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三十五章 杰森:今天是个好日子!

香味!

属于‘食物’的香味正在从眼前的年轻人身上飘荡出来。

而且,香味不止一种。

准确的说是从对方的怀中、手腕、脖颈处!

对方身上携带着数件能够被称为‘食物’的道具。

这就是大家族的底蕴吗?

常人难得一见的道具,在他们的身上都是数件携带?

四大阴阳师家族,比想象中的还要富有底蕴!

杰森一边想着,一边点了点头。

“嗯。”

没有说更多。

对于一个陌生人,杰森的态度基本上就是警惕,隐藏在冷漠下的警惕。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在‘不夜城’,这是众所周知的。

而对于杰森来说,面对着一个怀揣‘食物’的陌生人,更是需要警惕。

毕竟,‘食物’虽然美味。

但,同样的致命。

不过,这位来自花开院家族的年轻人却似乎是看不到杰森的冷漠与警惕般,在杰森点头做为回应之后,这个年轻人马上说道:“请问您有所发现吗?”

没有询问看起来更专业的凉介。

也没有询问理应询问的童守寺老和尚。

更是连看惠丽晶一眼都没有。

就这么的询问杰森……

凉介一脸的无所谓。

惠丽晶则是气得咬牙。

童守寺老和尚却是微微摇头。

很明显,这又是那些大家族出身的年轻人的通病。

比较!

这位花开院家族的年轻人此刻正在和杰森比较着。

或者说,对方想要看看杰森为什么可以成为童守寺的继承人。

而杰森?

“有。”

言简意赅的回答。

“请问是什么?”

年轻人来了兴趣,追问着。

“为什么要告诉你?”

杰森反问道。

年轻人一怔。

他有点发愣的看着杰森,事情的发展好像有点不对劲,不应该是坦诚而言,接着被他找到言语中的破绽,一番奚落后,掩面而逃吗?

怎么还没有开始,就有了一种要结束的感觉。

这让年轻人很不甘心。

略微皱眉后,这位年轻人开口道。

“你要怎么样才能告诉我?”

一边说着,年轻人故作一副诚恳模样,看着杰森。

现在的伏低做小,并不丢人。

一会儿,他就要连本带利的收回来。

“知道炼金术吗?”

杰森问了一个看似突兀的问题。

“炼金术?”

“知道。”

年轻人一点头。

虽然是阴阳师家族,但是对于海外的炼金术年轻人也是了解过的,尤其是传闻中可以突破‘生命禁忌’的某些炼金术,更是让人好奇不已。

“那你知道炼金术中最著名的话语吗?”

杰森继续问着。

年轻人一皱眉。

炼金术中有名的话语十分的多。

诸如——

一即是全,全即是一。

门的另一边不是香巴拉。

没有什么是完美的,这个世界并不完美,所以才显得美丽。

等等话语,都算是炼金术中的名言了。

不过,很快的,花开院家的年轻人就反应了过来。

“等价交换原则?”

“你是说我想要知道你的发现,我得付出相同价值的物品?”

年轻人并不愚笨,联系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很快就得出了答案。

杰森没有否认。

这本身就是他想要的答案。

“人为了得到什么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

“这就是等价交换的原则!那时,我们相信这是世界的真理——可是,真正的世界并不完美!并不存在可以说明一切的原则,等价交换的原则也一样!”

“但我们有的时候还是乐意这么做。”

“因为,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没得选择。”

杰森说道。

“很好。”

“那如果我想知道你的发现,需要付出什么?”

花开院家的年轻人微微颔首后问道。

他很认可杰森的话语。

大部分的时候,他们都没得选择。

对于杰森的发现,他也愈发的有兴趣了。

“你身上的一件道具。”

杰森说道。

虽然眼前的年轻人身上的道具不止一件,杰森也都很想要。

但是他更加的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不要说是全部要。

就算是其中的一件,杰森也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

只是出乎杰森的预料,眼前的年轻人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好。”

“以我身上的一件道具为筹码,你告知我发现了什么。”

年轻人痛快的点头了。

杰森更加的痛快,径直的说道。

“他们是死于谋杀。”

“在火箭弹降落前,谋杀就发生了。”

“而且,这辆车中的凶手并没有逃脱。”

听到杰森的第一句话时,花开院家的年轻人差点笑出声来。

扯了那么多,他还以为有什么了。

结果,就是个谋杀。

问题是,看到现场的话,傻子都能够知道,这是谋杀。

不过,随着杰森的话语,这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却是收敛了笑容,面容变得严肃起来。

他扭头看向了早已被烧焦的车子、尸体,双眼微微眯起。

一道道寒芒从那狭小的眼缝中闪过。

一些旁人所不知道的信息都连接起来。

而在一旁的凉介则是扭过头看着一片焦黑的现场。

刚刚看似袭击的火箭弹,实则是为了杀人灭口和毁尸灭迹?

杰森是怎么发现的?

凉介细致的查看着眼前焦黑的现场。

可一如之前般。

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凉介没有任何的发现,惠丽晶也是这样。

自认为是优秀侦探的惠丽晶强忍着那种人肉烧焦与橡胶烧焦相夹杂的味道,在现场巡视了数圈后,最终,选择了放弃。

心底自然是有着一丝丝的挫败。

但很快的,又浮现了希望。

这是‘神秘侧’的力量吗?

我能不能学这个?

惠丽晶这样的想着。

“你确定?”

花开院家的年轻人询问道。

“你可以细致的调查。”

“是他杀了他。”

“然后,火箭弹落下。”

杰森径直指着其中的一辆车子内的两具焦尸说道。

接着,不等对方再次询问,就说道:“我会在‘发光料理亭’吃饭,我相信你在我吃完饭之前,一定会有所发现。”

说完,杰森转身就向着‘发光料理亭’走去。

杰森不担心对方会不遵守约定。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除非对方不要脸了,不然说出去的话,就不会不遵守。

而对于一个大家族出身的人来说,不要脸面,可是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当然了,诸如洛萨11这样的家伙是例外。

你能指望一个废柴要面子?

只要能活命,脱裤子果奔对洛萨11这样的家伙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

“小心一些。”

“花开院家族的事情,最好不要参与其中。”

童守寺老和尚与杰森并肩而行,低声的提醒着。

“嗯。”

杰森点了点头。

对于友善的提醒,杰森是不会拒绝的。

就如同面对危险时,杰森一般选择是避让。

不过,那是在正常的情况下。

如果这个危险伴随着‘食物’。

杰森很乐意冒险一试。

童守寺老和尚看着杰森的表情,忍不住的在心底叹息了一声。

果然是年轻人吗?

像他这样的家伙,真的老了啊!

不过,老就老了吧。

反正他也准备回乡下养老了。

想到回到乡下后的惬意生活,老和尚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大师,诸位,请来这边。”

侍者看着回来的众人,马上迎接着。

穿过大门,是一条石子路。

四四方方的灰色石板相隔十公分镶嵌在地面上,四周的缝隙是一粒粒大拇指头大小的石子。

石子路不是笔直的,而是蜿蜒的,一小撮翠绿色的竹子挡在面前,耳边是汩汩的流水声。

沿着石子路向前,绕过两个弯后,一切变得豁然开朗。

一座小石桥出现在杰森的面前。

桥下是流水声。

桥的两侧是泉眼。

泉水不停的流出,在桥下汇聚后,又流向了不知名的地方。

十几条色彩艳丽的锦鲤在桥下游荡着。

当杰森走进时,这些之前还时不时跳出水面的锦鲤,一个个发疯般的四处逃窜。

杰森见了,撇了撇嘴。

他今天又不是来吃鱼的,怕什么。

“诸位的座位在这里。”

侍者将杰森四人带到了料理亭大厅的一角,当放下了两侧的竹帘后,整片空间立刻变得私密起来。

“诸位的全牛套餐一会儿就到。”

“还有,一份意外的惊喜也会出现。”

留下这样的话语后,侍者起身离开了。

童守寺老和尚、凉介盘膝而坐。

杰森则是不习惯这样的坐姿,就这么的把腿伸到了桌子下面——上面是桌子,下面是一个凹嵌,能够恰好的把腿垂下。

底下铺着一层软垫,脚掌踩上去很舒服。

还有暖气,一点也不冷。

惠丽晶也是这么坐的。

靠在杰森的一侧,有着桌子的遮掩,惠丽晶尽情的舒展了一下脚掌,脚趾不停的动着,这种畅快的感觉,令她忍不住的哼起了开心的小调。

“跪坐才是一个淑女应该有的。”

凉介这个时候却显得有些古板。

惠丽晶白了对方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

“个子矮的才提倡跪坐。”

凉介当即就要反驳。

但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因为,惠丽晶真的比他高。

他竟然没有一个女人高……虽然是故意挑刺的,但是凉介还是觉得莫名的扎心了。

“我去个洗手间。”

凉介仿佛是逃避尴尬般,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当撩开竹帘时,凉介不动声色的与杰森对视了一眼。

在杰森微不可查的点头中,凉介迅速的消失在了帘子后。

杰森可没有忘记,凉介真正想要做什么。

对方可不是来吃饭的。

真好!

童守寺老和尚估计是看出了什么,双手合十后,就不再言语了。

惠丽晶?

再一次被人针对的女侦探还在气头上。

根本没有理会离去的凉介。

一直到三位侍者端着摆放着牛肉的餐盘上来时,惠丽晶才会过了神。

“牛肉刺身!”

女侦探双眼放光的看着眼前宛如雪花装的牛肉。

没有客气,就这么的拿起了筷子。

真的是入口即化!

蘸料是甜酸的!

让牛肉没有任何的腥味!

不需要任何的烹饪,这种最纯粹的食物,实在是让人流连忘返。

不由自主的,女侦探就陶醉的闭起了双眼。

然后——

“再来一份。”

杰森的声音传来。

女侦探睁开了双眼。

原本放在杰森面前,装满了牛肉的餐盘,早已经空空如也了。

不单单是杰森的。

还有她的。

明明她才吃了一块。

怎么就没有了?

惠丽晶怒气冲冲的看着杰森。

杰森一脸坦然。

“不是我。”

一边说着,杰森一边看向了童守寺老和尚。

老和尚十分识趣,将面前装着牛肉的餐盘递给了杰森。

但是,很快的,老和尚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杰森吃得实在是太快了。

几乎是刚端上来的牛肉,一眨眼就没了。

以他的视力,几乎是只能看到一道残影。

这、这……

老和尚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出现了意外,杰森可是‘美食一番’大胃王挑战的优胜者。”

惠丽晶淡淡的说道。

“是那个汉堡的大胃王比赛吗?”

老和尚问道,略显紧张。

童守寺距离‘美食一番’街并不远。

他可是很清楚那个大胃王比赛的。

每一个能够参加的,都是拥有怪物胃的可怕家伙。

“是的。”

在童守寺老和尚越发紧张的注视下,惠丽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顿时,老和尚的汗就下来。

他一把攥紧了藏在左边袖子里的钱包。

本来感觉厚实的钱包,这个时候突然觉得薄了。

他的眼前似乎是出现了一张张飞舞远去的钞票。

每一张钞票都迎风发出了这样的喊声——

完了!完了!

“完了!”

在杰森第十次加了肉后,老和尚一闭眼。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只是单纯的为了弥补杰森,而请吃饭时,杰森那种再三确认的口吻。

原来……

是我天真了吗?

老和尚心底叹息着。

接着,当他听到惠丽晶的话语后,心底则是再次一紧。

“牛肉刺身吃多了,也是很腻的。”

“全牛餐,应该是有烤肉和涮肉的吧?”

惠丽晶问道。

是啊!

牛肉刺身才是开始,之后还有烤肉、涮肉!

老和尚叹息着,他拿出了紧攥着钱包的手,缓慢的放入到了右边的袖子里。

这里不是钱。

是卡。

是他放着养老金的卡。

轻轻摩挲着上面的坚硬,老和尚眼中浮现了泪水。

我的眼中为什么常常浮现着热泪?

因为,那是我对生活的热爱啊!

什么退休不退休的。

不都是照样活着吗?

老和尚对自己说着,然后,他想到了一件事,猛地站起来。

“我借用一下电话。”

老和尚这样说着,就快步的冲了出去。

“喂,售票中心吗?”

“嗯,对,我退票。”

“什么?”

“不能全款退?”

“只能是半价退?”

“欺诈,你们这是欺诈,明明还没有过十二点的!”

“你们应该全价退的!”

“我可是和尚!”

“供奉着菩萨的和尚,是距离佛最近的人!”

“我怎么可能说谎!”

……

老和尚的声音清晰的落到了杰森的耳中。

到极限了吗?

杰森心底微微叹息着。

然后,又一次的克制着自己的饥饿感。

这对杰森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没有开吃,克制也就克制了。

可一旦开始吃了,再要克制。

对于杰森来说,那就不得不用比之前强大十倍、百倍的意志力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走进了餐厅。

虽然有着竹帘相隔,但是年轻人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杰森。

他快步而行,面容神情凝重,在来到了竹帘外时,就微微一欠身,径直的说道——

“打扰您用餐了,杰森阁下。”

“做为赔礼,我愿意随后宴请阁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