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三十七章 被逼无奈的洛萨11

洛萨11干的?!

埃德尔愣住了。

洛萨11不是一个废柴吗?

怎么可能干掉森德8?

虽然森德8在‘森德家族’中一直用嚣张跋扈来示人,让人以为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废柴’,但是再‘废柴’也是‘森德家族’第八顺位继承人。

洛萨11怎么敢?

他不拍两大家族开战吗?

还是说……

这是‘洛萨家族’的意思?

顿时,这位中年秘书心底一凛。

他想到了‘洛萨家族’中那两位可怕的人物。

而坐在对面的森德3也是一阵沉吟。

“将洛萨11的资料拿来。”

“特别是他在‘洛萨家族’中的表现和那两位的关系,我要最详细的资料。”

森德3吩咐着。

很显然,这位‘森德家族’第三顺位继承人也想到了和自己秘书类似的猜测。

很快的,资料来到了森德3的手中。

不单单是有关洛萨11的资料,发生在F区‘游戏大厦’内的录像资料也出现在了森德3的手中。

一边翻阅着洛萨11的资料,一边查看录像,森德3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资料很正常,就是他所知的那些。

可录像?

不正常!

太不正常了!

一个百大家族的继承者怎么可能会随意打开‘狂虐者公寓’的‘门’,更不用说是喝得醉醺醺的躺倒在对方的面前。

没有任何防备?

怎么可能!

一定是有着防备,但是却是外人难以察觉的。

森德3细细的看着录像。

当看到杰森直接干掉了森德8的保镖和森德8时,他突然暂停了画面。

在这幅画面上,猩红的色调占据了大半屏幕,洛萨11却是一脸安然、惬意的翻了个身。

人在熟睡中,这样的动作是很自然的。

可在鲜血、尸体中,这就有些突兀了。

仿佛一切都不会威胁到他。

仿佛一切都……

尽在掌握!

森德3双眼中冒出了寒光。

“洛萨11。”

他低声念叨着这个名字,然后,低下头又一次开始翻阅之前有关‘事件’的资料。

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看得更加细致,想得也更加的多了。

因此,一些之前忽略的东西开始‘浮出水面’。

“埃德尔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幕后布局者’的手法很熟悉?”

森德3说着,抬起头,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了自己的秘书。

这位中年秘书接过资料后,就细细的查看起来。

和森德3一样,埃德尔之前也看过了这份资料。

但是,他并没有将其中的关键点和洛萨11相联系。

而在这个时候,相互联系起来后,一些他从未想到的‘真相’瞬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震惊!

不可置信!

这样的情绪开始出现在了埃德尔的脸上。

再次翻看了一遍后,埃德尔这才抬起头。

他看着森德3,微微吸了口气。

“我们小看这位洛萨11了。”

这位中年秘书说道。

“是啊。”

“谁能够想到,这些会是他的自导自演?”

“真是一个可怕的家伙!”

森德3点了点头,轻声叹息着。

埃德尔附和的点了点头。

以‘森德家族’为开始,‘吉普森家族’、‘赫拉家族’、‘爱美尔家族’三个家族为结果,用‘他们’来遮掩。

自己则是一副无辜的模样,享受着最后的胜利果实。

这样的人自然能够称得上可怕。

尤其是在刚刚,他还一直轻视对方。

如果不是森德8的死亡,他恐怕还会一直轻视下去。

想到这,这位中年秘书就是一阵不寒而栗。

“那森德8少爷的死亡?”

这位中年秘书问道。

他已经猜到了大概,但是这个时候,谨遵‘秘书之道’的他,却自然的将这个机会给到了森德3手中。

“当然是‘他们’!”

“席林管家发现了‘他们’隐秘基地中那个了不得的东西,洛萨11也发现了,甚至,应该在席林管家之前——而这也注定了席林管家的死亡。”

“洛萨11不会让任何人得到那件东西,所以,开始了这次‘布局’。”

“而森德8?”

“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才会被洛萨11不惜‘暴露’自己,也要杀人灭口。”

森德3缓缓的说出了结论。

接着,这位‘森德家族’的第三顺位继承人,又一次带着思考问道。

“那件东西会是什么呢?”

埃德尔恰到好处的保持了沉默。

不仅是因为他不知道那件东西是什么,还因为他知道森德3已经有了决定。

森德8死了。

身为兄长的森德3不可能无动于衷。

更何况,森德8的死,森德3本身就要承担一部分责任。

即使是为了家族的‘评分’,森德3也一定会去F区。

而这,也是他们本来的行程。

只是洛萨11……

一个可怕的对手!

埃德尔心底想着,开始迅速的调整着自己。

面对这么可怕的对手,他可不敢大意。

呼!

告诉行驶的悬浮汽车,速度越发的快了。

F区越来越近!

……

嘶!

头好疼!

我明明没喝多少啊?

洛萨11的意识刚刚恢复的时候,就觉得脑袋要裂开一般,他抱着头呻吟出声,然后,抬起手下意识的去摸床头的蜂蜜水。

这是他的习惯。

醉酒醒了之后,一定会喝蜂蜜水。

仆人更是早早的准备好了。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他摸了个空。

不要说蜂蜜水了,连床头柜都没有。

嗯?

洛萨11一愣。

下意识的,他睁开了眼。

陌生的天花板。

陌生的床铺……不对,是沙发。

还有!

略带熟悉的背影。

晃了晃头,洛萨11耳中传来了咀嚼的声音,他也终于认出了眼前的背影是谁。

“早啊,杰森。”

洛萨11笑着打着招呼。

看着杰森继续吃,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模样,洛萨11却是根本没有意外。

杰森似乎对除了吃之外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包括和他交谈。

至于害怕杰森?

不存在的。

洛萨11很清楚,杰森想要对他不利的话,刚刚昏睡之下,他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既然在他昏睡之下,杰森都没有出手。

那他苏醒之后,更不会了。

因为,没有必要。

谁会向他这个废柴、废物、咸鱼出手?

尤其是他还有个‘洛萨家族’第十一顺位继承人身份的时候。

完全就是吃力不讨好的。

尽管对这个身份,洛萨11心底有些无奈,但是却知道这个身份给他带来了什么。

优渥到奢靡的生活。

常人难以企及的地位。

在这样的前提下,他可说不出那句‘这不是我想要的’话语。

说出这句话的话,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洛萨11做不到。

嘶!

洛萨11再次的吸了口气。

不论‘洛萨家族’的身份再怎么显贵,可是他能肯定,这样的身份对于他的宿醉完全没有任何的帮助。

躺在沙发中,洛萨11开始揉着太阳穴。

他希望用这样的手段来缓解自己的头疼。

踏、踏踏。

清晰的脚步声传来,洛萨11不得不睁开双眼,看向了自己的贴身保镖比尔德。

不过,在看清楚比尔德后,洛萨11直接翻身坐起。

因为,比尔德满脸青肿。

“怎么了比尔德?”

洛萨11直接问道。

然后,这位‘洛萨家族’第十一顺位继承人就看到自己的贴身保镖青肿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极为莫名的情绪,是不解、是疑惑,还有浓浓的无奈。

这样的神情,洛萨11不是第一次见。

他喝多了,再次醒来之后,总是大概率的见到这样的神情。

只不过,之前是其他人。

现在是比尔德罢了。

“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

“月下遛鸟?还是多人运动?”

“总不可能你脸上的伤是我打的吧?”

说到最后,洛萨11忍不住的惊呼起来。

他喝多了之后,虽然干了不少不靠谱的事,但绝对没有任何的暴力倾向。

“不是。”

比尔德很肯定的回答着。

这样肯定的回答令洛萨11松了口气。

然后,他就看到自己这位贴身保镖脸上的神情越发的无奈了。

“那究竟发生了什么?”

洛萨11追问着。

比尔德想了想,没有主观叙述,而是转身示意佩尔斯,将之前的录像重新播发了出来。

洛萨11看着录像中出现的森德8。

看着对方出现。

看着对方死亡。

然后,洛萨11瞪圆的双眼中充斥着惊骇。

我是谁?

我在哪?

发生什么了?

我是不是酒还没醒?

我现在是不是还在做梦?

“比尔德,你怎么随意出现在我的梦中?”

“这可不是绅士所为。”

说着这样的话语,洛萨11就逃避现实般的缩回了沙发里。

“洛萨11少爷,请清醒一点!”

“请面对现实!”

比尔德沉声说道。

曾经身为‘森德家族’的安保顾问,没有谁比比尔德更清楚森德8的死亡代表了什么。

与死得不明不白的森德9不同。

森德8的死是明明白白的。

‘森德家族’是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位‘凶手’。

简单的说,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跑不了。

都会遭受到‘森德家族’的报复。

比尔德明白。

洛萨11自然明白。

就算他再不想面对,再想逃避,也是一样的。

缩在沙发中大约五秒钟后,洛萨11哭丧着脸坐起来。

“我就是喝多了一次,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洛萨11揉着脸,声音中充斥着疑问。

“请您以后务必戒酒。”

比尔德说道。

“戒酒是不可能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戒酒。”

“酒精的感觉实在是太美秒了,能够让人忘记忧愁,也能够让人体会到生活真正意义上的美好——来,让我们思考一下该怎么应对随后而来的‘森德家族’成员吧。”

洛萨11振振有词的说着。

不过,在看到比尔德、佩尔斯、罗斯罗和嘉伦严肃的表情时,在最后,这位‘洛萨家族’第十一顺位继承人还是改变了话语,变得正经起来。

在这个时候,就算是‘金色小羊’都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更不用说是洛萨11了。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森德8我知道他。”

“即使发生了之前的‘事件’,但是他出现在这里,应该也是受到了他某位兄长或者姐姐的怂恿才对。”

“也就是说,在森德8出发来F区的时候,对方也是紧随其后的!”

“所以,‘森德家族’的成员会比我们想象中来得还要快。”

洛萨11解释着。

比尔德紧皱眉头。

佩尔斯、罗斯罗则是一脸慌张。

嘉伦已经握紧了拳头。

四人都明白,一旦‘森德家族’的成员到来后,他们会是什么下场。

与‘洛萨11’不同。

他们大概率会被直接处死。

没有什么缘由。

即使不是他们直接出手,但是他们出现在了这里,且森德8死在这里就足够了。

比尔德思考应对措施。

佩尔斯、罗斯罗则是觉得死亡即将降临。

而嘉伦?

这位‘金色小羊’已经准备好大干一场了。

他不会束手就擒,更不会坐以待毙。

他要反抗!

“放心吧。”

“我不会让那个家伙这么做的。”

洛萨11看着四人,做出了保证。

对于和自己一起经历了战斗与生死的‘伙伴’,洛萨11可是十分珍惜的。

他不会随意放弃对方。

哪怕这么做,会让事情变得容易一点。

可,他不想这么做。

至于为什么?

大概因为他是个人吧。

总有点不切实际的幻想与执念。

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位‘洛萨家族’第十一顺位继承人看向了完全沉浸在美食中的杰森身上。

“杰森,我需要你的帮忙。”

“帮我拖延一下那位‘森德家族’成员的脚步。”

“我需要一丁点儿时间准备。”

洛萨11说着就站了起来,绕到了杰森的面前,一脸认真的看着杰森。

然后,他补充了一句。

“如果你答应的话,我可以让厨师为你制作一些顶级美食。”

“好。”

杰森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本来就置身其中,杰森就不打算逃避。

而现在还了美食,自然是义无反顾了。

“那之后就拜托你了!”

“不需要太多时间!”

“半个小时就好!”

洛萨11说完,转身就走。

就如同他说的,时间不多了,他需要赶紧准备一下。

至于为什么肯定对方会来这里?

只要看过录像,就一定会先来这里。

对于‘第一现场’的执念,会让对方这么做。

洛萨11十分肯定这一点。

事实上,森德3就是这么做的。

在来到F区后,直奔‘游戏大厦’内属于杰森的房间。

森德3一步步的走来,看着眼前的走廊,对比着脑海中的画面,最终,他的目光锁定在了盘膝而坐,不停咀嚼、吞咽食物的杰森身上。

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审视。

足足十秒钟后,对方这才开口道——

“你想真正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