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四十七章 当你靠近‘命运’的时候!

每一个家族都拥有‘隐秘者’。

不同于家族的直系血脉所培养出的继承人,这些‘隐秘者’能力要更加的繁杂、诡异,但能够称为‘隐秘者’的,毫无疑问都是强大的。

尤其是赫拉10挑选的这两个‘隐秘者’。

在赫拉家族中也有着相当的名气。

一个掌握了‘腐蚀’。

一个掌握了‘束缚’。

两人相互配合的话,足以令任何一个对手头疼。

可现在呢?

一个被刀刺穿了胸膛。

一个被扭断了脖颈。

两人防护的手段一点用都没有不说,连对手怎么出现的都无法确定。

对此,赫拉10不会有任何的怪罪。

谁会去怪罪死人呢?

特别是在自己都要死了的时候!

“杰森!”

赫拉10大声的吼着。

不单单是因为出现在眼前的人很让他意外,还因为她要驱散恐惧。

恐惧!

在死亡的威胁下!

恐惧宛如实质!

赫拉10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她即将窒息。

毫不犹豫的,她发动了属于自己的力量。

如果再不发动的话,她担忧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了。

吼声中,一道异样的波动出现在周围。

无形的风,以赫拉10为圆心,吹向了四面八方。

也吹散了宛如实质的恐惧。

呼!

赫拉10手中的长矛直直的刺出,势大力沉间,像是一柄战锤多过了长矛。

然后——

铛!

短柄宽刃砍刀挡在了矛尖处。

激烈的碰撞声下,长矛的矛身不受控制的出现了一个弯曲,接着,迅速的推平。

啪!

空气震荡,一声脆响。

赫拉10手中的长矛脱手而出。

长矛没有跌落地面,就被杰森抓在了手中。

而双手虎口都裂开的赫拉10则被杰森反手一刀柄抽在了后脑勺上。

砰!

一声闷响后,赫拉10两眼翻白,径直倒地。

杰森扫了一眼昏迷的赫拉10,就略带欣喜的摩挲着手中的长矛。

巧克力味!

食物!

这是他第一次在‘百大家族’继承人身上发现神秘侧的道具。

而且,也是第一次在‘百大家族’继承人身上发现神秘侧的能力。

这样的特殊,让赫拉10活了下来。

“‘赫拉家族’吗?”

杰森心底低声自语着。

这个完全由女性组成的家族本身就有着特殊性。

而现在?

越发的特殊了。

不过,这对杰森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

当他转过头看向这个家族的普通成员时,冰球面具上附着的‘恐惧’再次蔓延开来。

两个强大的‘隐秘者’尸体就在脚下。

这让‘恐惧’的力量达到了一个极致。

几乎是刹那间,这些人就感受到了,刚刚赫拉10感受到的窒息感。

但和赫拉10不同,他们可没有立竿见影驱逐恐惧的手段。

因此,结局注定了。

“啊啊啊!”

“不要杀我啊!”

“饶恕我!”

瞬间,这些追击者做鸟兽散了。

比尔德看着这一幕是懵逼的,被‘意外’造就的他,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力量,即使他曾经听说过,且已经感受过了。

罗斯罗则是松了口气,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虽然有了死亡的准备,但是能够不死,谁又愿意真的去死呢?

这位医生扭过头看向了那位‘接触者’。

劫后重生的佩尔斯整个人跪在那,泪流满面。

“呜呜呜,活着,太好了!”

“看看这美丽的夜景!”

“感受一下这凉爽的夜风!”

“我甚至闻到了泥土的芬芳!”

“活着,真是太好了!”

佩尔斯不停的念叨着。

看着这副模样,罗斯罗轻轻拍了拍佩尔斯的肩膀做为安慰。

嘲笑?

并不存在的。

他当时比佩尔斯都不如。

脚软的还得靠比尔德搀扶才能够站得起来。

“这才到哪?”

“一切都刚刚开始!”

相较于罗斯罗身为医生的‘温和’,比尔德就直接多了。

“什么?”

“这才刚刚开始?”

佩尔斯脸色一变。

下意识的,佩尔斯看向了罗斯罗。

和凶巴巴的比尔德比较,他更相信态度温和的罗斯罗。

“嗯。”

“赫拉10只不过是别人推出来的‘探路棋子’,真正的敌人是后面的那些。”

“您说对吗,杰森阁下……嗯?杰森阁下?”

罗斯罗说着就看向杰森。

只是当这位医生扭头时,才发现刚刚明明站在一旁的杰森竟然不见了。

连带着地上昏迷的赫拉10也不见了。

“杰森阁下呢?”

佩尔斯一脸愕然的看向了比尔德。

他刚刚光顾着体会劫后余生的喜悦了,根本没有发现杰森什么时候离开的。

比尔德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

这位曾经的安保顾问一直警惕四周。

只是,他依旧没有发现后杰森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就如同刚刚,他完全没有发现杰森何时到来一样。

如果真的面对杰森的袭击……

下意识的想到这个问题后,这位曾经的安保顾问就打了个哆嗦。

然后,就是满满的庆幸。

“真是可怕的差距!”

比尔德轻声自语着。

心底那一丝丝因为‘异变’的自傲,彻底的消失无踪。

与众不同,谁没有这样的梦想!

而当这样的梦想一旦实现时,谁又能不自傲?

别人是这样。

比尔德自然也是。

值得庆幸的是,比尔德遇到了杰森。

一个让他迅速清醒的人。

他一抬手,就把跪倒在地的佩尔斯拉了起来。

“走吧,接下来的战斗,还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

佩尔斯愣愣的看着比尔德。

他在惊讶比尔德突然的变化。

虽然比尔德没有任何的明说,但是佩尔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个曾经的安保顾问是多么的心高气傲,尤其是对待他时,更是出现了不屑。

对此,佩尔斯无所谓。

他本来就贪生怕死,被鄙视又算得了什么,只要不是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他都能忍。

可就在刚刚,他敏锐的发现比尔德似乎变了。

但又不太确定。

一只手掌拍在了肩上。

佩尔斯扭头,是罗斯罗。

“比尔德是个好人。”

“就是性格有点别扭,相处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刚刚?”

“经历了战斗,他已经把你当伙伴了。”

“就像我一样。”

罗斯罗笑容满面的说道。

“是吗?”

佩尔斯还有点疑惑。

“当然!”

罗斯罗十分肯定的说道。

“快点!”

“不要磨磨蹭蹭的!”

前面,比尔德开始高声催促着。

罗斯罗笑着冲佩尔斯招了招手,大踏步的向前。

看着两人的身影,佩尔斯挠了挠头。

这个时候,他应该转身就跑的。

可……

这么做,是不是不仗义啊?

而且,我早就被那些家伙锁定了。

他们肯定会下力气追击我的。

万一我落单了,连个照应都没有!

对!

我需要照应!

想到这,佩尔斯马上迈步追了上去,同时大声喊道。

“等等我!”

……

杰森的房间。

洛萨11呼呼大睡。

酒精的作用下,这位‘洛萨家族’第十一顺位继承人早已忘却了自己糟糕的处境,更没有再去理会那些烦人的事情。

没有什么烦恼是一顿酒解决不了的。

有?

那就两顿!

两顿都不行,那就试试两吨。

只要你喝得够多,烦恼就永远找不上你。

秉承着某个老酒鬼名言的洛萨11身体力行着。

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个废柴。

在这种肯定死定了的时候,自然是需要喝点酒,既是习惯,也是做为临终的告别——他希望不要太漫长,他有点怕疼。

最好是刹那就结束!

死亡有时候很可怕。

但和生不如死比起来,那就真不算什么了!

洛萨11亲眼看到过自己的长兄是怎么对待那些冒犯了自己的人。

剥皮只是基本操作。

剥皮后不死,擦上蜜糖,扔到白蚁窝也只是常规。

最为令他惊恐的是,将身为人的尊严都完全的践踏。

男人没有了昂起的资本。

一刀下去。

胯下一凉。

还煎熟了为对方吃下去。

每每想到这个画面,洛萨11就觉得小腹下一阵阵痉挛。

至于女人?

他认为自己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他都没有去看。

而为了能够抗拒这样的恐惧,他选择了‘酒精’!

之前是这样。

现在也是这样。

酒精让他快速睡眠,也让他神志不清,更让他呓语连连。

“别以为我不知道!”

平躺在沙发上的洛萨11突然开口。

此刻的他想到了当初他遭受了长兄无意‘恐吓’后,其它兄长姐姐们的虚情假意。

一想到那些虚伪的笑容,他就恨不得狠狠的揍那些人一拳。

毕竟,相较于同父同母的长兄。

其它同父异母的兄长、姐姐们想要做什么,他可是一清二楚。

只是他有了废物的梦想。

所以,他不说罢了。

不过,在此刻醉酒的状态下,洛萨11却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但就是这样的一句呓语。

墙角的一处阴影却是一阵抖动。

一道隐蔽其中的身影,惊疑不定的看着洛萨11。

被发现了?

不可能吧!

一个没有‘继承力量’的洛萨11怎么可能发现我?

这位隐蔽者神情中出现了迟疑。

因为,他想到了有关洛萨11的伪装。

如果不是‘他们’意外的暴露,洛萨11依旧是那个废柴。

被所有人当成废物。

可出现了这些事情后,谁能够再把洛萨11当成废物?

森德3、森德8、森德9三人的尸体可还没有凉透了。

‘游戏大厦’的暴动喧嚣还没有尘埃落定。

刚刚洛萨11在直播时的嚣张、癫狂也还历历在目。

想着这些,隐蔽者缓缓的收回了迈出去的脚。

我冲动了!

隐蔽者这样想着,然后,又突然的想到了那个被洛萨1一枪干掉的‘科尔哈迪5’。

对方是怎么样死的,他自然是心知肚明。

无法掌控‘继承的力量’,直接被力量反噬,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

属于自作自受,作死的。

而他呢?

他可以肯定自己的‘力量’没有问题,很平稳,不存在反噬。

那他为什么会冒险来到这里?

这和他平日里稳妥的性格完全不同?

为了吉普森家族的荣誉?

身为‘吉普森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的他,这么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实际上呢?

功勋!

为了远超自己兄长的功勋!

他这才冒险一试!

只是……

是否太冒险了?

矛盾的想法令这位‘吉普森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眉头紧皱。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又说不上来哪里!

忽然!

这位‘吉普森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灵光一闪。

他又一次的想到了那位科尔哈迪5。

科尔哈迪5是因为自己无法掌控力量从而惹祸杀身。

那他呢?

他完全掌控了自己的力量没有错。

可如果是他人的影响呢?

例如:他的那位兄长!

对方可是一直对他虎视眈眈的。

那——

眼前的一切是否是陷阱?

是否是吉普森1为了除掉他,而和洛萨11合作的陷阱?

越想吉普森2越觉得有道理。

不然谨慎的他怎么可能这么鲁莽?

想到这,吉普森2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

还好!

没有到了不可挽回的程度!

看着貌似呼呼大睡的洛萨11,吉普森2径直的从阴影中走了出去。

既然洛萨11出言提醒他,也没有下杀手,那就证明事情还有的谈。

只要有的谈,那就证明事情没有到了最糟糕的程度。

而这个时候,就需要表现自己的价值了。

已经站在了房间中光亮处的吉普森2迅速想明白了。

他不能死!

更不能随了吉普森1的心意。

所以!

他要和洛萨11合作!

“洛萨11,果然不愧是你!”

“你早在很久之前,已经料到我回来了吧?”

“或许你没有和我的兄长沟通过,但是你们两人却有了这样的默契,不过,我那位吝啬的兄长想要借用你的手来除掉我,却没有给与你足够的好处,所以,你打算换个合作者,对吗?”

辛普森2说着,看向了洛萨11。

醉酒的洛萨11继续呼呼着,完全没有理会辛普森2。

但越是这样,辛普森2就越是肯定洛萨11胜券在握。

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的淡定?

难不成真因为喝了点酒,就醉死过去了?

额头微微出汗。

就算预料到了一切,辛普森2依旧感到了紧张。

毕竟,这关乎到了他的生死。

不能糊弄!

必须要真诚!

“‘辛普森家族’在F区有一只完全半机器化的部队,类似罗德尼那样,但却有着百分之百的忠诚,他们效忠于我,我可以把权限转让给你。”

辛普森2说道。

洛萨11:ZZZzzz

“我还可以和你结盟!”

“充当你最可靠的盟友!”

辛普森2继续说道。

洛萨11:ZZZzzz

“我已经在‘百大家族’中拉拢了不少和我们境况一样的继承人,我可以代表他们,一起加入到你的阵营中!”

辛普森2一咬牙道。

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

如果这都不行?

他只能拼死反扑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洛萨11的呼噜声突然一断。

“嗯!”

含含糊糊的声音就这么响起了。

辛普森2顿时如释重负。

“以‘辛普森’的名义起誓!”

“我说到做到!”

辛普森2说完,整个人微微欠身,再次退回到了阴影中消失不见。

而就在辛普森2真正离开的下一刻,洛萨11那含含糊糊的声音又响起了——

“水、水,我要喝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