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四十七章 只是第三天!

卡牌,水晶球,蜡烛。

在眼前画着六芒星的黑色小圆桌上,摆放着这些东西。

蜡烛有六支,放在六芒星的六个顶点上。

水晶球则是放在了六芒星的中间。

卡牌被蜂从桌子上拿起,放在手中不断的切着牌,这位阴阳师的嘴中,则是不停的念叨着:“名为杰森的男人……名为杰森的男人……”

眼前的占卜术,早已经超出了一般的阴阳术范畴。

蜂有着卓越的血脉与天赋。

对于占卜方面更是有着独到的见解。

所以,蜂不仅学习了家传的秘术,还对岛外的占卜术有着相当的研究。

也正因为这样的研究,让他掌握了一些岛内十分陌生的秘术,也让他多出了不少‘仆人’。

此刻,他就在用结合了家传秘术和岛外秘术的占卜术占卜着杰森。

他嘴中杰森的名字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密集。

手里的牌更是切换到了一种极致的快,甚至带起了幻影。

但是,水晶球没有任何的反应。

汗水布满了蜂的额头。

最终,当眼前的极限被超越时——

噗!

蜂一口鲜血喷出。

哗啦!

卡牌掉落一地。

呼哧、呼哧。

蜂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中浮现着惊骇。

他的占卜,不是没有失败过。

可是像这种什么都没有看到就失败的,真的是第一次。

“杰森?”

“很特殊吗?”

回忆着好友土御门元的话语,蜂擦了擦嘴角的血渍。

他勉力的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又一次的将跌落地面沾染了鲜血的卡牌拿了起来。

看着眼中的腥红,蜂脸上浮现了犹豫。

岛内岛外的秘术中,都不乏一些透支的秘术。

这些秘术的威力自然是强大的,就如同它们的后果一般。

可……

蜂真的很好奇。

什么样的人,才能够让骄傲如土御门元这样的家伙推崇备至。

没错!

就是推崇备至!

虽然土御门元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做为对方的好友,蜂能够感受到土御门元心底真实的想法。

这让蜂的好奇达到了相当的程度。

而刚刚的失败?

则让这样的好奇达到了巅峰。

仅仅是片刻的犹豫后,蜂就做出了决定。

他用手指蘸了地上的鲜血,开始在六芒星上涂画起来。

包括水晶球在内,很快的,就得鲜红。

“东之起宿,为列!”

“西之落星,为阵!”

“南之昂首,为前!”

“北之落尾,为皆!”

“四方四象之力……”

蜂嘴中的咒语不断的响起,鲜红变得猩红,猩红中光芒闪烁。

前期顺利,让蜂微微松了口气。

这是他第一次利用禁术来占卜。

他十分担心失败。

所幸的是,失败并没有出现。

那么,接下来——

“名为杰森之人……名为杰森之人……”

亦如刚刚般的叨念。

也亦如之前的毫无结果。

虽然猩红刺目,可是没有任何的结果。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难道……

杰森是假名?!

猛地,蜂想到了什么。

因为是土御门元说出‘杰森’的名字,所以,他并没有任何的怀疑,直接就将‘杰森’这个名字当成了真名。

但有没有可能是假名?

想到这,蜂马上改变了说辞。

“名为杰森的假名之人……”

这样的改变自然是不符合原本占卜的规则。

但是对于天赋血脉异常的蜂来说,虽然困难,但并不是做不到,尤其是在动用了禁术的前提下。

马上的,猩红中就出现了反应。

哗、哗哗!

那是河水流淌的响声!

蜂一愣。

这位天赋卓绝的阴阳师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河水的声音。

是什么?

蜂还在猜测的时候,直接眼前的水晶球发出了一声脆响。

咔!

一道细小的裂纹出现在了水晶球上。

下一刻,这道细小的裂纹就直接崩裂,漫延到了整个水晶球。

砰!

哗!

水晶球破碎了。

滔天的巨浪从里面汹涌而出。

蜂直接被淹没了。

不单单是蜂,洋馆也被淹没了。

烙印着层层防御术式,隐藏着重重防御秘术的洋馆在这滔天巨浪之下,就好似是纸糊的一样,直接就被冲垮了。

轰隆隆!

洋馆塌陷了。

内里的幽魂、亡灵生物在第一时间就被挤压成了齑粉。

唯有还是活人的蜂存活了下来。

不过,他的状态十分的不好。

不单单是全身骨折,整个人似乎都陷入到了某种呆滞的状态。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命运?命运?命运?”

蜂呆傻的念叨着。

……

浩瀚无边的宇宙中。

一座高速飞行的宫殿内。

魔镜悠然的躺在黄金支架上,任由艾茉莉用鹿皮布擦拭着它那刚刚被露水沾湿的镜面。

舒服,惬意。

这不就是它一直想要的吗?

与这样的日子相比较,那所谓的雄心壮志?

算个什么。

我就是一条咸鱼~

快乐的咸鱼~

啦啦啦~

魔镜开心的哼哼着。

突然,它的镜面一颤。

命运之河被触动了。

准确的说,是它设置的某处命运之河被触动了。

我改变了某个人的命运?

还是隐匿了某个人的命运?

好像和我息息相关!

魔镜马上的回过了神。

它在思考着。

可……

为什么没有这段记忆?

被抹去了?

魔镜瞬间的想到了什么,毫不犹豫的,这面魔镜立刻将刚刚的不适到现在的猜测再次抹除。

“怎么了?”

女巫艾茉莉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下次换丝绸擦拭镜面,会怎么样?”

魔镜这样的回答着。

这是它真实的想法,在刚刚被用鹿皮布擦拭的时候,它就是这么想的。

“好,下次我们用丝绸。”

女巫艾茉莉笑着点了点头。

笑容中有些宠溺。

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宠物梦想。

周围的姐妹,有的养了黑猫,有的养了猫头鹰,还有的养了蛇或者鳄鱼等等。

但是,艾茉莉有些怕麻烦。

任何的宠物,都需要清理粪便。

这对略微有着洁癖的艾茉莉来说,实在是无法忍受的。

一直到魔镜的出现。

比普通宠物聪明,也没有什么排泄需求。

更重要的是,这还是姐姐大人的吩咐。

完全就是一举两得。

每天擦拭镜面的时候,就好似撸猫撸狗一样的快活。

丝毫不知道自己成为某个女巫眼中宠物的魔镜,再次的哼哼起来。

我是快乐的咸鱼镜~

快乐的咸鱼镜~

啦啦啦~

魔镜的快乐是发自内心的。

即使它知道被当成了宠物,也是毫不在意的。

反正记忆抹除这种事情,只要出现了一次,那就有无数次。

继续抹除就好了。

至于更多?

对魔镜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它就是单纯的希望快乐。

亦如杰森面对食物时一般。

童守寺的早晨,杰森走出了左厢房,对着太阳伸了个腰后,就走向了庭院的一角。

这里有着一张木桌。

童守寺大师,惠丽晶,贺太正围坐在桌旁。

“快点,要不然早餐就凉了。”

女侦探冲着杰森摆了摆手。

“嗯。”

杰森快步走了过去。

桌上有豆浆、包子、油条和馄饨等等。

“童守町的早餐店竟然只有一家,早餐种类也不多,早知道我就应该带厨具来,自己做的。”

一边给杰森端来了豆浆,女侦探一边念叨着,就好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

“因为童守町靠近‘美食一番’街,那里的食物更多,所以,这里的食物除去老字号外,基本上是没有的。”

童守寺老和尚解释着。

“那里因为谋杀案还被封锁着,估计短期内是开不了了。”

“杰森,你知道那位‘大胃王比赛’的举办者为什么遭到谋杀吗?”

女侦探说着就神神秘秘的冲着杰森问道。

豆浆不错,醇厚。

最重要的是,甜。

包子果然还是肉包子好吃。

皮薄馅大,肉汤多。

油条也足够的脆。

馄饨倒是一般,因为和包子冲突了吗?

完全沉浸在早餐中的杰森,根本没有理会女侦探的话语。

不单单是吃饭的时候,像这种说一半留一半的做法,在平常的时候,杰森也是不理会的。

因为,对方想说的话,总是会说的。

如果不想说?

你越是追问,对方不仅越是不想说,还会洋洋自得的露出一番欠打的模样。

在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要打她。

你如果动手了,对方反而会越发的得意。

你要做的就是不理会对方。

这样对方就该着急了。

事实上,也是这样。

本来还等着杰森追问的女侦探,看到杰森根本不理会她,只是吃着早饭,马上就有些急了。

“你难道不好奇吗?”

女侦探追问着。

杰森又拿起了一个肉包子。

完全的没有理会。

这下女侦探彻底的坐不住了。

“是那些曾经参加了‘大胃王比赛’却没有获得优胜的大胃王们!”

“是他们筹钱买凶杀了能‘大胃王比赛’的举办者。”

“说是这样的家伙,玷污了他们的职业生涯。”

女侦探说着,就看向了杰森。

当发现杰森一脸平静时,这位女侦探忍不住的问道:“杰森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

“嗯。”

杰森点了点头。

这并不是虚妄的言语。

而是杰森真的猜到了。

一个举办‘大胃王比赛’的家伙,会被谁杀死?

那些失败的大胃王们,就是首先需要怀疑的。

尤其是,因为失败,这些大胃王的名誉、金钱受到了相当的损害后,更是如此。

直接的利益,最容易出现争端。

“这个你能够猜到。”

“但下一个消息,你一定猜不到!”

女侦探笑着说道。

惠丽晶虽然是个不入流的侦探,但是那些侦探的臭毛病却是一个不落的全学会了。

卖关子,让人猜,故布疑阵,喜好问答等等。

此刻,看着又端起了一碗豆浆的杰森,惠丽晶笑吟吟的竖起了一根手指说道。

“要不要我给你一个提示?”

“是……”

“是‘诅咒录影带’的奖金到了吧?”

惠丽晶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杰森打断了。

“你怎么知道?”

惠丽晶瞪圆了双眼。

杰森没有回答,只是喝了口豆浆。

他当然知道。

就在他刚刚走出房间的时候,他眼前的界面上,就十分清楚的给出了提示——

【主线任务:完成驱魔33次(1/33)】

毋庸置疑,杰森之前的策略是正确的。

依靠着女侦探的渠道来完成一些特殊委托,是可以被认定为有效的驱魔次数。

同样的,也证实了杰森的另外一个猜测。

被认可的驱魔是需要酬劳的。

所以,驱魔的关键是酬劳。

只是不知道是不论多少,总是得有的那种。

还是必须要达到一定的金额。

不过,不论怎么样,这对杰森来说,都算是一个好消息。

要知道这才是第三天。

他已经找到了主线任务完成的关键。

钥匙按照这个频率,完成全部的主线任务需要99天吗?

杰森略带揶揄的想着。

而女侦探已经撇嘴了。

“你这样的家伙真是没有意思。”

“明明长得这么强壮高大,为什么脑子还这么好使?”

“不应该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吗?”

惠丽晶嘟囔着,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了1800块的现金递给了杰森。

“喏,这是按照比例分配的金额。”

“剩下的案件,我会关注的。”

惠丽晶这样的说道。

杰森接过了现金,将其中的100递还给了惠丽晶后,就继续默不作声的吃着早饭。

他估算了眼前的早饭价值。

100块应该是需要的。

虽然惠丽晶应该是不缺这100块,但是并不代表杰森不给。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原则。

杰森也不例外。

他不愿意欠别人的。

这样的动作,很自然的落在了贺太的眼中。

从早饭开始到现在,一言不发的贺太此刻心底翻起了惊天巨浪。

可怕!

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单单拥有着远超想象的实力,还懂得了人情世故,这样的大妖魔……真的是前所未见!

就算是在战国时期,也没有这样的大妖魔!

只有在传说中的战国之前,才出现过!

那样的大妖魔每一个都是鼎鼎大名的!

可……

这样的大妖魔,不应该都消失了吗?

即使是‘繁华之月’的邀请也看不到才对。

怎么可能出现在现世呢?

而且,为什么仁慈的童守寺大师会将童守寺的传承交给对方?

等等!

难道是……渡化?

突然的,流浪的阴阳师想到了什么。

顿时,这位流浪的阴阳师看向童守寺的目光又变得不同了。

那是越发的尊敬。

对于自己有着救命之恩不说,还对众生都有着救命之恩。

在流浪的阴阳师看来,童守寺老和尚这完全是以身饲魔。

想到这,流浪的阴阳师再也忍不住了。

他把碗放在了桌子上后,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请大师收我为随从,让我侍奉左右。”

流浪的阴阳师说道。

在童守寺老和尚救了他之后,他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而现在?

更是坚定。

童守寺老和尚一愣,目光却是下意识的看向杰森。

他现在都是借宿在童守寺的。

而现在的童守寺是杰森做主。

他要做什么,自然是需要询问杰森的。

但是,杰森并没有理会这些。

在童守寺老和尚的注视下,他站起身,向着藏经室走去。

杰森可没有忘记,童守寺的传承,他还没有掌握。

“大师?”

老和尚疑惑的问道。

“传承,继续。”

杰森简短的回答着。

“明白。”

两人当即向着藏经室走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年轻的警官浦岛却是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杰森阁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