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三十三章 杰森:我就是单纯的想要吃顿晚饭而已!

咚、咚咚!

车窗被敲的直抖。

如果不是车窗玻璃足够的坚固,惠丽晶都怀疑对方的这几下,会不会把车窗敲烂。

很显然,对方没有留手的意思。

再加上那种严肃到凶恶的表情,无疑是来着不善的。

而且,惠丽晶敏锐的注意到每个人的腰间都是鼓鼓囊囊的。

惠丽晶下意识的握住了枪柄。

一同握住枪柄的还要凉介。

中年刑警比惠丽晶干脆的多,在这些穿着黑西装的壮汉围上来前,就已经摸出了枪,将枪揣在口袋里,枪口以衣服做为遮挡,指着车门。

童守寺老和尚则是一脸平静的双手合十。

这么多年,他遭遇类似的事情,不下十次。

一开始或许还会有慌乱。

现在?

早就习惯了。

唯有杰森不同。

他挑了一下眉,眼神变得不善了。

杰森很讨厌别人打扰他吃饭。

自然也讨厌别人阻挡在他去吃饭的路上。

因此,毫不犹豫的,杰森推开了车门。

随着杰森推开车门,走下车。

这一侧的两个壮汉马上就围了上来。

“嘿!”

“竟然有人出头?”

“小子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其中一个壮汉一边说着一边发出了狞笑,接着,抬手就向着杰森一拳打出。

并不是随意的一拳。

而是颇有章法的那种。

这一记左手拳在打出的瞬间,身躯就变成了侧立的警戒式,尽可能的减少了自身身躯的暴露,同侧的脚掌虚点地面,后腿则是略微弯曲,右手完全的护住了下巴。

很显然,如果这试探性的一拳落空,对方既可以迅速后退,也可以将护住下巴的右手顺势击出。

是一个非常好的攻防一体的架势。

对于普通人来说,即使躲开了第一拳,也躲不开第二拳。

而且,以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只要挨了一拳,就会瞬间失去行动力,之后只会被一拳又一拳的暴揍。

更重要的是,另外一个壮汉。

在同伴出拳的时候,对方一同出脚了。

对准了杰森的膝盖窝,一脚蹬出。

不是扫!

是类似踩踏的蹬!

这一脚又快又狠!

没有保护的膝盖窝,挨上这一脚,必然是伤残,

显然这一脚,是要‘踩’断杰森的腿。

脚,到了。

拳,也到了。

两个壮汉脸上的狞笑越发的狰狞。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杰森的惨呼了。

虽然杰森看起来高大、强壮,但从下车的姿势,还有刚刚的站姿来看,也就是个普通人。

而他们?

是专业的!

他们一个可以打杰森这样的十个。

所以,他们认为胜券在握了。

然后——

啪!

咔嚓!

第一声脆响是,杰森抬手接住了壮汉的拳头。

第二是脆响是,杰森抬脚躲开了另外一个壮汉的一脚,同时,用力踩下,跺碎了对方脚掌的。

“啊啊啊!”

被杰森一脚跺碎脚掌的壮汉发出了一连串的惨叫。

紧跟着被杰森捏住拳头的壮汉也跟着惨叫了起来。

嘎吱、嘎吱。

咔嚓!

“啊啊啊!”

“我的手!”

“手断了!”

对方痛呼着,随即就感觉自己腾云驾雾了。

杰森单手抡起对方,向着车子另外一边砸了过去。

车子另外一侧的两个壮汉中的一个,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

顿时,两个人就成为了滚地葫芦。

而为首的那个却是身形敏捷的躲开了。

不过,也就是躲开了这一击而已。

杰森抬手一撑就从引擎盖上‘滑’了过去。

抬起的脚,正正好好的踢在了为首那个刚刚完成了第一次闪避的壮汉身上。

砰!

沉重的力量,让为首的壮汉径直双脚离地,飞出去三米多远才落地。

为首的壮汉咬着牙想要爬起来,但是根本做不到。

刚刚的一脚,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

嘴巴里充斥着血腥味。

看着站在那的杰森,这个壮汉愤恨的吼着。

“不要以为就这样结束了!”

“我们‘极限流’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被那个女人抢走的邀请函,我们一定会夺回来!”

那个女人?

邀请函?

杰森一眯眼。

“你们找King?”

杰森问道。

“当然!”

“就是那个混蛋女人!”

“我们一定要洗刷耻辱!”

壮汉吼着。

“洗刷耻辱?”

“找不到姐姐,就想要绑架妹妹?”

“你们的耻辱就是这样洗刷的?”

凉介走下了车,面带不屑。

“我们只是来问话的!”

“我们想要找到那个女人的下落!”

“对她的妹妹,没有恶意!”

壮汉这样回答着。

不过,不论是惠丽晶本人,还是凉介,都不会相信这样的话语。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

而且,这样的话语,小孩子恐怕都不会相信。

所以,惠丽晶毫不客气的给了对方一脚,在对方的痛呼声中,开口问道:“你说我的姐姐抢夺了你们的邀请函,是什么邀请函?”

壮汉立刻闭住了痛呼的嘴。

对方似乎是想用行动来表现自己的意志刚强。

但是,下一刻,对方就更加凄惨的喊了起来。

因为,惠丽晶用辣椒水糊对方的脸了。

眼睛、鼻腔这样脆弱的地方,接触到了辣椒水后,那样的滋味,足以让正常人崩溃。

眼前的壮汉,看似强壮,但并没有脱离正常人的范畴。

因此,当模糊的看到惠丽晶掏出了石灰,准备糊他脸的时候,对方放弃了抵抗。

“是‘格斗之王——拳皇’大会!”

“由一些神秘富豪出资举办的!”

“他向世界上有名的格斗家都发出了邀请!”

“我们‘极限流’也是受到了邀请,但是却被King抢夺了——趁着我们馆主闭关的时候,抢夺了邀请函,我们当然要找到她!”

壮汉说着。

惠丽晶听着一皱眉。

倒不是怀疑壮汉说的是假的。

按照她所知道的那家伙的性格,这大概率是真的。

至于为什么?

自然是不甘于成为‘预备役’。

女子格斗家队的预备役和真正的女子格斗家,虽然看起来相差不大,但是在那个家伙的心底,这样的称呼显然是无法接受的。

尤其是一个手下败将都拥有邀请函,而她没有时。

自然会做出一些事情。

只是……

那家伙真的没有收到邀请函吗?

惠丽晶想着返回了车子。

凉介也转身回了车子。

杰森更是早早的坐回了后排。

惠丽香虽然重要,但是哪里有晚餐重要。

他现在脑海中已经不由自主的浮现了牛肉的香味了。

童守寺老和尚则是皱起了眉头。

“神秘富豪们出资举办的格斗大会?”

老和尚念叨着。

“怎么了,大师?”

惠丽晶扭过了头。

“没事。”

“我好想听说过类似的事情。”

“但不太确定。”

老和尚摆了摆手,然后,再次劝慰着惠丽晶:“放心吧,以惠丽香女施主的实力,即使是参加格斗大会也没有任何问题的。”

“嗯。”

惠丽晶点了点头,重新启动了车子。

避开了那些还在疼痛呻吟的壮汉,惠丽晶驶上了大路。

“大师,之前发生过富豪们举办格斗大会的事情?”

坐在副驾驶上的凉介忍不住的问道。

做为接触神秘侧最少的人,凉介这个时候满心的好奇。

“当然。”

“而且,不止一次。”

“里世界虽然神秘,但和表世界也是相互依存的——它不可能脱离表世界,所以,一旦表世界发生了什么无法解决的争端,都会在里世界内解决。”

“而这样的解决,还有什么是比‘格斗大赛’更合适的?”

“既避免了表世界爆发战争,也可以有效的让里世界展现实力,消耗不必要的心思。”

“完全就是双赢。”

童守寺老和尚解释着。

“那您和那些阴阳师也会参加吗?”

凉介继续问道。

“我可是个老头子了,怎么会参加?”

“那些傲气的阴阳师大部分的时候也不会参加。”

“真正参加的是武者、格斗家,他们源自各个历史悠久流派,或者是天赋过人的强者。”

“因为,在某个封闭的年代,他们才是连接表世界和里世界的‘桥梁’。”

“是他们,让里世界的某些疯子变得理智。”

童守寺老和尚说到‘疯子’的时候,眉头忍不住的再次皱起。

疯子?

是那些视人为蝼蚁的里世界强者?!

曾经听杰森描述过的惠丽晶,下意识的想道。

今天才刚刚调任‘零’科的凉介则是还没有正式接触。

不过,显然凉介有所猜测了。

“疯子?”

“他们?”

凉介试探的问道。

“总有些人获得了远超他人的力量后,会变得自命不凡。”

“不!”

“应该说,每个人都会这样。”

“只不过有的人能够克制住。”

“有的人克制不住。”

“他们自认为天生高人一等,在这样做为前提下,自然是会爆发出一些争斗来。”

“而我们之所以还能够安然的去吃晚饭,我们理应感谢那些为我们争取到生存空间的先辈。”

童守寺老和尚说着,双手再次合十。

凉介则是沉吟着。

他没有再追问。

童守寺老和尚的态度早已经说明了当时爆发出的战斗是远超想象的。

流血牺牲自然是在所难免。

甚至,这个数值,远远超出了想象。

莫名的,他想到了那些牺牲的同事。

忍不住的,凉介鼻子泛酸。

然后,这位中年刑警转移了话题。

“这些格斗家也会参与到驱除‘妖魔’的事件中吗?”

凉介询问道。

“自然会。”

“甚至,最初的退治‘妖魔’时,这些格斗家才是主力。”

“对了,在那个年代,人们大多称呼他们为——”

“剑豪!”

老和尚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剑豪?”

“那种一刀掠过,斩断樱花花瓣的剑豪?”

开车的惠丽晶突然兴奋的问道。

要知道,在拥有了咖啡师的梦想前,她可是想要成为一名剑豪的!

哪怕到了现在,她只要一想到自己能挎着长剑,拎着酒葫芦,嘴里哼唱着哈撒给,E往无前的冲锋,她就会不由自主的快乐起来。

可惜……

她太穷了!

当时连柄木刀都买不起。

只能选择了咖啡师!

绝对不是因为喂那些熊孩子牛粪的时候,突然想到了猫屎咖啡,从而改变了想法。

“哈哈哈。”

“对,类似那种。”

“不过比那种还要厉害。”

“传闻中,有一位可以用剑气斩落空中的飞燕。”

“还有一些,长剑上可以释放雷霆,头发也会从黑色变为金黄色。”

童守寺老和尚笑着和惠丽晶说着一些剑豪的趣闻。

“这么厉害吗?”

惠丽晶满眼都是向往。

“嗯,真的很厉害。”

“不过,那是以前了。”

“现在很少有这样的剑豪了,就算有也不会在现世的里世界,大概率是在‘平安京’吧。”

老和尚说着,眼中也出现了向往。

谁没有仗剑走天涯的梦想?

要不是他曾经太胖了,他也这么干了。

可惜……

岁月无情。

到了现在?

他只想要返回乡下养老了。

每天晒晒太阳,撸撸猫、撸撸狗。

就这么悠闲的度过余生就好。

至于其他?

不想了。

不想了。

老和尚心底微微叹息了一声,双手合十。

“大师,是前面的‘发光料理亭’吗?”

惠丽晶看着前方挂着两个精致灯笼的饭馆问道。

“就是那里。”

童守寺老和尚点头道。

事实上,料理亭门口的侍者,在看到车子驶来时,已经迎接了上来。

“晚上好,童守寺大师。”

“晚上好,各位贵宾。”

侍者迅速的打开车门,躬身问候着。

童守寺老和尚回礼着。

然后,亲自为杰森引路。

杰森耸动着鼻翼。

嘴角不由上翘。

很香的牛肉味!

那种炭火与牛油碰撞后,肉类散发出来的香味,真的是太吸引人了!

杰森强忍着激动,跟在童守寺老和尚身后,

很显然,童守寺老和尚不是第一次来了。

他熟门熟路的撩起了帘子,推开了门,向着杰森走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而就在杰森准备迈步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后,一支五辆车的车队徐徐驶来。

看情况,对方也是选择了‘发光料理亭’。

不过,就在这支车队即将靠近时,异变突生,十几枚火箭弹带着刺眼的尾焰,从远处激射而来——

轰!

轰轰!

轰轰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