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二章 送上门!

面具X砍刀X肉?

杰森听到这个名字后一愣,随后,嘴角一翘。

面具在我脸上戴着的。

砍刀在我手里提着的。

肉?

当然是我最喜爱的。

恨不得时时刻在嘴里咀嚼着。

很不错的名字!

杰森心底想着,将日记本放到了一旁放着面具、砍刀的柜子里后,就站起身,向着房门走去。

门是向外开启的。

当杰森推门时,站在门外的人就感觉自己突然被一片阴影所笼罩,当抬起头看到了杰森自认为粗犷的面容,实则吓人的面容后,顿时一惊,一脸恐惧的连连后退。

“别、别过来!”

对方这样说着,脚底一滑就这么瘫软在地上,整个身躯靠在楼梯的铁栏杆上,头部极力的后仰,似乎想要尽可能的远离杰森。

而那本该梳理整齐围绕头顶盘旋的地中海,在这样的动作下,趁着阳光与微风,飞舞飘扬。

杰森一皱眉。

眼前的人是一个中年人,有着记忆中靠近家乡一侧的长相,面容看不出什么特点,因为谢顶的缘故,感觉有点未老先衰的模样,衣服倒是干净,鞋子也十分干净,显然是刚刚擦拭过。

不过,在对方的惊慌失措下,衣服早已经凌乱不堪,且变得脏兮兮。

“你找我?”

杰森扭过头指了指挂在房门一侧的招牌。

说是招牌,实则就是一个十分简陋的‘张贴’——

木质的门牌号‘银-11-101’下面用透明胶带粘着一张A4纸,上面写着:面具X砍刀X肉。

字迹和笔记本上的正常字迹一样。

应该是他写的。

杰森这样想着,目光再次看向了中年人。

这个时候的中年人终于平静下来。

对方慌慌张张的站起来,很不好意思的说着。

“抱歉、抱歉。”

“实在是杰森大师您太出乎预料了。”

对方以‘大师’称呼,杰森有点别扭。

这样的称呼总让他回想起家乡的某些挂着大名头,却没有真本事的骗子。

“可以称呼我为先生或者阁下。”

杰森强调着。

“好的,杰森阁、阁下。”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鞠躬,又一次表示着歉意,然后,在站直身躯时,掏出了一块白色的手帕擦拭着额前的汗水,顺势将飞舞飘扬的长发,盘绕回头顶。

没有用镜子,就只是凭感觉,就让头发完美的围绕着头顶画了个圈。

杰森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

毕竟,这样的手法,真的是千锤百炼,没有十年的工夫,根本做不到这一步。

“我是相城一郎。”

对方感应到了杰森的目光,但是却强作镇定的掏出了名片。

杰森接过名片。

白色的纸质名片,上面写着‘东冷制作-监督-相城一郎’。

然后。下面是一个手机号码和固定电话,名片的背面是空白一片。

在杰森接过名片的时候,这位名为相城一郎的中年人就这么说道——

“请杰森阁下救救我,我实在是被折磨够了!”

“只要我一睡着,那个女人的下属就会出现!”

“我躲到了寺庙、神社中,都没有任何的用,最后是一位大师推荐我来您这里的!”

对方一口气说完,就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杰森。

这个时候,杰森完全能够看清楚对方布满血丝的双眼和浓重的黑眼圈。

无疑,对方真的是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而且,这样长时间没有休息,影响到了对方的逻辑和审美。

说话颠三倒四的,还完全误会了他只是粗犷的长相。

“进来详细说吧。”

杰森说着,侧过了身。

相城一郎看着杰森高大如熊般的身躯,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门口。

“打扰了。”

说完这句话后,对方才真正意义上的走了进去。

不过,也只是在走廊附近。

因为,没有拖鞋。

看着对方不知所措的模样,杰森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

“直接进来吧。”

杰森说道。

“不、不。”

“太过冒昧了。”

“我在这里就好。”

说着对方,就这么身躯笔直的站在走廊里诉说着究竟发生了什么。

身为一名业内小有名气的监督,相城一郎一直以兢兢业业著称,不光是半夜会和女演员对剧本,即使是男演员也可以。

然后,为了一个戏内的场景,相城一郎特意带着剧组前往了偏远的景区取景。

只是为了更真实,绝对不是因为景区那里的商家给与了‘拜托费’。

更不是因为躲避对剧本时被狗仔跟踪的麻烦。

天为被,地为床,也是别有感觉的。

夜晚的微风下,数着星星,浅吟低唱间,总是让人灵感爆发,不是吗?

而一运动,就缺水。

缺水就想要喝水。

景区的商家们,准备的很周到。

茶具一应俱全。

茶叶是上好的绿茶。

泡茶的水,也是山泉。

满身大汗的相城一郎将茶水倒入茶杯后,就要一饮而尽。

可这个时候——

茶杯中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脸。

这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头发披肩而下,面容轮廓分明,皮肤白皙,眉宇间还有着一抹贵气,显然不是一般人间出身。

比刚刚陪他对剧本的女演员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越看越是喜欢。

越看越是痴迷。

就这么的,他的心神都要沉浸进去了。

等到他回过神时,不知道什么时候杯中的茶没了,水面上的女孩也消失无踪。

就剩下了一个空空的茶杯。

相城一郎怅然若失。

不得已,为了缅怀刚刚这位姑娘,他再次回去找女演员对剧本了。

毕竟,‘工作’总能够让人忘却。

可之后,他总是时常想起这位姑娘,再怎么忙碌的对剧本也没有用。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

等到取景完成时,相城一郎再次和女演员感受大自然的美好,然后,他睡着了,他在梦中看到了那位日思夜想的姑娘。

他喜出望外,就要向这位姑娘表达自己的爱慕。

然后……

这位姑娘身边出现了三名穿着盔甲的威武手下,用带着刀鞘的长刀对着他就是一顿猛抽。

噼里啪啦。

他是疼醒的。

醒来之后,相城一郎惊恐的发现,自己全身青肿。

更恐怖的是,之后的每一晚,他都被那位姑娘的三个手下抽打。

不论他再怎么求饶,道歉都没有用。

抽打!

连续不断的抽打!

仅仅是两天,他就受不了。

他找到了一位高僧,没用。

他再找到了一位神官,也没用。

不过,那位高僧却告知了他杰森的名声。

‘那是能够救你的人。’

那位高僧很坦然、真诚的说道。

所以,相城一郎来到了‘面具X砍刀X肉’事务所,祈求帮助。

“求您救救我。”

“我实在是太痛苦了!”

“每天都要承受那样的鞭挞,我还不如死了的好!”

相城一郎痛哭流涕着。

杰森点了点头。

“嗯,那你去死吧。”

相城一郎:???

怎么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难道……

对了!

瞬间想到了什么的相城一郎立刻掏出放在内衬的信封,鞠躬后,双手递给了杰森。

“这是您的报酬!”

顿时,杰森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信封很厚。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信封上有着极为淡的‘食物’气息。

而且,更重要的是,淡淡的‘食物’气息随着相城一郎掏信封的动作,从怀中流露出来。

“你的内衬里有什么?”

杰森径直问道。

听到这样的问话,相城一郎没有任何的慌忙。

相反的,这个中年男人一脸的喜色。

“果然不愧是童守寺大师推荐的人,一下子就找到了!”

一边说着,对方一边将怀中的东西掏了出来。

这是一个厚厚包裹的物品。

将绸布一层层的解开后,一个小巧的茶杯露了出来。

说是茶杯,实则更加像是茶碗。

直径不过5cm,高也不过3cm,整体呈现出白色,有着十分漂亮的龟裂纹,看着很想要是汝窑碗,但又有点不像,对此没有更多研究的杰森无法判断。

但是,上面淡淡的香味,杰森却是不会判断错的。

他接过了小茶碗,放在鼻尖下闻了闻。

有点像是奶香。

强忍着舔一口的冲动,杰森将目光看向了相城一郎。

这位监督在杰森看过来的时候,立刻跪倒在地,动作干净利索。

“拜托了。”

对方以最真诚的语气说道。

杰森眉头一皱,有点犯难。

如果这个时候是在‘不夜城’,他抬手一刀就将这个明显充斥着‘渣’味的家伙干掉了。

可惜的是,这里并不是‘不夜城’,而是副本世界。

特别是,他还扮演着一个驱魔人。

那……在这种时候,驱魔人应当怎么做?

杰森思考着。

虽然翻阅了,可能是‘自己’的日记,但是在那份日记中并没有详细的介绍驱魔人该如何接受任务,对于整个任务的流程,杰森是不知道的。

是直接拿钱,还是完成任务再拿,或者要付订金之类的。

身为一个‘驱魔人’,杰森不希望在在这样的小问题上露出破绽。

丢了一个马蹄铁,可是会输一场战争的。

而杰森的沉默则让相城一郎误会了。

这位跪倒在地的监督,同更加大声、真诚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我之前做错了,我是个人渣!”

“但我发誓!只要您愿意帮助我,我会成为一个好人!”

“我会清心寡欲,帮助能够帮助的人!”

“我会恪尽职守,以百分之百的投入,做出最好的作品!”

“然后,我会成为一个好父亲、好丈夫!”

在对方大声的赌咒发誓中,那个信封举得更高了。

杰森微微皱着眉,接过了信封。

对方的话语,让他有了回转的余地。

情非得已,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杰森这样想道。

而在杰森接过了信封后,这位监督恭恭敬敬的一叩首。

“真是感激不尽!”

再次的道谢后,对方站起来转身就走。

速度很快,仿佛怕被杰森叫住一般,如同风儿一般冲出了门,然后,稳稳的、轻轻的把门给杰森关上了。

关门时,脸上是如释重负的笑容。

杰森扫了一眼,关好的房门,就看向了手中的信封和茶碗。

信封中装的都是百元大钞,足足三十张。

3000元。

但是,相较于茶碗来说,这些金钱的吸引力并不大。

杰森抽动着鼻子,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细细的打量着手中的‘食物’。

然后,他一张嘴就准备将这份食物吃下去。

不过,就在舌头即将触碰到这个茶碗的时候,杰森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拿起了茶几上的水壶,将水注入了茶碗。

他想要看看茶碗中的姑娘。

当然,绝对不是有什么非分之想。

杰森就是单纯的想吃了对方。

他想要看看,是因为茶杯,对方才存在。

还是因为对方,茶杯才存在。

前者的话,没有什么犹豫的,一口的事情。

可要是后者的话?

那就是一顿从零嘴,变成不错的美味了。

水缓缓的注入到了茶碗中。

当水没过了茶碗三分之二的时候,杰森看到了茶碗中的姑娘。

就如同委托人描述的那样,很漂亮。

皮肤白皙,五官精致。

头发乌黑而又茂密。

属于那种见到之后,就让人眼前一亮的那种女孩。

茶碗中的女孩保持着浅浅的笑容。

直到,她看到杰森。

不可抑制的一愣。

然后……

没有然后了。

杰森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吞食杯中女之水】

【体力、精力、伤势极小恢复!】

【饱食度+1】

【饱食度:1015】

……

一如之前般正常的饱食度提示。

1的饱食度并没有让杰森意外。

很符合,这个茶碗散发出来的香味。

但杰森看着茶碗的双眼却是带着亮光。

因为!

茶碗的香味并没有消失!

在他倒入水,一饮而尽,获得了1点饱食度后,属于茶碗的香味并没有消失,甚至……没有减弱。

源源不断?!

用之不竭?!

取之不尽?!

瞬间,这样的词汇就出现在了杰森的脑海中。

他下意识的再次往茶碗里倒水。

女孩略微呆滞的再次出现在了杰森的眼前。

然后,喝掉。

倒水。

喝掉。

倒水。

喝掉。

一连三次,茶碗上的香味依旧没有变化。

顿时,杰森嘴角一翘。

他再次倒水。

而这一次,刚一出现,女孩就大声的喊道——

“等等!”

“你别过来!”

“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