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十一章 谈话

“很荣幸认识您,杰森阁……”

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话语没有说完就愣住了。

不是?

小野寺看着杰森,公式化大的微笑有些僵硬。

和眼前杰森的交流,比他预计中的还要麻烦!

眼前的人,就是杰森。

这是小野寺确定了的。

毕竟,有关杰森的照片,他看了不下十遍。

而有关杰森的资料,他更是倒背如流。

甚至,就连海外的一些资料,他都看过了。

所以,他十分确定,眼前的就是杰森。

至于杰森为什么否认?

小野寺也有所猜测。

激怒他!

让他出现失误!

行动组的那些混蛋!

好好的事情都能够搞砸!

小野寺心底咒骂着。

不单单是对那些完全没有脑子的行动组,还对他准备了一天的腹稿。

没错!

他来见杰森是准备了腹稿的。

可是对方的一句‘不是’,彻底的就让这些腹稿变得没有用了。

就算是牵强的说出来。

也只是徒增笑柄。

不过,做为零课的优秀成员,这位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只是推了提下眼镜,整个人就恢复了正常。

“原来是这样吗?”

“见过童守寺大师。”

说着,小野寺鞠躬行礼。

看着眼前鞠躬的中年男人,杰森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

他在对方的身上没有看到任何一点怒火不说。

甚至,连情绪波动都几乎是没有的。

这和他接收到的信息不符。

不论是凉介昨晚遇到的‘杀人鬼’同事,还是今天浦岛遇到的类似‘般若’,都能够看得出‘花樱’组的人,行事是肆无忌惮的,是完全不会顾及到他人的。

这样的人,脾气自然是不会太好。

所以,杰森想要激怒对方,获得更多的信息。

可是眼前的中年人……

同一组织的不同分组?

还是专门善后的处理人?

杰森猜测着。

对方一定是‘花樱’组成员。

这一点,杰森是无比肯定的。

对方的时机出现的太过巧合了。

巧合到了,就仿佛是已经知道了一切,然后,来善后处理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杰森在对方的身上闻到了类似本该是食物,却不是食物的味道。

怎么形容呢?

就像是‘素食肉’。

明明有着‘肉’的字眼。

吃起来,却是豆腐、豆皮之类的感觉。

不过,如果手艺好的话,那也是很好吃的。

可是大都数人吃得都是包装袋内装着的那种。

就算称之为辣条,也是不合格的那种。

毕竟,真正的辣条还是很好吃的。

例如:卫龙。

毫无疑问,眼前的这种就是最为低等的‘素食肉’,打开包装好,就算有着一大堆劣质香料的掩饰,也会出现塑料的味道。

所以,称不上是食物了。

也变得难以下咽了。

杰森尽量摒弃了这股难闻的味道。

他一直以鼻子灵而自豪。

但是,有的时候,鼻子太灵也是麻烦的。

因此,杰森只能是用目光打量的方式,尽量转移注意力。

眼前的中年人,梳着一个中分头,头发没过了耳朵,眼镜是那种金丝的带框眼镜,面容普通,不值一提,就好似对方身上的廉价制式西装和脚上的皮鞋一样。

扔在人群中,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

根本无法分辨。

即使此刻对方站在一群黑西装前,也显得很突兀。

仿佛对方,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

而在杰森的打量下,戴着眼镜的中年人露出了一个中年人特有的微笑。

就好像是那种一睁眼就要面对房贷、车贷,孩子学杂费,老人赡养费,即使不想去工作,也必须要去拼命工作,还担心这份让自己不开心的工作丢掉一般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和善、谦卑,还带着一丝丝惶恐。

随着对方的弯腰,谦卑和惶恐变得更加浓郁。

接着,戴着眼镜的中年人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杰森。

“这是我的名片,请您收下。”

“如果您有什么想要询问的,也可以打电话给我。”

中年人这样的保证着。

杰森没有接过名片,但是上面的信息却是一扫而过。

小野寺?

杰森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底。

杰森没有接过名片,但是小野寺没有任何的恼怒,仿佛是习以为常般,带着一如之前的微笑,将名片收了起来。

然后,继续的说道。

“我想我们之间是有着一些误会的。”

“放心,眼前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绝对不会给您带来任何的麻烦。”

“当然,凉介、浦岛也不会有任何麻烦。”

“我刚刚已经特批了他们6周的带薪假期,足够他们调整会状态的。”

“我不需要假期!”

从寺庙中走出来的凉介,声音生硬的说道。

“凉介警部,这个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是那些大人物给与您的假期。”

“就如同您的调职和升职一样。”

小野寺露出了一个无能为力的笑容,话语中则满是暗示。

凉介的双眼中满是怒火。

他的调职、升职是怎么回事,没有谁比身为当事人的他更清楚的了。

就是一次想要他妥协的交易。

他没有妥协。

调职、升职依旧在。

可是危险也随之降临。

昨晚的‘杀人鬼’,今早的浦岛遇险,都是对方给与他的‘警告’。

如果不是有着杰森在,不仅他完蛋了,浦岛也跟着完蛋了。

所以,要是可以的话,他真的想拔枪,把眼前这些家伙都干掉,然后,再去找到幕后的家伙,也一枪干掉。

不过,做为一个成年人,凉介知道不可能。

他要是在这里拔枪,只会给予对方借口。

一个再好不过,将他控制的借口。

因此——

冷静!冷静!

凉介在心底不断对着自己说道。

足足4、5秒后。

呼!

凉介深吸了口气。

“还有呢?”

凉介问道。

“还有?”

“没有了!”

“只是一次单纯的带薪假期,等到假期休满了,您就可以和浦岛回到岗位上了。”

小野寺摇了摇头,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诚恳。

麻烦!

大麻烦!

看着凉介的神情、双眼,小野寺就知道眼前的中年警察一定会搞事情的。

对于这样的人,他在成为了‘花樱’组的成员后见得不要太多。

虽然这样的家伙,最终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是每一次,都会带起不小的风波。

希望这一次不要牵连到我!

心底这样的想着,小野寺就开始对着身边‘行动组’的人一打手势。

“快点处理现场。”

小野寺这样说完,扭过头,又对着凉介说道:“凉介警部,您的假期从现在就开始了,所以,现场就交给我了。”

“您可以旁观,也可以回去休息,但是您不能够动任何东西。”

“您是警察,希望您能够明白。”

凉介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

三四次后,这才闷声不响的点了点头。

而且,一转身就拉起了不远处的浦岛,向着寺庙内走去。

对方早有准备,他根本参与不进去。

留在这里完全没用。

不过,他和浦岛没有用。

不代表所有人都没有用。

在与杰森擦肩而过的时候,凉介向着杰森投去了恳求的目光。

杰森看到了这样的目光,却在心底叹了口气。

不是他不想要帮忙。

而是对方准备的这么充分,明显不可能留下任何的线索。

想要从现场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太难了!

但是,不代表没有。

例如:眼前的小野寺。

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突然感觉后背一凉。

他本能的抬头,就看到了杰森再次打量他的目光。

和之前的打量不同。

这一次的打量不再流于表面,而是想要深挖的那种,想要把他剥皮拆骨的那种。

顿时,后背的凉意,就开始向着心底渗透。

不会吧!

一次简单的任务,就遇到了这种不管不顾的疯子?

我没有这么倒霉吧?

小野寺心底哀嚎起来。

同时,他也行动起来。

在看到杰森的目光隐隐变得危险时,这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语速极快,声音极低的说道:“童守寺大师,有人说您继承了初代、二代童守寺大师的‘不动明王身’,这一消息已经在小范围内传播开来了,很快的,整个银之区都能够知道,请您务必小心。”

小野寺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杰森。

当看到杰森眼中的危险依旧在时,他马上继续说道。

“还有,有消息称您拥有妖魔的血脉,而且还是那种大妖魔,甚至,有人说您本身就是遗漏在‘现世’的大妖魔,不少人对此感兴趣,其中包括我的……嗯。”

小野寺隐去了一段话语。

但是,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花樱’组对于大妖魔的血脉感兴趣。

对此,杰森早有预料。

因此,盯着对方的架势并没有改变。

杰森认为能够获得更多的消息。

虽然和他最初的设想的方式不同,但是在有利的前提下,杰森很乐意试试。

然后,杰森就看到了小野寺面带挣扎的模样。

接着,就是一咬牙。

“‘畏’字旗就在童守寺!”

“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但是,究竟在童守寺哪,我们无法确定!”

小野寺说着。

他并没有欺骗杰森。

他得到的消息就是这样。

现在告知杰森,也是这样。

中间没有任何的隐瞒。

只是……

为什么还盯着我看?

而且,身后那种漆黑的影子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感觉自己要被吃掉了?

还有这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是怎么回事?

小野寺的额头开始冒汗了。

本来已经把简单任务提高到高级的小野寺,在这个时候,把这个任务提高到了‘绝命’级别。

一不小心,就绝命的地步。

“还有、还有……”

小野寺搜肠刮肚的想着该如何让杰森转移视线。

然后,他真的想到了。

“对了!”

“海外隐约传来了消息,说您关乎到某件大师。”

“之前盯上您的人,貌似再次开始寻找您了。”

“还有呢?”

杰森开口了。

“还有?”

“抱歉,童守寺大师。”

“岛内很封闭的,我知道这些消息已经算是我对外面好奇了——不过,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帮您调查清楚的。”

小野寺信心满满的说道。

同时,在心底松了口气。

既然他还有用,那就死不了。

只要死不了,那就怎么都行。

“嗯。”

杰森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可了这笔交易,转身向着童守寺内走去。

女侦探,童守寺大师跟了上去。

流浪的阴阳师则没有。

这位流浪的阴阳师站在门口,宛如盯贼一般的盯着小野寺和小野寺周边的人。

‘花樱’组的臭名声他也听过的。

对付这样的组织,再怎么警惕也不为过。

也许应该在童守寺周围起一道结界?

这位流浪的阴阳师想道。

而走进寺庙内的女侦探,已经和杰森见并肩了。

“杰森你不会相信那个家伙所说的吧?”

“那家伙看起来不像好人。”

“对你卑躬屈膝的,对凉介则是暗含威胁,真的是小人。”

女侦探前探着身躯,扭过头看着杰森。

厚重的、遮挡着大半面容的刘海,在这个时候偏移了些许,露出了小半光洁白皙的面容和一只浅灰色的,好似烟雾般的眼眸。

眼眸中带着光。

与此刻的朝阳般。

光亮、坦诚。

即使是身着一身黑,也无法遮挡这种光亮、坦诚。

虽然称得上飒。

比想象中的柔和。

没有阿拉斯那种硬朗感。

看着身才高挑的女侦探,杰森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位和他在自家健身房内挥汗如雨的女士,耳边更是不断的响起了那接连不断的喊声与拳脚碰撞身躯时的啪啪啪声。

阿拉斯怎么样了?

应该还是在追求一拳‘核平’吧?

以她执着的性格,就算撞到了南墙,也一定会把南墙撞破的。

杰森默默的想着阿拉斯的模样,忍不住的嘴角就微微上翘。

“你笑什么?”

女侦探不解。

“你会相信敌人告诉你的话吗?”

杰森反问道。

“不会。”

女侦探很干脆的说道。

“我也不会。”

杰森回答着。

“那你还询问……”

“等等!”

女侦探突然的站在原地。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

这位女侦探抬起头,看着迈步向前的杰森,眼中浮现着惊讶。

“你询问的不是小野寺,而是指派了小野寺这次任务的上级!对方很了解小野寺的性格,对方早就预料到了小野寺这种靠不住的人会把这些消息告诉你!可对方却还是把这次任务交给了小野寺!所以,这些事情本就是对方想要告诉你的,而你给与小野寺的问话……”

“你是在询问小野寺的上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