿了。

而在某处的‘幕后布局者’,掏出了一个遥控器,缓缓的按了下去。

砰!

哐当!

佩尔斯用力一脚踹在了眼前的房门上,不堪负荷的木门直接撞在了里面房间的墙壁上,又再次回弹回来,罗斯罗一把扶住了这个木门。

“我认为我们应该安静一点。”

身为医生的罗斯罗很是委婉的说道。

“如果可以,我也想要委婉?”

“但是我们赶时间。”

佩尔斯一边说着一边就冲进了房间。

在看到头顶的通风口时,他松了口气。

第一步成功!

接下来就是通过排气通道,进入到放着炸弹的地方!

炸弹!

想到刚刚洛萨11告知他的话语,佩尔斯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总觉得自己之前20年的人生,都远没有今天一天来的刺激。

或者说……

可怕!

吓得他现在都双腿发抖。

不得不用一些行为来掩饰。

例如:刚刚的踹门。

“搭把手。”

心绪平和了不少的佩尔斯开始搬动房间在的椅子,然后,他踩上椅子开始拆卸通风口的窗子。

在离开时,他就从自己的公寓内带了一个工具箱。

这个时候,工具箱在罗斯罗的手中。

“给你。”

罗斯罗将十字改锥递了上去。

然后,看着佩尔斯扭动螺丝,罗斯罗忍不住的问道:“‘接触者’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

无疑,这是明显的没话找话。

简单的说,罗斯罗也有点紧张。

“假期长、薪水高,除去有点危险,不能养猫外,我十分喜欢的工作。”

佩尔斯如实的说道。

在说到不能养猫时,佩尔斯加重了声音。

“你喜欢猫?”

罗斯罗惊喜的问道。

“喜欢。”

“我最初的梦想就是有一间自己的小公寓,然后,猫狗双全。”

“而现在已经完成了四分之一。”

佩尔斯很肯定的说道。

“四分之一?”

罗斯罗有点不明白佩尔斯的意思。

就算有一只猫或狗,不也是二分之一吗?

“我有一个猫窝。”

佩尔斯回答着。

有个猫窝?

猫和狗,猫窝和狗窝?

罗斯罗一愣。

然后,莫名的就想笑。

不过,医生出身的罗斯罗却没有说出来。

相反的,他诚挚的道谢。

“谢谢。”

罗斯罗说道。

佩尔斯:?

“我知道你是看出了我的紧张,所以才给我讲冷笑话的,虽然你的确有个猫窝,但那是之前你饲养猫留下的吧?”

“‘游戏大厦’内不允许养宠物,因此,你把猫留在了亲人或者朋友那。”

“你的亲人、朋友应该也是极为喜欢猫的,所以有着全套养猫的东西。”

“因此,你把这个猫窝留下了,对不对?”

罗斯罗昂着头,看着扭动改锥的佩尔斯,一脸信心十足的说道。

你的阅读理解,真的是满分啊!

你当医生真是屈才了。

你怎么不去写啊?

佩尔斯低头看了一眼罗斯罗,嘴上却什么都没说。

“我说的对吗?”

罗斯罗却是追问了一句。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

佩尔斯一点头,就把通风口的窗户卸了下来,递给了罗斯罗,然后,双臂抓住通风口的边角,用力一撑就钻了进去。

然后,轮到了罗斯罗。

罗斯罗学着佩尔斯的模样,微微一跳,双手抓住了通风口的边角,接着用力一撑,然后……没有撑起来。

连续试了几次,钻入通风通道的佩尔斯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他探出头,看着涨着满脸通红,却还是撑不起来的罗斯罗。

“我拉你。”

罗斯罗说着伸出了手。

“谢谢。”

佩尔斯伸出了手。

然后……

罗斯罗一用力,没有拉动。

再用力,还是没有拉动。

“抱歉,最近吃得好,体重增加了。”

罗斯罗不好意思的解释着。

“退开,我下去推你。”

佩尔斯说道。

“好。”

罗斯罗点了点头。

然后,佩尔斯抱起来罗斯罗的双腿,将其垫在肩膀上,举起来,硬生生的塞入到了通风通道内。

确认罗斯罗完全进入后,罗斯罗再次双手一撑,进到了通风通道内。

但是,马上的,佩尔斯就后悔了。

噗!

响亮且悠长的声音中,一股浓郁的臭味充斥在佩尔斯面前。

刚刚钻入通风通道内的佩尔斯瞬间感受到了眩晕。

这位‘接触者’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跳了下来。

“混蛋,你吃了什么!”

佩尔斯怒吼着。

“抱歉,我中午吃了韭菜鸡蛋。”

“我平时肠胃很好的。”

“今天是因为那条臭水河我的肚子着凉了。”

罗斯罗满是歉意的声音传来。

佩尔斯则是撇了撇嘴角,满是绝望。

是的,就是绝望。

不单单是因为通风通道内的气味没有散去。

还因为,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气味。

更重要的是,他还不得不进去。

至于让罗斯罗在后面,他在前面?

刚刚他已经尝试了,以通风通道内狭窄的环境,他根本施展不开,而单单以臂力,他更是完全拉不动罗斯罗。

所以,他只能在后面。

那么……

他会遭遇什么?

佩尔斯脸上的绝望越发的显而易见了。

在这个时候,他甚至升起了一种死了算了的想法。

可是最终,他还是爬进了通风通道。

接下来的时间,罗斯罗在前、佩尔斯在后,一点一点的向着目的地而去。

当然了。

其中,伴随着相当悠长的响声。

当目的到达后,佩尔斯几乎窒息。

“抱歉、抱歉。”

罗斯罗一脸歉意的看着缺氧的佩尔斯。

佩尔斯摇了摇头,没有开口。

因为,他的鼻尖还残留着韭菜的味道,他怕一张口……

这就是‘你想屁吃’吗?

好绝望啊!

佩尔斯不得不用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来将这样的绝望排斥出去。

值得庆幸的是,房间角落的炸弹,给与了他绝对的注意力。

“洛萨11少爷为什么会知道炸弹在这里?”

罗斯罗忍不住的问道。

“因为这里是承重墙所在的房间,想要摧毁‘游戏大厦’,没有比在这里安放炸弹更合适的了。”

佩尔斯回答道。

然后,没有等罗斯罗再问话,佩尔斯就催促道。

“工具箱。”

罗斯罗没有废话,递上了工具箱。

佩尔斯熟练的开始拆卸炸弹。

身为一个合格的‘接触者’,佩尔斯是会拆卸炸弹的,这是‘接触者’必须要学习的课程,和射击、驾驶之类的一样。

不过,当拆开了炸弹的外壳,佩尔斯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抖起来。

两根线。

一根红线。

一根蓝线。

就这么出现在了佩尔斯的眼前。

这和佩尔斯想象中完全的不一样。

不应该是一根线剪断就好吗?

为什么会是两根?

罗斯罗很快就发现了佩尔斯的异样。

“怎么了?”

罗斯罗问道。

“出了点意外。”

“蓝线、红线。”

“剪对了炸弹就好停止,剪错了炸弹就会爆炸。”

“百分之五十的几率。”

佩尔斯面色严肃的说道。

“要不我们联系洛萨11少爷?”

罗斯罗马上说道。

“没时间的。”

“一来一回,这里早就爆炸了。”

“为了不被监听我们也没有带对讲机。”

佩尔斯摇了摇头。

“那我们怎么办?”

罗斯罗慌了。

“赌一把!”

佩尔斯说着,就伸出钳子,对准了那根红线。

可是,那钳子不停的颤抖,根本对不准目标。

显然,佩尔斯又紧张了。

尝试了数次之后,佩尔斯一抹额头的汗,转身就把钳子递给了罗斯罗。

“你是医生,你的手稳,你能行。”

佩尔斯这样说道。

“我会做手术,不会拆弹啊!”

罗斯罗接过钳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道理是一样的。”

“对准了一剪就行。”

“记住,不会拆弹的医生不是一个好医生。”

佩尔斯用力一拍罗斯罗的肩膀,直接退开。

罗斯罗张了张嘴,最终,在佩尔斯‘鼓励的目光’中,递出了钳子。

就如佩尔斯说的那样,身为医生的罗斯罗,手很稳。

没有一丁点儿的颤抖。

钳子一点一点儿的靠近着红线。

就在钳子接触到红线,即将张开的时候——

“等等!”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