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十二章 ‘我’悲惨的过去???

‘你在和小野寺的上级对话?!’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惠丽晶的惊讶已经从眼神,漫延到了表情。

此刻,女侦探一脸震惊的看着杰森。

明明长得五大三粗,好像是摔跤手一样。

怎么心思这么复杂?

反应的这么快?

小野寺那样的家伙有着这样的反应,惠丽晶一点都不奇怪,毕竟,对方一看就是个老阴阳人了,一切都快形成本能了。

可杰森呢?

明明一个驱魔人,怎么也熟悉这些?

难道杰森还生活在朝不保夕的环境中?

驱魔人虽然危险,但不至于这么危险吧?

那就是……

杰森之后的经历!

当所在的营地被覆灭后,追杀那段日子养成的习惯吗?

想到了这些的惠丽晶皱起了眉头。

有关杰森的这段事情,惠丽晶是了解过的。

依靠着侦探的特殊渠道,钱币还算富裕的惠丽晶侦查、悬赏过,也得到了不少信息。

有真有假。

不过,杰森所在的驱魔人营地被覆灭,惠丽晶是可以确认为真的。

之后的事情?

她一直认为是夸大其词。

可是看了今天杰森的反应,惠丽晶陷入了深思。

那些事情不仅没有夸大,反而是描写的局限了。

一时间,惠丽晶感觉自己的心态有些复杂。

她自问,如果遭遇了杰森那样的事情,根本做不到杰森现在的模样。

被朋友出卖了三次。

被爱人背叛了三次。

明明是青梅竹马的姑娘,却只是敌人派出的棋子。

明明身负重伤救助自己的姑娘,还是敌人派出的棋子。

街头面带笑容给自己递花的姑娘,依旧是敌人派出的棋子。

实在是太惨了!

惠丽晶看着杰森的背影,眼中满是怜悯。

然后,这样的怜悯,变为了欣赏、感慨。

可就算是这样。

杰森遇到自己时,也只是警惕。

从来没有冒然出手的意思。

果然……

杰森心底是温柔的人呐。

惠丽晶不自觉的想道。

然后,她默默的捏紧了拳头。

放心吧,杰森!

身为朋友,我一定不会背叛你的!

即使全世界都站在你的对立面,我也站在你这边!

一定!

女侦探深吸了口气,在心底保证着。

身后女侦探的异样,杰森感觉到了。

又在搞什么?

杰森不解,但却没有理会。

因为,他早就习惯身边时不时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家伙了。

‘猫洞’的外派员与这些奇奇怪怪的家伙相比较,反而变得在正常不过了。

所以,杰森不曾停留,径直大踏步的向着藏经室走去。

诚如女侦探所说,他就是在和小野寺的上级在‘对话’。

或者准确的说是……

试探!

相互的试探!

至于结果如何?

很快的,就会知道了。

或者说,不论结果如何,他都是赢的。

因为,对方如果按照他询问的重点,将注意力放在海外的话,对于岛内的关注必然会下降,这会让他的行动变得更容易。

而如果对方置之不理,继续关注岛内的状况,那土御门元调查起海外的情况就要轻松的多。

简单的说,这是一次双赢。

杰森赢两次!

当然了,那是之后。

现在?

时间还算充裕。

在这段时间内,他要让自己变得更全面、更强大。

因此,童守寺的传承技巧、秘术,他要继续学下去。

接着就是要应对那接踵而来的麻烦。

有‘畏’字旗的。

有他之前身份所带来的。

有他现在身份所带来的。

还有那些故意污蔑出来的。

这样的麻烦,好像是过江之鲫般,络绎不绝。

所以,杰森更加明白现在该干什么。

提升实力!

不论最后怎么样,强大的实力才是解决麻烦的根本。

藏经室内,童守寺老和尚和杰森再次坐到了之前的桌子旁。

“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来得快捷、麻烦。”

“就好像是暴风雨一般。”

“大师,之后行事请再三谨慎、小心。”

童守寺老和尚面容凝重的,又一次提醒着杰森。

“嗯。”

杰森没有反驳。

在这里,他是一个比任何人都要谨慎、小心的人。

略微调整了情绪后,杰森抬手将【舟渡术】拿了出来。

这是他第二感兴趣的秘术。

不同于【替身发】的保命和【静音术】的隐秘,【舟渡术】似乎是一种幻术,甚至是针对幻术的秘术。

从没有类似手段的杰森,自然是将其放在了除去保命之外的第二位。

看着杰森的选择,童守寺老和尚笑了。

当初的他,第二个选择的秘术,也是【舟渡术】。

真是巧了。

童守寺老和尚想着,双手合十。

“【舟渡术】是一种极为独特的幻术,学习它时需要掌握一定的幻术技巧,然后,再孕育出一枚‘幻术’种子,这是一枚可以融入任何幻术中的种子——只要你有着足够高深的技巧,就算是‘逢魔之时’这种大型的半真半假的幻境,也能够融入其中。”

“当【舟渡术】达到了一定程度,甚至有能力改变所融入的幻境,达到真正‘舟渡苦海’的程度。”

“而且,传闻中,【舟渡术】真正的奥秘是‘身登彼岸’,让人在某种程度上‘不老不死’!”

“可惜,我的天赋一般,达不到这种程度,就连‘舟渡苦海’都难以达到。”

说到这,老和尚再次叹息了一声。

接着,开始为杰森讲解【舟渡术】。

【特殊教导判定中……】

【判定通过!】

【是/否花费50点饱食度,学习舟渡术?】

……

一如之前【替身发】时的文字出现在了杰森眼前。

“是。”

毫无疑问的,杰森给与了肯定的回答。

【舟渡术(基础):最初是由第二代童守寺大师意外的在某处残破的寺庙内发现,它本身是残缺不全的,即使经过第二、第三代童守寺大师完善,令它包含了大量的基础幻术,但真正的核心,却是残缺的;效果:掌握了基础幻术技巧,可消耗21天的时间(根据体质、精神)来制造一枚可融入刀刃级别的幻术、幻境的种子。】

(标注:它蕴藏了真正的秘密,可惜只能以童守寺的方式来弥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童守寺大师二代、三代)

……

杰森一个愣神。

仿佛是潮水一般的知识冲击着他的大脑。

值得庆幸的是,杰森早就习惯了这些。

一个愣神后,他就恢复了。

感受着脑海中有关诸多幻术的基础技巧,杰森微微眯起了双眼。

这些技巧中包括不限于用声音、手势、颜色,甚至是气味来引起人们的幻觉,但这些都是基础,真正令杰森在意的是【舟渡术】的种子。

依靠着一种冥想的方式,来制造的种子。

和【替身发】类似,但是更加的玄妙。

【替身发】好歹还有头发。

这枚【舟渡术】的种子,完全是凭空依靠冥想。

不!

准确的说是精神!

精神造物?

自然是远远达不到的这一程度的。

就如同【舟渡术】描述的那样,只是种子。

或许它原本有着类似的能力。

可现在?

它以‘童守寺’为传承,变成了充斥着‘童守寺’风格的秘术。

对此,杰森有遗憾,但绝对不会不满。

毕竟,他最初的目的达到了。

不过,在看到【舟渡术】从基础升级到入门时,需要的75点饱食度和1点食之兴奋后,杰森还是皱了皱眉。

这是比【防护邪恶】都要高的需求。

要知道,就算是【防护邪恶】也是在到达入门,向着娴熟级别迈进后才需要的食之兴奋。

“【替身发】在娴熟级别也需要食之兴奋,且饱食度要求更高……”

“童守寺传承吗?”

杰森心底自语着。

他无法准确判断‘守夜人’的传承和‘童守寺’的传承。

他只能说现阶段的‘童守寺’传承比‘守夜人’的传承更加强大。

但,也只是现阶段。

毕竟,‘童守寺’的传承都已经展现在了眼前。

而‘守夜人’?

他只不过是二阶的‘值夜人’罢了。

之后的传承,他根本没有看到。

所以,杰森根本不会转换自我核心的秘术。

而且,杰森早已经将现阶段‘守夜人’的传承达到了某种极致。

自然还是以‘守夜人’为主。

‘童守寺’的传承,只是补全。

却不可能是核心。

“学会了?”

童守寺老和尚看着愣神后迅速恢复正常的杰森,略带试探的问道。

“学会了。”

“只是基础。”

杰森点了点头,然后,强调了一下。

果然,学会了!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童守寺老和尚从杰森这里听到真正的答案时,依旧从心底发出了阵阵感叹。

哪怕是基础!

可一瞬间学会,就已经了不得了!

要知道,他当初学会基础可是耗费了1个多月!

这还是因为有着上代童守寺大师提前的帮助。

单独是他自己的话?

估计这个时间,得多出十倍来。

“真是了不得的天赋。”

“要是上代大师还在,有他的指导,大师你必然会更加的强大,可惜只剩下我这个冒牌货,能够给与你的指点太少了。”

“唉。”

老和尚夸赞后,神情略带抑郁的叹息着。

对于老和尚来说,除去童守寺的传承外,这一辈子就没有什么太在意的事情了。

看到杰森这样真正天赋异禀的人,他又一次感觉心底的愧疚。

恨不得当时的童守寺大师遇到的是杰森,而不是他。

他这样的一个半路出家的假和尚,真的是不值得那位大师那么做。

“足够了。”

杰森打断了老和尚的感叹。

在老和尚愕然抬头的时候,杰森想了想,道——

“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你的教导方式适合我。”

“那就是最好的。”

这不算是安慰。

至少在杰森看来不是。

他只是为了让老和尚快点调整状态,教导他之后的‘童守寺’秘术罢了。

可是在老和尚看来却不是这么回事。

老和尚仿佛看到了善良。

那种包裹在层层伪装下的善良。

就好像是拥有坚硬外壳的椰子。

外表坚硬。

内里甜美。

“大师。”

老和尚站起来双手合十的向着杰森行礼。

不同于之前那种因为情非得已后的循规蹈矩,这个时候的老和尚是心甘情愿的。

天赋过人。

处事冷静。

善良。

还有什么是比这样的人继承‘童守寺’更好的吗?

自然是,善良中带着锋芒!

杰森心底有着善良不假。

但却不是老好人。

一旦有人惹了他,那绝对不需要为杰森担心。

杰森既有着能力,也有着魄力去告诉对方什么叫做凶神恶煞。

实在是太好了!

我没有辜负您!

老和尚心底想着上代大师,忍不住的松了口气。

“继续?”

杰森开口道。

老和尚的走神,杰森习惯了。

不过,该提醒的时候,还是要提醒。

“继续。”

“【舟渡术】之后,大师您选择哪个?”

“【静音术】、【金刚掌】还是【大威天龙法】?”

老和尚问道。

杰森毫不犹豫的拿起了【静音术】。

同样的,这也是老和尚擅长的。

也是当初老和尚第三个选择的秘术。

缘分,妙不可言啊。

老和尚感叹着,马上开始为杰森讲解。

……

目送着杰森消失,小野寺冲着下属比划了两个手势后,转身就走。

他可不是傻子。

刚刚他的举动能够瞒得过大部分人,但是行动组的那些家伙,绝对是瞒不过的。

与其等到这些家伙上报。

还不如他自己去找上司坦白。

还有!

想到刚刚杰森的话语,小野寺微微眯起了双眼。

是真的在意海外?

还是以那个为饵,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小野寺心底想着,动作却不慢。

拿起了车载电话。

他很清楚,这样的问题他想想就好。

至于更多的?

可不关他的事。

毕竟,这就不是他该操心的,也不是对他说的。

“喂,山下长官,嗯,有一件事需要向您汇报……”

小野寺略带羞涩的将发生的事情报告给了自己的长官。

包括,之后杰森的问话。

“嗯,知道了。”

山下长官没有发火也没有任何的辱骂,就这么的挂了电话。

这让小野寺一愣。

这样的回答不该出现在山下长官的身上。

对方的脾气可不是这么平和的。

猛地,小野寺一愣。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难道是……