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十章 计划哪有变化快!

时间稍微向前一些。

被称作‘狂兽’的锡卢克焦躁不安的在房间中转着圈子。

他不仅讨厌这种狭窄、逼仄的房间,更加讨厌这次任务。

杀掉所有人!

就是他这次的任务。

为了完成这次任务,他不单单是需要装疯卖傻,还需要让自己硬朗的容貌变得扭曲,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可是给与任务的人,却是他无法拒绝的。

他欠了对方太多的人情。

因此,他只能够隐藏身份,成为‘狂虐者’。

从E区开始,一点一点的晋级。

不过,马上就要完成了。

换了这次人情后,我会回老家,去找一个真正欣赏我的女人,然后,结婚生子。

想着想着,‘狂兽’锡卢克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个狰狞的面容。

然后,他用身躯做为遮挡,开始给自己注射‘药剂’。

‘曼德琳小镇’的特殊,他的那位雇主之前可是告知他了。

这份‘药剂’能够让他保持必要的清醒。

药剂飞速的融入到了‘狂兽’锡卢克的血液中。

一秒。

两秒。

三秒——

吼!

比之前猛烈、高亢了数倍的吼声从‘狂兽’锡卢克的嘴中响起。

原本就嗜血的目光,在这个时候变得狂暴。

道道清晰可见的血丝布满了眼球。

更夸张的是对方的身躯,足有3米高的身躯竟然再次开始了增长,肌肉骨骼仿佛是吹气球一般的膨胀,最终,当一切停止时,‘狂兽’锡卢克则是达到了4米的高度。

全身肌肉虬结,即使是手腕也比常人的大腿还要粗壮两圈。

砰!砰!砰!

他敲击着大门。

嘴里发出阵阵嘶吼。

他,完全的失去了理智。

……

站在阴影中的‘影杀’气定神闲。

对于职业杀手的他来说,并不讨厌‘游戏’。

因为,这让他的任务变得更加直接。

当然了,目标人数的增加,让这次任务的难度并没有降低。

甚至,更加的难了一些。

不过,价格却是诱人的。

干完这一票,挣的钱,足够他退休了。

他要去找个四季如春的地方,悠闲的过完后半生。

当然,海边也是可以的。

阳光、沙滩、比基尼。

他将再也不用遁入阴影。

美好的生活已经开始向着他招手了。

这个时候的‘影杀’却没有大意,他开始用自己所学的秘术来调整——‘曼德琳小镇’的异常他是知道的,但是他对自己掌握的秘术相当自信。

或者说,他对自己相当的自信。

他认为以他的意志力,根本不可能被影响。

更不用说是还加持了秘术。

他必定安然无恙。

……

‘死亡律师’抬着头,看着低矮的天花板,他双眼无神。

做为曾经‘莫科特家族’的律师,这位‘死亡律师’原本有着相当远大的前程,财富、权利真的是触手可及,但是随着那次意外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

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他绝对不会对委托人出手。

即使那个委托人真的该死,他也会即将全力的去辩护。

这本身就是他身为律师的职责。

也是他存在的意义!

正义?

抱歉,他的‘正义’就是去维护委托人的利益。

就如同法律的‘正义’应当交给法官来决定。

维护大多数公民的‘正义’是警察的事情一样。

当然,‘义警’会更加的纯粹一点。

但也更不受规矩。

所以,被他的委托人活活打死,不是应该的事吗?

他为什么要对这样一位‘正直’的人出手呢?

究竟发生了什么?

‘死亡律师’大脑中一片混乱。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丢掉了一些极为重要的记忆。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顾不上那么多了。

他得活下来才行。

活不下来,什么都是假的。

开始!

耳边已经传来了,主持人的话语。

‘死亡律师’站了起来,他的门已经开启了,经过之前几次的经验,这是为数不多的‘福利’,他可以暂时离开,或者埋伏,总之有着诸多的选择。

毫不犹豫的,‘死亡律师’就向外走去。

可就在他迈步的一瞬间。

他的神情就变了。

变得阴沉且诡异。

“哼!”

带着一声冷哼,‘死亡律师’扭动着脖颈。

咔、咔!

骨节的脆响声中,这位‘死亡律师’自言自语着。

“真是差劲的身躯。”

“每一次的使用都是这么难受。”

“不过,为了……足够了。”

这位‘死亡律师’自言自语着。

接着,已经来到了门外的他看向了杰森所在的房间位置。

这并不难找。

每一个房间外,都有着铭牌。

“合作者,希望你见了我不要吃惊才好。”

“当然——”

“你需要还有理智才行。”

带着这样讥讽的话语,‘死亡律师’向外走去。

他能够出现在这里,就证明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剩下的?

自然是按部就班。

……

逃生者起始点。

不同于以往的‘逃生者’,这一次的‘逃生者’不论是神情,还是言语,都要淡定自若的多。

事实上,做为‘百大家族’的继承人,在场的百人,每一个都是精英。

学识、武力,都不是常人能够企及的。

但是,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却都是一样的。

失败者!

不论是之前被俘虏,还是家族中累计错误太多次。

都是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当然了,只是失败了一次,可不代表他们就会放弃。

这些人相互打量着。

然后,一位来自‘库克家族’的继承人率先走了出来。

“诸位!”

对方拔高声音,吸引着在常人的注意力,他以习惯性的姿态环顾四周后,这才缓缓的说道:“联合将会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听我讠……”

噗!

话语还没有说完,这位‘库克家族’的末尾继承人的头颅就飞了起来。

一个身材瘦高,面容狭长的男子冷笑的站在对方身后。

“废话真多。”

“我们可不是那些愚蠢的贱民。”

说着这样的话语,身材瘦高的男人看向了周围的人群。

人群中有一小部分是愕然的。

剩余的大部分都是面带冷笑。

“你看,他们的想法跟我一样。”

身材瘦高的男人冲着那颗头颅吐了一口吐沫后,就这么的走向了自己原本的位置。

“刻尔克12,你这样做,真的是让人很为难啊。”

“你应该给等这个蠢货给与大家更多的希望后,再站出来。”

一抹阴柔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来。

这是一个全身都笼罩在斗篷中的男人。

“多尔科9,你是在吩咐我?”

刻尔克12冷冷的盯着这个身穿斗篷的男人。

“当然不是。”

“我只是想要清除一些废物,然后,在找到恰当的合作者——‘狂兽’、‘影杀’和那个真正的‘狂虐者’可不是好对付的,我不想死,周围的人大概也是这样,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完整的计划才行。”

“更何况——”

“家族给我们的任务,可不单单是最基本的完成游戏,而是要完成的‘漂亮’,我们才有可能拿回原本的身份。”

身披斗篷的多尔科9这样说着。

顿时,周围来自‘百大家族’的‘逃生者’都微微点头。

他们没有反驳。

因为,多尔科9说得就是事实。

完成基本任务,他们可回不去。

只有完成的漂亮,才能够回去。

而怎么样才算得上漂亮?

至少是‘狂虐者’全灭!

然后,‘逃生者’死亡绝大多数才行。

剩下的就是胜利者。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刻尔克12问道。

“抽签吧!”

“抽签决定谁最先开始进攻。”

“我认为这是公平的。”

多尔科9说道。

“我信不过你。”

刻尔克12这样说道。

周围人则是同时点头,他们可不会相信提出这个意见的多尔科9。

“很简单。”

“大家选择一个都能够相信的人。”

“也是举手表决。”

多尔科9一耸肩。

“那么先从谁开始呢?”

随着这样的话语,在场的人开始将目光投向了之前为数不多几个一脸懵逼的人。

这几个人不太聪明的样子,让人十分信任。

而在所有人都看向这几人的时候,刻尔克12和多尔科9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

很明显,一切都是骗局!

两人早就联盟了。

不!

事实上联盟的人数远不止这些。

刚刚那个死去的‘库克家族’成员也是他们的联盟者之一。

当然,还有那几个一脸愕然的‘百大家族’成员也是一样的身份。

刻尔克12和多尔科9单线联系了这些人,告知了‘自己’的计划。

这些人并不知道这些。

他们只知道自己和刻尔克12、多尔科9是盟友。

是为了获取最后的胜利。

而真正上?

联盟的自始至终都是刻尔克12、多尔科9。

看着一切都在如自己预料那样进行着,两人心底冷笑连连。

胜利只属于我!

两人各自想着。

……

时间继续向前数小时。

“我不认为有必要摧毁整个F区。”

做为这一次‘父辈’赫拉自己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摧毁是必须要的。”

“只有这样才能够一劳永逸。”

多尔科同样发表着自己的想法。

相较于赫拉的仁慈,多尔科的直接无疑更加受到在场‘百大家族’的‘父辈’们赞成,他们一个个点着头,并且纷纷发言。

“我们在F区投入了太多。”

“收入支出不成正比。”

“已经不值得再继续下去了。”

“更何况这次‘他们’也在那里。”

“真的是难得的机会。”

……

“你们真的认为,这是一次机会吗?”

赫拉沉声问道。

“难道不是?”

库克反问道,脸上满是嘲讽。

赫拉真想一拳打在这个自作聪明的家伙脸上。

这家伙根本不明白‘他们’的首领,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也不明白现在的局面,对他们来说是多么的危险。

“如果这是一次计划的话……我退出。”

赫拉十分坚定的说道。

这样的坚定,终于让周围的人坐直了身躯。

“赫拉你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

“请和我完整的说明。”

“你也不希望我们因为错误的信息而崩溃离析吧?”

庞多尔正视着赫拉问道。

“‘他们’的首领是‘旁观者’!”

赫拉说道。

旁观者?!

顿时,所有人一惊。

即使是满不在乎的库克、多尔科在这个时候也变得面容严肃起来。

“是我认为的那个‘旁观者’吗?”

多尔科问道。

“是。”

赫拉一点头。

“你有什么计划吗?”

“我全力配合。”

刚刚还一副不在乎模样的库克这个时候变得唯命是从。

‘百大家族’相互之间小摩擦不断,但在面对足够的威胁时,总会放下成见,一致对外。

因为,他们很清楚,他们为什么能够存在。

而‘旁观者’就是这样的存在。

一个从‘神话时代’末期就隐匿在暗处的家伙。

甚至,一度把他们逼入到了绝境。

如果不是那个疯子‘洛萨’,他们在座的人,起码一半得消失。

也因此‘洛萨’变得特殊起来。

“F区的历史大家都知道吧?”

“我有一定的把握‘罗戈王国’的一夜覆灭和‘旁观者’有关。”

“他正在寻求……”

之后的词汇被赫拉掩饰。

但是在场的人却都听明白了。

立刻,这些人相互对视。

每一个人的目光变得不同了。

那是丝丝灼热。

危险。

也是机会。

不冒险一试,怎么知道成不成功?

……

所有人都按照自己的计划,或者他人的计划而来。

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当那强光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些正在讨论的‘百大家族’的‘逃生者’目瞪口呆的看着从远处升起的巨大蘑菇云,接着,就是一片黑暗。

他们的双眼都在接触强光的刹那就瞎了。

接着是他们的身躯,在高温下直接气化。

一道道玻璃裂纹出现在了地面上。

‘狂兽’锡卢克高达4米的身躯完全成为了一座玻璃雕像。

晶莹剔透,双目中的狰狞与茫然并存。

‘影杀’的影子永远烙印在了地面上。

到死他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死亡律师’并没有死。

他的一只眼睛,大部分面容和双臂、小半边身躯、一条腿永远的消失了。

他拖着残破的身躯残,站在一片废墟上。

一只眼盯着废墟上唯一的建筑残留。

‘杰森的房间’。

下一刻——

吱呀!

门开了。

杰森迈步而出。

看着眼前的‘死亡律师’,抬手就是一记【防护邪恶】。

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