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七章 干了这碗‘鬼之川’[]~( ̄▽ ̄)~*

眼前副本世界的‘鬼’,和杰森接触过的幽魂不一样。

虽然有着类似的统称,但是后者却是无形的,也是没有味道的,可是前者不仅有形,而且有着相当不错的食物香味。

所以,在那只‘鬼’出现后,杰森直接返回了岸边,开始了简单的烹饪。

【查尔斯燃烧术】的便捷,让杰森首当其冲的选择了烧烤模式。

肉质紧实,不需要调料就有咸味,还带着丝丝辣味。

给杰森的感觉像是在啃辣鸭脖。

【吞食鬼(小)】

【体力、精力、伤势中等幅度恢复!】

【饱食度+30】

【饱食度:1068】

……

与之前的‘食物’相比较,‘鬼’的饱食度明显上了一个台阶。

而且,括号内标注的‘小’字,令杰森感到了兴奋。

既然有小,那就有大。

小的有30饱食度,大的至少应该翻3-5倍才对。

甚至,更多。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大概率会有‘食之兴奋’。

一想到这,杰森的嘴角就忍不住的上翘。

虽然他现有的‘食之兴奋’已经足够提升【防护邪恶】到超凡了,但杰森绝对不介意‘食之兴奋’多一点。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

杰森盯着眼前的‘鬼之川’,眼中泛着异彩。

在第一次看到‘鬼之川’的时候,杰森就是强忍着饥饿感离开的。

整条‘鬼之川’都散发着淡淡的食物香味。

虽然几乎是微不可闻,但是对于杰森来说,依旧是不容错过的。

毕竟,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光盘行动,才是正确的!

只是那个时候,事态不明,杰森无法确认危险。

而现在?

不需要了。

童守寺老和尚和那个幕后黑手相继出现,让一切变得了然起来。

‘畏’子旗什么的,杰森不在意。

同阵营什么的,杰森也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鬼之川’的味道。

而下一刻,他就尝到了——

扑通!

杰森径直跳入了‘鬼之川’。

瞬间,冰凉入口。

完全就是透心凉,心飞扬。

丝丝甜味,带着气泡的口感,令杰森双眼一亮。

可惜不是酸梅汤。

杰森这样想着,但马上的就全情投入到了‘喝’之中。

烤肉和酸梅汤是很配。

但雪碧也不错啊。

肥宅水也很棒啊。

最关键的是,能够‘喝’啊!

千万不要因为选择,而忘记了最初的本质。

要知道,小孩子才会做选择。

大人是全都要的。

如果没有,那就抓紧眼前的。

杰森就是这样。

呜!

他猛地张开了嘴,在这‘鬼之川’的河底,没有再掩饰的杰森,一张嘴就带动了周围水流的流动,一股无形的吸力从那喉咙中发出。

呼!

周围的水流马上形成了旋涡,穿过喉咙进入到杰森的胃中。

“杰森!”

在杰森跳入‘鬼之川’的刹那,惠丽晶就惊呼起来。

接着,就想要跳下去救人。

“冷静点!”

“杰森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

凉介则是一把抓住了惠丽晶的肩膀,可是力量相差的有点多,整个人都被惠丽晶带倒在了船板上,恰好的撞在了受伤的手臂上。

嘶!

凉介倒吸了口凉气。

既是因为疼痛,也是惊讶惠丽晶的力气。

一个女人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就算长得高大,也不应该啊?

难道……是妖怪?

有女性,高大的妖怪吗?

凉介一愣,完全是下意识的想道。

身处的环境,刚刚的经历,让这位中年刑警的思考方式不自觉的歪了。

“凉介警官,你没事吧?”

惠丽晶将对方搀扶起来。

“没事。”

“惠丽晶女士,你是八尺大人吗?”

凉介下意识的问道。

高大,力气大的妖怪不少,但是在加上女性的前缀,这样的妖怪并不多,而最让人耳熟能详的的就是‘八尺大人’了。

“你知道牛粪的味道吗?”

惠丽晶面色不善的问道。

凉介:???

这是什么问题?

妖怪问答吗?

回答错了,是不是会被吃掉?

凉介一时间陷入到了犹豫中。

而这个时候,惠丽晶一把将凉介扔到了船板上,抬起头看着昏暗的天际,大声的吼道:“你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给我出来?”

“呵呵。”

一声轻蔑的冷笑,做为回应。

砰砰砰!

气得惠丽晶掏出枪,对着天空开始射击。

自然的,毫无用处。

相反的,还让刚刚平静下来的河面再次翻滚起来。

一只只墨绿色的‘水鬼’又一次的向着船上冲来。

惠丽晶、凉介马上还击。

童守寺老和尚则是双手合十的站在原地。

他不是不想帮忙。

而是真的帮不上忙。

除去‘替身发’和‘舟渡术’外,他擅长的秘术也就两三种,而没有一种是能够应付眼前局面的。

一旦施展,非但帮不上忙,反而会直接戳破他的伪装。

让那位土御门彻底的发动攻击。

然后?

自然是不用说了。

能够痛快的死去就是大幸事了。

更大的可能是生不如死。

一想到这,童守寺老和尚的神情越发的镇静、安然了。

既然着急没用,那不如就静观其变。

也许……

奇迹真的会发生也说不定。

“童守寺,你还不出手吗?”

就在童守寺老和尚安稳的站在那里,静静等待的时候,天空中那位土御门的声音再次响起。

在这位土御门借助天时制造的‘逢魔之时’中,他能够清晰的看到童守寺老和尚那种镇静、安然的神情,这让这位土御门心底越发的警惕了。

童守寺老和尚的实力比他强,是一定的。

就算是借助了‘逢魔之时’和诱饵,对童守寺老和尚进行了压制,两人真正交手的话,胜负也不过是五五开。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绝对不希望动手。

他想要做的是以势压人!

以杰森、惠丽晶、凉介的生命来威胁童守寺老和尚。

虽然不解童守寺老和尚为什么会在意几个普通人的生命,但是这对他来说,却是一个难得可贵的机会。

想到这,这位土御门开口了。

“虽然这只是‘鬼之川’分支的投影。”

“但是普通人进入到这里,呼吸间就得被消融成骨架,然后,精魄成为其中水鬼的养料——这个杰森很不错,那些驱魔人的训练看起来相当有效果,他还没有死。”

“可这也只是暂时的。”

“最终……他也是会死亡的。”

“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亡吗?”

“还是说,你准备亲自救他?”

这位土御门用言语压迫着童守寺老何。

杰森的死活,这位土御门是不会关心的。

他真正关心的是,童守寺老和尚会怎么做。

假如童守寺老和尚真的选择跳入‘鬼之川’救人,那就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有着‘鬼之川’的牵制,就算要动手的话,他也有了更多的把握。

“缘起缘灭,就在刹那。”

童守寺老和尚双手合十,微微行礼道。

他是想要说一些其它的,但是这个时候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只能是拿真正的童守寺老和尚临终时的话语应付。

事实上,当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童守寺老和尚总是这么干。

而每一次的效果,都很不错。

这位土御门借助着‘阴阳术’的力量,看着一脸安然的童守寺老和尚说出这样的话语,心底莫名的觉得紧张起来。

如果换一个场景,他绝对不会这样。

可他明明拼尽全力布置了。

对方也真的落入了圈套。

但是对方安然的神情,却让他感觉,像是自己落入了圈套一般。

难道……

真的是我落入了圈套?

不可能吧!

我已经掌控了全局!

童守寺就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童守寺老和尚,我讠……”

这位土御门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了。

他瞪大了双眼看着‘鬼之川’。

事实上,不单单是这位土御门,惠丽晶、凉介也是这样的。

他们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旋涡!

一个旋涡出现在了岸边的位置!

不是正常的水中暗流,整个旋涡如同‘龙卷’,不过,并不是在水面上,而是向着水面下,就好像是拔出了浴缸的塞子,形成的旋涡般。

可是这旋涡要比浴缸中形成的旋涡可怕多了。

更加可怕的是,它还在不停的扩大。

很快的,‘鬼之川’内的‘水鬼’们就被波及到了。

原本狰狞、疯狂的‘水鬼’们,一个个宛如是遇到了天敌般,它们发出了一声声的哀鸣,远离着旋涡,但是那旋涡的吸力实在是太大了,仅仅依靠着它们自身的划水,根本完全无法对抗。

一个、两个、三个……

很快的,成群的‘水鬼’就被吸入到了漩涡中。

就如同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在喝珍珠奶茶的时候,一开始是用吸管一个个的吸着珍珠,可是到了后来,实在是太麻烦了,就直接撕开盖子,往嘴里倒了。

最终,轰隆隆的河水声,都无法掩盖那种满是哀求的嘶吼。

惠丽晶、凉介站在小舟上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这是杰森搞出来的?”

凉介怔怔的问道。

虽然这位中年刑警,刚刚一直在劝说惠丽晶冷静,但是对于主动跳入水中的杰森,他并不抱有太乐观的情绪。

尽管他不知道‘鬼之川’的特异之处,但是这蜂拥而至的‘水鬼’们,就足以让这位中年刑警做出一个最为直观的判断。

除非是百人全副武装的队伍,还得配备有炮艇这样的装备,不然的话,面对着这样的‘水鬼’,只有沦为食物的下场。

至于他们为什么能够坚持这么久?

这位中年刑警相当的清楚。

这只是幕后黑手利用眼前的局势在逼迫身旁的童守寺大师罢了。

如果来真的?

就靠他和惠丽晶的两支手枪?

恐怕一个瞬间就得被撕成碎片了。

不过,假如惠丽晶是‘八尺大人’的话,那说不定还有生机。

而他?

自然是沦为盘中餐了。

“当然是杰森。”

“这就是驱魔人的力量吗?”

惠丽晶双眼冒光了。

她可是和杰森有约定的,她帮助杰森找到那些诡异的案件,杰森教导她一些‘神秘侧’的知识。

在之前,惠丽晶已经感受到了这些知识的强大。

可却没有像现在这样直接。

整条河都能够‘喝’干吗?

这是什么秘术?

还是某种道具?

惠丽晶猜测着。

这位女侦探并不相信是杰森真正意义上的喝干了‘鬼之川’。

要知道,哪个人都没有那么大的胃。

不单单是惠丽晶这么想的,童守寺老和尚、那位土御门也是这么想的。

“杰森是察觉了这位土御门的布置,才会有了提前的准备吗?”

“也对!”

“只有这样才能够说明,这位自始至终的坦然。”

“原来是有备而来!”

童守寺老和尚不由松了口气。

有备而来就好!

至少,他又活下来了。

相较于童守寺老和尚的松了口气,那位土御门却是恼怒不已。

“是因为之前相城一郎的试探,暴露了我吗?”

“该死的驱魔人是利用了占卜术吗?”

“最可恶的是童守寺老和尚!”

“难怪刚刚他那么的坦然,我会产生不安,原来是早已经洞察了一切,一直在等我入局!”

这位土御门咬着牙嘎吱吱的响。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

他又能够怎么办?

只能是最大程度的挽回损失了!

‘鬼之川’绝对不能够干涸。

即使是一条支流的投影,也是他最大的底牌之一了,损失在这里……不值得的!

想到这,这位土御门手一挥。

惠丽晶、凉介消失了。

河底的杰森也消失了。

童守寺老和尚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后,这才连带着小舟消失。

下一刻——

众人出现在了庭院中。

在‘惊鹿’的脆响中,惠丽晶、凉介看到了幕后黑手。

两人都惊讶与对方的俊美。

而这位土御门则是看都没有看两人一眼,只是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童守寺老和尚。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的话语。

出尔反尔?

他的高傲不允许他这么做。

可履行约定,奉对方为主公……他又有些不甘心。

童守寺老和尚看着这位土御门,瞬间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但是,这个时候,他没有开口。

他可是太了解这些名门大族的德行了。

这个时候,他如果开口向对方说不用履行之类的,一定会被对方当成是侮辱,不死不休的。

可要是主动提出履行约定,也会被对方当做是侮辱,继续不死不休。

因此,保持沉默就是最好的办法。

一切就交给对方了。

但是,很快的,童守寺老和尚就发现不对劲了。

对方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后,就看向了……杰森。

对方正在打量着杰森。

嗯?

怎么感觉有杀意?

童守寺老和尚心底满是惊讶。

而这位土御门则是最惊讶的,他不仅感受到了杀意,还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怎么可能?

一个区区的宛如丧家之犬的驱魔人,怎么可能给我这种感觉?

驱魔人中自然有强大的。

不说那十二位‘星耀’驱魔人。

单单是一些成名的驱魔人都值得他对待。

可在这位土御门的想法中,绝对是不包括杰森的。

难道……

我所看到的都是假象!

一切还有深层的真相?

这位土御门看着杰森,有些愕然。

心中更是多了一个猜测。

顿时,汗水出现在了额头。

要知道,一个童守寺老和尚就让他不是对手了。

再加上一个隐藏的驱魔人?

他死定了!

怎么办?

冷静!

一定有解决办法的!

这位土御门的大脑开始急速的转动起来。

而杰森就简单多了!

他只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打扰到他‘喝饮料’了!

那就要接受承受他的怒火!

当即杰森就要动手。

可就在这个时候,童守寺老和尚却走到了杰森的面前。

“很好。”

“你通过了我的考验。”

“从现在起——”

“你就是新的童守寺了,‘畏’子旗将会交由你保管。”

童守寺老和尚一本正经的说道。

杰森一愣。

而就在这一愣的刹那,那位土御门冲下台阶,径直跪倒在杰森面前,额头贴紧了地面——

“土御门元见过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