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二十三章 面具、刀、肉!

杰森打开门。

阳光从一侧照耀在铁架梯子上,一位中年男子正忐忑不安的站在门口,对方那看起来还算高档的西装早已经沾满了泥土,尤其是鞋子,更是糊满了污泥。

在看到杰森后,对方宛如看到了救星一般,就这么的冲过来要去抓杰森的手。

杰森不着痕迹的向后一退,躲开了对方的手掌。

“什么事?”

杰森很是冷淡的问道。

对于陌生人,杰森一向如此。

不论对方抱何种目的。

“救救我!”

“我叫摩多,是个商人。”

“昨天生意很不错……”

在发现杰森并没有邀请自己进入事务所内部时,这位自称为摩多的中年男子就站在门口讲述着自己遭遇到的可怕经历。

摩多是一位电器商人。

和‘岩石电器’的老板一样,都是以二手货为主。

但与那位富裕的岩石老板不同,摩多并没有店面,而是以‘掮客’的方式为主。

他会走街串巷,寻找到那些想要出售二手电器的客人,然后,低价买入,再贩卖给类似‘岩石电器’一般的商铺。

当然了,其中必然有着些许猫腻。

杰森可不相信一个二手电器贩子能够穿得起手工缝制的西服和小牛皮的皮鞋。

不过,杰森并没有打断对方,就这么的听对方继续讲了下去。

“很难得的,昨天生意很不错。”

“为了犒劳自己,我找到了一间小酒馆。”

“然后,喝酒到了深夜……”

昨晚,银之区的夜,要比以往更加的深邃。

但是对于喝了酒的摩多来说,却根本不重要。

他哼着乡间的小区,脚步蹒跚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从酒馆到他的家,直线距离也就7、800米,十分的近,不过,却需要跨过一座木桥,但也不好浪费多少时间。

吱呀、吱呀。

走在木桥上,脚下传来松软、熟悉的木质声,令酒意上涌的他越发的站不稳了。

不得已,他扶着桥的扶手,站在那休息。

晕晕乎乎的大概过了十几秒或者半分钟多,他感觉好多了,这才准备继续回家。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桥的外侧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位姑娘。

这位姑娘跨过了栏杆扶手,就这么站在桥边沿的位置,小半个脚掌都是悬空的,而双眼则是红肿,泪痕还残留在脸颊上。

很显然,这是要自杀。

‘姑娘等等!’

‘请稍微等一下!’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你可以向我倾诉!’

摩多下意识的劝解着,但是没有敢冒然的行动,他害怕惊着这位本就一心求死的姑娘,就这么站在原地,用尽可能温和的声音说道。

那位姑娘听到了摩多的话语,但是却没有理会,反而一手捂着脸,低声抽泣起来。

‘应该是被感情伤到了吧?’

摩多猜测着。

眼前的这位姑娘衣着整齐,这身衣服他十分眼熟,在之前的某本杂质上,他看到过。

虽然他欣赏不出来这身衣服哪里好,但是价格却是极为昂贵,当时标价的那一串零,让他感觉到了窒息。

能够穿着这样的衣服,家境一定十分的优渥。

肯定不会为了钱发愁。

再加上这个姑娘的年纪。

那就只剩下了情伤。

事实上,也是如此。

‘他为什么不爱我?’

‘他为什么不爱我?’

‘他为什么不爱我?’

那位姑娘低声念叨着。

‘爱情这种事,谁也说不上来,没有缘分的话,真的是很难在一起的。’

摩多想了想,用自己的理解来说服对方。

但是,身为一个单身汉,这样的说服,很明显是单薄无力的。

那位姑娘抽泣声更加的厉害了。

声音从捂着脸的手掌下传来。

‘可他明明说过爱我的啊?’

面对着这样的问话,老单身汉摩多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在和小姐姐们喝酒的时候,他言语流畅到令人惊叹,但是这个时候,他总不能说男人的话,骗人的鬼吧?

更不能说,与其相信男人的话,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他说不出口啊。

毕竟,他是个男人啊。

摩多沉默了。

那位姑娘却继续说着。

‘一开始都是好好的。’

‘可为什么在我们确定了关系后,就只剩下了吃了没、早点睡、今天开了一天会、多穿点、喝热水、那个女孩是我妹、这个东西有点贵、工作一天我很累、我是真的喜欢你、你别闹、真没有、你说什么是什么、喝多了、乱说的、我们真是好朋友。’

听到这样的话语,摩多越发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因为,他也经常和小姐姐们这样说。

难以言明的尴尬,令他如鲠在喉。

最终,他只能说。

‘也许您真的想多了,他是真的很累。’

‘那他为什么会带着其它女孩出去?’

‘被我抓住之后,还理所当然的和我说,我只是想给每个女孩一个家?’

‘为什么?他能够那么的坦然?’

面对女孩的质问,摩多愣住了。

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这么渣。

他应该多多的学习一下啊。

心底想着,摩多却是再次劝说。

‘也许是逢场作戏?’

‘您要知道的,有时候男人是身不由己的。’

摩多继续说道。

‘所以,他说的‘为什么我有女朋友了就不能喊你老婆,她是女朋友,你是老婆,宝贝是宝贝,宝宝是宝宝,那不一样’是有道理的?’

姑娘问道。

貌似有点道理。

摩多心里想着,但是表面上却是义正言辞的回答着。

‘渣男!’

他一副气愤填膺,渣男该被天诛的模样。

实则是悄悄的靠近着姑娘。

他想抓住对方,把对方拉回来。

虽然喝了酒,但是双方的体型差距,摩多有把握只要他拉住了这位姑娘,就一定能够将这位姑娘救回来。

‘没错,是渣男。’

‘所以,我把他装了四袋。’

姑娘低声说着。

抽泣声在这个时候停止了。

四袋?!

摩多脚步一顿,双眼瞪视着这位姑娘,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位姑娘的衣襟下,有着暗红色的印记。

是血!

摩多顿时头皮发麻。

他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位姑娘。

救一个人和救一个杀人犯是不同的。

至少在摩多看来,杀人的人,已经不能够当做人了。

更何况还是……分尸。

吞咽了一口口水。

摩多想要让干涩的嗓子多一些湿润感。

但是,这不仅没有让他好受一点,反而让他越发觉得紧张了。

不自觉的,摩多开始后退了。

但却被姑娘发现了。

‘你在害怕我?’

姑娘问道。

‘没、没有、怎么会呢?’

摩多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后退?’

姑娘继续问道。

‘我喝多了,脚步不稳。’

摩多回答着。

‘哦!’

‘那我让你清醒清醒吧!’

说着这样的话语,这位姑娘就放下了捂着脸的手。

立刻,后退的摩多就被吓得坐到在地。

那是怎么样的一张脸啊。

没有双眼、没有鼻子、没有嘴巴,白白的一片,就好像是一颗煮熟的鸡蛋清。

‘妈呀!’

摩多带着这样的惨叫,连滚带爬的就向着桥下跑去。

不是通过桥。

因为,那个姑娘所站的位置,是他通往家的方向。

他完全不敢靠近那个姑娘,只能是调转头,向着来时的酒馆跑去。

‘千万别关门!’

摩多心里祈祷着。

他不知道自己遇到什么,或者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多一个人就会让人心安一分。

更何况,酒馆里还不止一个人。

在他刚刚离开的时候,还有两桌客人要了鸡肉串和烤大蒜。

跑下桥,摩多看着远处亮着灯笼的小酒馆,使出了吃奶的劲,一路狂奔。

等到他推开小酒馆的大门时,这才发现酒馆内除去正在收拾的老板外,早已没有了客人。

已经都离开了吗?

我刚刚耽误了很长时间?

摩多一愣。

‘怎么了,摩多?’

‘是遗落了什么东西吗?’

酒馆老板问道。

因为摩多经常在这里喝酒的缘故,双方十分的熟稔。

‘不、不是。’

摩多喘着粗气,摇了摇头。

‘那你是遇到了什么吗?’

‘拦路抢劫的强盗?’

‘不应该啊,附近的治安很好啊。’

老板继续的问道。

‘不是。’

‘我遇到了一个姑娘……’

‘姑娘?’

‘一个姑娘竟然把你吓成了这样,她难道长得很丑吗?’

老板一脸好奇。

‘不丑,一开始很漂亮。’

‘可、可是后来,她把手放在脸上一抹,整个脸就变得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光秃秃的一个面……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具体形容。’

‘总之很可怕。’

‘我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摩多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老板却是笑了起来。

‘我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样啊。’

‘那你看……是不是这样?’

说着,老板抬手在脸上一抹。

顿时,上一刻还正常的面容,这一刻就变得光秃秃的,眼睛、嘴巴、鼻子等全部消失了。

‘啊!’

摩多一声惨叫就晕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

他不是在酒馆内,也不在酒馆附近,而是在桥边。

醒来后的摩多一阵茫然。

当他将这些事情回忆起来的时候,整个人脸色煞白,然后,开始疯狂的向着‘岩石电器’附近跑去。

“之前,岩石老板和我说过,这里新开了一间驱魔事务所。”

“我当时还嘲笑来着,认为是骗人的把戏。”

“但是现在,这里成为了我的救命稻草。”

“请您救救我。”

说着,摩多就这么的跪在了杰森的面前。

杰森挑了挑眉。

然后,转身向着房间中走去。

看到这一幕,摩多大喜过望。

他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走进了房间后,将房门关上、反锁,嘴里则是用越发谦卑的口吻道:“您的事务所为什么被称之为‘面具X砍刀X肉’?”

“怎么了?”

杰森没有回头的问道。

“没什么。”

“就是感觉有点怪异。”

摩多回答着。

“比你昨天遇到的事还怪异吗?”

杰森继续问道。

“当然不!”

“昨天遇到的事,是我有生以来最为怪异的事情,所以,我才出现在了这里,不是吗?”

摩多十分肯定的回答着。

接着,他反问了杰森。

可还没有等杰森回答,这位马上就继续说了起来。

“再次感谢您给与我帮助。”

“这是酬劳,不成敬意。”

摩多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湿漉漉的钱夹,恭敬的、以鞠躬的方式举过了头顶,递到了杰森的面前。

杰森停下了脚步,将冰球面具戴起后,这才转过了身。

他拿起了摩多递来的钱包。

摩多顺势抬头。

然后,一张没有了双眼、鼻子、嘴巴的脸就这么出现在了杰森的眼前。

同样的,戴着面具的杰森,也印入了摩多的‘视野’。

想要等待尖叫与恐惧的摩多一愣。

它注视着杰森面具后那冷淡而平静的双眼,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它怎么感觉有点恐惧!

它怎么有点想尖叫啊!

可还没有等到它继续反应。

杰森就已经开口了。

“面具。”

杰森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冰球面具。

“砍刀。”

加持了破邪斩击的刀刃的寒芒在事务所内闪烁。

下一刻,一道银色的斩击掠过了摩多的身躯。

摩多连反应都没有,就径直被一分为二。

噗!

就好似是被扎破的气球一般,倒地的尸体,开始迅速的干瘪,只剩下了一个体型短而肥壮介于浣熊和狗之间的怪物。

毛色乌棕,嘴部是白色的,四肢短呈黑色,尾巴粗短。

此刻被一分为二。

杰森捡起了‘食物’,淡淡的说道。

“肉。”

……

“所以,你是遭受到了袭击?”

“这些肉是‘妖魔’的肉?”

惠丽晶瞪大双眼看着拎着‘食物’的杰森。

“袭击?”

“不!”

“只是餐前礼仪。”

杰森说着,将‘食物’递给了惠丽晶。

“帮我料理一下。”

“我会付钱的。”

杰森这样说道。

在有料理的条件下,杰森开始喜欢将食物做得更加美味。

“好。”

惠丽晶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她已经接触到了‘神秘侧’,不能够对这些‘妖魔’心有抵触、恐惧,那就把它们当做食材,做出美味的料理来克服心理的恐惧吧!

有了决定的惠丽晶马上就行动起来。

这个时候,岩石老板推开了咖啡馆。

看着安然无恙的杰森,这位老板明显松了口气。

“新电视,我准备好了,你多会需要?”

这位老板问道。

“都可以。”

“岩石老板,你认识一个叫做摩多的人吗?”

杰森问道。

“摩多?”

“那个渣男吗?”

“欺骗一位姑娘的感情,最终被那位姑娘装了四袋,扔在了河里,找到的时候,尸体都快被鱼吃光了!”

岩石老板对摩多嗤之以鼻。

“要不是那个家伙欠了太多的钱,一大群人找他的话,他根本不可能被找到。”

“就是可怜了那位姑娘。”

“原本还是大财团的千金来着,可惜被摩多这样的渣男骗了。”

说着,岩石老板叹息着摇了摇头。

“那位姑娘太可怜了。”

“她,最后怎么了?”

“被执行死刑了吗?”

正在处理食材的惠丽晶忍不住的探出了头。

“没有。”

“她家推动了法律修改提案,废除了死刑。”

“她因为精神状态不好,被允许保外就医。”

“现在?”

“大概在海边度假村里修养吧?”

岩石老板的话语令刚刚满是怜悯、可惜的惠丽晶呆愣在了原地。

她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了。

看着惠丽晶这副模样,岩石老板忍不住再次摇了摇头。

“这就是现实!”

岩石老板说着看向了杰森,他走到了杰森旁边的座椅上,坐下后,用十分低的声音,道——

“杰森,你有没有听说过……‘诅咒的录像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