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四十九章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被一位美少女告白。

谁也做过类似的梦。

而且,还研究了什么姿势才能够做这样的梦。

浦岛也不例外。

他的研究结果是,尽量找个软和的被子,最好是能够卷起来的那种。

可,这只是梦啊。

现实?

残酷到比十指断裂都要疼。

他就是一个来自渔村的穷小子。

或许前途还算不错,但是现在?

差的太多了。

多到,即使再怎么喜欢,都不会说出口。

不是不能。

是不敢。

浦岛害怕,一旦说出口了,连朋友都没法做了。

但是,有希子却向他告白了。

不是做梦。

是,现实中。

如果是平时,浦岛在这个时候,一定会笑出声来的。

可是在这个时候……

他的脑海中还在回忆着有希子刚刚的话语。

有希子杀人了。

杀了原本寝室的舍友。

杀了他周围的人。

这……

浦岛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在颤抖着。

“有、有希子,你是在开玩笑的吧?”

浦岛结结巴巴的说道。

“没有啊!”

“我是认真的!”

“我爱你!”

有希子摇了摇头,用更加认真的语气的说道。

“不、不。”

“我是说,你杀人是开玩笑的吧?”

浦岛强调着。

“怎么会呢?”

“那是我对你的爱意啊!”

“阿诗、贵子、麻衣都在故意的接近你,她们找了一个又一个的蹩脚借口,而浦岛你却没有发现,明明你是警察的,为什么没有发现她们蹩脚的借口?”

“明明是我先来的!”

“为什么她们却要一个个的来抢夺你?”

“为什么浦岛你不知道拒绝?”

“为什么你要那么温柔?”

有希子一开始的话语还是十分温柔的,但是越到后面,话语越发的狠厉。

在这样狠厉的话语下,有希子好看的容颜,变得扭曲、狰狞。

一股一样的气息出现在了有希子身上。

她盯着浦岛。

嘴中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喊声。

接着,径直冲向了浦岛。

砰!

年轻、健康,且在同龄人中身体绝对称得上是强壮的浦岛就这么的被扑倒在地了。

毫无反抗之力不说,在被有希子的手掌抓住双手的手腕时,浦岛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

好大的力量!

怎么可能?!

浦岛不可置信的想着。

他和有希子是经常接触的,自然是知道有希子体能相当不错,但是力量方面?

明明瓶盖都要他帮忙扭的。

为什么现在制服他和制服小朋友一样。

“你是我的!”

“我的!”

“我要把你永远的带在身边!”

“永远的不分开!”

有希子这样说着,另一只手,就径直的抓住了浦岛的脖颈。

顿时,窒息感就涌现了。

“我、我对她们和你是一样啊!”

浦岛艰难的说道。

他说得是事实。

知道自己无法给与任何一人未来的时候,浦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冲动,把所有人都当成了朋友。

或者说……

妹妹。

可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错在了哪里?

浦岛想着。

而浦岛刚刚的话语则是完全的刺痛了有希子。

“不一样的!”

“不一样的!”

“我们不一样!”

有希子怒吼着,愤怒让这位少女的容颜扭曲到了一种极致。

此刻的,有希子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的模样。

反而有点像是……恶鬼!

她怒视着浦岛。

她眼中的嫉恨几乎是达到了实质。

“我是爱你的!”

“她们只是为了玩玩!”

“我们不一样!”

“现在她们死了,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说着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有希子抓着浦岛脖颈的手掌就开始缩紧了。

本就要窒息的浦岛,在这个时候眼前开始发黑了。

然后——

砰!

枪声!

意识即将陷入昏迷的浦岛迅速的清醒了过来。

然后,他感觉脖颈上的手掌一松,整个人更是被拉了起来。

“凉、凉介长官?”

看着将自己拉起来的凉介,浦岛有些发懵。

“别发呆了!”

“去找杰森阁下!”

“这样的家伙,可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

凉介指了指挨了一枪的有希子,猛地推了浦岛一把。

虽然是警用小口径手枪,但是常人挨上一枪,哪怕不是要害,基本上也会失去行动力了,可是肩膀中枪的有希子完全就和没事的人一样。

砰、砰!

凉介又开了两枪。

一枪眉心。

一枪心脏。

全都准准的命中。

但是,有希子除去被打得摔倒在地外,基本上就没有任何的事情了。

唯一的变化,就是枪眼留在了身上。

“这、这这?”

浦岛完全的不知所措了。

“快去开车!”

凉介再次推了一把助手。

这一次,浦岛终于是回过了神,开始连滚带爬的跑向了院子内的汽车。

这辆汽车是公务车。

当凉介调入‘零课’后,所自带的福利。

“是你!是你!就是你!”

“你和那群女人一样!”

“都是来抢走浦岛的!”

“他是我的!”

“谁也抢不走!”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有希子嘴里嘟囔着,很快的就变成了咆哮。

然后,就这么的冲向了凉介。

砰!

早已经历了不止一次神秘事件的凉介,手指扣动扳机。

没有一丁点儿的颤抖。

子弹,准准的击中了有希子的面部。

再次的,有希子被击倒了。

但是,很快的,有希子就爬了起来。

凉介再次开枪。

当这一次有希子被击倒后,浦岛终于开着车出来了。

没有开门,凉介直接从副驾驶的车窗内跳入。

“开车!”

凉介大吼着。

嗡!

吱!

马达的轰鸣中,轮胎在地面急速的空转后,整辆车子就这么的蹿了除去,留下了一地的橡胶烧焦味。

还有……

有希子的怒吼。

“浦岛是我的!”

“浦岛是我的!”

这样的怒吼声,即使是离开几十米远,凉介都听得一清二楚。

立刻的,这位中年刑警就皱起了眉头。

“你小子不会是始乱终弃吧?”

凉介忍不住的问道。

除去这一点外,凉介根本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境况,才会让一个女人变成有希子这副模样。

“没有。”

“我们连开始都没有。”

“我是喜欢有希子小姐,可、可是我的条件太差劲了,根本配不上有希子小姐,我、我希望她能够快乐,就尽可能的照顾她身边的人,我没有其它的意思。”

“只是、只是……”

浦岛的话语有些颠三倒四。

很明显,浦岛到现在都有些无法接受眼前的冲击。

既有三观被‘神秘侧’的冲击,还有有希子女士的‘爱’。

无疑,后者要更加的大,更加的剧烈。

“深呼吸,放轻松,冷静点。”

“女人歇斯底里起来,都是这样的。”

“你得感谢她真的爱你。”

“不然,第一个成为标本的就是你了。”

凉介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着。

话语中满是刁侃。

中年刑警希望用这样的话语来让自己的助手冷静下来。

可是之后的话语,却让这位中年刑警的血压开始升高了。

“凉介警官,您一直是单身吧?”

“您没有结婚对象,也没有恋爱对象吧?”

“您这种很懂的语气,是不是装出来的?”

浦岛很疑惑的问道。

如果不是浦岛在开车,凉介保证自己一定给浦岛一脚。

什么叫一直单身?

他偶尔也是会去泡泡浴的。

他也是很有魅力的。

18号技师昨天还给他发短信来着。

就在凉介准备为自己辩驳一番的时候,他突然双眼一凝。

做为助手、搭档,浦岛和凉介可是有着相当的默契。

在凉介神情一变的时候,浦岛就看向了倒车镜。

倒车镜中,有希子正在追赶着他们。

没错!

徒步追赶着他们!

而且,越来越近!

看着仪表盘上接近70迈的速度,浦岛手心都冒汗了。

这怎么可能?

人怎么可能跑得过汽车?

而且,还是刚刚中枪的前提下。

这、这?

“油门踩死!”

“去童守寺!”

凉介大声喊着,让浦岛再次镇定下来。

然后,凉介就转过身去,探出车窗,用手中的枪瞄准追来的有希子了。

砰!

砰砰!

一连三枪,全部落空了。

平地近距离射击,和在高速行驶的车子上射击,真的是两回事。

再加上凉介平时大多数时候使用拳头解决问题的。

枪械虽然练习过,但也是考察式练习——检查的时候,练一练,一年100颗子弹的配额打完后,就不会再怎么去碰枪械了。

这个时候,凉介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为什么平时的时候不多练练。

但是,更让凉介在意的是,有希子身上的伤口。

在有希子几乎是靠近后备箱的前提下,凉介能够很清楚的看到,有希子身上的枪眼消失了。

留在面部、肩膀上的枪眼早已恢复如初。

强大的力量。

过人的速度。

可怕的恢复力。

还有……

那越发丑陋的面容。

凉介的心不断的向下沉去。

他知道一旦被追上的话,他绝对会凶多吉少。

虽然今天早晨来找浦岛,就是为了‘死’。

但只是‘假死’。

并不是真的想要死。

现在却要面对真正的死亡,凉介突然感到命运的嘲弄。

不过,这种嘲弄感仅仅只是一瞬。

换了弹匣后,凉介再次开枪。

这一次没有钻出车窗外,那种颠簸感,令凉介明白,他是不可能打中的。

凉介选择了跪在座椅上,身躯向后,将胳膊肘架在座椅上开枪的方式。

砰、砰砰!

车的后窗户直接破碎了。

这一次,凉介打中了一枪。

子弹击打在了有希子的躯干上。

可与之前略微受阻不同。

这一次,有希子的身躯连颤抖都没有,就这么继续追逐着。

仿佛完全没有承受这样的枪击一样。

“见鬼!”

凉介低声咒骂着。

他总有一种错觉,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是越来越强了。

而之后的事实,证明了凉介的猜测。

砰、砰砰!

又是三枪。

这一次,凉介十分幸运的一枪击打在了有希子的头部。

原本能够将有希子打个跟头的子弹,这一次,只是让有希子的头部扬起。

仅仅只是一个停顿后,有希子就如同没事人一样追了上来。

而那弹头?

就这么镶嵌在了有希子的额头上。

随着有希子的跑动,弹头径直跌落。

有希子的额头光洁如新,没有一点痕迹。

看到这一幕,凉介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能是连连扣动扳机。

砰砰砰!

砰砰砰!

很快的,身上的两个弹匣就打完了。

但这丝毫没有阻止有希子的靠近。

这个面容扭曲如同恶鬼的女人已经和汽车齐头并进了。

对方扭过头,用那可怖的双眼盯着凉介。

“把浦岛还给我!”

有希子大吼着。

“给你个XXX!”

凉介拿起副驾驶旁的车载灭火器就是一顿喷。

为什么使用车载灭火器?

这是他手边唯一能够称之为武器的东西了。

干冰粉末遮蔽了有希子的视野。

也影响到了浦岛的视野。

所幸的是,童守町的入口,已经看到了。

浦岛一打方向盘,一踩刹车。

吱!

刺耳的轮胎摩擦声中,浦岛推门下车,就向着童守寺跑去。

凉介一把扔掉灭火器,紧随其后。

“快点!”

凉介催促着浦岛。

但是,下一刻,凉介的脸色就是一变。

一股大力从身后涌来,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凉介就被拽回到了弥漫的干冰粉末中。

只剩下了凉介的呼喊。

“别管我,去找杰森阁下。”

……

“渣男!”

冲出了童守寺的惠丽晶毫不犹豫的评价着跟在一旁的浦岛。

年轻的警员张嘴想要反驳,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或者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年轻的浦岛只能抱歉。

“我不是有意的!”

“对不起!”

“我不知道会发生这些事!”

对于这样的道歉,女侦探十分的不屑一顾。

“哼!”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

“而且,你还是个警察!”

“明明知道不可能,还为了那一丝荷尔蒙的分泌,而暧昧不清——喜欢或者不喜欢,或是有不得已的理由,你就要说出来啊!”

“一字一句的,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而不是待在一群年轻的女学生中享受暧昧!”

“哼,渣男!”

女侦探再次冷哼。

这一次浦岛彻底的无言以对了。

他是不是真的很享受?

他也不知道了。

杰森没有理会这样的对话,他只是在抽动着鼻翼。

然后——

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