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三十章 白熊咖啡馆的常客①

砰!

咔嚓!

好像是水泥袋子被重重扔在地上的闷响中,夹杂着一连串骨头碎裂的响声,在众人的视野中,那个夹持了憨憨少女的凶手被击飞了。

凌空飞起,撞在了一旁店铺的墙壁上。

砖石、水泥的墙壁被砸出了一个人形的痕迹。

凶手深深的嵌入其中。

看到这一幕的围观者们都惊呆了。

他们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两根呆毛立起,好像是天线一般的憨憨少女。

就算是凉介、浦岛,还有惠丽晶也不例外。

做为刑警,凉介、浦岛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可能相信,一个看起来只是很健康的女生,竟然能够将一个成年人击飞。

而且,还镶嵌进了墙壁之中。

这根本不是人能够做到的吧?

两人几乎是下意识想着。

惠丽晶则是想得简单多了。

她如果面对这个女生的话,应该怎么办?

拉开距离,利用枪械,远距离击杀!

第一瞬间,这位女侦探就想到了这一点。

如果被近身的话,怎么办?

用辣椒水、胡椒粉、石灰糊她脸,再拉开距离。

期间可以利用对方视线受阻,布置诡雷。

不,燃烧弹更加的实用!

这位以咖啡师为梦想的女侦探做出了第二套方案。

而就在这位女侦探开始思考第三套作战方案的时候,名为纱仓的姑娘,头上竖起的两根呆毛垂了下来,她发现自己被所有人注视了,马上露出了那憨憨特有的不好意思的表情。

>.<

她挠着头,十分无措的解释着。

“我有健身,所以,力气会大一点。”

“刚刚的一拳?”

“我偶尔回去朋友家的拳击馆训练,所以,也是正常的。”

憨憨的解释中,凉介最快的恢复了正常。

“请问是纱仓小姐吗?”

“请放心,我没有任何的恶意。”

“我是警察,只是简单询问一下您的情况。”

凉介十分小心的询问道。

并且,不自觉的拉开了和纱仓的距离。

这是生物的本能!

在目睹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男性被击飞,镶嵌入墙后,很自然的反应。

不单单是凉介这样。

周围的人,差不多都是这样的。

只有杰森例外。

他面容平静,眼神淡然。

似乎根本不为所动。

“你就一点都不惊讶吗?”

女侦探走到了杰森的身边,忍不住的低声问道。

“为什么要惊讶?”

杰森反问道。

“一个那么小的女生,把一个成人击飞,还镶嵌进了墙里……难道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女侦探描述着刚刚的一幕,脸上依旧惊讶。

“一个那么小的女生来参加大胃王比赛。”

“而且,还在规定时间内吃完了100个汉堡。”

杰森说道。

“所以呢?”

女侦探更加的不解了。

“能量是守恒的。”

“吃下去的,进入胃中的,必然化为能量。”

“它们大多时候是潜藏的,当有用时,就会爆发出来。”

杰森说着自己的解释。

“呃。”

女侦探眨了眨被头发遮住的双眼,一副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的表情。

能量守恒还能这么解释?

她总觉得杰森是在骗她。

下意识的,女侦探忍不住的吐槽着:“你还不如说她一口三个汉堡时,你就确认她远超常人了。”

“一口三个汉堡,远超常人?”

杰森愣了愣。

难道这不应该是平常吗?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随即,就恢复了冷静。

“那只是常规操作。”

他用习惯性淡然的口吻说完,就扭头看向了走过来的纱仓姑娘。

凉介的例行询问已经问完了。

这位纱仓姑娘是来道别的。

“杰森先生,我要离开了!”

“晚上我还约了朋友去健身房!”

“我在皇樱上学,是2年纪生,您如果有事的话,可以来皇樱找我。”

纱仓姑娘虽然憨憨的,但是礼貌很全。

“嗯,我是‘面具x砍刀x肉’事务所的杰森。”

“你可以来这里找我。”

杰森回应着。

一个能吃,还给他送汉堡的朋友,杰森没有拒绝。

“一定会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人!”

“期待下次的见面。”

纱仓姑娘挥了挥手,欢快的向着小吃街外走去。

杰森目送这个小姑娘离去。

“意外的受到了欢迎,所以,有些不舍?”

惠丽晶抱着肩膀走了过来说道。

“不舍?”

“有一点吧。”

“我很少会遇到能吃到一起的朋友。”

杰森坦诚的说道。

吃货的小伙伴,必然也是吃货。

在家乡的时候,杰森经常约起小伙伴,或者小伙伴约起杰森,挑战周围的各类自助餐。

每一家新开的自助餐都是他们的目标。

他们都会给这家新开的自助餐上一课。

那个时候,是真的快乐。

可惜的是……

回不去了啊。

所以,杰森会分外珍惜这种新的吃货小伙伴。

“只是这样?”

惠丽晶则是有些不相信。

“不然呢?”

“你不会以为她喜欢我吧?”

“放心吧。”

“喜欢我的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她就是个普通小女生。”

杰森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想想丹尼斯,那二哈一般的性格。

想想吉榭尔和伊芙琳,精分般的性格,和在泥塘里打滚的萨摩有什么区别?

想想阿拉斯,虽然性格很好,但是行为模式,一般人怎么可能忍受?

还有……

詹妮弗!

这完全就是个女疯子。

常人碰到了哭都哭不出来。

与这些相比较,纱仓姑娘是不是很普通了?

因此,杰森根本不相信会发生什么事情。

“普通?”

“哪里普通了?”

“你别和我说喜欢你的女生,会是疯子。”

惠丽晶嘟囔着。

杰森不在说话了。

惠丽晶嘴里的疯子,再一次的让他想起了詹妮弗。

一个莫名其妙,对他以死相逼的女疯子。

……

浩瀚无边的宇宙中。

一座宫殿速度飞快的前行着。

宫殿完全以奢华为标准。

悠扬的音乐在其中回荡。

任何人听到这样的音乐都会感到心神平和。

突然,一声异样的痛呼打破了这样的祥和。

“哎呀!”

半靠在巨大黄金床上的女子低声痛呼。

瞬间,上百位女巫出现在这位女子的面前。

“姐姐大人。”

“詹妮弗大人。”

“怎么样了?”

“您不要紧吧?”

紧张、关切的声音充斥在宫殿内。

“没事的。”

“刚刚小家伙踢了我一下。”

詹妮弗摸着隆起的小腹,微笑的说着。

一边说着,她一边轻轻安抚着肚子内的小家伙,哼唱着不知名的小曲。

“宝宝乖乖。”

“等到妈妈找到记忆后,我们就去找爸爸,好不好?”

“当然是宝宝更重要了。”

“妈妈找到记忆也是为了宝宝。”

“只要找到了记忆,妈妈有预感,只要妈妈找回了记忆,这个世间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得住妈妈了。”

“所以,宝宝你要耐心等待哟。”

魔女说着,从黄金大床上站了起来。

她披着黑色的长袍,缓步的向着一侧走去。

在那里,一面镜子立在那。

黄金制成的支架,令魔镜感到了安逸。

但是,随着魔女的靠近,魔镜知道,这样的安逸要结束了。

如果可以的话,它都要换一个……嗯?换一个什么?

我怎么好像也失忆了?

好像很重要。

又好像不太重要。

算了,就这么的吧。

魔镜迅速的就抛开了这些念头,开始专心应对魔女。

“魔镜、魔镜告诉我……”

“您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没有等魔女问完,魔镜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着。

魔女微笑不变。

“艾茉莉,去把它放到马桶里。”

魔女这样吩咐道。

“别这样!”

“请不要这样!”

“我伟大的主人,您一定不会因为我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处罚我的!”

魔镜连连说道。

“玩笑?”

“也就是说你刚刚说我是最美丽的人,是骗我咯?”

“艾茉莉,去把它放入没有冲刷的马桶里。”

魔女的面容变冷了。

容貌,永远是一位女士的禁忌。

即使是魔女也不例外。

或者说,在某些时候,她更为看重一点。

毕竟,她都快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了。

自然是要比一些小女生更加的看重自己的容貌。

“继续前行!”

“我们很快就会找到重要线索!”

在艾茉莉的手掌即将触碰到魔镜的时候,魔镜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很快是多快?”

魔女追问着。

“按照你们的时间,大概是6-7个月,这是我能够确认的最大时间了。”

魔镜十分老实的回答着。

这样回答,令魔女感到了满意。

所以,马上的一位小巫女走出来,用清水喷散它的镜面,并且用柔软的棉布擦拭后,再用鹿皮擦拭。

魔镜舒服的镜面都要颤抖了。

魔女则是重新回到了黄金大床上。

6-7个月?

她可以等待。

她的宝宝也可以等待。

她宝宝的父亲也可以等待。

想必,等到他们再次重逢的时候,杰森一定会吓一跳吧?

毕竟,杰森一直把她当疯子的。

完全不相信她的话语。

她真的有了他的孩子。

事实上,如果不是当时获得的血肉太少了,她一定会一胎十宝,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吓杰森一跳。

一想到杰森平时淡然的面容上,浮现愕然、不可置信的神情后,魔女再也忍不住,发出了阵阵轻笑。

“宝宝要耐心等待啊!”

“我们很快就能够完成眼前的事情,然后,去找你的爸爸了。”

安抚了自己的孩子后,魔女再一次轻哼起了那不知名的小曲。

心情十分的愉悦。

……

阿嚏!

坐在后排的杰森突然的打了个喷嚏。

是那种完全抑制不住的那种。

整个身体都随之下弯。

之前他也打过类似的喷嚏。

还是一连三个。

不过,与之前的三个不同,这次虽然只是一个,但是打完之后,杰森竟然感觉有点头疼。

这是?

杰森有些疑惑。

以他超出常人近8倍的体质,完全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可既然出现了,那就一定是有原因的。

“有人诅咒我?”

杰森几乎是下意识的想道。

但是,马上的又摇了摇头。

虽然以他现在的‘身份’,很多人真的会诅咒他。

可绝对不是这么‘轻微’的。

至少是动辄就要命的那种。

因此,对方不可能用这么‘轻微’的诅咒手段。

除此之外?

远离这个世界的诅咒?

那也是不可能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跨世界诅咒他啊。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敌人,他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天气渐凉了。”

“记得多加衣服。”

驾驶位上的惠丽晶头也不回的说道,接着,一个十分漂亮的甩尾,就让车子停在了白熊咖啡屋旁边的停车位上——这是一个地面停车位,地上画着标识,也是惠丽晶的姐姐惠丽香买下来的,事实上,白熊咖啡屋旁边的三个车位,这位女士都买了下来。

“嗯。”

杰森回应了一声,就推开车门向着楼上走去。

惠丽晶看着杰森走入了二楼的房间后,就向着咖啡馆走去。

因为种种意外,咖啡馆今天已经歇业了一天。

这是十分不可取的!

她的梦想可是咖啡师啊!

所以,惠丽晶马上扭转了招牌。

欢迎光临!

在下午太阳的照耀下,四个字分外显眼。

快速的擦拭了一遍桌椅后,换了衣服的惠丽晶站到了吧台后。

虽然说了要好好经营,但是她忍不住的总是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火力太弱了。”

“我需要更大口径的武器。”

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惠丽晶喃喃自语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

叮铃!

风铃响了。

一群小孩子闯了进来。

其中一个戴着黄色小帽,留着黑色的短发,脸上有红红的腮红,穿白色的衬衫和红色的吊带裙小女孩尤为显眼。

“惠丽晶姐姐,布丁!”

小女孩一进来后就大声的喊道。

“好的,樱桃。”

惠丽晶马上笑着回应着。

她为什么喜欢当咖啡师,不就是因为能够看到这样纯真的笑容吗?

惠丽晶忙碌起来。

叮铃!

风铃再次响起。

一个光头老大爷走了进来。

惠丽晶认得,这是店里常客樱桃的爷爷,一个十分爱笑、快乐的老人,就是有时候记忆不太好。

而且,很爱吹牛。

总是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很强。

这个时候也不例外。

“樱桃,爷爷年轻的时候,真的很强啊。”

老人笑呵呵的说着。

“嗯,一拳打到怪兽嘛。”

“我知道的。”

“不过,爷爷你如果不抢我的布丁,我会认为你更强一点。”

樱桃护着自己的布丁,小心的看着自己的爷爷。

老人摸了一下樱桃的头,发出了快乐的笑声。

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吗?

单纯,快乐。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出现在了门外的街道上。

他隐匿了气息。

单双眼凶狠的扫视着白熊咖啡屋。

房间内,开心笑着的老爷爷,突然一拍额头。

“哎呀,我的老年卡好像掉在了门外。”

“樱桃,你等爷爷一下啊。”

光头的老爷爷起身向外走去。

“爷爷总是这样的丢三落四。”

樱桃低声嘟囔着。

然后,又不放心的冲爷爷的背影喊着。

“快去快回啊!”

“好的、好的,知道了。”

光头老爷爷抬手挥了挥,推开了门。

西斜的阳光一下子就照耀进来,将老爷爷的衣物染成了一片黄色,傍晚的风徐徐吹动着老爷爷的衣襟,发出了阵阵宛如披风抖动的响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